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扬名异域

时间:2021-07-22 20:40:11来源:鸾尘网

行了片刻,前方会出现一个门状洞口,三人已看不见踪影。王风疾步来至洞前,向洞外瞧去。隔著一层朦朦胧胧雾墙,外面景物隐约由此可见,而已看不见三人身形。王风心下急切,时下真元流动,王风急步来至洞前,向洞外瞧去。隔着一层朦胧雾墙,外面景物隐约可见,只是不见三人身形。。

>>>《演武问道》章节目录<<<

第21章 扬名异域小说

行了片刻,前方出现一个门状洞口,三人已不见踪影。

王风急步来至洞前,向洞外瞧去。隔着一层朦胧雾墙,外面景物隐约可见,只是不见三人身形。

王风心下焦急,当下真元流动,护住周身上下,一跃而出。

脚踏实地,绵绵松软,此时王风已站在草地上。举目四顾,只见绿草如茵,繁花似锦,不远处树林中巨木参天,群鸟盘翔。

好一个鸟语花香所在!数十只麋鹿、牛马等物在悠闲地食草,见了王风,也不惧怕。忽听头顶一声鹤鸣,抬头一看,几只白鹤悠然飞过。

王风此时心急如焚,二女还在那成梦手中,此时已不见一人,哪有心思观赏眼前美景。

当下身形一晃,升至半空,极目搜索,只见方圆近百里紫气霭霭,轻烟缭绕,除了各种蛇虫鸟兽,哪有人影。降下身形,站在草地上,灵识尽放,欲将千里内事物细查一番。

如此全力施展灵识之下,王风顿觉身体有些异常,丹田之中的空冥真元已是蠢蠢欲动,而膻中穴中的阴阳二气五行之精也躁动不安。

王风连忙收回灵识,凝神引气压制。哪知此时丹田膻中二处更加狂震不定,并逐渐变得炙热起来,完全不似以往那般控制自如。

王风大惊之下,略一思索,心下了然。原来王风早在人界时,空冥决即将突破二阶之境,此时骤然来至修真界,加上之前与成梦一战,吸噬接引而来的天雷地火之力后,修为大进,实是受益不浅,于道法武功上的精义也有所领悟。

而修真界中的天地灵气相比人界也充沛许多,王风灵识大放之下,无疑起了药引之效。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饶是王风神功了得,此时也显得手足无措。

无奈之下,向体内神龙传音道:“给个话,现在怎么办?”神龙道:“破阶如渡劫。恭喜大人更上一层楼,而我神龙也将重见天日……”

王风听到“破阶如渡劫时”,已然明了,心念所至,身形已停落在一处空旷山头,哪里理会神龙的洋洋自得之语。

盘膝坐下,全身自然放松,心念一动,神元篇已于脑海浮现……“以精化气,以气养神。何为神?无形而有灵,用神焙元,则本固根深,心至念发,乃俱身相随……”王风闭目沉浸在奇学之中,头顶上空,白云慢慢汇聚一处,形成一个巨大涡状。

而这时的天地之间八方浓郁灵气,如百川汇聚一般,齐齐涌向那云涡中心,青白相间,分外夺目,天际自远而近传来声声雷鸣,奔腾翻滚,响彻云霄。一时之间,地动山摇,气势雄壮之极。

修真界中如此动静,早已惊动多人。只见自四面八方赶来的修真之士纷至沓来,疾飞之下,远远望去,宛若无数流星划过天际,五彩缤纷,颇为壮观。

众人停落身形,见那涡状云团逐渐降低,几与山顶齐平。滚滚奔雷声中,只见王风独自一人盘膝坐在山顶上,闭目入定。

衣袂长发,随风飘舞。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打听山顶上是何人,竟在此地顿悟进越。瞧此等情形,修为实是高深莫测。当下也不打扰,只是屏息以待。各人心知突破实为难得,可遇不可求,一朝顿悟,终生受用,而且进阶之时妙不可言,获益良多,却又最忌外物干预。众人皆是有道高人,自然不会无故与人结怨,遭人诽议。如是各人自持身份,默默注视。

只见那青白相间的巨大旋涡越来越低,渐渐将王风罩住,随着八方灵气和云朵的不断汇聚,奔腾翻滚,把整座山头掩没其中,再也看不到内面景物。

入眼一片青白雾气,旋涡中心隐有电光闪耀,伴着隆隆雷声,动人心魄。

众人窃窃私语:“瞧此形势,该不会是四九天劫吧?”“如此气派,比之四九天劫尤有过之,只是天雷小了许多……”“不对,天劫哪有将人层层包裹,神劫还差不多。”“不过是突越进阶,天人感应下引发的奇象,却为何动静这般大,当真古怪……”

就在众人七嘴八舌地评论之际,突然霹雳一声,如平地惊雷,振聋发聩,众人大惊,凝目望去,只见那云团在急速旋转,将其间掺杂的青郁灵气一一剥离,渐渐形成环状,外白内青,层次分明。

就在众人瞠目结舌之时,里面那道青环迅速消失,似被某物长吸而尽。

王风此时感觉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在灵气疯狂冲击之下,几乎把执不住,只得咬牙默运空冥决,将汹涌而来的天地浓郁灵气吸收转化。随着灵气消减,丹田中的空冥真元迅速壮大,此消彼长,灵气冲击之力逐渐平稳缓和,王风这才放下心来。

待至将灵气吸收殆尽,急运‘空’字决,猛然扩张,王风耳中“嗡”的一声,一阵晕眩。

丝丝真元周身游走,所到之处,骨骼关节如同爆豆,“啪啪”作响,随后全身舒泰,飘然若飞。

王风知是大功告成,心中畅怀,缓缓站起身来,仰天长啸。那道巨大云环被啸声震荡,四下涌开,如同平静水面投入一石,激起圈圈涟漪。

长啸良久,王风方停气收声,只觉痛快之极。环绕山头云雾已然消散,转目四顾,只见山下四周围着多人,纷纷仰头注目而视。

王风一惊之下,飘然下山,来到众人跟前,还未开口,其中数人抱拳笑道:“恭喜小友,神功大成。我等在此观看,实是大开眼界。还望小友恕我等鲁莽。”

王风连称“不敢”,抱拳回礼。

寒暄一阵,王风扫了一眼众人,朗声道:“散仙成梦何在?王风特来再次领教,还望现身一见!”

众人大惊,眼前这少年竟与成梦散仙交过手,难怪适才进阶之时天象大变,果是修为高深。

其中一人道:“老夫来时,见成上仙携带俩位少女往东而去,怕是回到仙府去了。”王风行了一礼,问道:“敢问前辈,成梦府上坐落何处?”

那人道:“东行二千余里,七龙海上第一个小岛便是。”王风大喜,道:“多谢前辈相告。”说完,身形一晃,已然不见。

众人骇然,这等速度,自己与之相比,如同乌龟一般。从此,王风之名,已被众人牢记。

迎着日光,王风向东疾行,远远望去,宛如流星经天,带着极长的一道尾影。这等速度,比之人界时,不知快了多少倍。

二千余里,不过片刻之间,俯瞰而视,只见波光粼粼,浪涛澎湃,已到七龙岛了。王风摸了摸背上长布包卷的碧月弯刀,加快速度,向远处若隐若现的小岛上掠去。

到了小岛上空,停落身来,目光四顾,只见岛上郁郁葱葱,草木繁茂,海风阵阵,鸟语声声。

王风心道:“这成梦倒会享受,寻到这么一处神仙之地。”当下大步前行,到一洞口,石门紧闭。洞口壁上刻有四个大字:如梦仙府。王风朗声道:“在下王风,应成前辈之约,前来领教。”

语音刚落,耳边传来一阵笑声,苍老雄浑,自是那成梦所发。

只听成梦道:“小子有种。冷月双玉眼力倒也不差。”说完,石门缓缓打开,成梦踏步而出,含笑施礼道:“王小友光临寒舍,令成某蓬荜生辉。请!”语气和蔼,哪像仇人,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

王风道:“我那俩位妹妹何在?相烦请出一见。”成梦笑道:“冷月双玉光临寒舍,自然是满屋生香。

眼下已是成某府上贵客,哪有怠慢之理。她们二人,正在大厅中喝茶呢,说是等你前来。”

王风踏步而入,成梦跟随其后。走过一条甬道,转了几转,眼前登时一亮,只见一所大厅,清幽宽敞,凉爽怡人,洞壁四周镶嵌数十颗夜明珠,大如鹅卵,七彩毫光流溢,将整所洞厅照得通亮。

洞厅顶上倒悬无数玉乳石笋,被青藤穿插缠绕,时不时有水珠掉落,嘀哒作响。一条宽约丈余的小溪,将整间洞厅地面一分为二,只有一座小石拱桥横驾在溪流之上,通向厅内上首。溪流水声潺潺,清亮透底,借着夜明珠发出的光亮向溪中望去,竟有成群鱼虾悠然游动。

王风目光四顾,心中啧啧称叹。

成梦在身后道:“老夫寒舍如何?能入小友法眼否?”王风点头道:“自然清幽,浑如天成。真乃神仙居处。

只不知此间主人是否像此洞一般,胸襟豁达意境超然、心怀坦荡而不萦一物?”

成梦老脸一红,连忙支开话题,道:“那俩位佳人还在屏风后久等,小友还不快去!”王风一惊,赶紧大步上桥,向厅角一面屏风走去,成梦待在原地,冷笑静立。

王风绕过屏风,只见石凳上坐着俩名少女,肤如羊脂,面容娇艳,正是青霞红云姐妹二人。二女身前石桌上还真放着两杯茶,微微冒出白气,入鼻清香。

二女无言静坐,看着王风来到跟前,已是笑靥如花,面带红晕。美目流转之下,眼中满是惊喜之色。王风见二女身上隐有电光闪动,知是被下了禁制,当下双手轻搭二女香肩,逆运“空冥决”,将电光悉数吸入体内。电光消失,禁制已解。二女一跃而起,红云一头扑在王风怀中,娇声叫道:“云哥哥,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一旁青霞也是脸色绯红,眼中泪光莹然,连连点头。

王风拍了拍红云后背,对二女道:“好了,咱们先办正事,然后再谈。”说着,三人携手,并肩而出。

见成梦仍在石桥那头负手静立,王风怒火上升,朗声道:“前辈如此对待俩位弱女子,这便是你所谓的待客之道吗?堂堂一介散仙,为了一件仙器,竟行如此卑鄙手段,难道不怕旁人耻笑吗?除非今日我们三人葬身于此,否则整个修真界,对于阁下所行之事,将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成梦笑道:“小友误会老夫了。要知老夫这洞府之中,机关禁制遍布,为免冷月双玉不小心触动,而于身体有损,老夫才出此下策。至于小友背上的碧月弯刀……想必小友亦知‘怀璧其罪’的道理,还请小友三思而行。”

王风冷哼一声,携着二女踏步上桥,道:“碧月弯刀在我手中便是‘有罪’,那在何人手中才不是‘有罪’?

只怕此刀要是落入似你这等道貌岸然却行如强盗之人的手中,那我才是真的有罪。什么‘三思’,想都不想,一个字:战!两个字:靠边!三个字:不可能!阁下若是不服,何妨再来一较高下!”

成梦闻言,不怒反笑道:“小友好一张利口!小友身怀‘噬星’大法,自是与那噬星老魔关系非浅,老夫的确不是对手。

只是噬星老魔乃我道门死敌,仇深似海且不共戴天!正道中人歃血为盟:凡与噬星老魔有关人物,人人得而诛之,也可不择手段!实不相瞒,如今洞府内外,修真界的八大散人都在恭候,说不得,今天也要将你留下。至如冷月双玉,只要你交出碧月弯刀,我等自然放行。”

王风尚未开口,一旁红云大声道:“前辈你血口喷人!”青霞接口道:“云哥哥乃人界中人,如何跟那噬星老魔扯上关系?”

王风大奇,道:“什么‘噬星大法’?噬星老魔又是何人?你要这碧月弯刀,干脆直截了当地放马过来便是,用不着在这故弄玄虚、信口雌黄地来唬人!”

话刚落音,只听洞外传来一阵怒喝:“成老儿婆婆妈妈,哪用跟这小魔头大费口舌!小魔头听好了,快出洞来受死!免得弄污了成老儿的洞天福地!”成梦一侧身,伸手对王风笑道:“请!”

一旁二女已是花容失色,王风见状,咧嘴一笑,带同二女,也不理会一边的成梦,向洞口掠去。

出了洞口,来至洞外,王风左右望去,只见七人环立洞外,冷眼相对。而这时成梦也悄然站在洞口,八人隐约布下合围之势,将王风三人堵在圈中。

王风见那七人意态或飘逸出尘,或凝重厚实,或如迎风之柳,或似傲雪之松。其间更有俩名女子。王风心道:“这七人加上身后的成梦,便是所谓的修真界八大散仙了。想不到为了自己和身上的这把弯刀,竟要修真界高手尽出,八仙齐至!”

原来成梦在人界与王风一战,吃亏不小,自知非王风之敌,眼见夺宝无望,索性将二女挟持,引他至修真界。

到了后,即传音与七大散仙,告之事发经过。八仙一致认定王风的空冥决便是那噬星老魔的噬星大法,一人难以与之抗衡,遂定下计议,于如梦洞府相聚,同力除魔取宝。

早在数月前,王风便将神元篇空冥决中的青冥神功参悟习成,从而使丹田中的空冥真元运用随意,逆顺自如。

而青冥神功能吸纳一切外力真元,用空冥决中的玄空决急速炼化后以为己用,其效用之处,与那噬星大法不相上下,以至被八仙误解。

只是青冥神功吸收外力时,中正浩然,如海纳百川,加于己身方能随意吸化;而那噬星大法,在其功法笼罩之下,血肉丹婴,仙力神元,无物不噬,目标一旦锁定,对手不是被吸成人干,便是在被吸之后,被自然反送过来的魔气所染,以至被魔化,成为噬星老魔手中的提线木偶,为其所用。

这两种功法一正一邪,岂可相提并论,只是八大散仙哪里知道此中差别。见王风出洞后一言不发,其中一人怒喝道:“献出宝刀,然后自刎,可留全尸。如若不然,那也不讲什么规矩,自然八仙齐上,将你碎为齑粉!”听声音,便是适才在洞口喝骂之人。

青霞不待王风答话,连忙开口道:“前辈想要碧月弯刀,拿去便是,为何还要云哥性命?

难道前辈还真以为云哥哥与那噬星老魔有关系?以前辈眼力,当知云哥哥实是人界中人,怎会与那老魔扯上干系?行事如此武断,岂是有道高士所为?”其中一女散仙道:“如此说来,姑娘是否能证明此人与那老魔没有干系?”

红云道:“我姐妹二人为了这件仙器,于人界中偶遇云哥哥,同处数日,已知云哥哥侠义过人,心地仁善,虽然只有十岁,而在人界实无出其右者。如何与那无恶不作、毒辣残忍的噬星老魔有牵连?”

那女散仙尚未答话,之前怒喝之人叫道:“是与不是,一试便知!”说着,“呼”的一掌向王风拍来。

王风见那人掌力雄奇,如排山倒海般地呼啸而来,掌风到处,气流急窜,直有破碎虚空之势。王风身形一晃,已然避开。

那人右掌不收,左手轻引,那道雄浑掌力弯柔如带,绕过青、红二女,急追王风身形而至,“嘶”的一声,空间似已扭曲,响声猛恶之极。王风见那掌力锐不可挡,心至力到,其速甚疾,大网也似地将自己笼罩,已是避无可避,只得举掌相拒。

其余七人见状,齐声道:“小心噬星大法!”“轰”然声中,俩人各自急退数丈。那人一声怒吼:“再来!”双掌齐推,于十余丈开外向王风击来。王风早已双手虚抱成圆,青冥神功已然严阵以待。

其余七人也各自一飞冲天,凌空下击。

王风大喝一声,身前出现一个灰白云团,迎风而涨,形成一个巨大旋涡,将王风全身上下包裹得丝毫不透。那八道掌力触及旋涡,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八人再次猛催真元,却如同击在空处,浑不着物,且又悄然无声。

众人心惊之下,收手而立。只听一人喝道:“八极大阵,奇术破敌!”只见八人于半空中将王风团团围住,手中结印不断,火、水、山、泽之气千丝万缕自地面涌起,凝聚成一条五色巨龙,向王风卷去。

而风雷之声大作,天上突然间黑云滚滚,数道闪电自天而降,夹杂着无数柄刀剑利刃如雨点般地刺向王风。一时天象大变,整座小岛,飞沙走石,树断木折。海面之上,浊浪滔天,汹涌澎湃。

王风怒火中烧,眼前八人不顾颜面,以强凌弱,以多欺少,更是激起他万丈豪情。愤怒之下,一声大喝,将习之未久、尚未大成的青冥神功运到极至。

只见那五色巨龙及无数风刀电剑进入白云旋涡中,在发出几声闷响后,便消声匿迹,再无动静。白云旋涡急转充涨之下,半空黑云散去,海上也已风平浪静。

演武问道

演武问道

作者:烟锁池塘柳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他,命带为九,至阳至阴。灵脉绝佳却倍受侮辱,皆因寿元严重不足二十年。却天降长生秘法,看他自此无敌破命,踏烂修魔第七重境界!炼药画符,顺昌逆亡!一段撼天动地的热血修魔传此间主人姓王,名苍,字劲松。因精通医理,用药如神,方圆数百里人受其恩惠极多。每遇贫困之人医病,往往分文不取,反而慷慨解囊。时人称之为“药师”或“王大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