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争执

时间:2021-01-14 16:08:18来源:鸾尘网

管家还记得我那一天夕阳正浓时,大片的云彩如血通常瑰丽的迅速蔓延在天边,似是那最后一层神秘的的面纱被神秘面纱,明艳的红热烈地如火,肆无忌惮持续燃烧。有风时,花园里彩蝶正嘻戏,蜜蜂但是起风时,花园里彩蝶正在嬉戏,蜜蜂还是忙碌不停,百花的清香萦绕着整个院子,呼应着后园里的桃色,甜腻的浪漫。。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22章 争执小说

管家还记得那一天夕阳正浓时,大片的云彩如血一般瑰丽的蔓延在天边,似是那最后一层神秘的面纱被揭开,艳丽的红热烈如火,肆意燃烧。

起风时,花园里彩蝶正在嬉戏,蜜蜂还是忙碌不停,百花的清香萦绕着整个院子,呼应着后园里的桃色,甜腻的浪漫。

就在这如仙境的场景里,他的先生微笑着抱着怀里的女子,从拐角走出,然后踏着一地的残阳进了大厅。

明亮血红的光线照在先生身上,那失却已久的温柔似是缓缓归来……

小罗站在管家身边,风扬起她的头发,心绪复杂。

“你说,这一次……先生会得到应有的回报吗?”

管家眨了眨眼,抿唇:“谁知道呢!”

感情的事情向来复杂,所以没有人能预料什么,日子还长着呢,至于到底如何走下去,都是未知数。

……

是夜,代砚悬躺在床上,樱花粉的被子盖到她的脖子下面,只露出她娇小精致的脸。

华丽的水晶吊灯也是粉色的暖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灯还有了其他开关,只要轻轻一按,就能散发出无数她想像不到的惊喜光线来。

都是温暖,这些日子,她觉得空气里似是都开满了甜甜的桃花。

她能察觉到蒋李晋对于这种甜蜜气氛的享受。

她没有打破,也没有理由打破。

因为这样才能让蒋李晋开心,而只有他开心了,一切才能往顺利的方向走。

“吱呀!”门被轻轻推开。

代砚悬身上穿着粉色睡衣,她几乎是难以想像,蒋李晋对这种颜色的喜爱异常的执着,也可能是代砚墨最爱的颜色,所以蒋李晋便也爱屋及屋。

好在代砚悬不反感,只要不是沉重的色彩,她都能全然接受。

蒋李晋手中端着一杯牛奶进来,他身穿浅色系绸缎睡衣,身影高大,长腿迈过来的时候很有压迫感。

代砚悬坐起身来,偏着脑袋看蒋李晋。

这还是发生关系以后蒋李晋第一次夜里来代砚悬的房间。

“你今天找我?”蒋李晋将牛奶递给代砚悬,轻坐在她的床边。

代砚悬接过牛奶,温度刚好。

她点头:“嗯,找你有事!”

蒋李晋一双黑眸温柔夺目,他没笑,却已经被这暖粉暧昧的灯光照得绮丽不已,比笑起来时更加惊艳。

“什么事?”

代砚悬垂眸看着牛奶,指尖摩挲着牛奶杯的边缘,那微热的感觉点点触进她的指腹,给了她几许力量。

“我,”她顿住,抬眸看向蒋李晋,以自认为最温柔的方式面对男人。

“我能……随便走动吗?”

蒋李晋没有明白:“什么?”他伸手抬上代砚悬的下巴。

似若轻佻的动作在蒋李晋这里却是优雅得体,他很喜欢女子皮肤上微凉的触觉,很细腻,很滑嫩,这样的手感总是让他眷恋。

代砚悬轻笑了笑,漂亮的大眼睛在粉色的暖光里碎成星星,亮在蒋李晋的心底。

“我想出去走走!”她这样说。

蒋李晋那天以后并不曾再跟她讨论代家的事情,甚至只字不提。

她心里担忧,想追着问,可小罗劝她耐住性子。

她知道小罗的意思,这就像是下场拉锯战,如果她提前松了绳子,她就输了。

可是她从来就没有赢过,她在蒋李晋的眼里是另一个女人,所以从开始就注定了她无法赢。

就像是一个影子,怎么可能战胜得了实体。

所以她等不住了,论耐性,她就算是再修炼了几百年,也不是蒋李晋的对手。

“走去哪里?”蒋李晋凑近的代砚悬的长发,轻嗅了嗅,笑道:“今天用了什么洗发水,好香!”

代砚悬不想让男人插开话题。

她转身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看一眼蒋李晋深邃无底的眼睛,鼓起勇气握上他的手。

反正她就当自己现在是代砚墨,以蒋李晋深爱女人的身份,去向他撒娇。

“我想回去看看!”她知道,蒋李晋肯定明白她的意思,所以她不能说谎话,她就是担心家里,一秒钟都停不下来。

蒋李晋看一眼握着他的小手,低笑,举起在唇边轻吻。

代砚悬觉得有些痒,想要往回缩。

蒋李晋正视她,声音沉稳:“明天会有正式的协议,签了字再说!”

协议?

代砚悬愣住,疑惑不已。

看着蒋李晋薄凉的唇轻咬着她的指尖,她呆呆的问:“什么协议?”

蒋李晋歪着脑袋看代砚悬,狠狠的咬了一口代砚悬的指尖,代砚悬吃痛,眉头紧拧,想要将手抽回来,可蒋李晋紧紧的握着。

“你太不听话了,所以我得用各种方法把你束缚在身边!”

代砚悬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她不安的吞了口口水,周旋:“我不是已经在你身边了吗?”她心里了然,突然就不想再安静下去了,她这么低声下气,这么乖巧听话,为的不就是代家。

可是这个男人总是推脱,总是不提正事,她等不了。

轻笑:“你害怕什么?”

蒋李晋目光一暗,紧紧的盯着代砚悬,薄唇紧抿。

代砚悬似是想到什么,她笑得更加放肆:“你怕我离开,怕我再也不回来,是不是?”

蒋李晋嗜血一笑,大手按住代砚悬的脑袋,咬了上去。

代砚悬的脖子被这野兽深深的咬出了两排牙印,触目惊心。

很疼,不过她忍下了。

她想,刚刚被咬的地方可能已经血肉模糊了吧,不然怎么感觉像是疼到骨髓里一样。

“蒋李晋,我说了,我不是代砚墨,可你为什么不信?”

蒋李晋轻舔代砚悬脖颈上已经泛出血丝的牙印,他紧紧箍着她的纤腰。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发过誓了,不管你是谁,你都得一生永远的陪在我身边!”

“你以为我会信吗?”代砚悬失笑:“像你这种利欲熏心的人,发过的誓应该不计其数,又怎么还会在乎多上一个或者少上一个,所以蒋先生,不要再将你的深情放在我身上,我不是代砚墨!”

蒋李晋目光幽暗,潭底的野兽已经嘶吼着想要冲出来。

代砚悬很怕,毕竟在她面前的男人是直接掌管了代家生死的,可是她很厌恶被别人当作替身。

而且以替身的姿态还跟蒋李晋做了那样的事情,怎么想都觉得好可悲。

蒋李晋周身的戾气以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代砚悬心头一悸,本能的想要道歉。

可是……

她咬牙忍下了。

她是弱者,但如果一直被当作替身禁锢下去,她只怕是永远都逃不了蒋家这个牢笼。

所以必须得让蒋李晋明白,她不是代砚墨,这真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没关系!”蒋李晋的右手收紧,将代砚悬牢牢的按在他怀里。

左手抬起代砚悬的下巴,太阳穴已经因为隐忍而青筋暴露,可他还是笑得如沐春风。

“你最好是否认到底,不然哪天扛不住想要承认时,我想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代砚悬小脸一白,她被迫的仰着下巴,在蒋李晋的眼底看到了浓烈的毁灭之火,好像能将她瞬间烧成灰烬。

她想说话,却是惧怕的说不出来。

“你一再否认,是想说明什么?我跟你的过去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一文不值吗?”蒋李晋眼底的愤怒缓缓渗了出来。

代砚悬想要摇头,可被男人捏着下巴,动弹不得。

“你是不是在心底笑我?是不是觉得我以往所做的那些都像个笑话一样?我是你玩弄在股掌之中的小丑,你肯定觉得蒋李晋根本就没有脑子,他蠢得可怜,是不是?”蒋李晋笑得张狂,目光如刀,寸寸捅在代砚悬的身上。

“我那么低声下气的追着你跑,你得意洋洋的在别人面前肆意宣扬,你想表示什么?就因为我爱得蠢爱得愚不可及,所以你现在连认都不认我吗?”

蒋李晋的情绪越来越不稳,手下的力道越来越重。

灼热沉重的呼吸喷在代砚悬的脸上,她噤了声,一双黑眸里尽是疼痛。

“不,不是这样!”她到底要怎么解释才行?

下巴越来越疼,代砚悬后悔了,她恼怒自己的不理智,明知代砚墨是蒋李晋的死穴,可她为什么还要去碰。

为什么就不能再耐心一些。

太冲动的下场是会被捏死的。

“不是哪样?”蒋李晋紧紧将代砚悬压在怀里,他以为这几天里的亲密已经让女子承认他了。

他以为,女子已经默认了。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还是要否认?

“如果不是代家出事,你是不是就不会出现?如果不是谷家姐妹丛中作梗,你是不是会很高兴跟戚睦走?”

代砚悬无言,错了,都是错的。

原本就是错的,从一开始就是错了,她站在拍卖台上时没有想过戚睦会来,也没有想过谷家姐妹会暗箱操作。

她的命运是未知的,她想以高价售出自己,以最快的方式拯救代家。

可是她偏偏就落到了蒋李晋的手上,她被谷家两姐妹害惨了。

“我没有!”她摇头,声音拔高:“都说了我不是代砚墨,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相信!”

“那么代砚墨去哪儿了,这世上还会有如此相像的人吗?你跟她长了一模一样的脸,你到底还想欺骗我到什么时候?”蒋李晋推开代砚悬,起身。

胸口急速起伏,可见气得不清。

他站在床前看着被他大力带倒在床上的代砚悬,心里疼痛难当。

代砚悬的脸蹭在被子上,有些疼。

她握紧拳头,狠狠砸在枕头两畔,笑出声来。

悲怆又无助。

她猛然抬眸,扑向蒋李晋,娇弱的身子直接摔在了男人的身上。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