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参加生日宴

时间:2021-01-14 16:08:19来源:鸾尘网

上午六点,蒋李晋的车准时停在了别墅外面。代砚悬身上穿着礼服,时装周上的私人定制,银河系列中最唯美浪漫的一套。流苏和珍珠相得益彰,齐膝无肩,露着圆润饱满白皙的肩头。“代小代砚悬身上穿着礼服,时装周上的私人定制,银河系列中最唯美的一套。。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25章 参加生日宴小说

下午六点,蒋李晋的车准时停在了别墅外面。

代砚悬身上穿着礼服,时装周上的私人定制,银河系列中最唯美的一套。

流苏和珍珠相得益彰,齐胸无肩,露出圆润白皙的肩头。

“代小姐,听说酒会上有很多美味,希望您能多尝一些,回头将喜欢吃的罗列给我,我好交代厨房给您做出来!”小罗微笑扶着代砚悬往车旁走。

代砚悬觉得小罗的心思当真是细腻,还真将她当作大小姐一样的供奉起来。

不过她抗议了好几次,小罗都是不听……

六点的天色还是很明亮的,天边的晚霞已经淡去了很多,如今唯留下的只有那曾艳丽过的点点痕迹,力证曾经的辉煌。

司机打开车门,代砚悬弯身坐了进去。

蒋李晋腿面上放着笔记本,他修长的双手正在键盘上敲击,看得代砚悬没敢靠过去。

她知道男人很忙,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让自己当个隐形人。

车子平缓的开了出去。

等红灯的时候代砚悬悄悄的侧眸,看向蒋李晋。

她发现男人身上是铁灰色的西装,车里的灯光今天还是很亮的,可能就因为男人正在办公的缘故。

他鼻梁上架着一个金丝边圆形眼镜,就像那些博学多才的贵公子一样,矜持而温柔。

西装在灯光的照耀下线条分明颜色沉稳,给人一种相当可靠的感觉,精致的袖口露出一截骨节长短的条纹衬衫,整洁工整,看上去分外的讲究。

她又小心的看上男人的侧脸,刀削一样棱角分明,犀利无比。

男人办公时目光认真,特别有魅力。

蒋李晋被盯得有些困扰,他扭头看一眼代砚悬。

唇角微勾:“很喜欢?”

什么?

代砚悬没明白,想了几秒,反应过来。

小脸唰一下就红了,她赶紧摆手,然后尴尬的别过视线,目光不自然的看向车窗外面。

蒋李晋见女子一副被抓包时的无措样,莫名觉得好笑。

“如果喜欢看的话……我不会笑话你的!”

代砚悬现在不仅是脸红,连着脖子都红了起来。

她咬紧唇瓣,明明就已经被笑话了。

蒋李晋垂眸,又看向屏幕,今天的事情有些多,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处理完,所以他得加快速度,不然又要忙到很晚。

过了一会儿,代砚悬这才缓缓转过脑袋,看向正在跟别人视频会议的蒋李晋。

她目光下移,扫到男人的西装。

貌似……和她身上的礼服是一个系列的。

好像……情侣款。

想到这里,代砚悬脸上还没有完全消散的热意又爬了上来。

说是酒会,实质是圈内某知名大佬的生日宴。

代砚悬了解的不多,但知道金爷在黑白两道都是势力庞大,商界政界影视圈的出名的不出名的都想巴结此人。

两人到时会场已经有很多人了。

代砚悬一直都很低调,蒋李晋更是,两人直接从侧门进去,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在等着。

“蒋先生,金爷在二楼等你!”

代砚悬看一眼蒋李晋,意思:我要跟你上去吗?

蒋李晋二话没说,牵上代砚悬的手,缓缓上了二楼。

过道里没有其他闲杂人等,倒是佣人和保镖不少,基本都是十米一个,一字排开,严阵以待。

代砚悬哪见过这种阵势啊,不由的有些害怕。

往蒋李晋身边靠了靠。

暗纹木门的正上方镶嵌着一只振翅欲飞的金色大雕,雕眼深绿色,幽暗神秘,雕嘴深红尖利,傲绝肃杀,威风凛凛。

代砚悬暗想,这个金爷不会是同这只雕一样可怕吧。

门被管家打开。

管家上身微弯,态度恭敬:“蒋先生请!”

蒋李晋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孤冷高贵。

“老小子,你的棋艺可退步了不少啊!”刚绕过玄关,就听到醇厚带笑的声音。

代砚悬默默的跟着蒋李晋,一句话不说。

“金老!”蒋李晋笑着往客厅走去,语气轻松。

看样子他跟金爷是很熟悉的。

“是蒋家的小伙儿到了?”另一道中年声音疑问。

客厅构造有些复杂,所以中年人并不能看到蒋李晋和代砚悬。

“是我,王叔!”蒋李晋回应。

金爷哈哈大笑,心情很好。

蒋李晋带着代砚悬过去,只见真皮意大利沙发上两个中年男人正在下棋,华夏国的围棋,两人看来已经战了好几个回合了,青花瓷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蒂。

金爷此时左手夹着雪茄,右手捏着黑子,他笑看一眼走近的蒋李晋,声音洪亮。

“蒋家小子,你王叔快要输了,你过来接上!”

蒋李晋扫一眼棋面,白子已经被黑子逼得无路可走,形势严峻。

王叔一听,赶紧放下白子,抬手摸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轻呼口气。

拍上蒋李晋的肩膀:“王叔战了金老都十多年了,还就年轻时赢过一两局,本想着他老了我就能翻身了,哪知道这老小子棋艺不减倒是使劲儿的往上涨,失算啊,今天下得我头昏脑胀的,你赶紧接替我,杀这老子小一个片甲不留,王叔相信你!”

蒋李晋挑眉,侧眸看向王叔。

“金老的棋艺那在道上可是数一数二的,我这个小辈可不敢跟他较量!”

“啰嗦!”金爷吸一口烟,淡哼:“还没战就怯场,小子,你这样可会让我瞧不起的!”

蒋李晋抿唇一笑,坐在王叔刚刚誊出的们位子上,目光仔细的扫着棋面。

代砚悬就站在边上。

王叔得空,优雅的伸了个懒腰,看向代砚悬,目光微闪,问蒋李晋:“小子,你这哪儿来的美人儿?王叔怎么没见你带出来过?新得的?”

蒋李晋伸手去捏白子,唇边勾着笑意,慢条斯理:“王叔向来看骨看人,您今天给小生我看看,这女人能不能乖乖待在我身边!”

王叔目光一亮,兴奋的上下打量几眼代砚悬,笑骂蒋李晋:“你小子就吹吧,什么时候见你对女人这么上心了,不过嘛,你这女人我怎么瞧着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是代家的姑娘吧!”金爷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香茶,觉得有点凉了,眉头微蹙。

“管家,换茶!”

管家闻言,赶紧抬手让佣人过来撤换。

代砚悬惊讶金爷竟然还认得她,一时间又是激动又是不安。

她向来对于这些高高在上深不可测的人都带着一种不想靠近的排斥感,因为总觉得会被吸得连血都不剩下。

让她诧异的是,蒋李晋竟然看上去跟金爷交情不浅,说话间也没有小辈对晚辈的那种拘谨,就像是好友一样,闲谈时还能调侃的那种。

“代家的?”王叔不由的再细细的打量几眼代砚悬,片刻后点头:“确实有几分想像!”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双腿交叠,舒适懒散。

“不过代家近几年来气数并不怎么好,最近更像是快要撑不住!”王叔看一眼盛装的代砚悬,似是明白了什么。

轻笑着抬手:“坐啊,别愣着,王叔老了,脖子不好使,总不能一直仰望你吧!”

代砚悬尴尬的赶紧走过去,坐在蒋李晋的边上。

金爷从开始到现在也就只微微斜了一眼代砚悬,并不放在眼底。

不过……

他看向蒋李晋。

“小子,如果你今天能赢了我,金爷我就卖你一个人情,那些前来想要找你麻烦的,我就给你处理了!”

蒋李晋黑眸微眨,都是人精,哪里不知道金爷的意思。

“如果赢不了呢?”

金爷气定神闲的笑,深沉的眸底汪洋平静,那是经历了无数磨难后的淡然。

“赢不了的话就把代小姐留下吧,听说她的卖身契也在你手里,到时候一并交给我,我也好送别人人情!”

代砚悬不明白,为什么金爷会把她扯进来?

他不好好下他的棋,又要玩什么把戏?

而且还要她的卖身契,他到底想做什么?

她很是不安的看向蒋李晋,别告诉她蒋李晋这厮今天带她来这里就是把她转手卖掉的。

虽然已经跟这人签了协议,可是蒋李晋是谁,只要他不想承认,谁还能逼他不成?

蒋李晋侧眸,幽深的黑眸里尽是笑意,他问代砚悬:“听到没?金爷要拿你做人情,你是想跟着我呢?还是要跟金爷走?”

金爷落下一子,提醒蒋李晋:“我这把岁数了可消受不起,不过送人还是挺不错的,毕竟代小姐这张脸很值钱!”

代砚悬尴尬到羞愧,她垂下视线,一言不发。

屈辱的泪水萦绕在眼底,她咬着唇瓣,很是委屈。

“啧,不好玩!”王叔吐一口烟圈儿,嬉笑道:“金爷啊,你都知道自己老了,怎么还能为老不尊呢,瞧把人家小姑娘都吓哭了!”

代砚悬的脑袋低得几乎整个背都要弯下去。

蒋李晋也跟着金爷落下一子,笑道:“金老,她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女人,花了不少钱,又调教了大半个月,您说,我怎么能让给您呢?”

“哈哈……”金爷摆手,“看你急得,不过让不让的还得你赢了再说,别分心,我来真的了!”

蒋李晋面上带笑,眸光也肃然了起来。

王叔这温和却腹黑的中年大叔一时无聊,拿起沙发边上立着的拐杖轻戳了戳一直沉默无声的代砚悬。

“小姑娘,你坐过来一些,王叔今天兴致高,我给你看看手相!”

代砚悬无言,什么手相,感觉像江湖骗子。

她抬眸看向王叔,也没看出什么猥琐的眼神来,她心里警惕,这人不会是笑面虎吧?

转念一想,能跟金爷玩在一起的人,哪个不是表里不一,笑面虎还是轻的,别阴如毒蛇就行了。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