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解释无用

时间:2021-01-14 16:08:20来源:鸾尘网

晚餐始终用的九点半左右,气氛热烈地,金爷又是个很风趣的,再再加王叔时不时的插科打诨说上几句笑话,整个餐桌上都是其乐融融。代砚悬没吃多少,也没胃口。昨天早上她始终都没代砚悬没吃多少,没有胃口。。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28章 解释无用小说

晚餐一直用到十点左右,气氛热烈,金爷又是个比较幽默的,再加上王叔不时的插科打诨说上几句笑话,整个餐桌上都是其乐融融。

代砚悬没吃多少,没有胃口。

今天晚上她一直都没有看到戚睦,所以她并不清楚谷家姐妹口中所说的戚睦在花园旁到底是真是假。

可是不管怎么样,蒋李晋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生日宴到尾声时,已经有好些人陆续离开了。

二楼房间,金爷有些喝多了,他拍着蒋李晋的手背,朗声笑道:“你小子真是没事找事,也不嫌麻烦!”一语双关,代砚悬听不出其中的意思。

蒋李晋扶着金爷的手臂,带着他安稳坐了下来。

“金老,天色已晚,您也已经累了,就先休息吧,其他的改日我们再谈!”

“是啊,你个老小子还真能喝,你是不是忘记了不久前胃还穿过孔,不过算了,今儿高兴,喝多了也能理解,不过你也不能一直拉着蒋家小子,他还得带着美人儿回家呢,你知道的,良宵美景!”

“……”代砚悬红着脸垂着脑袋,哪怕她想当作没有听到,可还是经不住这样的戏谑,很害羞。

金爷摆了摆手,抬眼看着蒋李晋,轻笑一声:“实话告诉你吧,代家气数已尽,你帮也帮不到哪里去,还不如置身事外!”

代砚悬猛然抬眸,大眼睛里都是震惊。

她看向离她最近的王叔,红唇张张合合,声音哽在喉咙里,惊慌失措。

王叔眨眼,转身坐在沙发上,品了口热茶,骂金爷:“就你话多,你又不是神棍,怎么知道代家就……不行了呢,赶紧闭嘴吧!”

扫一眼蒋李晋:“已经很晚了,你也快回去吧,金爷的话你就当作没有听见,想做什么就去做吧,还年轻,有什么可怕的,什么都能扛!”

金爷往后靠倒在沙发背上,精明的眼睛微阖,似笑非笑:“也对,得多锻炼锻炼才行,成吧,赶紧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蒋李晋起身,上半身微欠,礼貌道别:“那金老我就走了,过些日子我带您去R市走一趟,那里的度假庄园已经建好了,带您去散散心!”

金爷乐了,哈哈大笑:“行行,都行!”

蒋李晋带着代砚悬出了别墅。

宾客们已经走光了,佣人们正在做着最后的打扫。

黑色轿车低调的缓缓滑过来,停在蒋李晋和代砚悬的面前。

司机下车打开车门,护着车顶让蒋李晋上去。

代砚悬咬牙,也赶紧跟着上去了。

一路沉默,车里的气氛相当压抑,代砚悬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像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错一样。

索性闭口不言。

夜晚的A市灯火通明,那璀璨的灯火照得整条街都亮如白昼。

等红灯的时候蒋李晋看向代砚悬,声音清冷,目光锐利。

“今晚发生的事情你再解释一遍!”他给她机会。

代砚悬心想,就算解释了可你会听吗?

不过还是正色道:“你被金爷叫走后我去了卫生间,在走廊里看到了半蹲在花园围墙上的代砚墨,她穿着黑色半身裙,手臂上绑着轻纱蝴蝶,我很震惊,所以追过去看!”

蒋李晋目光幽暗,高深莫测。

他冷冷的看着代砚悬:“那你追的人呢?”

代砚悬一悸,觉得很遗憾,她摇头:“没追到,她跑了!”

“跑了?”蒋李晋玩味的咀嚼着这两个字,明显不信。

代砚悬知道就会这样,所以也没抱什么希望。

她继续解释:“她带着一只猫,好像叫安妮,虽然我没有追到她,可是灯光那么亮,我不会看错的!”

蒋李晋从兜里掏出一个火机,外观精美,造型独特,黑冰色花瓣突起在左上角,简洁优雅。

他拿有手中把玩,不时的打出火来。

“代砚悬!”半天后他缓缓道:“我都给你机会了,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代砚悬的目光落在男人手中的火机上,那花瓣赫然就是桃花造型。

心里觉得讽刺至极,说不定代砚墨对桃花根本就没有那么喜爱,可却让蒋李晋这么的上心,走到哪里都有桃花。

真好笑。

“我也实话实说了,既然你不相信,我再怎么解释都是徒劳,不是吗?”

蒋李晋五指间将火机玩出了花样,不时的飞起落下,速度极快,就像是那些神秘莫测的魔术师,眨眼间能化腐朽为神奇,让人惊叹到目瞪口呆。

代砚悬呼吸微紧,她紧紧的盯着火机在旋转中被按亮的那抹幽蓝火光,没有风,却是飒飒作响。

“你知道这火机是怎么来的吗?”蒋李晋面色阴郁,心情完全差到离谱。

代砚悬不想听他强行讲故事,反正都是跟代砚墨有关的,听与不听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只能说这个男人算是爱惨了代砚墨。

“那段儿时间你玩得很疯,经常下夜店,有一次得罪了道上的少东家,他要剁你的左手,你打电话求我,你说你以后再也不会骗我!”

代砚悬愣住,代砚墨难不成是什么不良人士吗?

不,就算是经常下夜店又怎么样,她自己不去那地方不代表别人不会去,再者说那里只是一个释放压力的场所,她不能随意拿自己的观点去要求别人。

无论如何,她心底都希望,能住在蒋李晋心里的人,可以调皮到不听话,但不能道德沦丧。

蒋李晋轻笑,声音冰冷,像是挣扎在水底不得逃生的那些人,绝望而又悲哀。

“我前去将你带回来,这个火机就是你的谢礼,我天真的以为你真的会一直待在我身边,可是没过多久,你又离开了,我遍寻不到,代砚墨,你总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才想起我,每一次我救你于水火,你都斩钉截铁发誓再也不会骗我!”

代砚悬脑海里划过代砚墨的脸,觉得难以置信,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谎话连篇,不负任何责任……

“所以到今天,即便我已经接受你换了另一个名字,即便你努力装出天真善良的样子,可你的本质永远都不会变的,你是个骗子!”蒋李晋的心早已经就坠入了地狱,被厉鬼紧紧束缚住,他不想挣扎,就那么忍着极致的痛苦,一点一滴的将代砚墨恨在心里。

恨到想要杀了她。

“不是这样!”代砚悬矢口否认,情绪有些激动:“我都说了我不是代砚墨,蒋李晋,你能不能醒醒?能不能睁大眼睛看清楚你面前的这个人,我不是她,这辈子永远都变不成她!”

蒋李晋握紧火机,目光嗜血的盯着代砚悬,四周都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司机握紧了方向盘,大气不敢出。

“我让你跟戚睦说清楚,可是结果呢?藕断丝连是吗?你忘不掉他是吗?”怎么可以,代砚墨啊,你怎么能这样的伤害我!!!

代砚悬脸色一白,摇头:“到底要我跟你说几遍,我是代砚悬,我的记忆中没有你,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你为什么就是不信呢?”

蒋李晋一张脸瞬间阴沉,目光更是跌落到深渊,浪涛滚滚,风雨已经强势袭来,他握紧了拳头,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掐上代砚悬的脖子,他怕他会活活掐死她。

“你还想否认什么?对我没有任何感情?那那些过往算什么?你一次又一次哭着说爱我算什么?你以为你抵死不认就能让我再一次入了你的陷阱吗?代砚墨,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你为什么还要再来挑战我?”

代砚悬觉得这个男人已经无可救药,他被名为代砚墨的剧毒腐蚀了全身,已经无力回天了。

“蒋李晋!”她让自己平静几秒,对上男人要吃人的目光,她希冀他能有一点点的理智,为什么在感情上这个男人要如此的疯狂,为什么他会分辨不出她和代砚墨的区别。

“你不是神通广大吗?你怎么不去调查我?我的过去里完全没有蒋李晋的存在,我没有骗你,我也没有理由骗你,所以你能理智的去面对你心里的这份爱吗?”

蒋李晋失望到全身都疼了,所有的筋脉绞在一起,他觉得整个身体都快要负荷不起。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骗我!”

代砚悬真的已经束手无策,她都想要妥协了。

呢喃:“我不是她,今天晚上我确实见到她了,你去查吧,我希望你能将所有的事情查得清清楚楚,这样真相才会大白!”

蒋李晋垂眸看着手中的火机,指尖微颤的轻轻摸索着那朵桃花。

他心爱的女人如此固执,总是否认到底,他该怎么办?

代砚悬无奈又心痛的看着蒋李晋,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心痛什么,只是这样深情的男人,却是爱了那样一个没心的女人。

如此悲剧,陷在深渊里面的人生不如死,而局外的,或许照样醉生梦死。

“蒋李晋,你不要这么固执,倘若我真的说谎,下雨时雷肯定会劈死我,我没什么好果子吃的,所以你不要再觉得我是代砚墨了,我一万个肯定的告诉你,我诚实又诚挚的告诉你,我不是她!”

蒋李晋将心爱的火机递到代砚悬面前,声音里透着难以掩饰的疲倦:“这是你的东西,拿回去吧!”

代砚悬:“……”她真的要崩溃了好吗。

“我都说了,我真的不是,你别在这样了……”

蒋李晋面色凄楚的看向车窗外,目光被那璀璨的灯光照得分外空洞。

“以前,你也这样说过!”他笑,悲凉无限:“你发誓时哪一次不是这样说的,雷就在天上呢,可它竟然没有劈你,你说,它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职责?”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