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满载而归

时间:2021-07-22 20:40:15来源:鸾尘网

嫦娥仙子亲身体验亲送至殿门,武德主仆五人连同王风再上马车,一向路疾行而去。来时其速不快,此时却疾如电光,耳畔风声大作,却无丝风及身,显是这神车之妙。但是片刻,那名侍不过片刻,那名侍从又将破界母珠拿了出来,一破而入,直接来到修真界。。

>>>《演武问道》章节目录<<<

第27章 满载而归小说

嫦娥仙子亲身相送至殿门,武德主仆五人连同王风再上马车,向来路疾行而去。来时其速不快,此时却疾如电光,耳畔风声大作,却无丝风及身,显是这神车之妙。

不过片刻,那名侍从又将破界母珠拿了出来,一破而入,直接来到修真界。

武德笑道:“破界珠乃高人所炼制,九界只此一套。虽说你我可直接破空越界,却远无此珠来得方便。且强破虚空时,还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稍不留神便会引发空间动荡,甚至坍塌,这也是执法神、使存在的原因;用上此珠,只要越界后,略略收敛真元,不致大泄,一路风平浪静,而后当无忧矣。

更有一大好处,用破界母珠可挟十余名凡人越界;而你身上的子珠,一次可挟俩名凡人越界。要知就算你我如此修为,想硬生生地带着先天以下之人越界,除非是死物,否则那是不可能的。”

王风问道:“这是为什么?”

仙君道:“这便是法则所限!等到有一日,你能创出一套自己的法则来,并能让无数生灵事物遵循,那么你已在宇宙之巅了。”

王风深吸一口气,看着远处,眼光似是穿过了无尽虚空,而神游其中。

行了不久,又已来到凤鸣山。

武德道:“由于执法大神路线所定,只能将你送到这里了。有事即用传音玉符通知我,后会有期!”

王风飘然出了马车,于半空中御风而立,拱手道:“后会有期!”说罢,目送武德等人驾车离去,直至不见。

王风四下看了看,认准方向,向冷月宫疾掠而去。

一路叹道:“看来就算是金仙之境,也谈不上自由自在,去一趟异界,还得受路线所定。”

正在感叹之时,体内神龙忽然开口道:“大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不久我便能重见天日了。”

王风喜道:“你已完全恢复了?难怪你有时像睡着了一般,多时未开口跟我说话。”

神龙道:“只因我近段时间,潜心修行,争取早点恢复形体神力,好与大人并肩作战,结伴同行。”

王风道:“还要多久才能出来?出来后不会是大蛇之形吧。”

神龙笑道:“当然不会。我还怕引发空间坍塌呢。至于是以何种形状出现,到时便知。反正是瞎子磨刀——快了。”

正在谈话间,冷月宫已然在望。神龙此时又专心潜修去了,王风想到将和青霞、红云二女相见,不禁心喜。

突然一声嘹亮的鹰啼自天上响起,王风抬头上望,只见一道黑影如闪电般地疾掠而下,王风笑道:“翩翩,你怎么来了?是来迎接我的吗?”

正是红云的宠物——黑鹰。

早在凤鸣之巅决战前,王风闲居冷月宫中时,已与这黑鹰混得熟络之极。见翩翩飞到身前,王风微微一笑,身形加速,黑鹰紧随其后,当下一人一鸟向冷月宫驰处。

呼吸间,王风降落在宫门前。黑鹰翩翩“咻”的一声一冲上天,又已不见踪影。

只见片刻后,宫门大开,十余名女子连袂而出。

红云早已扑到王风怀中,叫道:“云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这十来天可把我和姐姐等坏了!”王风一惊,对已来到跟前的青霞道:“我与武德仙君去月宫,不过逗留数个时辰,怎地……怎地已过十来天了?”

青霞皱眉道:“妹妹说得没错呀!的确已有半月之久了。哥哥,你……你真不知道吗?”

王风尚未答话,门前妙月笑道:“你们当真不知天界时光流速远低于其它界面吗?那总该听说过‘天上一日,人间十年’的传闻吧!”三人这才恍然大悟。

王风又问道:“那不知此修真界时光流速与人界相比如何?”

妙月道:“此处倒与人界一般无二,只是面积远大于人界数倍。”

当下一行径向宫内走去。王风将月宫之行向妙月及青红二女说了一遍,三人均惊羡不已。王风又将碧月弯刀拿出,双手呈到妙月面前。

妙月惊道:“小友这是何意?”

王风道:“在下早已答应俩位妹妹,将此物交于贵宫。”

妙月道:“此物乃小友力战八仙、舍生忘死所得,本宫虽有言在先,欲以物交换此仙器,留作镇宫之宝。但此一时,彼一时也,小友于此物与八仙决战凤鸣之巅,全凭一己之力赢来,整个修真界有目共睹。再说,本宫势力微薄,便是留下此物,只怕也是祸非福呀!”

王风惊问道:“怎么又‘是祸非福’了?”

妙月道:“小友想想看,仙器在修真界中极为难见,寻常门派只需有那么一件,便足可威摄群雄,从而跻身一流门派。

而觊觑此物者,自本界顶峰存在——八大散仙以下,又有哪个不想染指、据为己有?

凤鸣一战,已然尽知。小友神功绝顶,若自留之,自然无人敢生贪念;若本宫收而藏之,只怕会有灭门之虞呀!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随便来一个散仙,如成梦之流,眼见无仙器力挡天劫,而致飞升无望、尸解烟消,难免会找上门来,索要此物。

你说以本宫实力,给还是不给呢?”三人闻言,都默然不语。

只听妙月接着道:“给,有负小友此深情厚意;不给,只怕对手夺宝灭门。

与其留下此物,徒增忧患,不如便当从未见过来得安稳。”

王风沉吟一下,收回弯刀,开口道:“好!就依前辈之意。不过,我所得那八件灵器,还望前辈笑纳。

原因有二:一是作为我送与俩位妹妹的礼物,二是为了一谢前辈多日来的悉心指教。”说着,心念一动,芥囊中的八件灵器已摆出面前。

那八件灵器原是圆珠之形,见风而化,分别变为两剑、两刀、一鞭、一盾、一斧、一尺。银光闪耀,灵气流动。妙月见多识广,知道这八件灵器均是极品,散仙之物,岂同一般?见盛情难却,只得笑眯眯地收了下来。

此后几日,修真界各大门派听闻王风自天界回来后,闲居在冷月宫中,于是纷纷携带礼物上门拜访。

而那八大散仙除了成梦外,也各自登门求见,当然另有宝物相赠。短短数日间,络绎不绝的上门者直把冷月宫门槛踏破了。

妙月亦知众人心思:一来心中实有仰慕王风威名,来真心求教;二来见王风与武德仙君亲密友好,想拉关系留条宽路。

哪知王风孩子心性,接待数拨人后,便感不耐烦之极,拉出妙月来应付来客,自己倒与青、红二女出宫游玩去了。

只是妙月看着堆积如山的各种礼物宝器,不知如何是好,寻思待王风回转后再说。

眼见王风不在宫中,渐渐地上门求见者少了起来,妙月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日,就在妙月将众人所送的宝物灵器封存好了后,接到青霞玉符传音,说是姐妹二人要随同王风重返人界一趟,就不回宫辞行了。

二女与妙月情同母女,妙月自是不以为意。想到姐妹俩与王风同行,安全当然不在话下,只是略略吩咐几声,便由她们去了。

刚刚收起玉符,忽听弟子来报,执法尊使已在宫外等候。

妙月连忙迎出,见那执法使带着数十人在门口含笑而立。

妙月上前行礼道:“不知尊使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请!”吴执使笑道:“不必多礼!就几句话而已。王小友在否?”

妙月道:“刚接到小徒传音,说是与王小友同返人界去了。”

吴执使道:“本使承武德仙君之命,于贵宫旁边新建一宫,以便王小友及人界的亲眷来此居住。之所以与冷月宫相邻,是因为王小友与贵宫大有渊源,更与那冷月双玉关系非浅。本使前思后想,如此安排,王小友自是不会反对,说不定,还得感谢本使呢!”

说完,看着妙月,微笑不语。

妙月当然求之不得,与如此了得之人毗邻而居,冷月宫可高枕无忧。

当下一口答应,说一切听凭尊使定夺。吴执使一声令下,那数十人立刻动起手来。

这数十人均是修真界中的能工巧匠,在丰厚的报酬面前,干劲十足,加上王风之名已是如日中天,哪有不尽心尽力的。

执法使当下拱手告辞,并请妙月监督工程,务必要美仑美奂,其规模当不在修真界第一宗门——皇极宗之下。妙月连忙点头称是,说请尊使放心。

王风与青、红二女此时已到人界。初次使用破界珠,当然有些生疏。

破界后,三人自甬道中出来一看,见碧草千里,羊马成群。一座座白色的帐篷散落四处,不时地有几队骑兵往来驰骋。王风心中纳闷,不知此处到底是何地。

三人心中倒也不慌,当下迈步而行。一路问了几人,均摇头摆手,却是语言不通。

王风见那几人衣着大异于汉服,知是不在汉境之内。红云道:“云哥哥何不用灵识与那几人交谈一番?”

青霞道:“如此一来,惊世骇俗,而那几人将咱们视为神仙之流了。要知咱们这次来人界,执法使只怕也是看在云哥哥的面上才不追究的。还是低调为好呀!”

一路前行,渐渐地不见人烟,二女见四周空旷,天高云淡,心下畅怀,笑声连连。王风灵识大放,同时运用“极渊重瞳”四下展望,片刻后,心下了然。原来已是在北方之处,深入匈奴腹地了。

三人见四下无人,施展“缩地之术”向南急行。

王风笑道:“道术当真方便之极。此术展开,远远望去,如平日行走一般无二,殊不知其速甚疾。若在以前,我也只能御风飞行了,管它惊世骇俗与否。”说完大笑。青、红二女也是笑意盈盈。

正行间,忽见前头灰尘大起,马蹄声如雷,风中隐隐传来呼喝之声。

三人心中好奇,当下收住身形,极目而望,只见一匹白马上骑着俩人,神情惊惶,其中一人不时回身,拉弓向身后射箭,正向王风三人处驰来。

而身后约莫跟着数十骑,手持弯刀,口中喝声连连,同时闪避前面那人转身回射的飞箭。

虽说后面那数十人骑术极佳,但前面一骑那人箭术更是精奇。弓弦响处,那数十骑中便有一人翻身落马。这样一来,后面数十骑也不敢靠得太近,但还是穷追不舍。

转眼间,那数十骑已来到王风三人面前。忽见前面一骑停了下来,后面数十骑赶上后,将那前面一骑的俩人一马团团围了起来,其中一人大声地向被围中的一人说着什么。

王风见那数十人衣着与先前向那几名问路之人一样,心知是匈奴人。

那被围俩人中竟有一个小女孩,大约只有七八岁,一脸惊惶之色;而另一人身形高大,满面虬须,全身上下数处刀伤,鲜血淋漓,脸上更有一处长长伤口,自左眉斜划至右下巴,皮肉翻卷,甚是可怖,却也更添一股剽悍之气。

那身形高大之人微微冷笑,口中向那数十人不停地说着什么。忽然又从腰间拔出弯刀,无语静立。

那数十人中走出一人,手持弯刀,向那被围的身形高大之人砍去。

那人闪身避过,弯刀斜劈,立时将对方拿刀之手砍了下来,鲜血狂喷。不理倒地之人大声惨呼,人群中又走出俩人,一言不发,举刀又向那身形高大之人劈去。拆了数合,那身形高大之人拼着腿上中了一刀,又将俩人砍翻在地。

那数十人见高大之人勇猛凶悍,各自脸上也终于露出惧怕之色。

只见又有三人一跃而出,其中一人更是手拿一柄狼牙大棒,向那高大之人当头砸去。

如此一来二往,拆了数十招,三人中已有俩人倒地不起,只剩那手拿狼牙棒之人与那高大之人酣斗不已。

毕竟原先身体已经带伤,加上连番恶斗,那高大之人渐有不支之像。忽听那手拿狼牙棒之人一声大喝,举棒横扫,向高大之人拦腰扫去。

那高大之人刚想闪避,无奈腿已受伤,心神衰弱,慢发半步,“嘶”的一声恶响,已被狼牙棒连衣带肉扫下一大片来,一时血流满身。那柄狼牙棒上的数根尖刺上倒挂着丝丝衣屑碎肉。

那高大之人一声闷哼,再也站立不住,一个踉跄,眼看就要跌倒。那人见状,狼牙棒再度举起,向高大之人当头砸下。眼见高大之人大好头颅将被狼牙棒砸得粉碎,一剑飞来,一闪而过。

那人登觉手上一轻,低头望去,那狼牙棒一大截已掉在地上,而手中握的只是一把长柄。

高大之人眼光迷离,终于不支,倒地昏了过去。围攻众人大惊,扭头望去,只见三人在不远处静立,其中一名红衣少女手中倒握一柄短剑,脸上犹带愤怒之色。出手之人正是红云。

早在高大之人对阵三人开始,青、红二人便询问王风可要出手相救。

王风道:“忠勇之士,岂可不救?”眼见那高大之人即将丧命时,红云终于出手了。只见那小女孩伏到倒地的高大之人身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那数十人见王风三人器宇不凡,出手惊人,倒也没敢多说什么,其中走出俩人,伸手向正在哭泣的小女孩抓去。

忽听一声鞭响,跟着手背一阵剧痛,手背指骨已碎。众人惊怒交加,只见一名青衣少女身形一晃,已然俏立在人围之中,手执长鞭,脸色淡然。

那青衣少女自然便是青霞了。长鞭正是王风所得的那散仙之物,后由妙月送给她当作兵器,经王风略略指点,已尽得“游龙”鞭法精髓。这一下牛刀小试,就已是出手不凡。

众人再也忍耐不住,三骑跃出,一提马缰,纵马向青霞踏去。

红云身形闪动,将那高大之人和小女孩提起,闪出圈外,来到王风身边。

青霞一声娇喝,一抖长鞭,那三匹高头大马齐齐一声悲嘶,如无头苍蝇般地乱跑乱撞起来。马上三人惊骇不已,连拉缰绳,却哪里控制得了。

当下三人跃下马来,细看之下,只见三马六眼,已被青霞随手一鞭全然击瞎。

匈奴人极是爱惜马匹,且崇尚武力,以致大汉除了武帝一朝外,与匈奴作战屡战屡败,究其根本,匈奴人的尚武惜马也是一主要原因。

那数十人大怒之极,纷纷下马,扬鞭将马匹赶到远处,以免又被伤到。

各各手挥弯刀,向青霞砍去。红云见状笑道:“姐姐可要我来帮忙?”青霞笑道:“不用。我正想试试哥哥所教的鞭法威力呢。”说着,长鞭到处,脆然有声,不过转眼之间,那数十人纷纷护头缩身,窜高伏低,口中惨叫连连。

青霞手下留情,只使三分力,饶是如此,那数十人也是鼻青脸肿、筋断骨折,多人已倒地不起,其余众人各自抱头鼠窜。

红云见状,已是欢声雀跃,娇笑连连。王风也是摇头微笑,心道胜之不武。

先天高手面对再多的后天武者,也是如汤泼雪,所向披靡。

当下不再看,低下身来,细查那高大之人伤势。只见那人伤势颇重,若非体格强壮,换作常人,只怕早已毙命。

红云见王风正在看着自己,心中知他意思,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粒红丸,俯下身递给王风。

王风将那人牙关撬开,将红丸送入那人口中,然后轻揉两腮,静待红丸融化入喉。

忽听那小女孩开口道:“你是药师吗?”王风红云大奇,细看那小女孩。只见那女孩衣着华丽,却蓬头垢面,眼泪流经之处,露出如羊脂般的白肤。

王风问道:“你会说汉语?”那女孩点点头,又指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高大之人道:“请你一定要将那颜叔叔救活,我会感激你的。”

王风笑道:“有了灵丹,纵是刚死不久之人,也能使其活转,更何况你那颜叔叔体质过人,自是不在话下,请你放心!不过依我看来,还须数天才能醒来,大约月余方能痊愈。”

正说话间,那数十人相互搀扶,蹒跚离去。

青霞也收起长鞭,走了过来,挨着王风坐下,询问那人伤势。王风将情形说了一遍,又从那人身上掏出一些金银,交代二女等在原地,随即身形一晃,便已不见。

那女孩只觉眼前一花,转面四顾,只见空旷的草原已不见王风身影,问红云道:“刚才那位哥哥是神吗?”二女相视一笑,红云道:“应该是吧。”

过了不久,青霞抬头上望,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红云一看,只见一人扛着一辆大车腾空而来,正是王风。

原来拿着金银去买了一辆马车来。停落身形,王风叫道:“青霞妹妹去牵两匹马来!”那数十人走得匆忙,还留有几匹大马在不远处悠然地食草,青霞一笑,飘身而去,转眼便牵了两匹高头大马过来。

王风掀开车帘,只见里面装有被褥绳索及坛罐之物。二女心道:“原来云哥哥豪侠气慨,却恁地心细。”各自心中甚是欢喜。

三人将那高大之人和女孩抱上马车,王风又将两匹大马套上缰绳,坐在车头,待二女也上车后,一扬长鞭,喝道:“驾!”径向南方行去。

演武问道

演武问道

作者:烟锁池塘柳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他,命带为九,至阳至阴。灵脉绝佳却倍受侮辱,皆因寿元严重不足二十年。却天降长生秘法,看他自此无敌破命,踏烂修魔第七重境界!炼药画符,顺昌逆亡!一段撼天动地的热血修魔传此间主人姓王,名苍,字劲松。因精通医理,用药如神,方圆数百里人受其恩惠极多。每遇贫困之人医病,往往分文不取,反而慷慨解囊。时人称之为“药师”或“王大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