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你要等我

时间:2021-01-14 16:08:16来源:鸾尘网

夜幕弥漫,车流如潮。那五颜六色的斑斓灯光将整个城市装饰点缀的格外美好的。纸醉金迷里人们各回各的温柔如水香,而一拖再拖还眷念在颓唐夜场不愿离开的,是那找将近归宿的孤独灵魂。假若那五颜六色的斑斓灯光将整个城市点缀的分外美好。。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9章 你要等我小说

夜幕笼罩,车流如潮。

那五颜六色的斑斓灯光将整个城市点缀的分外美好。

纸醉金迷里人们各回各的温柔香,而迟迟还眷恋在颓靡夜场不肯离去的,是那找不到归宿的孤单灵魂。

倘若能有点滴的温暖,也不会有人甘愿让欲望沉沦。

只是这生活中有太多无奈太多悲哀,有时候无论怎么努力都达不到自己期许的那样。

夜微凉,华灯照耀在‘北为’餐厅的一角。

代砚悬和戚睦相对而立。

没有再重逢时的喜悦,代砚悬想笑却是笑不出来,她努力的让自己不那么狼狈。

抬眸看一眼浓重的夜色,也不过是刚刚八点的样子,这个城市最瑰丽的一幕还没有完全上演。

心里感叹。

“时间过得可真快!”她笑看一眼戚睦,“还记得那时年少,我们都不曾好好的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现在想来,却也只能说是年少年狂,不懂事的年纪!”

戚睦浅蓝色的眸子紧紧的盯在代砚悬的身上,唇角勾起一抹笑来,勉强,无力。

“你,他……他对你好吗?”戚睦觉得很悲哀,即便他浴/火归来,可还是护不了他想护的人。

代砚悬眼眶一红,笑得分外柔静。

她没敢看戚睦,只得半天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好字。

戚睦想要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带代砚悬走,他舍不得让她受任何的委屈。

可是他又理智的知道,现在强行带走她只会让她更加的煎熬。

“小悬!”心里难受。

代砚悬知道戚睦要说什么,她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垂眸看着地面,斑驳的光影晦暗不明,她什么都看不到……

“小悬!”戚睦唤一声,他不管还等在远处车里的蒋李晋,伸手握上代砚悬冰冷的小手。

他看着她带笑的眼眸,一如初见时那般温柔。

他知道,他的小悬,一直都是温柔而善良的。

“我很没用,不能带你走!”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女子,可又想要仔细的看着她的每个表情,他想在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还能找到点滴的力量。

代砚悬摇头,回握住戚睦。

她偏着脑袋笑,眼底的泪花被灯花照成破碎的星星,散开在戚睦的心底,疼得他全身都僵住。

“我理解,我也很明白,戚睦,你不要责怪自己,我知道你肯定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可是你也知道蒋李晋的势力有多庞大,我不想将你牵扯进来,你就当是……当是从来没有认识过我吧,你好好过你的生活,以后不要来找我,我宁可你当作我死了!”

她怕再一次相见时她已经不是今日这般干净的样子,她又有什么颜面来见戚睦。

索性天涯各走,曾经如何,只是匆匆往事,此后,谁都不要再念起谁。

“怎么可能!”戚睦握紧了代砚悬的小手,力道大到让代砚悬都疼了。

“你相信我,我会尽快将你带出来,小悬,你相信我!”戚睦将所有的痛楚都深深掩下,他知道,他不能失去代砚悬。

为了这个女人,他宁愿背负所有的艰难,如果能跟她永远在一起,低落到尘埃又如何。

可是祈求无用,蒋李晋不会相让。

唯今之计,他只能等,等一个合适的不会让小悬受伤的机会。

“迟早有一天,你会回到我身边,小悬,我相信你也会期待那一天的,对不对?”

代砚悬深深的看着戚睦海蓝色的眼镜,漂亮剔透,如那晶莹的琥珀一样,她总是叽叽喳喳的告诉他,他的眼睛有多漂亮。

而他也一直都微笑看她,那么宠爱。

她曾以为,这一生她真的会溺毙在他的温柔里,她和他,会一直……一直到老。

“戚睦!”代砚悬伸手缓缓的触上戚睦的眼睛。

她的指尖很凉,戚睦不由的心里颤抖。

代砚悬笑,泪水努力不脱眶而出。

“你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我,我会一辈子记得的,戚睦,我不会忘记你的!”所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只要你还接受,那我肯定会大步奔向你。

戚睦,戚睦……

“等我,小悬!”

整个天幕已经压了下来,先前的月朗星稀仿若转瞬间就消失殆尽。

黑云沉厚,起风了,整个城市的灯红酒绿忽明忽暗。

代砚悬静坐在车里,视线呆愣的看着车窗外。

直到静默的窒息快要压得车内的人全部无法呼吸。

“要下雨了!”代砚悬柔柔一笑。

她转头看向沉默无声的蒋李晋,车里灯光并不是很亮,应该说很暗。

蒋李晋好像很喜欢这种高深莫测的氛围,神秘又让人不安。

代砚悬是不可能琢磨透男人的心思的,所以也不勉强自己。

从她的视线可以看到蒋李晋淡漠桀骜的下巴,很锋利。

“蒋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蒋李晋没有动,薄唇微张:“什么问题?”声音清冷,如他的人一样,仿若从来都是携着一股寒流的,走到哪里都能冻得万物不得生长。

可代砚悬心里明白,倘若现在是代砚墨在蒋李晋身边,他肯定能温柔如春,三月的阳光有多和煦,蒋李晋就能有多温暖。

代砚悬垂眸,双手因为不安而纠缠在一起,她小声的开口:“蒋先生会帮代家吗?”

无可否认,她已经把自己的安全都置之度外了,什么幸福什么爱情,在沉重的责任面前,她自己是好是坏根本就无关紧要。

蒋李晋闭上眼睛……小憩。

代砚悬紧张的等了半天,都不见男人有所反应。

有些失望的别开视线。

又是沉默。

副驾驶的管家默默的从后视镜里扫一眼蒋李晋,心里疑惑,这位爷向来果断利落,今天这是怎么了?

思索几秒,又笑自己是真的老了。

再怎么果断的人遇到爱情都会是另一个样子。

只能说代小姐还没有让先生完全打开心门。

曾经先生全然付出,到头来得到的只不过是一记戏弄的眼神,而现在再想要先生的真心,怕是比登天还要难了。

车速不快不慢,一路来毫无颠簸,司机也是老手了,早就摸清了自家主子的脾性。

到了别墅。

蒋李晋睁开眼睛,司机打开车门,护他下车。

代砚悬也赶紧跟了下去。

蒋李晋人高马大,腿很长,走得很快。

纵然代砚悬已经比平均人的身高要高出不少,可还是跟不上蒋李晋的大长腿。

“蒋先生!”无奈下她只得开口唤他。

蒋李晋面色冰冷,可见是厌恶极了这声蒋先生。

或者是从那天晚上代砚悬初次开口时,他就已经在隐忍了。

代砚悬不察,还是唤:“蒋先生,之前的问题你想了好吗?”她以为刚刚车里蒋李晋长久的沉默里是在思考。

哪怕自欺欺人,她还是想往好的方面想。

蒋李晋停下脚步,长身而立,就一个背影,蓄势待发。

代砚悬猛然也跟着停下脚步,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她突然不敢靠过去。

只能期期艾艾的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

心里矛盾极了,明明她现在最应该的就是赶紧上前,跟男人问个清楚,可她胆子又不大,很怕惹男人生气。

管家和司机站在两米开外,根本就没胆子打扰自家闹脾气的主子。

代砚悬见蒋李晋一直没有转身,但也没有走。

她觉得这种态度就是让她过去。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小勇气,她试探的慢慢靠近。

蒋李晋听着女子乌龟一样终于磨蹭了过来,心下一躁,很烦。

代砚悬小声道:“蒋先生!”很是怯怯。

见男人还是没有转身,她咬咬牙,绕到男人的面前。

因为身高的关系,也加上灯光昏暗。

所以代砚悬根本就看不清蒋李晋的表情。

讨好的微笑:“蒋先生,那个……”话还没有说完,蒋李晋突然伸手。

一把捏起代砚悬的下巴。

“你让他碰你的手!”蒋李晋的声音里没有任何情绪,平铺直叙,让人惊悸。

代砚悬跟不上蒋李晋的思维,傻傻的张着嘴:“啊?”

蒋李晋居高临下的盯着代砚悬的眼睛,女子的这双黑眸如琉璃一般,透彻到没有沾上任何杂污,确实跟以前看到的不一样。

不过这是她擅长的骗术,她本就是个会变脸的狡猾女人。

“你说,我要不要砍了你这双手?”他见不得女子让任何人碰,这世上除了他,谁若是靠近女子一步,他都想大肆屠杀。

代砚悬吓得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将双手别向背后。

“我不高兴!”蒋李晋拇指轻点代砚悬的唇:“你知道的,我要是不高兴了,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代砚悬从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中提取了她自认为有用的一点。

那就是……蒋李晋不想帮代家,因为……他不高兴。

“那,那怎么办?”总不能让她哄他吧?

蒋李晋这么大的人了,让她哄?

开什么玩笑。

再说她也没有那个本事啊,她完全不知道蒋李晋什么时候会高兴什么时候会发脾气。

她完全没有掌握出这个男人的阴晴表。

‘轰隆!’天边一道惊雷猛然砸下,代砚悬没什么准备,所以本能的扑进男人的怀抱。

蒋李晋低眸看她,没有说话。

代砚悬回过神来时尴尬的耳朵都红了,干笑着仰头看一眼蒋李晋,见男人正盯着她看,她羞愧的无处可逃,只能破罐破摔的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小手紧紧的揪着蒋李晋做工精良的西装,不想再出来了。

她好歹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大小姐,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呢,一道雷就能诈出她的胆量。

好吧……她的胆子确实不怎么大。

蒋李晋冷哼一声,眼角却是轻轻的上扬几分。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