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该怎么解释

时间:2021-01-14 16:08:13来源:鸾尘网

蒋李晋一点也不迟疑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按在了车门上,接着代砚悬只觉得唇上一冰,一个柔软细腻的东西伸到了她的嘴巴里边。代砚悬自己的习惯是用草莓味的牙膏,她早上一般都要喝代砚悬自己的习惯是用草莓味的牙膏,她早晨一般都会喝一杯纯牛奶,父亲曾经常常调侃她,说她的早安吻跟晚安吻都是草莓牛奶味的,像是甜甜的糖果。但是蒋李晋的嘴唇,不但温度低的吓人,没有丝毫的温软,甚至嘴中的味道都是非常凉爽的薄荷味。。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10章 该怎么解释小说

蒋李晋毫不犹豫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按在了车门上,然后代砚悬只感觉唇上一冰,一个柔软的东西伸进了她的嘴巴里边。

代砚悬自己的习惯是用草莓味的牙膏,她早晨一般都会喝一杯纯牛奶,父亲曾经常常调侃她,说她的早安吻跟晚安吻都是草莓牛奶味的,像是甜甜的糖果。但是蒋李晋的嘴唇,不但温度低的吓人,没有丝毫的温软,甚至嘴中的味道都是非常凉爽的薄荷味。

其实这时候未来发展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些预兆,代砚悬是那种非常柔软的女孩子,而蒋李晋整个人,就像是他使用的牙膏,冰冷的过分。

但是这时候没人会去想未来的事情。这是代砚悬的初吻,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闭上了眼睛男人,蒋李晋的天资非常出众,不仅仅体现在他的能力上,更体现在他的长相上。

代砚悬见过他的父母,蒋李晋的长相融合了他父母所有的优点。从她现在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男人半张脸,皮肤上没有一点毛孔,真个人干净的像是商店中摆卖的瓷娃娃,睫毛又细又长,下睫毛长的尤为明显,像是一只振翅的蝴蝶,美艳的不可思议。

他全身心投入这个吻。代砚悬只觉得自己像是一叶小舟,在汪洋中颠簸,不一会就晕头转向,完全失去了方向,她尝着口中淡淡的薄荷味,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吃糖的小女孩,好像她嘴中含着的不是一个男人的嘴唇,而是一片薄荷的叶子。

不知道为什么,情深意乱的时候,代砚悬忽然感觉出了蒋李晋那一个吻中的含义--像是怒火,又像是惩罚,其中似乎还有求而不得的不安与忐忑。

她意识模模糊糊,想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么喜欢那个叫代砚墨的女孩子么?会不会就像是她跟戚睦?因为一些事情错开,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她跟戚睦分开,戚睦也会是这样的、这样的不安,那么她该有多么心疼?只是不同于她跟戚睦的再难相见,这个男人跟代砚墨,迟早会重新相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蒋李晋终于结束了这个吻。他缓慢的抬起头,然后从口袋中抽了一块手帕,淡淡的擦了擦嘴。代砚悬还没有换过来,只是深呼吸一口气,双眼朦胧的看着已经做得非常端正的男人。

她深呼吸,倚在车门上的身体发软,索性这时候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车子已经停下来,蒋李晋没有下令让人来开门,只是冷淡的看着倚在车门上的代砚悬。

代砚悬很难去想象蒋李晋对她真正的感情,她只是急忙做起来,试图解释:“蒋先生,您能听我解释一下么?”

蒋李晋没有回话,但是也没有阻止,仿佛是刚刚那一场吻中代砚悬生涩的吻技取悦了他,虽然从面部表情上看不出来,但是代砚悬能够感觉得到,他现在的心情还不错。想到这里,她心中又是一阵酸涩,如果现在接她回家的人是戚睦,那么戚睦他,又会有多么的高兴?

思绪许多,代砚悬却没有表露出来,她只是很快的理清了思绪,解释道:“是这样的蒋先生,如果我刚才没有听错,您在找的好像是一个叫代砚墨的女孩子?而且按照您的反应来看,她跟我长得好像非常相似?”

蒋李晋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他的反应给了代砚悬很大的信心,她继续道:“我。我非常年幼的时候,我的亲生母亲就离开了我,那时候我只有一点浅淡的记忆,但是我能够记得,有一个女孩子,是跟着我的母亲一起离开了的,我想您是不是弄错了?我的名字是代砚悬,您口中的代砚墨,可能是我的亲人,但是很抱歉,我实际上,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我的母亲了,跟着她离开的那个女孩子,也是同样的多年不见,所以……”

她没有再说下去,蒋李晋的眼神变了,刚刚缓和下来的目光,又变成了即将爆发的样子。就这么短短的一小会儿,代砚悬的勇气就全部消失了,她想要挣扎着继续,但是蒋李晋的眼睛太恐怖了。

比起谷以宁,蒋李晋的怒火更像是无边的海水,让漂流在其中的人根本就体会不到靠岸的希望。

他的眼睛已经变成那种,完全的、深不见底的黑色。

“蒋、蒋先生!”

蒋李晋沉默了很长时间,代砚悬大气都不敢喘。停车后他们已经在车上呆了很长时间,但是训练有素的保镖没有走上来。

代砚悬可以隐约的看到窗外有人站着,但是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僵持了起来。

在这么下去,受不了的恐怕是她。

蒋李晋究竟有没有相信她?

幸好气氛没有一直凝固下去,蒋李晋很快开了口,但是他话中的内容,却让代砚悬心寒不已:“你觉得,我会相信这种幼齿的笑话?”

代砚悬沉默不语,这时候很显然不是她解释就能行得通的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蒋李晋跟代砚墨之间发生过什么,这两个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样子的羁绊?能够让蒋李晋不惜到拍卖场去接她?

但是疑惑也同样不少,即使是长着一张脸,性格或多或少也会有不一样的吧?为什么蒋李晋在她解释后依然不相信她根本就不是代砚墨?

按理来说,熟悉的人一般都可以轻松地辨别出两个人之间的不同啊,即使是有同一张脸,在有了解释的前提以及性格上的差异之后,都应该回去选择稍微的去相信一下吧?

“这次在拍卖场把自己当成一件货物,就是你想出的所谓拯救代家的方法么?”蒋李晋冷冷的盯着他,他这时候的怒火已经非常剧烈了,不然一个这么冷清的人,说出的话不会越来越具有嘲讽意味:“代砚悬就是你真正的名字是么?想想倒真的是我比较可笑了,当初遇到你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代砚墨’跟代家大小姐联系起来。啊呀,我原来还在好奇为什么你一声不吭就离开我,现在想想的话,说不定就是盼望着回国找你的旧情人吧?”

“等等!蒋先生!请你冷静一下,我跟代砚墨真的不是一个人!”代砚悬这时候有口难辩,蒋李晋根本不听她解释,这个人的情绪现在波动的非常剧烈,但是她现在手上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证据来证明她不是代砚墨,嘴中说出的话只能是几句无意义的辩解。

“真是连不起啊,代家大小姐,戚睦就那么讨你喜欢么?别想了代砚悬,他要是真的喜欢你,就不会让你上拍卖台被拍卖!”

他这话说得太毒了,代砚悬下意识的反驳道:“戚睦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被拍卖是我自愿的!”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