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9章 还是误会?

时间:2021-01-14 16:08:13来源:鸾尘网

“哎呀?”谷以宁一愣,她显然也也没料想到过会有这种情况突然发生,在她的调查结果中,代砚悬跟蒋李晋可能会在十分小的时候有过几次朋友见面,虽然那种简言之的‘小时候’完全是不记事儿即使是小小的被噎了一口,谷以宁也很快调整了情绪,微笑道:“那么,蒋先生这边也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9章 还是误会?小说

“哎呀?”谷以宁一愣,她显然也没有料到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在她的调查结果中,代砚悬跟蒋李晋可能在非常小的时候有过几次见面,但是那种所谓的‘小时候’完全就是不记事儿的时候,按理来说这种见面应该不算是曾经见过--至少不应该算是蒋李晋口中熟络的‘曾经见过’。

即使是小小的被噎了一口,谷以宁也很快调整了情绪,微笑道:“那么,蒋先生这边也不需要我介绍了吧?”

蒋李晋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语气平板呆滞,说出来的话却险些让代砚悬在这种不合时宜的时间笑出来:“本来就不需要啊,可以速度一点么,我还要带她回家。”

代砚悬发誓她听到了谷以宁咬牙的声音。这个女人暗地里用的手段可能会非常狠毒,疯癫的性格转换也可能会让人感觉到恐惧,但是很显然这个时候面对着蒋李晋,她不能使用任何手段--以蒋李晋的身价地位来看,即使是谷以宁这种身份难以叵测的人,都不会想去得罪。

但是谷以宁的功力显然不是代砚悬可以想象的。在她的印象中,圈子里的人都自负矜持,舞会晚宴上的交流永远有力,非常非常少的几率会在晚宴上见到小声地争吵,绝大多数情况下圈子里的人不会轻易地给人下面子,在代砚悬看来,蒋李晋的这几句话对于谷以宁,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羞辱了。

谷以宁的神色似乎暗了一瞬间,但又似乎练一瞬间都没有,她脸上从始至终都是优雅的微笑:“既然蒋先生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签订合约了吧。”她手上动作非常快,放下杯子从抽屉里就拿出了大概有五份合同的样子--代砚悬来的时候才签了三份。

她双手交叉托住下巴,温和的看着蒋李晋干净利落的浏览者合同--他浏览合同的速度非常快,两个人都是保持着自己特有的坐姿,各自都有一方小气场,代砚悬站在旁边,有点呼吸困难。谷以宁微笑着道“蒋先生可以放心,有关代小姐的一切事宜我们都已经处理完毕,想必您也听说过我们拍卖场的能力,这几份无非就是几个无伤大雅的小条件罢了。”

她话中的太极非常巧妙,换了其他人可能真的就会因为谷以宁的身价、这个拍卖场的势力而放弃细看--毕竟人家的身价摆在这里,继续细看下去反而会让对方产生一种‘他不信任我们’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往往是交易中最忌讳的,尤其是对以后还可能继续合作的人来说。

“嗯。”蒋李晋淡淡的点到了点头,谷以宁的手段好像根本就没有使他动摇,代砚悬在旁边看的很清楚,蒋李晋应声的时候,刚好把最后一页翻上去,他放下合同道:“过会儿会有人来签订这几份合约,我需要先带她走。”

谷以宁笑道:“当然可以,以宁这里是小本生意,以后还需要蒋先生多多关照。”她站起来,亲自牵起代砚悬的手,然后做了一交接的动作--她很显然是希望蒋李晋能够伸出手结果代砚悬的手。但是出人意料的,蒋李晋只是冷淡的看了她一眼,目光也没有投在代砚悬身上,而是转起来道别道:“那么我告辞了。”

代砚悬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不受控制的想要跟上去了?--蒋李晋再冷淡,也比谷以宁要友善的多。蒋李晋步子很大,很快就走了出去,代砚悬跌跌撞撞的跟在后边,稍微慢了一拍,却在即将出门的时候,忽然被跟在后边的谷以宁拉住了,这个美艳的女人轻轻伏在她的肩膀上,两个人做出的动作看似亲密无间,但是代砚悬知道,她身上已经不自觉地竖起了汗毛。

这是房间里已经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谷以宁像是日本怪谈中的咧嘴女,吐着浅色口红的嘴唇却像是喝了鲜血一样通红明亮,她微笑着道:“戚睦的身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通信公司这几年发展可棒了,而且戚睦的母亲--那一族才是真正的财大气粗,如果你今天没有在台上跟他含情脉脉的对视,我可能还真的想不起来要去拆散你们呐。”

代砚悬心下一凛,愤怒的火焰几乎将她吞没--原本唾手可得的东西,先是因为她的无能与可笑的自尊而消失,但是真正给她希望有将希望毁灭的,是谷以宁,她在这一瞬间终于明白就是谷以宁故意的,但是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她恨不能喝干净她的血--去根本就没有办法挽回已经发生的事情。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她脑海中转过来太多的念头,甚至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恶毒的想法在试图操纵她--合同,那几份合同,还都摆在桌子上,现在这个房间里只有她跟谷以宁,如果现在冲上去,冲上去把合同撕碎,再想办法跑出去找戚睦,这件事情会不会还有转机?

她是不是就能够摆脱现在的命运?

她没有来得及把这些想法付诸行动,事实上在听到谷以宁这些话的时候,她能够做出的事情,仅仅是呆滞了表情,然后问一句:“为什么?”

“哦,我的小宝贝,你问为什么?”谷以宁拿起她的一缕发丝轻轻转动,然后笑得异常干净天真:“那真是太简单了,因为我不爽呀,人家从小到大呢,最讨厌看见别人在我面前卿卿我我,你是知道的,越是美好的东西啊……”

她话说了一半,们就再次被打开了,蒋李晋冷着一张脸站在门外,这时候他的视线确实是全部都集中到代砚悬身上来了。

听到谷以宁的话,代砚悬完全愣住了,眼中迅速蓄起了泪水,但是很快又重新咽了回去,她低着头努力不让蒋李晋看见自己的脸,然后小步的走到他身边,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最后关门的时候,代砚悬从门缝中看到了一点点消失在她眼前的谷以宁。她保持着一个挺拔的站姿,笑着跟她说:“越是美好的东西啊,就越让人想去毁掉它。”

活了这么多年,这是代砚悬第一次产生想要打人的念头--也是第一次真正的去恨一个人。那样恶毒的憎恨,希望那个人万劫不复,希望谷以宁也能够尝到她这时候的绝望。怎么会有如此恶劣的人呢?仅仅是因为,因为想要去破坏,就顺从了自己内心那可怕的想法,去把另外的一些人,害的深陷地狱不能自拔。

代砚悬一路上神情都是恍惚的,蒋李晋在前边走,她就跟在后边,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蒋李晋的心情代砚悬不知道,这个人一直都是一块冰块脸,从面部表情上根本就看不出一点端倪来,更何况是揣测情绪。至于代砚悬,就是被谷以宁打击到了。

蒋李晋的步子很快,代砚悬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好想知道她一直跟在身后,脚步没有丝毫减慢。

两个人很快就到了正一层,然后蒋李晋什么事情都没有交代,只是在走出拍卖场的地面建筑的时候,身后跟上了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

代砚悬跟在他身后,出去的时候也没有遭到一丝阻拦,两个保镖甚至非常贴心的跟在她身后。

一行人很快就走到了停车场这也是比较出人意料的,蒋李晋的车是看不出品牌的黑色商务车,整体上比较严谨,一个保率先打开车门,蒋李晋便坐到了后座,而另一个保镖则引领着代砚悬走到了车的另一边,示意她从另一边坐上去。

代砚悬这时候完全失去了反抗或者去想其他事情的能力,稍微有些呆傻,居然真的一点都不反抗的坐了上去。

她进去之后稍微回了神,才发现车里的隔板是已经升上去的。空荡荡的后座舒适安全,她跟蒋李晋各占了一遍,一时半会儿两个人都没有开口的欲望,车里的气氛异常尴尬。

车子很快就发动了,代砚悬有些自暴自弃的想不说话才是最好的,更好的话就这样一直保持沉默,等到了目的地蒋李晋也要把她当成一个隐形人,即使明知道这种事情不可能,她也依然希望蒋李晋买她回去只是想要一个漂亮的花瓶,而不是一个娇嫩的小情人。

但是事违人愿,在车子发动了没一会儿之后,蒋李晋居然开口了:“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代砚悬有些莫名其妙的转过头去,才发觉奖励经也正在偏头看着她。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皮囊有着傲视绝大多数人的资本,整张脸非常立体,挺高的鼻梁像是一把锋利的刀,逼得人心跳加速。

代砚悬小声问道:“您说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蒋李晋似乎冷笑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来一字一句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说,代砚墨,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代砚墨?代砚悬一愣。她不傻,很快就想起了记忆中亲生母亲带走的那个小女孩,但是那一段记忆太过模糊,她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具体的事项。那个女孩子是谁来着?代砚墨,代砚悬,她们应该是亲生姐妹,但是、但是长相都一样么?

代砚悬脑袋有些发冷,她真的想不起来了,但是眼前的男人毫不迟疑的紧盯着她,让她不自觉的内心就有些发虚,她下意识的想要辩解:“不是,不是的,蒋先生,你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没有说出来。在她开口便捷的时候,蒋李晋的脸色变得难看之际,原本就冷若冰霜的气质这时候像是点燃了的火焰,寒冰或许不可怕,燃烧的火眼也或许不可怕,这两样可以伤人的东西都能够被避开,最可怕的是,看似冰封的火山。他在不知不觉中爆发,以一种最不可能的时间跟人物,在代砚悬看来,没有丝毫预兆。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