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7章 意料之外

时间:2021-01-14 16:08:16来源:鸾尘网

红绿两色,锦毛如光滑细腻的绸缎,油光闪耀。“代小姐,医生说您身体太虚弱无力,因为厨房准备好了药膳,你姑且先用上一些,稍候午饭的时候再用正餐!”小罗张口。代砚悬目光呆呆地的看“代小姐,医生说您身体太虚弱,所以厨房准备了药膳,你暂且先用上一些,稍后午饭的时候再用正餐!”小罗开口。。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7章 意料之外小说

红绿两色,锦毛如光滑的绸缎,油光闪亮。

“代小姐,医生说您身体太虚弱,所以厨房准备了药膳,你暂且先用上一些,稍后午饭的时候再用正餐!”小罗开口。

代砚悬目光愣愣的看着玻璃外两只戏耍的蝴蝶。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勾,笑得恬静欣喜。

“代小姐?”小罗见代砚悬似是在发呆,只好开口唤她。

代砚悬回神,有些尴尬的轻抚了抚还微微有些湿意的长发。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其他的事情!”她为自己的失礼道歉。

小罗摇头,指了指不远处长方形餐桌上放着的药膳。

“代小姐先用早饭吧,用完以后再费脑想其他的事情也不迟!”

“……”

代砚悬被这话说得分外的不好意思。

只能安静走过去,落座用药膳。

她以为会苦,不过入口却是淡淡的药香,并不会让人厌烦。

小罗看到代砚悬暂时没有其他需求,便转身出去,她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佣人,不能被搞砸了。

代砚悬用过早餐,坐在餐厅里也没有离开。

她转身看着落地窗外面的花园,心里虽然焦急,却只能佯装平静。

中午的时候蒋李晋并没有回来,代砚悬一直等到晚上,也不见男人的面。

小罗按时带着代砚悬去休息,不让她劳累到自己。

“代小姐,该休息了!”

代砚悬坐在嫩绿色的床边上,视线微垂,她想,蒋李晋这是什么意思?将她带回来却不见了踪影。

到底想做什么?

看一眼小罗,缓缓问:“蒋先生他……一直都很忙吗?”

小罗:“有段儿时间会特别忙,不过大部分时间里先生还算是挺清闲的!”

清闲吗?

代砚悬觉得应该不是这样。

代家不是什么小企业,海内外都有代家的公司,虽然说不上已经庞大到可只手遮天,但在A市来说,代家一直是翘楚。

长年稳居霸主之位,无人可撼动半分。

这样大的企业,负责人一定得费很多的心神去打理,又怎么可能会清闲呢。

小罗见代砚悬似是不信,便笑道:“代小姐以为先生常年都很忙?”

代砚悬实话实说:“代家毕竟是大财团,蒋先生日理万机,应该闲不下来的!”

小罗垂眸一笑:“我还以为代小姐忘记了呢!”

“?”代砚悬不懂小罗话里的意思。

小罗也不解释,抬眸看一眼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代小姐,现在一定要休息了,不然不利于伤口愈合!”

“……好吧!”代砚悬听话的上/床睡觉。

可能医生的药里有一些助眠的作用,所以代砚悬睡得很沉。

凌晨一点,蒋李晋的车才缓缓开了进来。

管家之前就接到了电话,所以已经候在门口了。

“先生!”他上前接过蒋李晋的黑色大衣。

蒋李晋边走边问:“她今天怎么样?”

管家知道在问谁。

“代小姐状态良好,不过听小罗说,代小姐想要见您!”

“见我?”蒋李晋眯眼。

管家点头:“是,她想见先生!”

蒋李晋扯了把领带,抬手揉了把眉眼间的疲倦。

“她睡了吗?”

“已经睡下了!”

上二楼。

蒋李晋看一眼管家:“去泡杯咖啡送到我书房!”

管家明白蒋李晋的意思,这是在清人了。

转身让两个跟着的佣人下去,他也从侧道上下去厨房。

蒋李晋来到代砚悬的房间门口。

手握上门把,迟疑几秒,轻轻拧开。

满室的清香。

蒋李晋缓缓踏进去,光线很暗,他黑眸略一扫,看到桌子上盛开的花束,清香正是由花束散出来的。

清甜的味道让他心里的急促稍稍缓和了一些。

放轻脚步,慢慢走到大床前。

代砚悬安静的睡着,呼吸均匀,没有恶梦,她睡得很深沉。

蒋李晋坐在了床边,身上还有些恼人的烟味。

他今天外出应酬了一天,本以为中午能回来,哪知道一拖就到这么晚了。

伸手想要轻轻碰一下女子的恬静的脸。

管家说她要见他。

见他做什么?

想清楚了?

想承认自己了?

可是他觉得他应该不会接受。

她不坦白时他要逼着她坦白。

而她想要坦白时,他却是不想接受的。

以往的伤害还历历在目,他的胸怀并不大,所以忘不掉。

或许唯有彼此折磨,他才能让那些伤痛慢慢结痂,再慢慢脱落,最后,愈合。

即便那伤口永远都有痕迹,可如果女子答应会一直陪在他身边,他会原谅她,原谅所有的一切……

代砚悬从不知道夜里蒋李晋来过,也没有人会告诉她。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直都没有再见过蒋李晋。

直到一周后,当她等到焦躁不已时,管家在公园里找到她。

“代小姐,先生邀请您今晚去外面吃饭,等一下让小罗陪您换装!”

代砚悬猛得站了起来:“他终于肯见我了!”

管家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小罗陪着代砚悬去那奢华的衣帽间换衣服。

小罗的手很巧,会化妆,也会搭配衣服,而且还能做得一桌子好菜,这是代砚悬这几天里慢慢发现的。

“听管家说是西餐厅,我记得代小姐最喜欢吃西餐了,没想到先生这么贴心!”小罗意有所指。

代砚悬心里一紧,她不喜欢吃西餐,一点都不喜欢。

可是代砚墨喜欢。

所以今晚应该又会是一个比较难熬的夜。

换了妆发,小罗带着代砚悬下楼。

管家已经等在外面。

代砚悬看一眼加长的房车,觉得这太惹眼了。

可是心里想想,就算她有什么意见,也是由不得她的。

“代小姐,上车吧!”管家态度恭敬,弯身打开车门。

代砚悬拿着包坐了进去。

天色刚刚才暗下来,霓虹初上,潋滟一片。

车里很安静,管家坐在副驾驶上一句话都不说,代砚悬更是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关键是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虽然心里有很多问题,可是……

算了,留着慢慢儿问蒋李晋吧,如果那人有耐性的话。

车停在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北为’餐厅前。

代砚悬以前也来过一两次。

‘北为’是两个中国夫妻开的,很多人都议论,说这个名字根本就不适合高雅高贵的西餐厅。

可是餐厅老板执意如此,从来没有想过要改。

多年来,‘北为’已经慢慢成了这个城市的一份子,吃过的人都说在这里不为美味,只为一种名为浪漫的享受。

浪漫……多美的两个字。

“代小姐,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请您下车!”

代砚悬下去站定,抬眸扫一眼‘北为’的霓虹招牌。

有时候她会想,这家餐厅的老板和老板娘一定有一段非常唯美的爱情。

‘北为’或许就是一种浓缩的爱……热烈,却朴实。

进了大厅,暖暖的灯光由浅粉交织成深粉,天花板似是倒影着桃花,三月深处,开得最热烈的时候。

桌椅都是造型华丽的玻璃制成,仿若踩在太空顶端,低头就是一片银河。

代砚悬被管家引着走到走廊尽头,没有牌号的雕花木门被缓缓打开。

抬眼便是蒋李晋淡漠的目光。

代砚悬心里微涩,坦言之,她挺害怕这个男人的。

管家已经尽到责任,倒退一步后关上门。

代砚悬无心打量房间,因为包厢里还有其他三个人。

穿着雍容的谷以宁姐妹,还有……戚睦。

戚睦!

代砚悬的心在极度绝望中疯狂往下沉,她想到前几天晚上蒋李晋的话。

他是不是,是不是要对戚睦……

他想做什么?

“呦呵,小悬啊,你可来迟了,要罚酒三杯!”谷以宁身上穿着一袭古典旗袍,素色锦秀,衬得她的小脸越发标致。

旁边就是谷以沓,她身上的颜色可比谷以宁要艳丽多了,大胆的富贵海棠,开得如火如荼。

代砚悬僵硬在门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虽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逃。

蒋李晋摆明了就是给她设了一场鸿门宴,她毫无所觉,虽觉得最应该要逃,可一脚已经踏了进来,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谷以宁倒了一杯酒,白的,烈的。

她嘴角勾着一抹笑意,未到眼底。

脚下的高跟缓缓朝代砚悬走去。

“我们可是已经等了十多分钟了,小悬真可谓是姗姗来迟,不过我的习惯就是迟到的人自罚三杯,我想小悬应该不会推辞吧!”

“自然不会!”谷以沓接话:“小悬向来性子柔软,又最是善良,这么美好的人怎么可能推辞呢!”

两姐妹一唱一和,代砚悬被堵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看着走近的谷以宁,想到这女人以那荒谬可笑的理由将她带上拍卖台,又故意让蒋李晋拍下她。

如此恶劣的女人,如此狠毒的女人……

谷以宁将手中的烈酒杯递到代砚悬面前,涂着豆蔻的指甲轻点杯壁,似是想要看代砚悬失态。

代砚悬后背挺直,整个身体已经全然僵硬。

她笑不出来,只能冷冷的问:“谷小姐这是做什么?”

谷以宁眼神微变,立马就从风情万千的女人变成了天真无辜的少女:“我在给小悬送酒啊,小悬怎么不接?我的手腕都要疼了!”

代砚悬目光微抬,越过谷以宁,扫向蒋李晋。

只见男人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丝毫没有想要解围的意思。

她又将目光移向戚睦。

戚睦浅蓝色如海洋般的眼神还是一如初见那般温柔,他示意,让她喝了。

她能从他的眼底看到担忧,那是他对她的。

没关系,不就是一杯酒嘛,谷以宁说她迟了,可见这是蒋李晋故意的。

不然管家也不敢将她晚了十几分钟才送到。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