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片段过往

时间:2021-01-14 16:08:17来源:鸾尘网

将代砚悬从怀里扯出,低下头,撩开她半披在肩头的长发,甜腻的香,像水果像。代砚悬不好意思的左右四处张望,是不愿对上蒋李晋的眼睛,她无措又无可奈何的低声张口:“真的对不起!代砚悬不好意思的左右张望,就是不肯对上蒋李晋的眼睛,她无措又无奈的小声开口:“对不起!”她可没有故意要扑进他的怀里。。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20章 片段过往小说

将代砚悬从怀里扯出来,低头,撩起她半披在肩头的长发,甜腻的香,像水果一样。

代砚悬不好意思的左右张望,就是不肯对上蒋李晋的眼睛,她无措又无奈的小声开口:“对不起!”她可没有故意要扑进他的怀里。

只是……

‘轰隆!’

雷声又来了。

代砚悬这次早有准备,所以僵硬的站着,任蒋李晋把握着她的头发。

“你抬起头来!”蒋李晋要求。

代砚悬不敢造次,乖乖抬眸。

蒋李晋温热的指尖轻拨开代砚悬的刘海,触上那还没有好全的伤疤。

因为没长好而且还是细肉,很敏感,也……很痒。

代砚悬控制不住的瑟缩了一下。

蒋李晋勾唇:“你看,要下雨了!”他算是回应着之前代砚悬在车上说的话。

代砚悬不知道应该点头还是摇头,只能默默的站着。

额头上温热的触觉让她只想逃,可心里还得克制着这股想要躲开的冲动,她不能再让蒋李晋生气了。

刚刚男人的声音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犀利冰冷了。

所以她觉得,蒋李晋的情绪应该是好转了一些。

“代砚墨,你说,你到底有几副面孔?”蒋李晋缓缓问。

雨滴淅沥的从天而降,不大,只是电闪雷鸣,看上去很惊悚。

代砚悬抬眸,她想解释,想再一次否认,她不是代砚墨,可是看到蒋李晋好不容易柔和下来的俊脸,只能噤声。

她不说话总行了吧。

蒋李晋冷哼一声,薄唇凑近代砚悬,总觉得女子身上很甜。

“你吃了什么?怎么这么甜?”他疑惑的问。

代砚悬愣住,想着男人话里的意思。

甜?

她左右在自己的身上闻了闻,哪里甜了?她怎么什么都闻不出来?

蒋李晋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许是被代砚悬这有些傻的动作给取悦了。

他吻上她的唇,愉悦道:“只要我觉得甜就行了!”旋即,紧紧拥住她,索取她口腔里所有的清香。

很美味,比以前要美味多了。

管家和司机陪着这两位谈情说爱的主子淋着雨……毛毛雨。

代砚悬被吻得晕头转向,自然是忘记了再问蒋李晋会不会帮忙这个的问题。

第二天,大雨。

小罗进来给代砚悬的脑门儿上涂药。

“代小姐,还疼吗?”

代砚悬乖巧的没动,声音轻柔:“有一些,不过很痒!”

小罗笑,觉得这样温柔的代小姐让她想要生个气都生不起来。

所以她很好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让代小姐有如此大的变化,还是说,就是因为代家的这次危机?

……她不知道,不过无可否认,现在这样好相处的代小姐让人喜欢极了。

可能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吧。

“痒就证明伤口正在愈合,您可不能因为痒去抓,这样会留下伤疤的!”

哦?

代砚悬惊讶:“难道不抓就不会留下了吗?”她还以为不管怎么样一定会有印迹呢。

“当然不会!”小罗收了药膏,将代砚悬的刘海用别致的发卡别过去。

“我们可没胆子让代小姐这么漂亮的脸留下什么印记,那就罪过了!”

“……”

代砚悬觉得小罗的话也太严重了吧,虽然她很珍惜这张脸,不过受伤留疤是很正常的,她也没有往心里去。

小罗抬眸看一眼外面瓢泼的大雨,问代砚悬:“您要不要去亭子里赏雨?”

代砚悬眨眼:“还有亭子?”

小罗控制不住的轻点代砚悬的脑袋,觉得代小姐总是能做出让她手痒的表情,太可爱了。

“别墅后面有一片桃林,从亭子看出去,特别漂亮!”

代砚悬好奇的站了起来,不过知道自己的身份敏感,还是谨慎的问:“我,我能去看看吗?”

小罗觉得代小姐太过客气了,客气的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能的,我带您过去!”

代砚悬雀跃不已,也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她觉得今天一定能见到蒋李晋。

这个男人总是神出鬼没的,昨天晚上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呢他就让她回房了,等到今天她起来时,已经不见男人的身影。

小罗说他去公司了。

这么大的雨,蒋李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她一个明确的态度呢?

唉!

桃花遇雨,潋滟更甚,那满目的粉色摇曳在风雨里,如娉婷少女,羞涩诱人。

亭子建在别墅的后院,可能就是用来观赏这极致的美景的。

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代小姐,您脚下小心,可不能踩空了!”小罗提醒代砚悬,这亭子在高处,台阶被斜风吹了些雨水进来,微微的滑意。

代砚悬感激一笑:“我知道!”

登到高处,雨势渐小。

亭子四周都是玻璃罩着,并不会被风雨所侵袭,所以异常的让人安心。

小罗让佣人送来了茶点,袅袅清茶,水雾飘渺,不远处桃林遇风,层层荡开,妖娆汇成海,有朵朵随风而降,落在地面,当也是倾尽了最美的一生。

一切犹如唯美画卷,让人如痴如醉。

代砚悬的眼底都是那簇拥的桃色,沾了水汽,漂亮到极致。

“好美!”再多的语言都无发形容眼前的美景,只得赞叹,好美,真美。

“是吧,我也觉得好漂亮!”小罗微笑,有感而发:“那年代小姐离开,先生一蹶不振,您不知道他有多痛苦!”

代砚悬愣了愣,然后垂下视线,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香茶,只觉得这眼前的唯美突然就变了色泽。

黯淡,凄凉……

小罗沉浸在那年的那天。

“代小姐您走得绝情,先生高高在上难得低头,可您却是看都不看先生一眼,那时,我想先生定是疼极了!”

代砚悬默默听着,无有话说。

这一切应是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的,可一想到高傲的蒋李晋低头去求,那画面让她心疼难当。

代砚墨啊,你何德何能……

“当时先生阴郁了大半年,身体更是虚弱难当,后来老爷和夫人看不下去,这才接了他回去,我们都不曾跟着,直到第二年的春天,先生才缓缓归来,他让人在这后院种满了桃花,没有人知道他的用意,可我想,他一定是想借物思人,因为,这芳华桃色是代小姐您最喜欢的!”

代砚悬张了张口,她喜欢桃花是不假,可没想到代砚墨竟然也喜欢。

这真的是太让人无语了。

“自那以后,先生便不再似以前一样温和待人,他的性子总是阴晴不定,忽冷忽热,不过对我们这些下人,他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厚,谈判桌上很多人都说先生锋利无比,只要他在场,就没有谈不赢的官司,可是代小姐,您应知道,先生以前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可您却让他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代砚悬握紧了茶杯,心里很震撼蒋李晋对于代砚墨的深情。

这般的爱情,该是美好而又有一个温暖结局的,只叹代砚墨不知道珍惜,可惜了。

她轻抿一口茶,舌尖都是淡淡的香。

“对不起!”她看向小罗,无论有没有资格,如今她听了这样的故事,也想替代砚墨说上一声抱歉。

小罗摇头:“这句话不应该对我说的,代小姐,先生的心门已经关闭,你若是再想打开,极其困难!”

“……”代砚悬觉得她是没有本事打开的,况且她也没有这个心思。

只不过代砚墨到底去哪儿了?

还是说真的消失了?

不然蒋李晋也不可能将她错认成代砚墨啊。

“那,代……”她想问小罗,可又觉得小罗会误会她。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代砚墨,所以她说什么大家都不会信的。

这时,有人在亭子低下喊人。

“小罗,先生回来了!”

代砚悬握着茶杯的手一僵,猛然看向说话的人。

小罗扫一眼亭子底下的佣人,道:“知道了!”

佣人离开。

代砚悬也没了喝茶的兴致,看一眼摇曳生姿的桃花,雨已经停了。

“小罗,我们也下去吧!”她得见蒋李晋。

小罗点头。

饭桌上,蒋李晋身着藏蓝色的家居服,目测布料很柔软。

男人显然已经回来有些时候了,连澡都洗了。

“开饭!”见代砚悬坐定,蒋李晋让人上菜。

饭桌上蒋李晋的左手边还放着一个iPad,他不时的扫上一眼,面无表情。

代砚悬看蒋李晋这么忙,也不好意思打扰。

饭菜非常丰富,什么都有。

蒋李晋优雅喝了口汤,看向代砚悬,许是想到了什么,他问:“你不是喜欢吃半生的肉食吗?现在怎么又成了全熟了?”

他的记忆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女子喜欢的一切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代砚悬碗里是刚刚才夹进去的排骨,因为刚来这里的前两天厨子所做的肉都是七八分熟的,味道虽然还算不错,可跟全熟的比起来,真的让她难以下咽。

这才万分不好意思的告诉小罗,她吃不习惯半生的,就如昨天一分熟的牛排一样,那种带着血丝的肉在有些人眼里是美味,可在她的眼里,那就像是怪兽一样,她接受无能。

可是,她要怎么跟蒋李晋解释,她真的不是代砚墨啊。

还有,代砚墨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竟然喜欢吃半生的肉,真是让她钦佩万分。

“嗯……我这两年来胃不是特别的好,所以医生不让我再吃半生的!”为了以后再不见到带着血丝的食物,她还是永绝后患的好。

蒋李晋目光微暗,放下汤勺:“你说慌!”

“……”代砚悬愣住,难不成她说错什么了吗?她都把医生了搬了出来,还是说服不了蒋李晋?

他不是最关心代砚墨嘛,既然她都说胃不太好了,那自然应该先关注她的身体啊!

蒋李晋冷哼一声,扫一眼代砚悬碗里的排骨,声音淡漠:“你真厉害,一副面孔一副性格!”

“……”代砚悬是无力的。

饭桌上再没有声音,蒋李晋浑身散发着冷气,代砚悬根本就吃不下去,只得夹一些小青菜,缓慢的嚼。

她怕了还不成嘛,她不吃肉了。

饭过,蒋李晋面色冰冷的上楼,代砚悬完全没胆子跟上去。

她可不能得罪这位爷,代家是起是落还得看这位爷的心情。

又是一夜过去,代砚悬再怎么焦虑都是无济于事,小罗告诉她蒋李晋又出门了。

她万分懊恼的捶着脑袋,怎么就不能起早一些呢。

可明明……现在才六点半。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