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收徒受书

时间:2021-07-22 20:40:06来源:鸾尘网

项问天见状拉着王风双手,笑道:“少侠休要惊慌失措!怪只怪老夫预先未向少侠言明,还望少侠恕老夫莽撞。”说起这里,矛头那小孩道:“这是老夫之孙,名叫项坤,去年八岁。老夫说到这里,指向那小孩道:“这是老夫之孙,名叫项坤,今年八岁。老夫观他骨骼清奇,聪明伶俐,心中实是疼爱万分,亦不愿于武学一途耽误他,所以未经少侠应允,在今日拜少侠为师。还望少侠看在老夫薄面上,免为其难,收下小孙!”说完,躬身一揖。。

>>>《演武问道》章节目录<<<

第15章 收徒受书小说

项问天上前拉着王风双手,笑道:“少侠休要惊慌!怪只怪老夫事先未向少侠明言,还望少侠恕老夫鲁莽。”

说到这里,指向那小孩道:“这是老夫之孙,名叫项坤,今年八岁。老夫观他骨骼清奇,聪明伶俐,心中实是疼爱万分,亦不愿于武学一途耽误他,所以未经少侠应允,在今日拜少侠为师。还望少侠看在老夫薄面上,免为其难,收下小孙!”说完,躬身一揖。

王风见状,真元涌动,略运真气,意念到处,一股柔和之力将项问天祖孙三人托住,不让他们行礼。

三人除了那小孩子项坤外,父子二人身处异状,惊奇之余,倍感佩服。只听王苍在一旁道:“犬子才疏学浅,年幼无知,如何能为人师表?项叔切莫开此玩笑!”

王风也道:“项爷爷家学渊博,加上项弟弟天姿聪颖,何愁不大有作为?小子一介武夫,于人情世事还未练达洞明,且目下小子另有要事,实是分身乏术。如此一来,只怕误人子弟,有负项爷爷所托。”说到这里,顿了一顿,道:“还望项爷爷体谅小子,另择良师才是!”

项问天呵呵一笑,道:“老夫家学,‘渊博’二字,却也谈不上。与少侠相比,不值分文。我与少侠虽相识不久,但一见如故。深感少侠为人仁善,豪气干云,大有侠者风范。如此良师,万金难求。至于少侠身有要事,那也决不敢耽误少侠日程。只盼少侠于闲暇之时,指点一二。

若小孙可教,便教之;如若小孙真是朽木难雕,便不教。如此少侠意下如何?”说完,看着王风,眼中满是乞盼之色。

王风心中左右为难,目光四顾。只见爹娘看到项问天大把年纪,向自己低三下四地恳请,脸露不忍之色;小雨心软,瞧着王风,只盼弟弟能应允;小虎夫妇早已站在项问天身后,向他连使眼色,要他答应下来。

王风心中一动,看那小孩项坤。只见项坤虽只比自己小了岁许,却远远没有自己身材高大。生得五官清秀,一脸稚气,一双大眼忽闪忽闪地瞧着自己,露出又是好奇,又是敬仰的神色。

王风向体内神龙灵识传音道:“喂!死了没有?回个话!”神龙道:“大人有何贵干?扰人清梦,好生无礼!”

王风道:“哪来这么多的废话?帮我看看,眼前这小孩心术如何?”神龙道:“大人此言差矣!实不相瞒,此事前因后果,我已知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这孩子年龄尚小,心术正与不正,在于教授之法。

大人岂不闻人界昔日有‘过庭之教’、‘孟母三迁’之典故。所以,徒弟成材与否,不在他人,而在于其师呀!”

王风听到神龙此言,心道:“这神龙平日油腔滑调、无赖之极。哪知今日一番言语,却大有道理。”心下暗暗称叹。

众人见王风久久不语,脸色变幻不定,都暗自纳闷,不知其故。项问天一家三口,更是心中忐忑。

王风转面对项问天拱了拱手,开口道:“承蒙不弃,收令孙为徒,实是小子之幸。日后有教不得当之处,望项爷爷海涵!”

项问天笑逐颜开,连称不敢。一旁众人也是个个面露喜色。当下项坤正式行了拜师大礼。项问天对项坤喝道:“你与你师傅虽然年龄相当,但一日为师,终生为师。凡事听从师傅之言,多行仁侠,以德为本。若是依仗武功为非作歹,不要说你师尊清理门户,便是我与你父得知,也定不饶你!”

项坤低下头,嘟着小嘴道:“知道了。”众人一齐笑了起来。项问天大声道:“来人!摆酒设宴!”

酒宴过后,已过晌午。众人各自休息片刻,随后坐下喝茶闲谈。眼见时候不早,王苍一家与小虎夫妇便起身告辞。项问天一家苦留不住。

临行时,项问天独自叫住王风,带他来到后书房。王风心下纳闷,却也没多问。

只见项问天从书柜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物来,双手呈到王风面前。王风见那物黄绸包裹,里面不知是何物事。当下开口问道:“项爷爷这是何意?”

项问天先请王风坐下,然后将那黄绸慢慢解开,只见里面整齐地叠着四卷简书,颜色微黄,古朴典雅,显是年代久远。

项问天神情肃穆,看着王风,缓缓开口道:“三十年前,我那时正值年青,仗着祖传武艺,一马一剑,行走江湖。一日来到胶东,见有一伙强人围攻数辆马车,欲行劫掠。

我在一旁冷眼观之,从双方言语中得知,那被围攻之人是胶东王刘快的清客章籍及其家眷一行。

要知我对官宦之人素无好感,当下只是袖手旁观。只见那伙强人将章籍一家洗劫一空,其中几名强人兴犹未尽,竟然将章籍家中的几名女眷拖入林中,欲行非礼。那章籍家中的数名仆人上前拦阻,被几名强人手起刀落,立时身首异处。

我见到这伙强人行事毒辣,太是过份,已是忍无可忍,只得出手制止。当日一场恶战,虽将那伙强人打跑,杀了几人,而我也是身负重伤。那章籍在感激之下,将我抬上马车,一路寻医疗伤。待到回了长安,我身上伤势也已好了七七八八。

一路得知,那章籍看不惯官场黑暗,也是一个愤世疾俗之人,以至辞职回家。临别之际,送我几卷简书,便是眼前之物。”

见王风静听无语,项问天微微一笑,开口道:“听那章籍言道,这几卷简书也是当年因机缘巧合,从他处所得。简书中记载有兵法武功,大是奇妙。

我的天罡拳法和地煞斧法正是自书中习得。只是与少侠所学相比,不值一提。”

略一沉吟,道:“这其中四卷,所记载的是奇谋密计、行军布阵之法。今日得受少侠之恩,且老夫留之无用,便将此书赠与少侠。少侠年少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只盼此书在少侠手中大放异彩,发扬光大,当不负著此书者之心也。”

王风哪里肯受,再三推阻。

项问天怒道:“少侠何做此儿女之态!要知大丈夫当仁不让,行事果断,才是男儿本色。少侠若再要推阻,便是瞧不起老夫,也瞧不起著此书的前辈圣贤!”

王风心中一凛,当下躬身一礼,双手接过,郑重地平端在怀中。项问天见状,已是捋须而笑。

待至回到酒楼,王苍一行众人早在楼上闲谈。见王风回来,询问了几句。姐弟二人跟随小虎夫妇来到房中,喝茶聊天。谈了一会儿,四人将简书打开,围在桌旁边看边议。小虎看了几眼,皱眉道:“这上面写着什么?我怎么看不明白?”

王风见四卷简书上一色的黑体小篆,开头分别写着“太公阴符”、“孙武兵法”,各分上下卷。其中文词深奥,意理精妙,对于武学也有相通之处。

王风看了数眼,已是心花怒放,大是畅怀。小雨小妹峨眉微皱,一面看,一面思索。小虎早已跑了出去忙别的了。

到了傍晚,项问天带着项坤来到酒楼,请王苍一家吃晚饭。

王苍道:“项叔好意在下心领了。韩成兄弟已将马车备好,在下今天就要回去了。改日再来叨扰。”

项问天道:“明日再走何妨?为何这般急切?”王苍道:“村中还有几个病人需要医治。如今药材均已采办妥当,只得立时动身。请项叔见谅!”

项问天无奈,只得点头答应。一旁王风道:“这样吧,项坤我今日也带走,稍迟连夜动身,只要项爷爷放心才是。”

项问天闻言大喜,当下笑道:“如此甚好。有少侠一路教,哪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这就回去准备一下。”说完,带着项坤,匆忙离去。

依旧是王苍夫妇先行,姐弟二人迟些回去。小虎派了十余名弟子跟随马车沿路护送,百花帮主夏候无双生死不明,全帮上下已如无头苍蝇,王苍夫妇一路上当无大碍。

晚饭过后,小雨小妹来到房中,见王风小虎二人正在谈话。小虎对王风暗使眼色,王风心中已然明了。

当下对小雨道:“我有要事和小虎哥哥出去一下。姐姐在这里等我俩回来,然后动身回家。”小雨小妹二人哪里肯依,也吵着要去。小虎道:“非是我们不让你俩去,实是帮中有要事处理。”

小妹道:“有何要事?”小虎无奈,沉默片刻,森然道:“杀人!”二女闻言,大惊失色。小虎王风转身而行,小虎又开口道:“你们要来便来,不来就算了。”二女相视一眼,摇了摇头。

二人下楼出门,来到大街,向南而行。走了约莫数百步,到了一处大屋。小虎对王风笑道:“卷云弟弟,这里便是我长乐帮总堂所在。请!”

王风踏步上阶,大门前俩名帮众见状连忙推开大门,请王风小虎二人进入。王风一进大门,登时眼前一亮。只见一间大厅之中,黑压压地站满了人。四周厅壁之上插着二十多枝火把,卟卟燃烧,照得整间大厅明如白昼。

大厅上位正中放着一张大椅,小虎拉着王风来到椅前,将王风按坐在大椅上,随后又招了招手。一名弟子又搬来一张椅子放在王风右面,小虎一屁股也坐了下来。

小虎双手虚按了几下,大厅中人影晃动,百余名帮众齐齐分站两旁,肃然静立,一时之间大厅安静下来。王风小虎坐在正台之上,沉默无语。台下两边各放二把小椅,分别也坐着四人。

这四人分别是传功、执法二位堂主和内、外二位管事。只见其中一人站起来,朗声道:“各位兄弟,本帮今晚召开堂会,只为帮中出了一个内奸。本人忝为执法堂主,竟然还未查觉,实是惭愧。

所幸帮主英明,已擒下内贼。如今听凭帮主发落。”只听厅中已然沸腾,群情激愤,各自高声叫道:“此人是谁?”“把他揪出来,碎尸万断!”“难怪本帮屡吃大亏,原来是内鬼所为!”“可怜帮中死伤的兄弟!”……

小虎这时站起身来,大声道:“各位兄弟稍安勿躁!眼下内奸已经擒住,稍后再作严惩!先来为兄弟们介绍一位少年英雄,本帮的大恩人,我韩小虎的好弟弟,王风,王卷云少侠!”一时之间,大厅中各种惊呼声、赞叹声此起彼伏——“原来昨日东城重伤百花帮陈长老的那个小孩子就是他!”

“幸亏这位小英雄及时出手,否则咱们长乐帮吃大亏了!”“听说那陈长老在这小孩子手下未曾走过几招!”“什么几招?据我亲眼所见,不到半招而已!”……

小虎见状,也是开怀之极。当下双手虚按几下,大厅之中渐渐安静下来。

小虎看了一眼身旁有些拘泥的王风,随后目光四顾,朗声道:“诸位兄弟,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可知前日在长安城中兴风作浪、无恶不作,以致城中百姓人心惶惶、提心掉胆的采.花淫贼是谁?就是那百花帮主夏候无双!”

大厅之中再次沸腾起来。小虎只得连打手式,让众人逐渐静了下来。又道:“眼下那百花帮主已被我弟重创致残,生死不明。

加上潜伏本帮多年的内奸已被擒住,实是可喜可贺!从此长安城方圆数千里,以我长乐帮执掌牛耳!所谓饮水思源,不可忘本。

受人点滴,当报之涌泉,方不负大丈夫本色。各位兄弟,你们说是也不是?”厅中百余人齐声答道:“是!”声震屋顶,上面灰尘嗽嗽落下。

小虎又大声道:“现在我宣告几项条令。一,从今日起,本帮再设一位帮主,就是我弟王风王卷云!”不理王风的惊诧推辞和众人的讶然之色,接着道:“以后我弟之言,便如我之言;我弟之令,便是帮主之令。

不听我弟之言令者,按帮规严惩!二,立即接管百花帮所经营的各行生意,并让传功卫堂主随沈、杨二位总管同行,百花帮中有不服者,打到他服为止。

若有其他帮派想染指,就说是长乐帮向百花帮讨还旧债,谅他们也不敢浑水摸鱼!执法童堂主全程监察。”椅子上四人一一躬身答应。小虎又道:“三,接管之后,立刻招兵买马,卫堂主须强加教习新弟子。届时本人和我弟也会亲自指点一二。本帮弟子个个武艺超群,威震四海,那也是指日可待!”

只见阶下众人个个脸皮发红,眼中放光,显是激动欣喜之极。

小虎向那执法堂主一使眼色,随即缓缓坐了下来。只见童堂主沉声喝道:“将内奸郑二狗带上来!”一时大厅寂静无声,人人屏息注目,翘首以待。

只见一人五花大绑地被俩名帮众押了上来。那人披头散发,衣衫褛褴。押至小虎近前,那童堂主喝道:“抬起头来!”

那人缓缓抬头,只见那人脸色苍白,颊上带有淤青伤痕,嘴角留有未干的血沫。目光露出又是羞愧,又是惧怕之色。

小虎缓缓地站了起来,盯着郑二狗看了半晌,然后背负两手,一边在台上来回慢慢踱步,一边开口道:“本帮自创开以来,时虽不长,至今已有近十载了。帮中兄弟不乏吃喝嫖赌、杀人放火之人,却也凭着信用无双、义字当头来为人行事,绝非那些见利忘义、暗害同门之徒可比!”

郑二狗听到这里,慢慢地低下了头。小虎接着道:“得知你二狗兄弟是百花帮潜伏在本帮之中的内奸时,本人心中是既痛且恨。痛惜的是二狗兄弟平时处事精明强干、思虑周详,实是本帮不可多得的人才,哪里想到竟会是内奸!”

说到这里,语气变得凌厉,怒道:“愤恨的是,因你这个内奸,导致本帮屡遭对手暗算,多名兄弟或重伤,或丧命。若非本帮兄弟上下一心,悍不畏死,加上有贵人相助,早就尽毁你手!可见本帮平时多行仁义,济助孤寡,自然积有阴德,冥冥中当有天佑。天意如此,岂是你们这帮不择手段、阴险毒辣之徒所能加害的!”

郑二狗抬起头来,颤声道:“帮主,别说了。二狗现在是追悔莫及!请帮主按帮规剖腹剜心,以示严惩。只求帮主放过二狗家中父母妻儿,如此二狗虽死无恨!”

小虎冷笑道:“你也有父母妻儿,那因你之故,本帮死伤的兄弟何偿没有父母妻儿?虽说你的所作所为也是受那百花帮威逼利诱之下而为之,但你想过没有,那百花帮为何没有挟迫他人,却偏偏选上你?还不是见你私心大炽,贪念难平!放心,你的家人本帮会照顾周到,相信本帮兄弟也知一人作事一人当之理,纵是与你仇深似海,也断然不会拿你家人泄愤。”

郑二狗听到这里,跪在地上,砰砰地磕了几个响头,泣声道:“多谢帮主!多谢各位兄弟!”

小虎叹了口气,道:“如此,你安心上路吧。”童堂主喝道:“来人,行大法!”只见一名弟子双手捧着一个托盘走上前来,将那托盘轻轻地放在郑二狗面前地上。

托盘中整齐地放着几把尖刀,大小不一。火光之下,那几把尖刀寒光闪闪,显是锋利之极。

童堂主森然道:“择刀自栽!”郑二狗此时神情却极是平静,拿起盘中一把最大的尖刀,缓缓站了起来,原地转了一转,向众人一一颔首微笑。

随后将尖刀咬在口中,两手撕开上衣,露出胸膛。再将尖刀自口中取下,双手握柄,刀尖对准胸口。众人见状,一时表情各异,漠然、惊诧、愤怒、鄙视、怜悯等等形形色色,挂在脸上。

郑二狗淡然一笑,闭上双目,两手紧握短刀,猛地向胸口刺去。

只听“嗤”的一声,郑二狗双手一麻,尖刀“当”的掉在地上。众人大惊之下,只见郑二狗睁开双目,一脸茫然。小虎对王风笑道:“弟弟为何救下此人?”

演武问道

演武问道

作者:烟锁池塘柳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他,命带为九,至阳至阴。灵脉绝佳却倍受侮辱,皆因寿元严重不足二十年。却天降长生秘法,看他自此无敌破命,踏烂修魔第七重境界!炼药画符,顺昌逆亡!一段撼天动地的热血修魔传此间主人姓王,名苍,字劲松。因精通医理,用药如神,方圆数百里人受其恩惠极多。每遇贫困之人医病,往往分文不取,反而慷慨解囊。时人称之为“药师”或“王大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