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似是遇到代砚墨

时间:2021-01-14 16:08:20来源:鸾尘网

底下的看官是笑了笑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妒忌蒋李晋。别看金老一副好朋友相处的样子,可若要跟他攀上什么关系,那可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儿,只叹蒋李晋手段用的好,这是别人所自愧不别看金老一副好相处的样子,可若要跟他攀上什么关系,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只叹蒋李晋手段用的好,这是别人所自愧不如的。。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27章 似是遇到代砚墨小说

底下的看官也是笑笑的,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嫉妒蒋李晋。

别看金老一副好相处的样子,可若要跟他攀上什么关系,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只叹蒋李晋手段用的好,这是别人所自愧不如的。

“来来,上蛋糕,今晚大家都吃好喝好,我老金在这里感谢大家能应邀前来,多谢了啊!”应酬的话信手拈来。

侍者推着几层高的蛋糕慢慢的靠近台子,金爷拉着蒋李晋过去切。

此举动告诉大家,蒋李晋有多让金爷喜欢。

嫉妒的人更加眼红,却是毫无办法。

代砚悬没有去参入切蛋糕的行列中,她有自知知明,还是不要让自己难堪的好。

可能是喝了太多饮料的缘故,所以她想去卫生间。

左右看看四周的侍者,走过去问了卫生间的方位,她本想着去跟蒋李晋打声招呼,不过见他如此繁忙,她还是打消了上前的念头。

拿着包离开桌子。

从侧门出去,往卫生间走。

通往卫生间的是一条走廊,此时大家都围着金爷切蛋糕,所以走廊上空空如也。

这倒让代砚悬高兴不已,加快脚步的往前走。

几分钟后出来,走廊旁边就是花园,还有几棵槐树,夏风吹过,飒飒作响。

代砚悬听着大厅里热闹无比的声音,她便缓缓慢下脚步,打量着这个别墅。

就一角也看不出什么,本生天都黑了,虽然灯火通明,却远没有白天看得清楚。

花园边上有人似是在交谈,代砚悬并不好奇,但是她还是抬眸去扫了一眼。

灯光很亮,她的视力比常人要好上很多。

只见花园别致的半人高围墙上,蹲着一个女子,身穿黑色裙子,手臂上还用轻纱绑着一个翩然若飞的蝴蝶。

代砚悬愣住,她停下脚步,呼吸卡在喉咙,她紧紧盯着女子。

女子的长发被风扬起,露出漂亮可人的侧脸。

她跟面前的两个男女正在说话,也不知道谈到了什么,女子咯咯笑出声来。

代砚悬抬脚往走廊出口跑,她直觉看到了蒋李晋的真爱。

一只猫跳过花丛,窸窸窣窣的让花朵一阵乱摆。

代砚悬加快速度。

这时,女子从围墙上站了起来,她朝着猫叫一声:“安妮,过来,我们要走了!”

男女也转身离开。

代砚悬突然站定,目光深深的盯着女子。

她张了张口,扬声,肯定道:“代砚墨!”

围墙上的女子一愣,顿住,然后匆忙从围墙上跳下去。

代砚悬追过去,看着女子戴上长裙后面的帽子,大步绕着花园往出跑。

“站住!”代砚悬急唤。

“喵!”黑猫又从花丛跃了过去,龇牙咧嘴的看一眼代砚悬,然后跟在女子的后面跑远了。

代砚悬哪肯让代砚墨轻易就消失了呢,她步子跨得很大,因为是穿着高跟,所以并不能跑得很快。

她急得大喊:“代砚墨!”

代砚墨和黑猫一阵风的消失在代砚悬的视线里。

代砚悬紧追不舍。

花园侧面的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鹅卵石,代砚悬的高跟踩在上面速度更慢,时不时的还滑几下。

她好容易稳住身子,再抬头时就看到赵继系站在不远处,还有……谷以宁和谷以沓。

代砚悬心里一惊,转身就想逃。

谷以宁哪里会放过她。

“小悬,见到熟人难道不应该打声招呼吗?”

“是啊,你这么急匆匆的,是想去找谁?”谷以沓笑问,然后了然的长长的哦了一声:“我刚刚看到戚睦在这周围,难不成你背着蒋李晋私会情人?”

代砚悬面色一白,愤怒的转身:“你不要乱说!”

赵继系从大树的阴影里走出来,一身得体的西装掩盖不住他的市侩和贪婪。

“代小姐好手段!”他笑着走近,半眯着眼睛看代砚悬:“你爸爸不是答应将你嫁给我了嘛,你怎么还能跟着蒋李晋呢,代砚悬啊,这自古就有个先来后到,你是不是太不知趣了些!”

代砚悬不知道这几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更诡异的是谷家姐妹竟然和赵继系勾搭在一起。

可是代砚墨去哪儿了?

她明明看到她是往这个方向跑的,怎么眨眼就不见了?

“刚刚的人呢?”她不相信这几人没有看到代砚墨,除非代砚墨长翅膀飞了。

“谁?”赵继系勾着唇问,眼睛猥琐放肆的打量着代砚悬:“难不成你真的跑出来私会情人?”走过来围着代砚悬转一圈儿,伸手轻抚上代砚悬裸露的肩头:“没想到堂堂代家大小姐,竟然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既然如此,再多加一个碗又有什么不可以!”

代砚悬厌恶至极的一把拍开赵继系,往后退几步,愤怒道:“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你别恶心我!”

“恶心?”谷以宁抬手轻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看着代砚悬:“当你站在拍卖台上的时候,你可曾知道别人是怎么想你的?若说恶心的话,小悬啊,你可不比别从好到哪里去!”

代砚悬面色一僵,气愤的瞪着谷以宁:“那你们姐妹呢?暗箱操作卑鄙无耻又好到哪儿了?我们不是彼此彼此吗?”

谷以沓大步走了过来,狠狠捏上代砚悬的下巴,目光嗜血:“小悬,话可不能乱说,别忘了是你来找我们的,是你说想要把自己拍卖出去,我们姐妹只不过是给你找了一个腰缠万贯的大财主,你应该要感谢才对,现在怎么倒是怨上我们了呢?你这样子很让人伤心的!”

“无耻!”代砚悬气得眼睛都红了。

赵继系狞笑,附耳在代砚悬的耳边,轻声道:“别以为蒋李晋拍下了你就能护得你周全,他总会腻的,到了那时,你恐怕还是会回来求我。不过……我真舍不得你这朵娇花被蒋李晋给抢先摘了,这么嫩,真可惜!”

代砚悬反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绝对响亮无比,打得赵继系有些懵圈儿。

代砚悬面色冰冷的盯着赵继系,全身气得发颤:“多行不义必自毙,赵继系,你不会好有下场的!”

赵继系瞬间没了先前的点滴风度,他一把掐上代砚悬的脖颈,面色狰狞看着她:“敢打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你如果现在求饶,我大人大量放你一马,如果你还反抗不从,代砚悬,我保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代砚悬被掐得面色涨红,她冷哼一声,嗓子疼的难受。

“你休想!”

“诶……”谷以宁慢吞吞的走过来,指尖轻戳了戳代砚悬的脸颊,轻笑:“看你这么可怜,我真的好想欺负,你不是一向高高在上和那天上的仙女一样嘛,现在怎么不高傲了?还是说跟着蒋李晋让你落入凡尘了?你是喜欢上人间烟火了吗?”

“小宁,你看小悬的高傲不还在,既然碰巧遇到了赵总,那么何不……”她咯咯一笑:“好为难啊,万一被蒋李晋知道了,我们姐妹会被追杀的!”

她风情万种的看向赵继系,声音轻柔:“赵总,你的实力虽然强大,可还是动不了蒋李晋,所以松手吧,万一蒋李晋一怒为红颜,我们可都会受到牵连,你看我们姐妹这么娇滴滴的,被你牵连受累你忍心吗?”

赵继系衡量几秒,松了手,邪肆的摸了把代砚悬的红唇:“等着吧,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甘心求饶的!”

“呀!有人过来了!”谷以宁装作惊慌。

代砚悬捂着脖子使劲咳嗽,眼底泪花闪显,红唇微颤。

沉沉的脚步声从后面传过来,越来越近。

谷以宁先笑,转瞬间就换了副清纯的面孔,声音清丽,似若黄鹂鸟:“蒋先生,你来了啊,我们刚刚碰到小悬,本想劝她回去,可是……”

代砚悬直觉谷以宁又要整她。

谷以沓唇角微勾,优雅淑女。

“可是小悬不肯呢!”

代砚悬苍白的脸缓缓抬起,蒋李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男人目光幽暗,浪涛汹涌翻滚,可怕至极。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问,压着愤怒。

“……我……”代砚悬不知道怎么解释,惊慌失措的看着蒋李晋,眼底都是祈求,她什么都没做,没有不听话。

只是……

谷以宁见此,佯装不经意的开口:“我和小沓在这里散步时遇到了戚睦,还没从花园的一边绕过来呢,便又见到了小悬,真是太巧了!”

代砚悬张了张口,她摇头:“不是这样的,我……我……”眼见着蒋李晋眼底的浪涛更加汹涌,代砚悬吓坏了:“我遇到赵继系,他和谷以宁谷以沓联合起来羞辱我!”

“哈?”谷以宁惊讶的匆匆上前:“小悬,你可不能冤枉人啊,你几时看到赵继系了,我们姐妹又几时和赵继系联手羞辱你了?”

代砚悬一听,赶紧去找赵继系,可是赵继系已经不见了,刚刚他站过的地方空空如也。

心底被惊慌沉沉压着,她知道,她又着了谷家姐妹的道了。

“赵继系在哪里?”蒋李晋面色冰冷的问。

“是啊,在哪里?你倒是说啊?我可不想被你诬赖,小悬,做人不能这样的!”谷以宁面带指责,谷以沓也是愤愤不平:“就算是你对我们姐妹有意见,可这也不能当作你来私会情人的借口啊,你别想把污水泼在我们身上,蒋先生别具慧眼,你可别想糊弄过去!”

代砚悬百口莫辩,只能绝望的说:“我看到她了,所以……所以我才追过来的!”

她?谷家两姐妹面面相觑,什么意思?

蒋李晋缓缓勾唇,面色阴暗。

“先回去吧!”

代砚悬被拉着离开。

谷以宁在后面添火:“小悬,就算是你跟戚睦有什么暧昧,你也应该和蒋先生说清楚,你现在可是蒋先生的东西……”

东西……

代砚悬觉得脖子应该是被掐出了痕迹的,很疼。

蒋李晋的步子迈得很大,她跟得特别吃力,甚至跌跌撞撞。

回到大厅,觥筹交错,人声鼎沸,还是先前的热闹景象。

“蒋先生,要开饭了,金爷已经安排好了位子,请你和代小姐过去!”

代砚悬面色惨白,一直垂着视线。

蒋李晋松开代砚悬的手,声音冰冷:“好好跟着!”

代砚悬心如死灰,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招惹上了这些人,所有的一切在她跌落谷底的时候疯狂涌来,全是坏的,全都是致命的。

她无力反击,只能由着别人欺辱陷害。

只是,她今晚看到的那个女子,到底是不是代砚墨?

结合谷家姐妹和赵继系的出场时间,她不得不怀疑这是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陷阱,就等着她往里跳。

可是,那张脸明明就是代砚墨,她不可能弄错,因为她天天在镜子里都能看到。

那是一张几乎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这世上除了让蒋李晋一直心心念念的代砚墨,还会有谁跟她这么相像?

可如果真是代砚墨,她又为什么要逃?她来这里也是参加酒会的吗?那她跟蒋李晋见面了没?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