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倔强否认

时间:2021-01-14 16:08:14来源:鸾尘网

代砚悬不着痕迹的再往别处看,极致奢华的家具应有尽有,灯光确实很暗,她看不见再远处,连蒋李晋的身影都找将近。客厅里仅有刚跟进去的两个保镖。静得让人心里发慌。代砚悬后转身。客厅里只有刚刚跟进来的两个保镖。静得让人发慌。。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2章 倔强否认小说

代砚悬不着痕迹的再往别处看,奢华的家具应有尽有,灯光确实很暗,她看不到再远处,连蒋李晋的身影都找不到。

客厅里只有刚刚跟进来的两个保镖。静得让人发慌。

代砚悬转身。到处找着蒋李晋。

不管这个男人有多可怕,可至少她初来乍到,身在陌生的地方,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看到蒋李晋。

感觉,应该会比较安心。

长时间的安静后,代砚悬僵硬的站在原地,保镖也不说话,她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按照规矩,她被带到这里肯定是要做那样的事。

这是常识。

一个男人高价拍了一个女人,图什么?

男人最喜欢的就是一时新鲜,所以蒋李晋会那样对她吗?

代砚悬不知道。

她抬眸看着楼梯,应该是带有质感光束的那种特制玻璃,灯光暗得看不清楚,只看到楼梯表面泛着幽光。

她觉得,这个别墅里到处都是怪异。

想了想,还是先找到蒋李晋比较好。

“那个,我现在要做什么?”她问保镖。

站在左侧的保镖看过来,道:“少爷还没有吩咐,还请代小姐先等着!”

代砚悬微愣,旋即明白过来,看来蒋李晋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

有些想笑。

她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可为难的。

不过还是耐着性子等着。

半个小时过去,没有任何反应。

代砚悬站得腿都僵了,没胆子坐。

一个小时过去,客厅里的挂钟发出微小的声音,不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可是代砚悬听到了,这说明客厅里安静极了。

她又偏着脑袋看向墙面上的画,那厮杀好像动了起来,短兵相接,惨叫声响彻整个天际。

就在这似喧闹又似冷静的客厅里,楼梯上突然传来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代砚悬回神,定睛再看一眼画,哪里动起来了,根本就没有。

只是血腥依旧。

蒋李晋一身灰色家居服出现在代砚悬的视线里。

他黑色的短发还滴着水,应该是才沐浴过。

代砚悬神经一僵,暗想,他都洗澡了,这是暗示吗?

所以她要怎么做?

坦白说她根本就没有准备好,没有要伺候这个人的觉悟……

“管家!”蒋李晋看都不看代砚悬,他径直走到真皮沙发前坐下。

管家听到叫声,不知从哪里钻出来。

“少爷!”

蒋李晋视线微垂,看着茶几。

“开瓶酒!”

管家了然,毕恭毕敬:“好的!”

代砚悬看到管家离开,那就是之前附耳在蒋李晋身边说话的中年男人,原来他是管家。

蒋李晋好整以暇的抬眸,灯光只照到他的下巴,所以代砚悬并不能看清男人的神情。

她双腿双脚都已经站得发僵,下巴上被蒋李晋拧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你想清楚了吗?”蒋李晋声音低沉,可能是太寂静的缘故,所以代砚悬能听到那一丁点的沙哑。

撩拨人心,很好听。

“想清楚什么?”她不懂。

她都被他带来这里了,还有什么想不清楚的,再者说,如今这样的关系,她还有什么资格想吗?

她的意愿她的思想已经没什么用了,所有的一切都得听蒋李晋的。

谁让他高价拍下了她。

哪怕是拍错了,哪怕,是被算计了。

“你倒是固执!”蒋李晋冷哼一声。

这时,管家端着酒托上来,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

蒋李晋抬手,不让管家倒酒,管家微微欠身后,安静的站在一边。

蒋李晋淡扫一眼红酒杯,然后抬眸,似笑非笑的看着代砚悬,意思不言而喻。

代砚悬胸口一悸,明白男人的意思。

她想,不就是倒酒嘛,这种事情虽然她自己经常做,可是还从来没有给别人倒过。

以前她的身份高高在上,别人还没资格被她如此伺候。

一想到如今的境地,代砚悬除了想笑,再剩下的就是无尽的苦涩。

她尽量让自己不要多想,今天能被蒋李晋拍下,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至少这个男人身份尊贵,钱权都紧握在手中,可以呼风唤雨,而且还很年轻。

假如落到个淫色贪婪的人手中,她怕是已经要咬舌自尽了。

抬步上前,因为双腿有些僵硬,所以走起路来很是奇怪。

她尴尬的耳朵都红了。

脚下的毛毯很软,如果在平时的话她会很享受,可是现在脚步不稳,真就是折磨了。

她控制着没被绊倒,不然真就出糗了。

万一恼了蒋李晋的兴致,就没有人能帮得了代家了。

代砚悬拿起酒瓶,小心的给蒋李晋倒了一杯。

放下酒瓶,见蒋李晋没有动。

代砚悬心里忐忑,她没有伺候过别人,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蒋李晋指尖轻敲着桌面,像是故意的一样。

这声音如猫抓一样的响在代砚悬的心里,更让她不安。

“蒋……蒋先生……”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后面的话她不敢问出口,只能尴尬无措的半欠着身子站在蒋李晋的身边。

“你酒量怎么样?”蒋李晋抬手轻轻摩挲着高脚杯的杯壁,声音低沉。

代砚悬摸不准男人的意思,只得如实回答:“还算,不错!”以前她从来没有喝醉过,也没有去过那些能卖醉的地方,再说她也不想去,就算喝醉了又能怎么样,该有的痛苦从来不会减少。

“哦?”蒋李晋似是不信,目光幽深的看向代砚悬。

“你什么时候起这么喜欢谎话连篇了?”声音轻轻,却很锋利。

“没有!”代砚悬知道蒋李晋肯定又把她当成代砚墨了,她很无奈,可是她到底应该怎么才能让男人相信她呢?

看来只能多喝几杯,以此来证明了。

“我没有说谎,我的酒量真的还算可以,如果蒋先生允许的话,我可以喝酒证明!”

“就喝这个?”蒋李晋冷笑。

代砚悬知道又被男人嘲讽了,可是面前只有红酒,难不成她要胆大到让别人拿一瓶烈的?

灯光低迷,她想要从蒋李晋的眼里读取些有用的信息都不行。

只能硬着头皮道:“蒋先生如果不嫌破费的话,我可以喝烈酒的!”总之她不想顶着别人的名字在这里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哪怕她已经被当作玩物拍了下来,可她不是代砚墨,就算是戏弄,她也不想让蒋李晋认错她。

蒋李晋黯然的看着面前的红酒杯,如血的液体好似他被女子戏耍后喷涌而出的汩汩热烈,百般真心的对她,用尽一切耐心的宠她爱她,可到头来她却将他玩弄与股掌之中。

她倒是高兴了,可他却疼极了。

“代砚墨,你我之间有很多账是需要慢慢儿算的,你以前那样待我,你就没想过我会千倍万倍的报复回去吗?”

许是灯光太暗,又或许客厅太寂静,所以男人的话似是暴风雨来临时的涟漪,轻轻荡开,一圈一圈,越来越快。

这股漩涡迟早让代砚悬死无葬身之地。

她怕,恐惧不安。

猛烈摇头,再一次否认:“我不是代砚墨,我真的不是!”除了徒劳的口舌解释,她悲哀到拿不出任何的证据来。

惊惧不已的盯着蒋李晋被灯光照得犀利至极的下巴,她看不到他的眼睛,可她能感觉到那如野兽一样狰狞的残暴。

“我不是……”她控制不住的声音微颤,在强大如斯的男人面前,代砚悬这个天真娇憨的大小姐根本就不是对手。

她畏惧到想要后退,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哪怕她有千百张嘴,蒋李晋倘若不信,她就得为代砚墨背负起所有灾难。

或许本身,她根本就不需要遭受到如此对待。

也或许,她早就已经被戚睦拍走了……

不,不可能,谷以宁姐妹不会放过她的,如若今日没有蒋李晋,也会有其他人,她终究没办法跟戚睦在一起。

这就是宿命。

如此可笑。

“不是吗?”蒋李晋呢喃,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代砚悬听。

可无论如何,他高高勾起的唇角是不屑和不相信的。

代砚悬觉得自己真的很无力,惶恐到像是跌落到深渊而且见不到底的那种可怕。

“你先来告诉我,以前,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那样待我?”这一桩一桩,一件一件,他要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一直以来的疑惑他要全部解开。

被一个女人欺骗,他不能容忍。

代砚悬这下是全身都要僵硬了。

蒋李晋虽然在笑,可是那声音像是带了刺一样,逮到缝隙就要往进钻,不多时已经刺得代砚悬血肉模糊。

她还是倔强的摇头,委屈又无助。

“蒋先生!”她唤他,几乎想要祈求。

“我以前没有跟你接触过,代砚墨怎么样对你,我真的不知道!”她握紧拳头让自己站得挺直。

她以为被拍回来后首要做的就是身体的交易,她还想着……她肯定接受不了。

可没想到情况远比她所认为的要糟糕的多。

心理上的恐惧和威胁比一切都可怕,她觉得自己已经喘不上来气了。

蒋李晋在阴影里看着面色惨白的代砚悬,女人漂亮的小脸像是盛开在迷雾中的一朵花,娇艳粉嫩,遇风时还能轻轻摆动,如果花有声音,那肯定笑起来脆若清泉,叮咚悦耳。

以前,他追着她的脚步,甘心做她的俘虏,他宁愿低下高昂的头颅,只为换得她倾城一笑。

可是她呢……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