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碧月弯刀

时间:2021-07-22 20:40:09来源:鸾尘网

正王风用灵识细细地探察时,其中一名修真界人似有察觉到,一惊之下,反用灵识彻底搜查,此外挥布下一面禁制。王风见那数人做事成熟老练、谨小慎微,定是略有图谋。现下了打草惊蛇王风见那数人行事老练、谨小慎微,定然有所图谋。眼下已经打草惊蛇,此地多留无益,当下拉着红云急掠出了山林。。

>>>《演武问道》章节目录<<<

第19章 碧月弯刀小说

正在王风用灵识细细探查时,其中一名修真界人似有察觉,一惊之下,反用灵识搜查,同时挥手布下一面禁制。

王风见那数人行事老练、谨小慎微,定然有所图谋。眼下已经打草惊蛇,此地多留无益,当下拉着红云急掠出了山林。

待回到山门前的平地上时,已觉人数又有所增多。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声音吵杂。

王风红云并肩向青霞走去,青霞见二人回来,招了招手,二人加快脚步,来到青霞跟前。

王风皱眉问道:“怎么这么久还不见动静?莫非消息有误?”青霞道:“眼下午时已过,离子时刚好半天。云哥哥不必焦急!现在咱们养精蓄锐要紧。”

王风将刚才在山林中发现之事向青霞说了一遍,然后运用“极渊重瞳”将所见那几人的相貌服饰向二女详细地说了一下。

青霞听后大惊,皱眉道:“他们怎么也来了?这下事情变得棘手了。哼哼!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灵器,居然引来这么多的有道高人!”

王风问道:“究竟是何等样人让妹妹如此担忧?”青霞道:“那几人是修真界中的大盗巨擘,原本无门无派,乃是几个散修,凑在一起后开门立派,称之‘偷天门’。其修为当在元婴级,道法高深,行事忽正忽邪。

顾名思义,他们专爱偷盗珍奇异宝,行事全凭一己好恶为所欲为。更可怕的是,他们身后有散仙撑腰。要知散仙在修真界所向无敌,无人敢撄其锋。

就算有再多的元婴后期高人与散仙交手,只怕数合之间,已然灰飞烟灭。至于散仙若是要毁一宗门,实是易如反掌。眼下事已至此,云哥哥,咱们再合计合计。”

三人再次商议良久,各自闭目寻思一阵,未发觉有任何不妥之处,才稍稍放下心来。时间不经意地飞逝,转眼已月上中天,灵器即将显形。

此时平地上的近千余名修真者屏息以待,向万春坳极目下视,整座昆仑金顶已是寂静无音,唯有松涛阵阵,夜枭啼叫声不时响起。

正在众人凝神注视万春坳时,只见自远处飘来几道光影,如流星划过天际,似缓实快,转瞬即到眼前。原来是四人御风而来,飞行甚疾,显是修为高深。只听其中一人大笑道:“仙器即将现形,咱们四人这次也算不虚此行了。

哈哈……”声音浑厚,远远地传将开来,回荡在山谷之中。

众人闻言大惊,纷纷询问道:“什么?竟是仙器?”“不是听说是灵器吗?”“难怪这次高手云集,强者齐至!”“如此看来,我等无望得之,还是趁早打道回府,免得将小命交待在这里。”“那也不一定。仙器极是通灵,有缘者自能得之,这与修为高低无关紧要”……

此时平地上似是炸开了锅,已有人急不可待地向万春坳疾掠而去。

一人动身,连锁反应之下,众人如群鸟出林觅食般地向万春坳飞去。只听“咻咻”破风之声大作,众人于半空中碰撞之际,怒骂喝斥声四起,一时显得混乱之极。

王风三人听道乃是仙器时,心中震惊。

见众人纷纷飞掠而去,红云有些焦急,连声问道:“咱们还在等什么?去得迟了,那可大事不妙!”

青霞也是一双美目看着王风,想听他是何决策。连日来,王风武功精强,年龄又稍长,不知不觉间,二女自然而然地以他为首了。

王风见万春坳此时已是混乱不堪,而众人也是纷纷灵识大放,实不宜再用灵识探查。当下默运“极渊重瞳”仔细搜索。

一面开口道:“俩位妹妹休要着急,我自有主意。”二女见王风双目中金光熠熠,开合之际灿然有辉,不由大感惊奇,知他向来了得,也没开口相问。

转眼已到子夜时分,突见坳中一坡上毫光大放,直冲云天,其光彩夺目,让整个万春坳亮如白昼。只听有人高声叫道:“仙器现形,谁先得到便是谁的。”

话未落音,坳中已然沸腾。只见已有数百人向那山坡掠去,彩光照映之下,众人个个咬牙切齿、面目狰狞,一副对那宝物势在必得之相。

忽见四道淡影越过众人,停在山坡半空,转面向着飞扑而来的数百人,无言冷笑。那数百人见山坡上空四人灵力大放,杀气腾腾,不由降身,个个凝神戒备,脸色惶然。

王风见状,问二女道:“这后来四人是谁?瞧他们此举是想独吞这件宝物。以四人之力对抗近千人,胆气颇豪。”

青霞问王风四人形貌后,惊道:“原来是他们!这下更是热闹了。”王风道:“是何人?”青霞道:“破日四剑!”见王风凝神聆听,又道:“修真界第二大宗派暴虎门的四大护法、四大剑客、四大高手!修为仅在暴虎门主虎威之下。放眼修真界,已是少有对手。”

王风问道:“破日四剑与那偷天门人相比,孰强孰弱?”青霞道:“暴虎门势力大,偷天门有散仙撑腰。至于他们之间的修为,嗯,当在伯仲吧。”王风点头不语,只是注视山下动静。

那数百人将破日四剑围在山坡上,形成一个大圈。不远处的数百人止步不前,显是要静观其变,欲获渔人之利。

只听围拢破日四剑的数百人中一人高声道:“破日四剑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想独吞仙器?就凭你们四人,挡得住咱们近千人吗?当真可笑之极!识相点,赶紧让开,否则,咱们近千人一拥而上,将你四人踏为肉泥!”

话刚落音,立刻有百余人随声附合、开口叫嚣。更有甚者,已是破口大骂、挥拳捋袖。一时群情吠吠,却无一人敢上前一步。

那当中四人双手抱臂,四顾冷笑。其中一人踏出一步,扬声道:“诸位,稍安勿躁!实不相瞒,这件仙器于我暴虎门干系极大,而我四人此次昆仑之行,对这件仙器是势在必得。如若幸得诸位相让,改日本门门主定当亲自一一拜访,必有重谢!”说着,抱拳团团作了一揖。

有人叫道:“赵虎赵老大此言差矣。仙器难得,谁都想要。我们远赴昆仑,来到此地,还不是想要这件仙器?至于相让而得重谢,嘿嘿……只要诸位将此仙器让给我,我愿倾家荡产,就算是要我老婆,我也扫榻相让。”众人闻言哄声狂笑,大叫称是。

只见四人中一人沉声道:“赵老大,甭跟他们废话!想要仙器,那就放马过来吧!”

众人凝目一看,见那人面色阴沉,神态剽悍,正是四剑中的老二曹豹。只见他傲然静立,威风凛凛,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众人面面相觑,无言以对。眼见双方对峙良久,毫光逐渐转弱。突听一声高呼道:“时候无多,仙器已然通灵,过了子时,不知又要遁往何处。先下手为强,上啊!”

众人大惊之下,纷纷拔出兵器,向那山坡扑去。只听赵虎怒吼一声:“四象大阵!破日,出鞘!”

四人伸手一招,各自背上鞘中长剑“呛啷”而出,寒光闪闪,如矫龙,如惊练向来人卷去。只见血风乱洒,哀嚎四起,断手残足到处抛扔,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满地乱滚,被人随脚踢来踢去。

王风哪里看到如此惨状,看在眼里,大为不忍,心中早已是狂震不定。收回目光,看着二女道:“你们修真界人……便是如此……如此胡作非为吗?”二女见王风脸色通红,神情愤慨,向山下看了一下,心中了然。二女无言以对,看着王风,美目中满是歉疚之色。

山下那破日四剑依仗四象大阵,大开杀戒,不到片刻,身边已是伏尸累累。四人在漫天血雨狂洒之下,全身上下如同血人一般,可怖之极。

只是围攻之人毕竟人多势众,其中也不乏高手,数番急攻之下,虽然难破四剑的四象大阵,却也令破日四剑一一挂彩。

四剑中的老三高熊、老四陶狼更是在恶战之中伤及双腿,举步维艰、行动不便,四象大阵已是岌岌可危、转眼即破。

赵虎心急如焚,对方数百人攻势如潮,且悍不畏死,可见仙器之物实是难得之极,已令众人疯狂如斯。

如此下去,自己四人已是力不从心,阵破之后,只怕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当下赵虎看着绵绵不绝般地扑上来的面目狰狞、双目血红的众人,一边沉着应战,一边心念电转:“这数百人已是如痴如狂,杀不胜杀,而旁边还有数百人虎视眈眈,显而易见是想咱们两败俱伤,以收渔人之利。

哼哼!当真打的好如意算盘。既然如此,偏偏不让他们如愿。”心念至此,当下大声道:“风紧!扯呼!”四人齐齐收剑,虚晃一招,已然腾空急退。

那围攻之人见状,怔了一怔,随即争先恐后地向坡上涌去。只是那山坡甚小,众人在磕碰挤撞之下,又各自拔刀相向、互相残杀起来,一时又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比之先前对战破日四剑的惨烈,尤有过之。眼见倒地之人越来越多,而能战者越来越少,随着一声声的闷哼惨叫,山坡四周已是尸积如山,残肢遍地。

这时那先前围观的数百人再也忍不住了,纷纷跃空,望山坡上涌来。

王风在山上摇头苦叹,心下恻然。眼见此次来昆仑的近千名修真者,为了一件仙器,即将死亡殆尽。便想冲下山去,将那仙器抢到手中,然后引开众人,不再相互杀戮。正要对二女交代一声,只见山坡上的毫光又突然大放,比之初显时更为明亮。

众人面对强光不禁微眯双目,或以手遮挡。就在这时,那强光蓦地消失,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再也不见一丝一缕。

众人在骤然光亮、又骤然黑暗之间,眼睛一时无法适应,登觉眼盲,纷纷呆了一呆。在一片惊讶声中,只听有人大呼道:“不好!仙器遁走了!”

一时山坡上乱作一团,众人如无头苍蝇一般,在草地上胡乱翻拨起来。或用刀剑挖掘,或以灵识扫探,更有人飞至半空,盘旋察看。

王风见状,灵机一动,大喊道:“仙器望南方而去了!我们追!”

说着,拉起二女纤手,腾空而起,向南方疾掠而去。山下众人听到那呼声,真气雄浑,震荡在山坳之中,各自心中惊讶之极。

见山上如大鸟般地飞过三人,向南方掠去,哪还多想,纷纷驾器升空,尾随其后。其中百余人见状,虽略带疑惑,犹豫一下,也跟随前去。眨眼之间,整座万春坳已无一个站立之人。

月光之下,一片冷清。阵阵山风中时不时地传来躺在尸堆中伤者的痛苦声,和各种鸟虫的鸣叫声,让山坳更添几分凄凉。

这时,山顶上又扑下几道身影,急速来到万春坳中,停落在山坡上,正是王风在山林中发现的几个密议之人——偷天门人。

只听其中一人道:“人界昆仑金顶之下万春坳中发现有灵器一说,自我们几人得知以后,便撕开通道、马不停蹄地赶来此地。谁想到竟然会是仙器!难怪此次高手云集。早知此物难得,当初便应做一个顺水人情,请成上仙前来,取得此仙器。成上仙得到此物后,心下高兴,随手赠与我等几件灵器也未可知哩。

哪像现在这般,难免有一番恶斗不说,此物现已不见踪影,只怕再也难寻!”言中之意,甚为懊恼。

另一人接口道:“刘大哥此言甚是。想当年武祖亲书《九义解》也是现于昆仑金顶,被那邪金门人得知后,来人界昆仑强行索要,大开杀戒。

可笑那邪金门人不自量力,非但没有如愿以偿,反而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此次虽说得到执法使的首肯,只要我等行事低调、小心谨慎,自是不会重蹈邪金门的复辙。只是那仙器眼下已无半点踪影,这……这可如何是好?”

其中一人听到二人之言后,抚掌笑道:“刘大哥、杨四弟话虽不错。只是何必气馁?要知仙器在我修真界中极是罕见,寻常宗门只要有那么一、二件,便足以称霸修真界。

灵器虽好,哪是仙器可比?实不相瞒,兄弟我得知此物是仙器而非灵器时,心中欣喜若狂,总算这次不虚此行。

至于成上仙,想必他老人家也已知晓此事,却不知为何不见他到来?也许是他老人家道行高绝,不屑此物吧。如同方才杨四弟所言,行事低调谨慎,一向是我门的处事风格。他们争抢越凶,动静闹得越大,我等机会便越发多了起来。

只要得知那仙器落入何人之手,说不得最终也是我门囊中之物。强盗遇到贼,任他修为高深,也是无可奈何。嘿嘿,这样才不负咱们‘偷天’二字之精义啊!”

众人闻言,捧腹大笑,齐声道:“孙二哥言之有理!不愧是我门中足智多谋的军师。”那孙二哥团团作揖,笑道:“过奖!过奖!正所谓‘上兵伐谋,下兵伐力’,动刀动枪,匹夫之勇。

先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咱们黄雀在后,不必血战厮杀,得此仙器也如探囊取物一般,实是易如反掌耳!”众人笑谈了一阵,又商议良久,这才齐齐升空而去。万春坳又再次沉寂下来。

王风携着二女向南急飞,疾如闪电,比之来昆仑之时,快了何止十数倍。二女早已施展道术挡住急剧气流,心中惊喜交加。想不到王风不需道术,单凭武功修为便能随意地朝发北漠,夕至南疆。

身有如此神通之人,竟会是自己姐妹的同伴,芳心当然欢喜之极。急速之下,地上景物已不可辨,遥望星辰,只知向南而行。红云问道:“云哥哥当真看到那仙器向南而遁吗?却又为何招呼那么多人前来?”

王风笑道:“恰恰相反,仙器形踪,难逃我法眼!我之所以假言招呼众人前来,便是不忍见他们为了区区一件仙器而互相残杀。

唯一的办法,便是将他们引开,我自己取而藏之。眼下已将众人甩开,我等立马回转,再上万春坳!”

说着,身形倒扭,转而向东急掠,行了不久,又向西北疾飞。远远地绕了一个大圈子,早已不见尾随的众人身影。

待到王风三人回至万春坳时,天将破晓。三人停下来身,立在一高地之上。青霞问王风道:“仙器已无影无踪。云哥哥何以如此确定还在万春坳中?”王风笑道:“怎么?青霞妹妹认为哥哥打诳语?”

青霞闻言,嫣然一笑,道:“云哥哥之能,青霞佩服之至。哪还敢怀疑云哥哥之言。只不过夜间见哥哥立于山门平地上,将万春坳中物事看得一清二楚,青霞心中略有疑惑而已。还望云哥哥明示。”

王风道:“那不过是‘极渊重瞳’罢!”二女闻所未闻,当下齐声问道:“什么‘极渊重瞳’?”

王风无奈,遂将“极渊重瞳”之功法效用略略说了一遍,二女惊奇之极,思索一下,随即各自脸色绯红,低头不语。王风见状,问道:“你们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见二女越发难堪,王风大是不解。

王风还认为二女神情异常,是另有他意,遂笑道:“你们放心,仙器虽好,我也弃如敝屣。我所在意的,不过是通灵丹而已。”

红云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你……我们……唉,算了,不跟你说了。”王风仰天一笑,道:“我这就将那仙器找出来吧!免得你们多心。”说完,也不理会二女欲言又止的样子,默运“极渊重瞳”四下察看。

眼力穿过地下数丈,层层扫视之下,只见在地底两块大石之间,一物闪闪发光。

王风遂又向前后左右再次细探了一番,见无异状,心知那发光之物定是仙器无疑。

认准方位之后,收回功力,向左前方行出数十步,一站转身对二女说道:“仙器就在此处三丈余深的地下,至于如何挖掘出来,那就有劳俩位妹妹了。”

二女闻言,相视一眼,急步来到王风身边,青霞道:“如此,我们姐妹就献丑了。”

说罢,二女齐声娇喝,拔剑祭出。只见两柄飞剑如蛟龙般自半空向下急刺。二女不停地结着各种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那两柄飞剑上下飞舞,急剧翻腾。一时之间,泥土飞溅,草石乱滚。

不到一柱香功夫,草地上已经挖出了一个径长六尺、深约三丈的大洞来。二女听到剑石碰撞之声,怕伤了飞剑,遂慢了下来。

又过了片刻,只见大洞中缓缓飘溢出缕缕青气,二女见状,齐声道:“仙器现形了!”红云解下缠在腰间的丝带,打入数道手印,遂娇咤一声道:“去!”只见那丝带“咻”的一声,如大蛇般地钻进洞中。

片刻之间,已裹着一物钻了出来。三人惊异之极,想不到取拿此件仙器如此容易。

二女小心地慢慢解开丝带,露出一物来。只见那物长近三尺,宽约六寸,通体碧绿,形如弯月。其时东方已然发白,天色微亮,头顶上空时有飞鸟掠过。那碧绿弯月表面青光流溢,灵气缠绕。

碧光一闪一烁之间,如同活物般之一呼一吸,似是在昏睡,又似是在休息。二女异口同声地叫道:“碧月弯刀!”

演武问道

演武问道

作者:烟锁池塘柳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他,命带为九,至阳至阴。灵脉绝佳却倍受侮辱,皆因寿元严重不足二十年。却天降长生秘法,看他自此无敌破命,踏烂修魔第七重境界!炼药画符,顺昌逆亡!一段撼天动地的热血修魔传此间主人姓王,名苍,字劲松。因精通医理,用药如神,方圆数百里人受其恩惠极多。每遇贫困之人医病,往往分文不取,反而慷慨解囊。时人称之为“药师”或“王大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