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4章 失控伤了代砚悬

时间:2021-01-14 16:08:14来源:鸾尘网

望着男人一脸的温柔如水。她心底想笑。她这是在做什么?这个男人花了银子得了她,理当可以享受她的所有,而她呢?居然还抱着想要跟戚睦再在一起的很渺茫希望。真是是太荒谬了。“你想她这是在做什么?。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4章 失控伤了代砚悬小说

看着男人一脸的温柔。她心底想笑。

她这是在做什么?

这个男人花了银子得了她,理应享受她的所有,而她呢?竟然还抱着想要跟戚睦再在一起的渺茫希望。

简直是太可笑了。

“你想明白了?”蒋李晋依旧温柔,没有任何被推开的恼意。

代砚悬红唇微张,话在喉咙口却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蒋李晋低笑,眸底的宠溺那般浓厚,他轻抚代砚悬的鬓角,五指顺着她的长发往下滑,动作轻柔,似是生怕弄疼了她。

代砚悬突然就有些记恨代砚墨,到底为什么要伤害这样温柔的男人?为什么要将他逼到如此地步?

“告诉我,你是谁?”蒋李晋执意的问着这个问题,他需要一个确切的回答。

他的心,不能再惶惶不可终日,他不想再彻夜不眠了。

那些辗转反侧睁眼到天明的日子,他真的,不想再去重复。

“你怎么不回答?”

代砚悬看着男人期待的深邃黑眸,她说不出话来。

任何人看到这样的蒋李晋,都不会忍心去伤害。

他在期待,像个毫无安全感的孩子,期待一个能让他安心的答案。

代砚悬内心里的柔软不允许她做出残酷的选择,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欺骗只会让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更加痛苦。

所以,她要实话实说。

“蒋先生……”这个称呼一出,蒋李晋立马变了脸色。

他厉声威胁:“代砚墨,我给你机会了,你好好把握!”

代砚悬心里将代砚墨骂了无数遍,可她还是要诚实以对。

“我是代砚悬!”她看着男人的温柔迅速沉寂,转而是铺天盖地的阴暗。

“我是代砚悬!”她重复,她想告诉他,她不是他想要的那个人。

“代砚墨!”蒋李晋目光诡谲阴沉,周身的戾气不断扩增,代砚悬那稍稍平静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吊得七上八下,畏惧到颤抖。

蒋李晋猛然伸手,一把捏上代砚悬的脖子,用了十足的力道。

“既然不你承认,那你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代砚悬是吧?既然你不是她,那你凭什么出现在我面前,你凭什么让我费心费力?”

代砚悬被掐得上不来气,小脸很快就涨成了青紫色。

她想说话,可是发不出声来。

她不想欺骗他,不想以欺骗去做接下来的任何交易,那样对他和她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你求饶,你承认你是代砚墨,我就放过你!”蒋李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代砚悬性子里为数不多的执拗全部都涌了出来。她艰难的摇头,她不是,所以没什么可承认的。

蒋李晋手上又加了力道。他看着女子即使是死也不承认她是他的小墨,即使是死,她也选择不认识他。

从出生到现在,他何曾如此挫败。

如此,被一个女人戏弄成这样。

一把甩开代砚悬。

代砚悬全身发软,跌倒在地上。由于蒋李晋的力气太多,这导致代砚悬的脑门儿一下子嗑在了茶几上。

‘砰’得一声闷响。

代砚悬疼得小脸都皱在一起。

她一手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嗽,一手捂着脑门儿,眼前是不断闪现的星星,眼花缭乱。

她觉得好晕,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她颤抖的去摸。

指尖颤抖的举了半天才举到眼前,昏暗的灯光将血映成黑红色,像秦时那些黑红的嫁衣,华丽又厚重,繁复,又脆弱……

蒋李晋愣了愣,下意识的往前迈了两步。

对上女子失神的目光。

她是脆弱的,是无助的。

而他呢,是刽子手吗?

他身强力壮的伤了她!伤了她……

“管家!”转身一声呵。

管家闻讯疾步而来。

蒋李晋定了定神,强大如他,竟然控制不住的颤抖。

管家一看眼前的情形,知道先生纵然再怨,其实心底还是最疼惜代小姐的。

“我去叫医生!”

管家转身。大步往玄关走去。

“小罗,进来伺候!”

小罗是蒋家别墅最年长的女佣人,做事谨慎,为人温和,很得蒋李晋器重。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二楼的灯全亮了。

蒋李晋陷在大厅的阴影里,好久不得动弹,他看着自己甩开代砚悬的右手,看着它颤抖得不像样。

他不想承认,他很害怕。

这个女人如此玩弄与他,而他还是害怕失去她。

多可悲。

这就是他这么久以来恋恋不舍的爱情,无处安放,不管是哪一寸记忆被触碰,都能疼得他血肉模糊。

“代砚墨!”你果然能让我失去分寸,今日如此待你,你可知,伤在你身,却疼在我心。

你肯定不知道伤口溃烂后无法愈合的痛楚,丝丝缕缕,绞着所有神经,疼到夜里无法入睡,疼到一想起你,就痛不欲生……

二楼豪华卧室,装修奢华,无处不精致,一看就是女子的闺房,似是被人精心布置,一景一物,都是设计者的心血。

米黄色大床上,如此温暖的颜色,却躺着一个面色憔悴的女子。

代砚悬已经昏了过去。

她的身体不定时的抽搐,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又像是扯到了哪里的伤痛。

她无声的呢喃,不知道在说什么。

明亮的吊灯下面,是她触目惊心的伤痕。

下巴上脖颈处,都是青到发黑的指痕印,而她的额头,已用纱布缠了起来,有鲜血浸染出来,红晕了一大块。

代砚悬在这长两米大的床上娇小的可怜。

她身上盖着米黄色做工精良的被子,被子一直到下巴处,只留下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看上去异常苍白。

管家面无表情的扫一眼,小罗细心的给代砚悬擦拭唇角。

整个房间里只有医生检查的声音。

不多时,医生收了工具,管家看他一眼,转身交代小罗:“尽心伺候!”

床上的人轻不得重不得,不管先生怎么对待,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只要听从吩咐就行。

小罗点头:“我知道!”

她用水洗了毛巾又轻轻的擦了擦代砚悬的眼睛鼻子,看到她初来乍到就弄得一身的伤,心里很是不忍。

可一想到她对先生所做的种种,却又愤怒之至。

她不明白,既然相爱,为什么要彼此折磨?

不过细想,这位小姐貌似只将先生当成了一时的消遣,她见她时,她高高在上,眼高于顶,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相当漂亮,就像是夏夜里的璀璨星河,闪闪发亮,让人痴迷。

怪不得先生会如此沉醉与她。

只是她觉得奇怪,以代小姐的性子,遇到先生时向来是能言善辩的,而且总能哄得先生开心。

可是现在的代小姐……怎么会如此倔强?

难不成真如传言所说--代家家道突变,如今风雨飘摇,所以代小姐的性子也跟着变了?

这怎么说都有些勉强吧?

她又拧了把毛巾,细细的打量代砚悬。

都说当局着迷旁观者清。

小罗看了半天,觉得不太对啊,就算是时间再怎么变迁,代小姐眉眼间的张扬永远都不会消失,今天代小姐被带来时她凑巧看了几眼,当时就觉得疑惑。

今天的代小姐根本不似之前,她貌似更平易近人一些,而且更温和。

小罗已经在蒋家待了有些年份了,看人很准,基本是一眼扫过就能估量到七八分。

所以对于今天的代砚悬,她直觉不太对。

管家让私人医生住在这里,他可没胆子让医生离开,万一夜里昏迷的那位主子又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可真承受不起先生的怒火。

蒋李晋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的大灯一直没有开。

小灯只照到他的腿上,蜿蜒出几许落寞的痕迹。

他呆愣的看着天花板,不知已经出神了多久。

管家走路没什么声音,又或者他是怕惊扰了蒋李晋,所以才轻轻下楼。

蒋李晋回神,目光微垂,看着桌面上一口未动的红酒。

本来他只是想要逼迫代砚墨承认自己。

可没想到……

“先生!”

蒋李晋目光微闪,没有说话。

管家借着微弱的灯光,揣摩着蒋李晋的心理。

跟了这位主子好多年了,就算是掌握不了全部,但大概还是有的。

不过他也没有本事洞悉一切,只要有个五分,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代小姐只是伤了额头,因为重力使然,她昏了过去!”

蒋李晋端过之前代砚悬倒的红酒杯,缓缓抿了一口。

俊脸微侧,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管家自说自话,他知道先生一定特别担心。

“代小姐正在输液,大概到夜里的两点可以输完,小罗在上面伺候,不会有事的!”他宽慰着蒋李晋的心。

做为下属,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职责。

蒋李晋缓缓喝完杯口红酒。

沙哑的开口:“去把代家的现状做份资料,明天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管家轻嗯一声,转身去办。

夜早就已经黑透。

小罗一步不离的守在床边。

代砚悬一直都没有醒。

自从代家出事以来,她就没有睡好过一天,每每都从恶梦中惊醒,大汗淋漓里迷茫无措。

她虽然从小被以继承人的方式培养,可她没有学会力挽狂澜的本事。

所以只能利用自身优势,听了继母的话,被拍卖。

管家也不敢睡,这样的夜,没有敢放心闭上眼睛。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