您的位置 : 首页 > 信息列表

鸾尘网

  • 第一节 走,我们当兵去!
    第一节 走,我们当兵去!

    作者:[!--writer--]分类:目录[!--state--]

    只隐约记得我后来头脑间一片空白,像被抽去了魂魄的行尸走肉。足足一天,我就那么始终呆呆地的坐着,也没任何表情,只一根接一根的吸烟,就这样直坐到夕阳西下,脚下的烟蒂散满了一地。  我想不出来后来的我是否可以曾掉眼泪。也许掉过,但我已也没感觉;又也许一滴是的,我要回去,回到我曾经驻守过的那个地方,回到那个曾经无数次在梦境里反复出现的地方。。

    小说详情
  • 第二节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不同的目标
    第二节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不同的目标

    作者:[!--writer--]分类:目录[!--state--]

    开家乡,跑去这么远这么冷的地方来,谁不累谁是神仙。  张连长不很愿意了,声音提升了八度:“累不累?”  睡眼惺忪的新兵们这时才像是被他的大嗓门震醒了,声音比上次大了许多,公开回应的人也多了:“不累!”  一旁冷眼旁观的刀疤脸老迟这时像是从牙缝里这里已是内蒙。12月下旬的天气,冰冷的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痛。接兵干部整队训话:“同志们,累不累?”。

    小说详情
  • 第三节 吃饱不想家
    第三节 吃饱不想家

    作者:[!--writer--]分类:目录[!--state--]

    名字,边绣边默默的的掉眼泪,一滴滴眼泪吧嗒吧嗒的滴下在她亲自动手绣下的名字上。  我气急败坏的把她手里的针线夺了下去。妈妈抬头,惊愕的望着我。我说:“妈,你缝这个干嘛?”妈妈说:“部队人多,被子再得乱了……”我没好气的被打断她:“妈你怎么能这我坐在临窗的座位,看着一望无垠的雪野从车窗外掠过,耳中传来的只有火车压过铁轨发出的单调的咣当咣当声,眼皮也渐渐变沉了,趴在小桌上进入了梦乡。。

    小说详情
  • 第四节 第一个倒霉蛋
    第四节 第一个倒霉蛋

    作者:[!--writer--]分类:目录[!--state--]

    已变的比什刹海的溜冰场还更光鉴。承载者着我们两百多个新兵的两辆大巴车在这样的路况上说实话真比拖拖拉拉机的速度快不了多少。而和遥远的的路途、龟行的车速相比较,更令我们难以忍耐的但是那份彻心彻骨的严寒。那个时代的大巴车上也没空调,更有甚者连暖风都也没,虽然是沥青铺就的公路,但依然雪厚难行。而且那路面上的积雪经过往来车轮的反复碾压后,早已变得比什刹海的溜冰场还更光可鉴人。承载着我们一百多个新兵的两辆大巴车在这样的路况上说实话真比拖拉机的速度快不了多少。而和遥远的路途、龟行的车速相比,更令我们无法忍受的还是那份彻心彻骨的严寒。那个时代的大巴车上没有空调,甚至连暖风都没有,整个车厢里冷得就像家乡的冰窖,连车窗上都挂着厚厚的一层经久不化的霜花。。

    小说详情
  • 第六节 挂衔的都是班长
    第六节 挂衔的都是班长

    作者:[!--writer--]分类:目录[!--state--]

    这里的时候,大体是上午的三点钟左右,并且那天恰逢周六,这个日子的话在我的家乡,必然从一大清早就就人头攒动车水马龙,而在这里我们没办法体会到到一片瘆人的荒芜和静寂。  好像是老天早以注定一生,我们在这里看见的第一个还喘着气的活人是一个穿着国防绿的这个地处边陲的小镇就像棋盘上仅有的一颗棋子,孤零零的伫立在无边的草原上,西北风嗷嗷狂吼着在这里的每一条街、每一条巷中肆虐乱窜。除了几条主要的街道外,镇子里大部分都是极其原始的黄土小道,风起的时候,卷起漫天沙尘;风息后,路边到处可见随手丢弃的垃圾。空旷的街道上静悄悄的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就像是一座染了瘟疫无人生还的鬼镇。。

    小说详情
  • 第八节 紧急集合
    第八节 紧急集合

    作者:[!--writer--]分类:目录[!--state--]

    的说:“去吧,给你们五13分钟,快去快回!”  从宿舍到厕所大约有300米距离,我们俩出了房门就就撒丫子跑,猛听后面有个气喘气喘如牛的声音在喊:“等等我!”  是张志国,他也托词上厕所跑出了。  教诲队的厕所连一盏灯都也没,黑咕隆咚的,伸出手不战春波我俩的铺位挨着,他轻轻碰了我的脚一下,我抬头,见他给我暗暗使了个眼色。我会意,起身打报告:“报告班长,我要上厕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