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无法逃离

时间:2021-01-14 16:08:16来源:鸾尘网

递过来酒杯,代砚墨淡淡一笑,仰起头喝下。她果然是也没没看错,是烈酒,那股灼烫从她的喉咙始终迅速蔓延到小腹,烧得像是要冒气了像。“没想起小宁这恶略的性子始终也没变,你也不她果真是没有看错,是烈酒,那股灼烫从她的喉咙一直蔓延到小腹,烧得像是要冒烟了一样。。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8章 无法逃离小说

接过酒杯,代砚墨淡淡一笑,仰头喝下。

她果真是没有看错,是烈酒,那股灼烫从她的喉咙一直蔓延到小腹,烧得像是要冒烟了一样。

“没想到小宁这恶劣的性子一直没有变,你也不年轻了,怎么就还总喜欢像个孩子一样胡闹呢!”代砚悬淡淡的指责。

谷以宁目光一暗,眸底席卷起狂风暴雨。

代砚悬不怕,她连蒋李晋最阴狠的一面都见过了,还会再怕阴晴不定的谷以宁吗?

“哦?”淡然坐在位子上的谷以沓不高兴了,她勾唇,面上带笑。

“小谷怎么会胡闹呢,她一向听话,如果一定要说胡闹的话,那只能说明小悬不满被蒋先生带走,这可怎么办呢,拍卖会已经结束,而且银货两讫,如果小悬后悔的话我也很为难的,毕竟,我们姐妹也是想要帮你!”

蒋李晋等着谷家姐妹唱戏,而戚睦自有他的打算。

至于代砚悬,只能白着一张脸坐落。

她一个人敌不过心有灵犀的两个双胞胎,而且她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先机,现在说什么都只会被嘲笑。

“上菜!”蒋李晋开口,服务员这才敢从门口进来。

代砚悬以为她跟了蒋李晋后就再也见不到戚睦,哪想到会这么快。

“啧,这家餐厅一直以浪漫为名,今天我们五个人,貌似不怎么搭配!”谷以宁大眼睛微闪,轻笑着抿一口酒。

代砚悬什么话都没有说。

她只希望蒋李晋能明白,她不是代砚墨,这样他或许就能放了她。

“浪漫在人的心底,如果只是吃个饭就能浪漫的话,那就理解错了这家餐厅的实际意义!”谷以沓和妹妹悠悠缓缓的说着话,完全不管其他沉默的三个人。

蒋李晋侧眸看一眼代砚悬,想了想后开口。

指着戚睦:“既然今天大家都在这里,你就跟他把话说清楚!”

代砚悬愣住:“说清楚什么?”她跟戚睦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分手男女,也就是前任的关系,还需要说什么吗?

戚睦抬眸看着代砚悬,他见女子眸光里都是恐惧不安,心里微涩,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代砚悬也看着戚睦。

她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么近的看过戚睦了,遥想当年,如果她再努力一些,或许就不会跟这个人分开了。

“看这含情脉脉的,我说小悬啊,你这样可不行,蒋先生就在你边上呢,你这么深情的看着戚先生,这恐怕不好吧?还是你已经忘记了你是被蒋先生拍走的?”谷以宁永远都是喜欢生事的,唯恐天下不乱。

代砚悬很是愤怒,她哪有深情了?

“你胡说什么?”

谷以沓指背微屈的轻碰了一下谷以宁的脑袋,话是说给代砚悬听的。

“你啊,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你就算是不提醒,我想小悬应该也是很清楚的,她现在是蒋先生的女人,可不能再跟戚先生暧昧不清!”

“你!”代砚悬气得眉心紧拧。

戚睦见此,缓缓道:“谷小姐这话怕是太过严重了些,不见得你们的讨好蒋先生就会看在眼里,你们何必这么轻贱自己呢!”

谷以沓姐妹俩只能闭嘴。

现在是饭桌上,不能撕起来,况且蒋李晋还在这里,大家以后还有生意来往,不能冲动。

这时,包厢门被敲开,菜陆续而上。

蒋李晋给代砚悬要了一份一分熟的牛排。

代砚悬对这种还带着血丝的东西很是畏惧,她从来不喜欢吃这种基本是全生的东西。

对于牛排她从小就喜欢不起来。

本能的有些抗拒。

蒋李晋看她一眼,见她拿着刀叉无从下手,便疑惑的问:“不想切?”

代砚悬知道男人一定是将她当成了代砚墨。坦白说当牛排被端上来的时候,她内心深处真的还挺崇拜代砚墨的。

能吃一分熟牛排的人,她都崇拜。

不过,她自己是排斥的,相当排斥的。

她摇头:“没有,只是有很久没吃了,所以一时间没办法习惯这样生的口味!”有其他人在场,她不想让蒋李晋为难。

可即便如此,蒋李晋还是生气了。

面色微暗。

“那你习惯什么?”他下意识的看一眼戚睦盘子里的,“五分熟?”

他敢断定,如果代砚墨敢点头,他一定当场就掐死她。

代砚悬看一眼戚睦,垂眸摇头,声音很低:“我想要全熟的!”

对于生的东西她就是适应不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以前爸爸带着她去吃生鱼片,大家都说那东西有多美味有多爽口,可是对她来说是灾难。

吃了好几次,都是吐,基本是还没有回到家就大吐特吐,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身体接受无能。

所以久而久之,爸爸也不再让她吃那些生的东西了,尤其是生的肉食,她基本不会去动。

蒋李晋虽然也没有多么高兴,但还是给代砚悬换了。

戚睦有好几次想要开口,却又怕让代砚悬为难。

现在他暂时不能将女子带走,所以一定不能让她难堪。

谷家两姐妹自从被戚睦呛到后,就没有再说话,安静优雅的吃自己的。

代砚悬隐约觉得,谷家两姐妹对戚睦也是有些忌惮的。

她心里微微安定了一些。

沉默的用完餐,一行人往出走。

谷以宁披上了大衣,鲜艳的红色,如血一般。倒是跟她诡异的性格一样……

她跟谷以沓并肩,两姐妹脚下都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谷以宁笑看着走在蒋李晋身侧的代砚悬,红唇高扬:“小悬,既然跟了蒋先生,可得好好的伺候他,你要知道在A市有很多人想求得伺候蒋先生都求不到呢,这是你多好的机会啊,可不能任性!”

代砚悬听着谷以宁旁若无人的讽刺她,她是代家的大小姐,以前多么风光,哪里还会去对别人伏低做小。

可是世风日下,纵然她往昔再怎么高高在上,还是沦落到了卑微的一幕。

被嘲笑了她也只能受着,反抗的话只会换来更多的冷眼。

戚睦目光幽深的看着前方,没有理睬任何人。

倒是蒋李晋,黑沉的眸子似有若无的扫一眼谷以宁,其中的警告只有谷以宁知道。

两姐妹又安分了下来。

出了餐厅,代砚悬手中拿着一个精美的礼盒,这是餐厅额外的惊喜,蒋李晋给了代砚悬,而她没有理由不拿。

“蒋先生,多谢今天能应邀而来,此后的日子还需要蒋先生多多照拂,如若小宁哪里做得不好,还请蒋先生大人大量不要见怪!”谷以宁八面玲珑很会做人,她知道今天说的话貌似有那么一丢丢的不适,所以还得跟蒋李晋倒个歉。

不过小小几句话,她也就是随口说说,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

蒋李晋目光淡淡,声音更是冰冷:“你知道就好!”

五个字,堵得谷以宁半天说不出话来。

谷以沓见此,掩下眼底的不满,抿唇一笑。

“蒋先生,我跟小谷还有事情要忙,可能得先一步离开了!”

蒋李晋摆手,让她们走。

两姐妹也没有客气,大步上了车,箭一样飙了出去。

带起的风刮过代砚悬的蕾丝长裙,一阵阵的发寒。

戚睦在后面一点,此时缓缓上前,看向蒋李晋。

蒋李晋声音低沉,高高在上:“以往如何那都只是过去,现在她跟我在一起,希望戚先生能明白!”

戚睦温柔一笑,并不似蒋李晋咄咄逼人。

他唇角微扬,看一眼垂着脑袋的代砚悬,问蒋李晋:“我能跟她单独说几句话吗?”

蒋李晋的目光定在代砚悬猛然抬起的脑门儿上,今天女子留着刘海,还未好全的伤疤被遮住了。

他记得伤口不大,却挺狰狞。

又想到自己跟代砚墨的过往,到处都是伤,走到哪里都逃不过血肉模糊。

他是无法原谅轻易就弃他而去的女子,可他愿意给彼此再一次机会,所以他同意代砚墨和戚睦说清楚。

此后,她就只能一心待在他的身边。

代砚悬有些不安的看着蒋李晋,她不知道戚睦刚刚的话是不是让蒋李晋生气了,她怕蒋李晋突然发难戚睦,她真的不想连累戚睦。

忍着心痛看向戚睦,眼里都是难过,可又不能让男人知道。

只得别开视线,等到眼底的那些情绪都隐藏干净了,她这才再一次看向戚睦。

她想告诉他,不管以前如何,以后,她都只希望他幸福。

她已经落到这个地步,无望于人生,也不奢望什么未来,只是戚睦跟她不一样,他有更美好更美满的未来。

没了她,他或许能更接近幸福。

她张了张口,无声的唤:“戚睦!”

戚睦心里的难过突然就排山倒海而来,压得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你去吧!”蒋李晋突然开口。

他伸手轻抚上代砚悬的鬓角,一如那天晚上的温柔,轻轻的浅浅的,宠爱……而祈求。

他缓缓勾唇,笑着看她:“你去跟他说清楚,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代砚悬愣住,眼眶蓦然就红了。

不知道是为了蒋李晋的委曲求全,还是为了她跟戚睦所谓的说清楚。

可是明明……明明她就不是代砚墨,蒋李晋执意将所有的热情所有的愤怒都放在她身上,她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不是没有跟他解释过,可是蒋李晋这样精明的人偏偏就是不听,宁可掐死她,他都不相信她不是代砚墨。

所以真正的代砚墨在哪里?她到底什么时候出现?

这样一种错位的爱情,蒋李晋满心的爱情如若都错付了,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他该怎么办?

而她又要怎么办?

她和戚睦那回不去的曾经,又要如何安放?

她爱他,他也爱她,可是走不到一起,没人给他们一条出路。

她无论怎么选,都是无路可走。

遍地荆棘,就算终于踩出了一条路来,那也是鲜血淋漓,或许到那时,她已经没有任何挣扎的力气了。

所以代砚墨,你到底在哪里?

你怎么能丢下深爱你的男人毫无音讯呢?

你怎么忍心?

“你不想去?”蒋李晋见代砚悬半天没有动弹,心里一喜,激动的握上她微凉的手:“是不是在你的心里,你已经跟他断绝的干净了?”

他不会容忍他的女人心里记挂着别的男人一点,不,半点都不行。

代砚悬面色凄楚,她小脸惨白,摇头,声音微哽:“我现在就去说!”

权衡利弊,她知道蒋李晋不肯放过她,至少目前来说,她绝对逃脱不了,而代家需要蒋李晋的帮忙,除非她想看着父亲被债务必死,而代氏所有的劳工都无处可去,双胞胎还那么小,他们什么能力都没有,长姐为母,她怎么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陷这些人于深渊。

她做不到心狠手辣,所以只能待在蒋李晋身边。

抬眸看向戚睦。

戚睦啊!你我的缘分或许早就没了,如今的藕断丝连只是神经末梢那一点点的不甘。

我不想放手,可是……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