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疑云重重

时间:2021-07-22 18:09:39来源:鸾尘网

望着尸体的腐蚀慢慢的消缓下去,苏葭儿对祁凤曦地说,“能劳烦十九爷去找一下我的助手苏小奕?”祁凤曦迅速应道,“好。”苏葭儿楞了楞,一是,她非经沉思一下子扼要的叫祁凤苏葭儿楞了楞,一是,她未经思索一下子简略的叫祁凤曦十九爷;二是,祁凤曦堂堂一个王爷竟然毫不考虑的任她差遣。。

>>>《皇家女法医》章节目录<<<

第20章 疑云重重小说

看着尸体的腐蚀慢慢消缓下来,苏葭儿对祁凤曦说道,“能劳烦十九爷去找一下我的助手苏小奕?”

祁凤曦很快应道,“好。”

苏葭儿楞了楞,一是,她未经思索一下子简略的叫祁凤曦十九爷;二是,祁凤曦堂堂一个王爷竟然毫不考虑的任她差遣。

反应过来后,她又说道,“让他带上工具。”

“只要说带上工具就行了?”祁凤曦问道。

“对,他知道要带上什么。”

祁凤曦转身走出门,走到门口时,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在对着尸体沉思的苏葭儿。

她认真的模样,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灵动。

他嘴角勾起温柔的笑,他竟然愿意给她使唤,她估计是大晋国第一个胆敢说劳烦他的人。

不过,这种感觉并不坏。

想罢,他收回目光朝着前头走去。

苏葭儿打量了一下床榻,大红罗裙被扔在地上,看起来像是被人扯下,床柱上系着一条红色绸带,枕头旁边的掐丝镶嵌金花钗尖处带着血迹,凌乱的被褥,床上一块带血的水渍。

她做了个推理,凶手见色起坏心,闯入屋内将女子绑在床柱上,扯下她的衣服,对她施暴,女子挣扎出一只手,拔下掐丝镶嵌金花钗将凶手刺伤。可凶手依旧没有放手,仍旧继续施暴。那么凶手应该是一手捂住女子的嘴巴,如果女子是因为窒息而死,那她脸上的印痕就能指正谁是凶手。

所以凶手用化骨水想要将尸体毁尸灭迹?

化骨水是江湖中物,加之床上的欢爱痕迹,凶手是女人已经排除,凶手是士兵也排除,那就剩下那些个江湖人物。

不,不对!

苏葭儿微微摇头,看起来很连贯,可有些地方还是说不通。按照这化骨水的腐蚀程度,证明凶手离开还不到一刻钟。

可榻上那水渍和血迹干涸情况至少是半个时辰前留下的,难不成凶手是在屋里等到一刻钟前才打算毁尸灭迹?

她环顾屋内一圈,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瞧见门口的丫环,她走到那丫环面前,丫环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她声音放柔了一些,“别害怕,我是验尸官,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丫环颤抖着声音,结结巴巴,“小姐姐……每每次……沐浴……都都要一个……个时辰,又又……不喜欢……人人打扰,所以……所以我先先……回房间……”

见丫环已经说不下去,苏葭儿接过话,“所以一个时辰后,你来敲门,发现门没关,你推门走了进来,发现了尸体,然后大叫。”

丫环猛地点点头。

苏葭儿微微蹙眉,按照丫环的说法,是什么原因让凶手要等这么久才打算毁尸灭迹?

假设她是凶手,那只有一种可能,凶手是一时冲动犯案,犯案后对着尸体不知道怎么办,踌躇了许久,才打算毁尸灭迹。

这样问题又来了,凶手究竟是想隐瞒手印毁尸灭?还是打算真的毁尸灭迹?

看似都是毁尸灭迹,其实大不相同,推理出来的凶手心态和特征也不相同。

为了掩盖证据毁尸灭迹,说明凶手是惯犯,但是中间隔开这么多时间不下手,这点解释不通,就像是刻意等到丫环来发现尸体。

冲动犯案,纠结许久才打算毁尸灭迹,那凶手一定是处于惊慌的情绪中毁尸灭迹,化骨水一定会溅到旁边。但是化骨水完完全全只浇在身体上,说明这个人当时十分的冷静。

许是听见了丫环的尖叫声,身着碧色绫罗绸缎长衫的男人焦急的朝房间走过来,瞧见苏葭儿,他不悦的皱了皱眉,目光移到丫环身上,“怎么回事!”

丫环一见来人,扑腾的跪了下来,猛地叩头,“老爷,小姐她……”

男人嗅到一股血腥和腐朽的味道,他转头看向床榻那边,望见那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神情略变,像是刻意营造出来的伤心欲绝,他顿时呢喃道,“不可能,那一定不是我的婷儿。”

苏葭儿仔细看着男人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男人的伤心都是假装的。

怒意,她在男人眼中看到了一丝隐藏的怒意。

她问男人,“你是死者什么人?”

男人悲伤的完全没有了刚刚那股气势,低喃着,“我是她爹,我的婷儿,我的婷儿怎么会这样!是谁,是谁做的!”

死了女儿,不感到悲伤,甚至没有上前去看女儿的遗体,更不去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女儿。即使是关系再不好的父女也做不出这样的事,这男人有问题。

苏葭儿打算等祁凤曦和苏小奕过来再去勘察尸体,毕竟她没有任何的官职在身,不能强行去勘察尸体。

只不过……

苏葭儿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怀疑,她从上到下打量了男人一眼,目光落在了他脚上的泥土上,客栈内并没有黄色的泥土。

这时,祁凤曦和苏小奕来了,他们身后还跟着关霖和三名士兵。

苏小奕见到苏葭儿,立即小跑到她跟前,“公子,工具已经带齐。”

苏葭儿点点头。

身着碧色绫罗绸缎长衫的男人回过神,警惕的看着苏葭儿他们,“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祁凤曦看了一眼关霖,关霖掏出令牌,“官家办案。”

男人看见令牌,连忙跪下,“官老爷,你可要为草民做主。”

关霖从来不吃文绉绉这套,“起来。”

祁凤曦走到苏葭儿旁边,冲她温柔一笑,眼似弯月撩.人,“苏小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男人起身不解的看着苏葭儿,关霖说道,“看什么看,这是负责此案的苏小公子。”

男人这才移开目光。

苏葭儿说道,“让士兵把这家黑店围起来,不能让任何人进出,把所有的人召集到这里。”

男人插嘴道,“难道凶手不可能是士兵?或者是混迹在士兵当中。”

苏葭儿撇男人一眼,淡淡说道,“没有可能。”青龙军营的每个士兵身上都会有一块檀木军牌,这种檀木用赤汶花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取出来后刻成军牌,军牌散发出来的香味会吸引黑姝蝴蝶。当年那个人为了让士兵忠于他,训练出黑姝蝴蝶追中军牌,谁敢擅自离开范围内,黑姝蝴蝶就会去追踪。所以领兵者只要带着黑姝蝴蝶,士兵一旦离开,马上就被发现。那时,士兵时常说,只要入了青龙军营,到死只能是青龙军营的人。

再者,士兵如果有异常,关霖应该去解决士兵的事,不会出现在这里。

皇家女法医

皇家女法医

作者:乔妹类型:都市修真状态:连载中

她,不老东西,手中一把剖尸刀,拆解分析开种种谜团。他,现今王爷,翻手为云覆手雨,理智布下步步棋。两块断玉,将毫不不相干的两个人推到一起。她寡情弃爱,一门心思只想找寻自己生这是一处险峻的山峡石路,两旁高耸的悬崖间一条小溪淌过,小溪旁石子铺成的小路。。……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