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谈笑间定生死

时间:2021-01-14 16:08:19来源:鸾尘网

所以惧怕,她现在的一切得倚仗蒋李晋,不能够开罪他,也不能够开罪他的朋友,只得慢慢的的靠过去的。伸出手右手给王叔。茶几上放着一把玉扇,王叔扔了拐杖再打开玉扇,托住代砚悬的手,并伸出右手给王叔。。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26章 谈笑间定生死小说

因为畏惧,她现在一切得仰仗蒋李晋,不能得罪他,也不能得罪他的朋友,只好慢慢的靠过去。

伸出右手给王叔。

茶几上放着一把玉扇,王叔扔了拐杖打开玉扇,托起代砚悬的手,并没有直接肌肤相触。

这让代砚悬心里舒服了不少。

“纹路倒是整齐,不过小姑娘啊!你这命运多舛,感情路更是曲曲折折,如果想跟蒋家小子在一起,恐怕得历经无数艰辛才行!”

代砚悬心里一紧,寻思,她现在已经很艰辛了。

不过她又不会跟蒋李晋在一起,曲曲折折怕是她跟戚睦吧。

只是……如今她跟戚睦也已是不可能了。

王叔思索几秒,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类似护身符的东西,由玉扇托到代砚悬面前。

努力说服她:“这可是避邪免灾的好东西,不贵,两千大洋,只要你买了,包你福气无双健康长寿!”

“……”

代砚悬完全不信。

如果王叔前面几句话说得还有些在理的话,那么后面的纯属就是瞎掰,竟然还忽悠她拿两千大洋去买那目测连十块钱都不到的廉价护身符,当她真没有去过街市上的地边摊嘛。

“别理他!”蒋李晋目光盯着棋局,话却是对代砚悬说的:“那玩意儿如果你想要,改天找位住持寻个好看而且还开过光的,王叔尽是整些骗人的,忽悠了不少达官贵人!”

王叔:“……”他不高兴了,这小子怎么能拆他的台呢,他好不容易今天才准备开工,竟然就被搞砸了。

简直不能忍。

代砚悬看向王叔,目光微带同情,有些遗憾而不忍,劝告:“王叔,你这样是不正当买卖,万一被发现了,会被抓去做牢的!”

王叔:“……”

他会去坐牢?这小姑娘真是白张了一双漂亮的眼睛。

罢了,大不了他再卖给其他人就是了,反正上当的大有人在。

将护身符重新收起来,看向两个下棋的人,嚷嚷:“快结束了没啊?这么慢,我还等着去喝酒呢,我说金爷,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宴,你难道不准备下去瞅瞅吗?”

金爷抬手一个棋子射过去:“多事!”

王叔连忙躲开,只见上好的真皮沙发被戳了个洞出来,棋子直接钻进了洞里。

代砚悬:“……”

心里更加不安,这些人太可怕了。

几分钟后,蒋李晋落下白子,笑容如风。

“金老,承让了!”

金爷丢下棋子,又点了根烟,猛吸一口,缓缓吐出。

“许久不见,你小子倒是增进了不少,比你王叔要勤奋多了!”

王叔一听,冷哼道:“我年轻的时候也很勤奋的,不过……蒋小子真的赢了?”他不信的起身去看。

犀利的目光扫向棋面,一瞅到结果,顿时哈哈大笑,嚣张的指着金爷:“你也有今天!”

金爷眉眼一挑,倒也没有生气。

摆手:“几点了,该下去了!”

蒋李晋优雅站起,代砚悬也没开敢坐着,陪几个大佬站起来。

金爷这才半眯着眼睛看向代砚悬,烟雾中代砚悬看不清金爷的眼神。

金爷砸吧着嘴,伸手轻拍蒋李晋的肩膀:“你小子倒是个会算计的,比你家老子聪明多了!”

蒋李晋微微低头,谦恭的很:“还要多谢金爷手下留情!”

“哈哈……”金爷被恭维的很高兴。

大手一挥:“行了,赵继系我会让人处理,不过大家都有生意往来,不好赶尽杀绝,况且赵家也是背景雄厚,我只能推辞不帮忙,至于其他,就看你小子了!”

蒋李晋点头:“多谢金老!”

代砚悬面色有些僵硬,她震惊的看着金爷。

赵继系?

他竟然找上金爷了。

“愣着做什么?怕了?”蒋李晋伸手轻捏了捏代砚悬的脸颊:“放心吧,他奈何不了你!”

代砚悬一把握住蒋李晋的手,心里都是后怕。

如果当时她脑子一昏答应了爸爸跟着赵继系走,今天可能已经站不到这里了。

她当时还特意的去了解了一些赵继系这个人,私生活混乱,强奸幼女,道德沦丧,留恋在风华雪月里大量摧残他看上的女人。

很多人都恨极了他,可又没办法。

赵家是家族势力,从以前就横行霸道,到如今更是猖獗不已。

商人们不管越继系的为人如何,只想跟他做生意,赵继系唯一可取的就是脑子很聪明,经商的天赋与生俱来,赵家在他的手里倒也算是不断腾飞。

因此,爱他的人更爱,恨他的人更恨。

“小姑娘,你可要好好的待在这小子身边,不是王叔吹嘘,你若想得到片刻平静,只有这小子才能护住你,不然……”

代砚悬心里发寒,更紧的握住蒋李晋的手,半天不敢放开。

金爷拄着拐杖慢悠悠的走在前面,王叔手里捏着他十快钱的护身符,不时问金爷:“今天我准备了一百个,你说我会不会大捞一笔?”

“两千大洋一个?”金爷淡哼。

“太便宜了?不行就再加一千大洋,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弄来的,最近手头有些紧,我得赚点零花钱,反正金爷的客人都是身价有亿的,区区三千大洋不在话下!”

金爷被管家扶着下楼,瞪一眼王叔:“万一有人来投诉,我就让你把你丢出去!”

“不会,怎么可能呢!”王叔保证:“我这买卖都是你情我愿,对方要是觉得勉强我还不想卖呢!”

“……”

代砚悬在后面听着,对于王叔的歪理她也是见识了。

蒋李晋伸手勾上代砚悬的小拇指,亲昵的磨蹭:“等一会儿你不要乱跑,人应该会很多,别走开了!”

代砚悬点头,这种场合不知道都来了些什么人,肯定也有她以前见过的。

现在大家都知道她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到了蒋李晋身边的,嘲笑的肯定不在少数,所以她还是乖乖待在蒋李晋身边,有什么难堪都由他挡着。

谁让他硬是要带她来呢。

大厅里星光璀璨热闹非凡,金爷被很多人簇拥着走向中间的水晶台。

各界名流寒暄客套,谈笑风声。

蒋李晋带着代砚悬落在最后面,他已经见过寿星了,所以并不急着去谄媚。

扭头看一眼代砚悬,凑近问:“饿不饿?”

代砚悬摇头,饿倒是不饿,就是刚刚吸了很多的二手烟,并不是说她娇气,而是那烟味焦油量很重,散发出来的烟雾也是浓呛至极,比平时闻到的要辛辣多了。

“不然就先吃点东西垫垫,正餐估计要到一个小时后才开始!”蒋李晋抬眸扫一眼正在讲话的金爷,唇角勾了勾,带着代砚悬去吃东西。

酒会上食物丰盛,美酒佳肴种类繁多,不怕吃不饱,只怕吃不下。

代砚悬亦步亦趋的跟在蒋李晋身后,一直垂着脑袋,怕被别人看到。

坦言说她虽然一直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可就是没办法坦坦荡荡。

以前别人邀她去参加各种活动时她因为不想交际而统统推掉,久而久之就给大家留了一个高冷不近人情的印象。

现在她落到这般田地,那些被她婉拒的明星大小姐还有政界高官估计都会笑得合不拢嘴。

所以她今天真不应该跟来。

“想吃什么?”蒋李晋问代砚墨,指了指长桌上放着的各色美食:“如果饿是厉害就吃些热量高的,等等正餐时再少吃一些,怎么样?”

男人的耐性还是很好的,关键就要看他所面对的对象是谁。

代砚悬的目光落在美食上,原本不饿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蒋李晋低竹笑,抬手将代砚悬耳边的一丝秀发拢向耳后,又顺手捏了捏她小瞧玲珑的耳垂。

代砚悬痒的缩了缩,蒋李晋笑着收回手,亲自去给代砚悬拿食物。

代砚悬歪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扫一圈人生鼎沸的大厅,没敢多看,只瞄到几个平时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政界高官。

她默默的垂下眼帘,所以她是不是因为要跟金爷交好才对?

不过……像她这种小角色,金爷应该是不屑一顾的,她又有什么本事让金爷为她留得几分情面呢。

唉!

还是牢牢的抱住蒋李晋的腿吧,至少这人比其他人都要来得靠谱。

人来人往中,一个身穿制服的侍者走到蒋李晋身边,小声道:“蒋先生,金爷请你过去!”

蒋李晋看了看坐在桌边正在吃东西的代砚悬,又抬眸扫一圈周围,没什么危险。

不过还是不放心的走向代砚悬,交代:“我去去就来,你就坐在这里吃你的东西,不要乱跑,别让我找你!”

代砚悬愣了愣,下意识点头:“嗯,我知道了!”

蒋李晋这才跟着侍者离开。

代砚悬听话的没有走动,也没有凑上去跟别人攀谈。

碟里的东西吃了一半时,她听到台子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排山倒海,声音嘈杂。

她觉得疑惑,举目望去。

只见一身铁灰色西装的蒋李晋长身而立在灯光下,那高大的身影伟岸挺拔,面如璞玉,目光深邃,薄唇带笑,清冷矜贵,似有若无的疏离让别人不得靠近。

“金老总爱开玩笑,我与他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并无逾越,我可没胆子跟金老称兄道弟,不过近年来确实受了金老不少的照拂,我在这里要诚挚的向金老道谢!”

四量拨千金的场面话,几分真来几分假,蒋李晋谈吐优雅,不卑不亢,倒是深得金老和大家的认同。

“这小子就是会说好听的哄我!”金爷为人慷慨,又爽朗,手臂架在蒋李晋的脖子上,一副哥俩儿好的样子,哪有长辈之风。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