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武德仙君

时间:2021-07-22 20:40:11来源:鸾尘网

八人见八极大阵已破,时下收势,各自御剑立于,一齐惊叫道:“噬星大法?”躲在石门后的青霞红云二女跨步而出。红云冷冷一笑道:“若啊噬星大法,上次大家早已陷身其中,欲红云冷笑道:“若真是噬星大法,刚才大家早就身陷其中,欲罢不能。岂容你们这般收放随心、进退自如?若真是噬星大法,只怕你们此时便不会变为人干,也已然成魔!”。

>>>《演武问道》章节目录<<<

第22章 武德仙君小说

八人见八极大阵已破,当下收势,各自御风而立,齐齐惊呼道:“噬星大法?”躲避在石门后的青霞红云二女踏步而出。

红云冷笑道:“若真是噬星大法,刚才大家早就身陷其中,欲罢不能。岂容你们这般收放随心、进退自如?若真是噬星大法,只怕你们此时便不会变为人干,也已然成魔!”

众人沉思之下,也觉有理,当下没有计较红云言语中的无礼之处。低头下望,只见云雾消失,王风衣衫破烂,全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青霞赶紧转身进入洞厅,红云急忙来到王风身边,颤抖着纤手,轻轻抚摸王风身上伤口,还未开口,眼圈已经红了。

青霞打来一盆清水,撕下长裙一角,在盆中揉搓一下,轻轻地望王风伤口上擦洗,动作轻柔,神情专注。

八人见状,也是默默不语,只是心中各有所思。成梦心道:“原以为己方八仙齐至,碧月弯刀便是囊中之物,顺便除掉这小魔头,一泄心头恶气。

咱们八仙取得那仙器后,轮流渡劫使用。哪知这小魔头功法古怪,果是了得,难不成到手的鸭子飞了?……”那女散仙心道:“看来冷月双玉所言不虚,适才这少年所用神功的确非臭名昭著的噬星大法,只是为何也有如此威力?”

那暴躁散仙心道:“虽然这小子与那噬星老魔没有牵连,但今日一战,已使咱们八仙名声扫地,传了出去,当真颜面何存!不管怎样,今天这场子非找回不可。”

其余几人心道:“眼下情形如此,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既能得到碧月弯刀,又能搬回脸面。否则,鸡飞蛋打,传了出去,难免被人耻笑。”

就在众人各有所思、寂静无声之际,天际传来一阵笑声,一人道:“本使来迟一步,错过一场好戏,可惜!可惜!”

众人转面望去,只见一道人影自天海之间隐现,一晃之下,已到跟前,飘然降下身形,含笑而立。八仙齐齐降落下来,拱手道:“参见尊使!”

王风三人一惊,凝目向那人瞧去,只见那人面容清隽,黑须齐胸,一身雪白长衣,果然有仙风道骨、飘然出尘之态。此时那人也含笑望王风三人望来。

二女连忙行礼道:“冷月宫弟子拜见尊使!”

王风也躬身抱拳。那人向王风看了看,笑道:“虽为人界凡夫俗子,实有移山填海之力。如今你背负仙器,私入异界,大战八位散仙,名动修真,既不合规矩,又令八大散仙难堪。以你之见,该当如何是好?”

王风道:“在下乃人界中人,无意间略窥武道,偶遇冷月双玉,一见如故,情同兄妹。

于人界昆仑山中,在修真界近千名有道高人眼下,侥幸得此仙器,欲与人换取通灵丹一枚。不料成梦散仙驾临昆仑,欲用三枚通灵丹换此仙器,无奈在下与他人有约在先,也不愿作无信之徒,断然拒绝。

一言不合之下,在下便与成散仙动起手来……后来,成上仙挟持在下这俩位妹妹,打开越界通道,扬言毁了冷月宫,激在下来此。

哪知其余七仙齐至,并说在下与那什么噬星老魔关系非浅,让在下献刀自刎。在下乃人界一凡夫俗子,如何是八大散仙之敌,但一口冤气难咽,明知不是对手,也得竭力相抗。与八大散仙过招,虽死无憾矣!如今事已至此,全凭尊使定夺。”

那尊使闻言后笑道:“事情经过,本使已然知晓,你所言非虚。只是你大闹修真界也是实情。若依本使之见,有一法可令你们双方都无怨言,而也能让本使法令如山,执律公正。你们可愿听从?”众人齐齐躬身道:“焉敢不从,愿闻其详!”

那尊使略一沉吟,道:“如今已近月底,下月朔日辰时,于凤鸣山巅,你们双方九人再一决雌雄。

赌注便是这碧月弯刀,八枚通灵丹加上八件上品灵器,胜者拿走,败者不得纠缠。至于比试规则,到时本使再定。你们意下如何?”堂堂执法使,自是言出法随,王风虽然无奈,也只得听从。

当下众人一一挥手作别,飘然而去。只见成梦站在洞口,若有所思。执法使见状,哈哈一笑道:“成上仙发什么愣?还不趁时修行,准备迎战?”说完,也不理会成梦一脸茫然之色,腾空而去。

王风二女三人御风向西而行,一路偶有飞行者见状,露出惊讶之色。王风向二女问道:“咱们这是去哪?”

红云笑道:“自然是去冷月宫啦!离开这么久,也不知翩翩怎么样了?”王风问道:“翩翩是谁?”青霞抿嘴笑道:“到时便知。相信云哥哥一见之下,便会喜欢的。”王风再问,二女笑而不答。

行了不到片刻,到了一处市集上空,低头下望,只见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房屋林立,街道纵横。二女左右拉着王风,降下身形。王风此时身上伤口,在真元周身自然流动之下,也已愈合,其速之快,令二女啧声称叹。

来至一家售衣铺,青霞自腰间锦囊中掏出几块闪闪发光的石头,买了一套衣衫,递给王风,掩口笑道:“你去城外河中洗个澡,再换上这套衣服。我们在这里等你。”红云跟着眨了眨眼。王风身形一晃,已从二女面前消失。

就在二女等着微不耐烦时,王风已然来到面前,满嘴油腻,打着饱嗝。青霞以手掩鼻,皱眉道:“怎么去了这么久?你又偷吃了什么?”

王风道:“适才腹中饥饿,于河中捕了几条肥鱼烤着吃了。倒让俩位妹妹久等了。”

红云从怀中取出一块丝巾,递给王风,笑道:“还不赶紧擦干净,让人见了笑话。”王风讪讪接过,望嘴上擦拭一番。丝巾入鼻幽香,王风心神一荡,连忙还给红云。

红云略一迟疑,脸上一红,道:“你自己……收着吧。”

青霞脸上也是红了一下,随即又从腰间锦囊中拿出一把小小的玉梳来,那玉梳晶莹碧绿,映着日光,煞是夺目。

青霞咬了咬嘴唇,道:“云哥哥,让妹妹给你梳梳头吧。”王风心头一热,眼中立刻浮现了姐姐小雨的身影娇容。

随即躬下身来,心道:“也不知姐姐他们现在怎样了。这次凤鸣山巅比试,须当竭力取胜,拿着通灵丹给姐姐,定要让她达到先天之境。”

青霞一双纤手轻柔娴熟,不过片刻,已将王风一头乱发梳好。

姐妹二人偷偷上下打量一番王风,心中不禁喝了一声彩,只见王风容光焕发,神华莹然,浓眉大眼,高鼻方面,若非脸上犹带稚气,实是一个英俊少年郎。当下三人走出城外,再次御风西行。

不久,冷月宫已然在望。红云遥指那座状如弯月的府邸对王风道:“云哥哥,那便是冷月宫了。”三人于山脚处降下身形,沿着长长石阶拾级而上,一路树荫幽深,凉风习习,林间奇花点缀,彩蝶翩翩,夹杂着莺啼燕语,潺潺溪流,让人心旷神怡,凡心尽去。

将到山门,只听钟声响起,随即宫门大开,一群女弟子脚步轻盈,鱼贯而出。

分立大门两旁静立,其中几人不时地向青、红二女挤眉弄眼。

只见这时自大门内走出一美妇来,道士打扮,却身段婀娜,风姿绰约,眉目如画,肌肤胜雪,比之青、红二女,实不逊分毫,更多了一些动人的成熟风韵。

青霞红云见了那美妇,上前行礼道:“弟子拜见恩师!”

那美妇眼中尽是笑意,搀住二女,道:“让你俩受苦了。自从你们姐妹俩去了人界后,为师已经后悔了,所幸无恙归来,实是苍天有眼。”

这美妇正是冷月宫主妙月真人。又转头向王风问道:“这位莫非就是王小友?如今可真是名扬天下,威震修真界!”

一行向宫内走去,红云咭咭咕咕地将人界之行到被成梦挟持等事发经过向妙月讲了一遍,于细节处,青霞也不时地插口解说。

正说话间,突然头顶传来一声鹰啼,清亮高亢。王风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黑点从云中急速俯冲下来,眨眼即到众人头顶。红云一声欢呼,招了招手,那黑影轻轻停落在红云手臂上,震翅剔翎,顾盼生威。

王风一看,原来是一只黑鹰。只见那黑鹰全身黑羽如漆,无一根杂毛,铜喙钢爪,极是锋锐。

一对鹰眼,却是环缀金黄色,开合之间,熠熠生辉。红云纤手轻抚鹰背,娇笑道:“翩翩,多日不见,你可曾想我了?”

王风恍然大悟,原来“翩翩”就是这只金眼黑鹰。

来至一间大厅,众人一一列席而坐。妙月笑道:“王小友初到修真界,便破阶进级,更上一层楼,实是可喜可贺。

对于破阶之时所引发的天象异变,已是震憾全界,而小友大名,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适才你们三人回宫之前,执法尊使已传音本宫,说小友将于下月朔日与修真八仙在凤鸣山一决高下,并约全界有道高人观看,本宫不才,也在被邀之列。

只是那八大散仙无敌于修真界,实乃顶峰所在,不知小友以一对八可有把握?”

王风略一欠身,回道:“虽无把握,但与高手过招,何其幸哉!况且通灵丹,在下也势在必得,而在下已答应俩位妹妹,奉上这碧月弯刀。

综上所述,凤鸣一战,势在必行,焉有退缩之意。只是在下于道术领悟不多,趁此良机,还望宫主不吝指点。”

妙月闻言,嫣然一笑,道:“小友豪侠高义,信用无双,本宫钦佩。离大战之日,还有几天。在此期间,小友于道术疑难之处,本宫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相信那八大散仙此时也是磨拳擦掌,勤修苦练。至于此战成败、宝刀得失与否,小友不必过于执着,本宫仅存的一枚通灵丹也将奉送小友,以谢小友仁侠高义。”王风躬身道谢。

之后几日,王风得妙月真人指点,加上对《九义解》中道术篇的勤修,道术一途,已是精进神速。

王风聪明绝顶,悟性极佳,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此时的王风的功力法术修为,已是一日千里。

道术篇在《九义解》中排名第五,可见其重要,道术既入门径,后面的“法阵”、“丹器”二篇也能略窥一斑,再不像以前那样懵懵懂懂,无从下手了。

青霞红云二女在闲暇之余,也要王风于武学上指点一二。

一来二往,加上三人实是共过患难,二女各自心里已是暗生情愫,不知不觉间,待王风举止亲昵,甚为关注。

王风虽然年幼,此时心中也倍感异样,只觉一日不见二女,便有怅然若失之感。妙月旁观者清,哪有不知之理,见状亦是微笑不语。

转眼已到初一。王风修练一夜,精神饱满,眼见辰时将到,当下收拾妥当,踏步出门。出了宫门,只见妙月真人、青霞红云及数名女弟子已在宫外等候。众女见王风出来,谈了数句,便驾上飞剑,一齐腾空而去。

耳边风声呼呼,王风问妙月道:“凤鸣山距此多远?”

妙月道:“西行千里,转瞬即到。”一路上空飞行者如过江之鲫,纷纷向西飞去,有见过王风者,目露敬意,连忙让路,并不时地指着王风向同伴道:“看,中间那个少年便是力斗八仙的王风!”

众人闻言,皆侧目而视,纷纷跟在王风等人身后,浩浩荡荡地向西而行。一传十,十传百,跟随王风一行的修真高人越来越多,在地面上抬头望去,如群鸟掠空,遮天敝日,颇为壮观。

冷月宫弟子哪里见过如此场面,更未如此威风过,个个已是俏脸发红,心中激动。饶是妙月心如止水,此时也是畅怀之极。

转眼即到凤鸣山,王风低头望去,只见山脚人山人海,喧声震天。山顶有一平地,方圆数十丈,甚是宽阔,沿边十来棵大树,枝繁叶茂,亭亭如盖。

王风心道:“这山顶平地,便是比试之所了。”

众人降下身形,落在山顶平地,转眼望处,只有寥寥数人静立树下,向山下而望。其中一人见王风等人到来,行礼道:“请王小友稍候,执法尊使马上就到。冷月宫主可于旁边树下竹席上安坐,至于其他人,还请在山下观看。”

王风指着青霞、红云对那人道:“这俩位是在下妹妹,能否与宫主一起,留在山上?”

那人笑道:“既是王小友亲眷,自可留下。”二女听到“亲眷”二字,脸上一红,面带羞色。

妙月对其他数名女弟子道:“你们几个就在山下静候,不可妄生事端。”

那几名女弟子躬身道:“是!”待她们飘然下山,妙月拉着二女手往旁边大树下走去。

王风又问那人道:“不知山上这几位前辈为何在此静立?”

那人笑道:“我们乃执法尊使手下,奉命在此清理场面、待人接物。这次修真界中只有数十位高士可至山顶观战评审,其余皆不能上山,只得在山下静候。小友修为高深,已是名扬天下,今日有幸一睹神技,真乃幸事。”王风连称不敢,行了一礼,遂朝妙月三人走去。

四人正在树下谈论之际,只见一人破空而来,降在山顶,王风一看,正是那执法尊使。山顶数人齐齐上前行礼。

执法使皱眉道:“辰时将至,八大散仙还未到吗?摆的什么臭架子!”话刚落音,衣袂破风之声大作,数道身影降在山顶,自然便是那八大散仙。

八人向执法使连连拱手,其中一人道:“我等来迟,还望尊使恕罪!”王风见状,也是大步而出,来到众人跟前,向执法使行礼道:“在下已恭候多时,如今听从尊使安办。”说着,也向另外八人拱了拱手。八人有的视而不见,有的冷哼一声,只有那俩名女散仙自持身份,点了点头。

执法使环顾一眼众人,笑道:“今日一战,轰动四方。就连天界也已得知,甚为关注。咱们这就恭候天界大仙光临后,再行比试!”

成梦闻言惊问道:“怎么?这事天界也已得知,还甚为关注?这……这是为何?”其他众人也是疑惑不解。

执法使略一沉吟,道:“其中详情,本使也不尽知,以本使揣测,该是与即将到来的东西诸神之战有关……”

“什么?据说东西诸神之战还有近千年之久,而且此乃天神界之事,与天仙界何干?”

“千年也不过是弹指之间,天神天仙二界名有分别,实属一体,自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每隔五千年的东西大战,旗鼓相当,难分胜负,再战下去,也不过是两败俱伤罢了。倒让那西天佛界乐得看笑话!”……

王风对于此等事情知之甚少,当下旁观静听。只觉众人口中谈论之事闻所未闻,直感匪夷所思。

就在众人高谈阔论之时,只听天际传来仙乐之声,伴着阵阵香风,轻拂入耳。

山上山下,万余名修真者仰目注视,正在飞行之人也降下身形,翘首而望。一时之间,诺大一座凤鸣山鸦雀无声。

执法使见状,喜形于色,口中喃喃道:“武德仙君果然来了!”

“什么?竟是金仙!我还以为是天仙呢!”“天仙金仙,天壤之别!如同咱们散仙,便是与天仙相比,也如蝼蚁一般,更遑论金仙了。”“只不知尊使何以得知来者是武德仙君?”

面对众人相问,执法使笑道:“本使也是在数日前得知。要知在人界、修真界、次神界及天界之内,凡是与‘武’字沾边的,都在武德仙君管辖之中。今日仙君屈尊前来,实是我等之无上荣幸!”

转面向那几名手下喝道:“准备香案,迎接武德仙君!”

演武问道

演武问道

作者:烟锁池塘柳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他,命带为九,至阳至阴。灵脉绝佳却倍受侮辱,皆因寿元严重不足二十年。却天降长生秘法,看他自此无敌破命,踏烂修魔第七重境界!炼药画符,顺昌逆亡!一段撼天动地的热血修魔传此间主人姓王,名苍,字劲松。因精通医理,用药如神,方圆数百里人受其恩惠极多。每遇贫困之人医病,往往分文不取,反而慷慨解囊。时人称之为“药师”或“王大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