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凶手是谁

时间:2021-07-22 18:09:43来源:鸾尘网

不一会,小海子领着人走了进去,领头的女子约三十几岁,脸上浓妆艳抹,一袭艳红薄衫,艳色的抹胸半露,架式与霸气十足十足,丹凤眼中眸光圆滑世故深邃、难以捉摸。进屋第几眼,她瞧进门第一眼,她瞧了瞧那地上的尸体,脸上微微讶异。。

>>>《皇家女法医》章节目录<<<

第25章 凶手是谁小说

不一会,小海子领着人走了进来,为首的女子约四十几岁,脸上浓妆艳抹,一袭艳红薄衫,艳色的抹胸半露,架式与霸气十足,丹凤眼中眸光世故深沉、难以捉摸。

进门第一眼,她瞧了瞧那地上的尸体,脸上微微讶异。

跟在她身后的是店小二,睡眼惺忪店小二瞧见尸体时,鼻子不自觉的嗅了嗅,眉头皱了一下。

店小二旁边是名肥头大耳的胖和尚,和尚一身邋遢,粗布蓝衫上有着油渍,手却十分的干净,指甲修剪的平滑。他目光坚毅而内敛,踏步稳平而有力。

看见尸体时,胖和尚眼睛瞪了瞪,似乎不相信地上的尸体会是这个样子。

紧接着进来的是南蜀部落的圣女和护法、柳金玉。先前坐在窗边的男女也走了进来,两人第一眼落在了东方康身上,便立即移开目光落在尸体上。男人一手僵着,看来是被伤到手臂那位。他看着尸体时,目光游移不定。

双胞胎男女走进来第一眼看的也是东方康,紧接着才看向尸体。双胞胎男脸色有些惨白,嘴唇紧抿着,上身没有多大的动作,可以看出他在忍受着身上的伤痛,伤到肩胛骨的滋味应该不好受。

看着尸体的同时,他眼睛睁的很大,露出眼白许多。

而双胞胎女看见尸体时,嘴角微微上扬。

独臂中年男人进屋后,瞥了东方康一眼,眼底浮现厌恶的神色,再看着尸体时,倒多了一种释然。

苏葭儿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艳红薄衫女子应该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肥和尚是厨师,所以衣衫上才沾着油渍,由于切菜的缘故,手一直都保持的很干净。

南蜀部落的圣女和护法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眼神还有些迷蒙。

柳金玉隔着黑纱,还在微微打哈欠。

剩下那些个江湖中人,精神倒是好的很。而且他们进屋第一眼看的不是尸体,而是东方康,这是为何?

虽说天狮堡在武林中有一定的地位,但是从东方康进客栈以来,这些人并没跟他有任何交流,反倒因为他的到来气氛变得紧张。

一看这些人当中还缺少了跟双胞胎男女一起的老者和祁夙慕。

苏葭儿正要问在一旁干呕的小海子,那艳红薄衫的女子掏出绣帕,就喊道,“我滴那个冤家哦!是那个小兔崽子在我这里杀人!”

即使猜出了女子的身份,苏葭儿还是问道,“你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娘?”

“对。”客栈老板娘瞬间将目光落到苏葭儿身上,她那种像是被时间沉淀了许久的淡然让她心中微微吃惊,不过是个小丫头,何来这种看透世俗的凉薄感?

“这家客栈就你们三人?”

“对,我们这是小本生意,请不起人。”客栈老板娘规规矩矩的答着。

苏葭儿又问,“除了我们今天这帮人,客栈还有其他人住着吗?”

“没有,若不是非得要落脚,谁会选我们这家黑店。”店小二笑着回答道。

客栈老板娘揪了揪他的耳朵,“你奶奶的一找到机会就损我的店。”

店小二捂着耳朵,十分窝囊的求饶着,“姑娘奶奶饶命,我错了我错了。”

北帝独孤天,黑风山教女徐玲,少林至善尊者虚灵。苏葭儿约莫猜到了这三人的身份,他们是多年前退隐武林的江湖三怪。武林盟主独孤天爱上魔教黑风山教女徐玲,为了徐玲儿放弃武林盟主,追随徐玲儿闯天下,少林至善尊者虚灵跟徐玲立下赌约,若她赢了,将一生追随她。于是,这三人行走江湖劫富济贫,被称为江湖三怪。后来,三人渐渐淡出了江湖。

多年前她曾见过年轻的独孤天被徐玲这样揪着耳朵的场景,容貌改变,气质改变,但是这个感觉和反应不会变。

徐玲揪耳朵的手势会习惯上的带上黑风山的武打手法,而孤独天会下意识的稍微后退,运劲躲开徐玲下重手,他后退的步法是当年南帝独孤天的独创步法,这是习武之人无法改变的第一反应。

也怪不得,这家店的名字会如此霸气,黑风山徐玲当年就是个横行江湖的霸气主。

所以他们三个才会有对尸体那种表情,因为都知道尸体是被化骨水腐蚀了。

“在案发之前,你们三个在哪里?”照理来说,他们不会没听见秋儿的尖叫声。

“我们在赌钱。”徐玲松开独孤天,“听见叫声了,那不是有官爷在,轮不到我们操心。”

“这可是你的客栈。”苏葭儿目光锐利。

“死了人找官府不就得了。”徐玲答。眼前这女子的目光锐利的像是一面镜子,能看透人心的镜子。

这时,还是没见祁夙慕和老者,苏葭儿从徐玲身上收回目光,问小海子道,“他们呢?”

小海子不敢再去看那血肉模糊的尸体,回道,“七爷去找那老头,那老头不在房中。”

不在房中?苏葭儿心底涌起不好的预感,目光飘向了门外,不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苏葭儿盘问了所有人,所有人的答案都是在睡觉。苏葭儿也不戳穿男女和双胞胎男女的谎言,而这四人的嫌疑也排除了。

一番排除下来,嫌疑最大的便是没有人证的老者,断臂男人,东方康,失踪的祁景珞。

徐玲说没有其他入住者,死者除了东方婷婷不可能是其他人,难不成凶手是故意用这样的手法去混绕视听?

东方康鞋上的泥土说明他在浇上化骨水的时间内,并不在这附近,可以排除掉他是浇上化骨水之人。

苏葭儿又走到床榻边,仔细勘察了一下床榻,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不对,东方婷婷的包袱呢?如果说有修剪指甲的东西,那么一定在包袱里。

她方才看过屋内,并没有发现包袱,也就是说凶手极有可能带走了包袱,凶手为何要带走包袱?

现在再仔细一想,就算天狮堡跟武林有关系,东方婷婷一介女子如何能得到三十年前就消失的化骨水。

化骨水是当年毒神天甫炼制出来的,因为被武林正派认为太过阴毒,毒神一家被武林正派剿灭,配方也因毒神的死失传在武林中,剩下的只有当初毒神炼制好的化骨水。

东方康的怒吼打断了苏葭儿的沉思,“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苏葭儿回过神问道,“哦?是谁?”

皇家女法医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