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3章 逼迫威胁

时间:2021-01-14 16:08:14来源:鸾尘网

“你不喜欢戚睦是吧?”蒋李晋身子轻轻向前凑了一下,暗沉的灯光照着他的全脸。他笑,温柔如玉。代砚悬一愣,闻言大惊失色:“你想做什么?”戚睦即使势力再大,也大但是帝王他笑,温柔如玉。。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3章 逼迫威胁小说

“你喜欢戚睦是吧?”蒋李晋身子微微往前凑了一下,暗沉的灯光照着他的全脸。

他笑,温柔如玉。

代砚悬一愣,旋即大惊失色:“你想做什么?”

戚睦就算势力再大,也大不过帝王一样的蒋李晋,这个男人手段了得,权势滔天,如若他打上戚睦的心思,那戚睦……

“蒋先生!”代砚悬不管不顾的上前,狼狈的跌坐在地毯上。

戚睦是所有回忆中最温暖的存在,她不能连累到他。

如今已经不能在一起,她怎么能再让他受到伤害,不行!

她的手紧紧拉着蒋李晋灰色的家居裤,控制不住的颤抖。

“蒋先生,你听我说!”她倔强的不想让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变得卑躬屈膝,她心里复杂、矛盾不已。

她已经跌落尘埃,可竟然还想保全她昔日里高高在上的尊严。

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至极。

女子身上淡淡的草莓味窜入蒋李晋的鼻尖,他垂眸看她,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代砚悬仰头,泪光闪现。

她不承认自己屈服于他,可她不能连累无辜的人,如果示弱也是一种手段,她宁可厚着脸皮去祈求,只要,别连累到戚睦。

“蒋先生高高在上,又聪明无斯,我跟代砚墨一定是有哪里不一样的,性格、言语、举动……很多方面都是不一样的,难道蒋先生就分辨不出来吗?”她不信。

如此精明博学之人,怎么可能会分不清她和代砚墨的区别。

肯定是蒋李晋故意的,他就是想要看着她慌张无措。

他肯定想要戏弄她到无助无依。

她都已经被当作戏子拍了回来,还有什么值得玩弄的。

她以往所有的高傲已经因为代家的危机而不复存在,她能强撑的也就只有一丁点微薄的尊严。

“我没骗你,我代砚悬从不骗人!”她活得堂堂正正,为人谦逊,从不夸大其词,也从不攀比谄媚,她就是觉得人生要简单一点,她要求的也不过就是简单一点。

用力的揪紧蒋李晋的裤脚,她生怕这个男人突然会大发雷霆,然后将枪口转向戚睦。

戚睦走到今天不容易,她帮不上忙也就罢了,万万不能再给他拖后腿。

“你就这么喜欢他吗?”代砚悬说了这么多,蒋李晋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男人的手指很凉,代砚悬下意识的想要往回缩。

“不想让我再掐你的话,你就乖乖的!”蒋李晋的指尖轻轻的从代砚悬的下巴往上摩挲。

代砚悬不敢再动,下巴之前被拧得基本要碎了骨头,到现在都能感觉到那隐隐的痛。

“你总是有无数面孔,换着法子的欺骗我,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是如此无情,嗯?”手指用力,握住女人的下颚。

迫使她面对自己。

“你可以否认,没关系。”蒋李晋温柔的看着代砚悬,那薄凉的唇瓣噙着笑意,似是彼岸河畔那铺天盖地的地狱之花--危险又冰冷。

代砚悬瑟瑟发抖,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隐藏不住的恐惧,娇嫩的唇已经失了原色,她像是被一朵已经摧毁的花,摇摇欲坠。

而蒋李晋就喜欢她这个样子,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不会那么疼。

他要让她知道,那些她加注在他身上的痛苦,他要一点一滴的还回去,以数千万倍的方式,让她撕心裂肺。

他要让她疼,疼到求饶也无济于事。

“以前是我没有耐心,没能静下心来陪你玩,现在好了,我有足够的时间。你说,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

代砚悬已经绝望了。

真的。

她不知道代砚墨那女人到底对蒋李晋做了什么,可她能感觉到,代砚墨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害得蒋李晋阴晴不定。

现在蒋李晋将她这个冒牌货拿来做鱼肉,可他竟然还以为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也就罢了,至少知道怎么应对。

可苦了她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只能被迫的承受这所有的恐惧。

她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她很可能会被吓成傻子。

所以为了代家,她要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她必须要很坚强,坚强到无坚不摧。

只是面对这冷漠自傲的金字塔帝王,她终究还是太弱了。

蒋李晋温柔的摩挲上代砚悬的眼睛,这双曾让他痴迷到睡都睡不着的眼睛,漂亮到惊人。

如海般浩瀚,又如星光般璀璨。

晶亮、干净、纯粹……

代砚悬摸不准蒋李晋想要做什么,她怕他一个不慎将她的眼睛戳瞎。

所有的呼吸都下意识放缓,她不敢动,就这样已经僵硬了半天了。

脖子快要断了……

“家道中落你逃避自己,我理解!”蒋李晋盯着代砚悬的眼睛出神。

代砚悬不明白他话里的自己,她从来没有想过逃避,就算是在拍卖会现场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跟着戚睦走,双宿双飞。

可是,她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

她跟蒋李晋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让他拯救代家。

是的,拯救。

这个男人如果出手,绝对能帮代家度过难过。

而父亲也会喜笑颜开,两个双胞小家伙的生活也不会被威胁到,她是想要让这两个孩子快快乐乐的长大,她想看着他们幸福……

但是,如果蒋李晋不愿意。

不,不可能。

“你想让我帮忙吗?”蒋李晋时而残酷时而温柔。

他盯着代砚悬微红的眼眶,轻轻试去眼角那一抹水汽,无限柔情,无限温雅。

代砚悬本能的点头,这本就是她最终的目的。

牺牲自己一个,成全所有人,想想,好像还挺伟大。

而这样的伟大,她宁愿永远都不要发生在她身上……

“那你告诉我,你是谁?”蒋李晋的脸缓缓靠近代砚悬。

代砚悬觉得代砚墨那女人可能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这才将优雅清贵的蒋先生刺激成这个样子。

“我给你机会,你要诚实回答我!”蒋李晋吻上代砚悬的眉心,温热的唇瓣又轻轻印上代砚悬恐惧不安的眼睛。

像是安抚一样。

“你不要骗我!”蒋李晋温柔的时候能让代砚悬冷汗直冒,她真的无力承受这样情绪多变的男人。

旁边的管家见此,挥手让保镖退下去。

他心里复杂难受,先生已经很久不曾这样的情绪外露,先生一直冷漠淡然,今天却会愤怒,会温柔,会笑,最重要的是,他终于肯去触碰女人。

哪怕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过他。

管家无声的消失在客厅,保镖也已经退到最外面。

整个客厅静寂无声,昏黄的灯光只堪堪照亮一个角落,沙发上的两个人似是依偎在一起。

远远看去,模糊的契合……

代砚悬的上半身紧紧的贴在蒋李晋的腿上,男人正在低头吻她。

轻轻的、试探的、温柔的……

代砚悬口里都是那清淡微凉的薄荷香,整个口腔都被席卷,这是今天第二次被吻,没有第一次的强势,这一次,她尝到了无尽的温柔。

他收紧双臂,紧紧的将女子搂在怀里。

如此这么久以来,虽然恨极了,却也安心了。

“小墨,只要你开口,我自然会帮你!”他轻蹭着女子的脖颈,嗅到那淡淡的草莓味,如此甜腻,如此让他心醉。

代砚悬趴在蒋李晋的怀里想,不然就将错就错,代替了代砚墨,这样子或许蒋李晋就不会再吓她了,而且还能帮助代家度过难关。

可是……

她办不到。

再者说,蒋李晋终有一日会发现的,到了那时,他依然高高在上睥睨众人,而他能让代家翻身再起,也能让代家跌落地狱永无出头之日。

所以这个做法太冒险,且太不划算了。

那么怎么办?

如果她明确告诉蒋李晋她不是代砚墨,那他一恼之下会不会直接再加害与代家。

代家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

感觉到男人正在吻她的脖子。

代砚悬不知道怎么的就红了耳朵,几分羞涩。

她既然不讨厌。

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吻她,她不仅不反感而且还沉醉其中。

眼前掠过戚睦的脸,那双浅蓝色的眼睛如水一样荡着哀伤,他对她失望了。

失望至极。

“蒋先生!”她一把推开蒋李晋。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