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被逼无奈

时间:2021-01-14 16:08:21来源:鸾尘网

就算她明面上似是跟了蒋李晋,可在别人眼里她是抱了蒋李晋的大腿,并且还卑鄙的让蒋李晋出了低价拍她。曾经的里风光无尽的代大小姐居然像个戏子一样拍卖会自己,怎么想都让人昔日里风光无限的代大小姐竟然像个戏子一样拍卖自己,怎么想都让人激动,这或许是A市商业圈里本年度最有料的看点,她都能想像出各位看观的神情。。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30章 被逼无奈小说

哪怕她明面上似是跟了蒋李晋,可在别人眼里她就是抱了蒋李晋的大腿,而且还无耻的让蒋李晋出了高价拍她。

昔日里风光无限的代大小姐竟然像个戏子一样拍卖自己,怎么想都让人激动,这或许是A市商业圈里本年度最有料的看点,她都能想像出各位看观的神情。

代砚悬苦笑一声,抬手摸了把脸。

转眸间心里就做了决定,还是先回去看看再说,也不知道公司怎么样了。

终于走出蒋李晋的地盘儿,代砚悬打了个车,去家里。

到的时候爸爸正好从公司回来,看到她时明显一愣。

“你怎么回来了?”

代砚悬拘谨的走过去,一想到爸爸之前下定决心要将她嫁给赵继系,她心里就有一个没办法解开的疙瘩,哪怕她知道爸爸也是被逼无奈。

“哦,我就是回来看看!”

“看什么?”代厉面无表情的问,甚至没有让代砚悬进家门的打算。

代砚悬愣住,失神道:“爸!”

代厉将车门关上,中年但却依旧精壮的身影走到代砚悬面前。

目光幽暗,代砚悬能看到那里面的指责。

对,是指责。

她不明白,又或者很明白。

想到公司的事情,她赶紧问:“公司……公司好起来了吗?”

代厉看着他一手养大的女儿,就算是没有宠到天上,但也疼到骨子里。

可是他的女儿竟然如此待他,当真就是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吗?哪怕是他亲生的,她也一样反过来咬他,是吗?

“怎么可能好呢?你觉得拿什么好?”

父亲的话让代砚悬猛然发觉到什么,她惊慌的迎上父亲的眼睛,期待的问:“蒋李晋他……他没有帮忙吗?”

代厉皱眉,面色一暗:“他为什么要帮?还是说他拍走了你就一定得帮忙?”想到女儿以那种让人耻笑的方式将自己卖出去,他这个当父亲的就心痛不已。

“我当时安排你嫁给赵继系,这个人虽然私生活混乱,可至少没有蒋李晋危险,小悬啊,你知道你招惹了什么样的人吗?”

代砚悬摇头,眼眶猛然就红了,声音里都是怨恨:“您明知道赵继系是怎么样的人,可您还是为了公司将我嫁给他,在您的心里,公司就这么重要是不是?”

自从知道这件事后,她就一直劝慰自己,不让自己多想,她知道父亲也是出于无奈,公司里那么多员工的生计是个很大的问题,父亲又牵扯到了资金的纠纷中,如若一个处理不当,很有可能会招上官司,所以她努力让自己站在父亲的角度去思考。

可即便如此,生为女儿,她还是觉得寒心。

代厉别开视线,目光幽深的看着被太阳照不到的角落里,所有的疼惜都深藏眼底。

他虽然生性风流,可是他最宠的女儿永远都是代砚悬,就连两个八岁的双胞胎都无法入他的眼。

如果可能,他万万不会将女儿拱手让出去。

可是……他无能为力,公司的账被赵继系钻了空子拿了证据,他只能妥协。

偌大的代氏不能就这么倒下,数多员工不能没有一个交代。

“既然……既然你跟了蒋李晋,爸也没有什么话说,只是他的为商之道你也听过,他的手段跟赵继系比起来,何其残忍,小悬啊,爸也是男人,知道他想要什么,可是一旦得手,他就会对你不管不顾,到那时,你要怎么办?”

代砚悬愣住,失神的看着父亲。

她没想到父亲会思考得这么周全,她已经不顾以后了,只觉得眼前都过不去了还想什么以后。

可是……当她听了继母的话走上拍卖台时,一切都已经由不得她了。

“所以说蒋李晋根本就没有帮忙是吗?”她不相信,那个男人明明一言九鼎,在商业圈里从不食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连合约都签了他却没有给予帮助?

为什么?

“没有!”代厉摇头:“公司现在风雨飘摇,赵继系不知什么原因暂时没有再来苦苦想逼,可却不动声色的一寸寸蚕食进来,如果再这么下去,就算爸有通天的本事,也挽回不了公司了!”

代砚悬的双腿有些发软,几乎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

她在明媚的阳光下瑟瑟发抖,小脸惨白。

蒋李晋,你是何种意思?

“姐姐!”一道声音传来,稚嫩的甜。

紧接着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代砚画兴奋的大步跑来,脚上的拖鞋因为速度快而踢飞在路上。

代砚悬赶紧半蹲下身体,将小牛一样横冲直撞的妹妹抱进怀里。

“你怎么跑出来了?哥哥呢?”将小家伙的长发拢到耳后,看着小家伙亮晶晶不谙世事的大眼睛,代砚悬心里有些难受。

代砚画抱着代砚悬的脖子,整个小身子紧紧的依偎进来代砚悬的怀里。

“哥哥在后面!”

果然很快就听到了代砚琪叫姐姐的声音。

代砚琪高兴的跑到代砚悬的身边,小手拉上她的手,双眼里都是喜悦:“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没有进去,我和小画好想你!”

代砚悬眼眶一红,摸了摸代砚琪软软的脸颊,笑道:“姐姐也想你们!”

两手一左一右的牵着弟妹,代砚悬站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这才看到站在边上的爸爸,怯怯打招呼:“爸爸!”

代厉眉心微蹙,叹口气:“进去吧,先用午饭再说!”

双胞胎好久没有见到姐姐了,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从大门到客厅,一直没有停过。

“姐姐,你去哪儿了?我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

“姐姐,我做了新的洋娃娃,你不是最喜欢嘛,我全都给你,你别走了!”

“姐姐,我新养的鱼又死了一条,你不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喂!”

“姐姐,你不给我讲故事我晚上都睡不着!”

“……”

代砚悬红着眼眶,静静的听着两个小家伙诉说着对她的思念,她何尝又不想两个小家伙呢。

客厅餐桌上午饭已经上桌,继母白沁身着洋装正坐在桌前。

一看到进来的代砚悬,她诧异的站了起来:“小悬你……你怎么回来了?”转眸又看向一同进来的代厉:“不是说今天中午不回来吗?”

代厉黑眸淡扫,白沁瑟缩着不再说话了。

佣人见代砚悬回来,便赶紧多添了一双筷子。

代厉因为公司的事情焦头烂额,所以并没有吃多少,下桌时看一眼正在给双胞胎盛汤的代砚悬。

“吃完后你来爸书房一下!”

代砚悬抬眸,知道父亲想说什么,点了点头:“嗯!”

代厉一走,白沁便没有那么拘谨了。

她笑看着代砚悬,黑眸微眨,状似关心的问:“那一天以后,你……还好吗?”

代砚悬以前没有怎么警惕继母,甚至说完全没有放在眼里,所以继母说的话她从来都没有细细去研究过,现在一听,倒是真的一语双关。

旋即一笑,不答反问:“白姨收了不少好处吧?”

白沁一愣,转而面上就慌了,她赶紧摆着脑袋,无辜道:“小悬你这是什么话?我也是关心你,再说……再说那也是你自己点头答应的,我也没有逼你啊!”

“是没有逼我!”代砚悬似笑非笑:“白姨倒是给我指了一条明路,这去向说不定白姨早就跟别人商量好了!”

白沁心里一震,眼里还是无辜。

摇头:“我知道你一定会怨我的,所以当时我还特意的提醒过你,没想到还是如此!”她难过的垂下视线,悲凉一笑:“你爸爸为了公司的事情跑断了腿,这么些年来,你几时看过他对别人低头了,那赵继系狡猾多端,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你爸爸也不会默认了让你嫁给他,我是心疼你,所以才出此下策,可是去不去都是你自己决定的。小悬啊,这人生还长着呢,我从没想过让你感激我,可是……可是你也不能说出这样让人误会的话啊,万一被你爸听到了,他肯定会生气的!”

代砚悬心里一叹,她总算明白了两面三刀这个词的用意。

低头一笑:“让白姨费心了,不过你放心,这事儿我爸不会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他!”

“什么事儿?”代砚琪喝了口汤,漆黑的眼珠子闪来闪去,似是不谙世事,可实际已经沾了世故!

“是啊什么事儿?”代砚画看一眼继母,晶亮的大眼睛又看向代砚悬。

“姐姐,你是不是……要嫁人了啊?”

代砚悬轻捏小家伙的脸颊,笑道:“没有,赶紧吃饭吧!”

坐在代砚悬右手边的代砚琪看向继母,沉思几秒后垂下视线。

白沁见此,怕两个小鬼漏了风声,她刚刚也真是的,怎么就当着两个孩子的面说漏了嘴呢。

“小琪小画,你们姐姐现在不会嫁人哦,她为了公司可是做了很大的付出呢,不过在爸爸面前还是少提起姐姐的好,不然爸爸心里会烦躁的!”

代砚悬没有出声,以后她肯定没办法经常待在家里,而两个孩子还得仰仗白沁看着,她不能让白沁起什么疑心,所以得让她乖乖的安稳的照顾父亲和双胞胎。

“白姨说得很对,小琪小画,现在爸爸每天都很忙,你们尽量不要去烦他,有什么事情要跟白姨讲,你们明白吗?”

代砚琪怎么说都是个男孩子,又很聪明,所以一点就透。

他给白沁夹了一筷子鱼肉,笑道:“那以后就麻烦白姨了,我跟小画还小,白姨可不要烦我们!”

白沁心里一喜,眉开眼笑:“你们都是白姨的孩子,白姨疼都来不急呢,怎么还会烦呢!”

代砚悬跟代砚琪对视,大的担忧小的风轻云淡,只有代砚画稍微迟钝一些,不过她向来听哥哥的话,所以哥哥说什么都是对的。

用过午饭,代砚悬要去父亲的书房。

代砚琪看着继母上楼,他赶紧拽住代砚悬的裙子,拉着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代砚画已经坐在床上等着了,看到姐姐和哥哥进来,她笑得像个软软的糯米团子,让人爱怜不已。

代砚悬有些疑惑,坐下后将代砚琪拉到身边。

问:“你有话要跟姐姐讲吗?”

代砚琪小眉头微拧,看样子好像很困扰。

思索再三,还是抬眸,问道:“姐姐你……你跟那个蒋李晋……在一起吗?”

代砚悬愣住,有些诧异的看着弟弟:“你怎么会知道?”

代砚琪很不开心的瞪着代砚悬:“我有偷偷听白姨跟别人讲电话,还有爸爸在书房发怒时也有说这事儿!”

父亲发怒了?

代砚悬心里很难受,她当时没有多想,只知道最重要的就是先挽救了公司再说,至于其他的,她真的没有那个时间考虑。

不过……小家伙竟然偷听,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她得说道说道。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