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8章 我们认识么?

时间:2021-01-14 16:08:12来源:鸾尘网

谷以宁一翘一根腿,道:“哎呀,切记在乎啦小悬,我姐自小到大是这个鬼性格,惹了好多人了都,还也不是我这个做妹妹的成天给她忙这忙那,哎呀说这种话啊不好意思呢,虽然代砚悬没有回话,她可算是看明白了,谷以宁就是个心理变/态,性格说变就变不提了,现在这时候像个幼齿的小孩子,用这一张成熟的女人的脸撒娇,在代砚悬看起来是非常渗人的。。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8章 我们认识么?小说

谷以宁翘起一根腿,道:“哎呀,不要在意啦小悬,我姐从小到大就是这个鬼性格,惹了好多人了都,还不是我这个做妹妹的整天给她忙这忙那,哎呀说这种话真是不好意思呢,但是哦,如果不是我的话,我姐那个蠢货早就被人带走这样那样了。”

代砚悬没有回话,她可算是看明白了,谷以宁就是个心理变/态,性格说变就变不提了,现在这时候像个幼齿的小孩子,用这一张成熟的女人的脸撒娇,在代砚悬看起来是非常渗人的。

代砚悬没有说话,谷以宁也不在意,她一个人自言自语都可以把场面撑起来,她伸着一根手指头放在嘴里啃,嘴唇上淡色的口红抹了一手指,但是出乎意料的有些魅惑--成熟与幼稚的自然结合,使得这个女人勾人至极。

“哎呀,小悬呀,我给你变个魔术好不好?”她笑嘻嘻的看着代砚悬,从沙发的缝隙中抽出一根魔术棒--天知道这种东西为什么会被放在沙发的缝隙种,她重新做起来,像模像样的挥舞了几下手中的魔术棒,然后打了几个响指,道:“十!九!八!三!二!一!有请我们今天晚上的嘉宾--蒋李晋先生登场!”

她这句话说完,就飞快的把手中的魔术棒扔到了沙发后面,然后双腿从沙发上放下来,立即蹬上了放在沙发底下的一双高跟鞋,然后把手指上的口红涂抹在了沙发的隐蔽角落,她的一系列动作做得飞快。

代砚悬还没有从她刚刚说的话里反应过来,谷以宁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现在在她眼前的就又是她刚刚认识的谷以宁了,干净优雅,发鬓稍乱但更容易激起男人的怜惜,整个人就像是九天的仙女,气质出尘。一张精致的面孔勾勒着整个人的色彩。修长优雅的脖颈微微滴落,正对着代砚悬,表现出的是一种弱势的感觉。

反观站在她面前的代砚悬,背对着门口,眼前就是一位如花似玉、看似委屈的漂亮女人,反而显得更加强势了一些。

代砚悬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但是门口已经响起了敲门声,谷以宁笑道:“进来吧。”然后侍者就带着一个人走了进来。

其实从代砚悬的角度是根本看不到进来了几个人、进来的人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代砚悬就是知道,进来的是两个人,他甚至能够想象的到,在后边进来的那个人是蒋李晋。

她的后背立刻绷紧了。

而谷以宁一开始保持的动作仅仅维持了几秒,代砚悬知道她的心思,实际上她也曾经听李家小姐把这些事情当成笑话讲过。谷以宁刚刚的动作维持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已经给人留下了大体的印象,而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不需要强调,基本上所有人都该明白。

但是为什么呢?

代砚悬百思不得其解,以谷以宁的地位来看,她实际上并不需要这种小手段来为自己加分,一般来说拍卖场有要比其他生意好做得多,人脉固然重要,但是并不相识其他一些销售产业一样关乎命脉。

谷以宁即使没有这些小手段或者是得罪了圈里许多人,都不是没有可能去做的更好的,这就是拍卖行业的潜在利润之一,没有适当的卑躬屈膝也可以过得更好。

很多人在富贵之后就忘记了膝盖还有弯,这种想法在商业上往往是致命的,所以拍卖行业跟其他一些不需要太多人脉多的行业,一直被代父推崇,代砚悬耳濡目染,或多或少的也知道一些。

谷以宁从代砚悬身边走过去,做出了一位主任的姿态,笑道:“蒋先生,好久不见。”

代砚悬没有回头,她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低沉的男声:“好久不见。”简略而冷清,语气有点像是刚才离开的谷以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感觉到身后有一股灼热的目光。

代砚悬站在原地,稍微低下了一点脑袋。

后边的声音就很明显了,她就算不回过头去也可以想象得到。应该是来了两个侍者,一个在前边引路,等到谷以宁跟蒋李晋聊完之后,这个侍者退了出去,然后另外一个使者走了进来是,端着几杯饮料,非常稳重的放在了谷以宁的办公桌上,然后就是关门声以及谷以宁跟蒋李晋的脚步声。

这两个人走到了办公桌旁边坐了下来,然后谷以宁才温柔道:“小悬,过来一下吧。”

代砚悬这时候不回头也不行了,她手心攥出了一把冷汗,后背也有些黏黏糊糊,常年开着空调的屋子里说实话温度是很低的,但是完全压抑不住她砰砰乱跳的心脏。

另外一间屋子里的谷以沓应该是听到了蒋李晋的到来,干脆就在里边没有出来。

代砚悬缓慢但是不失礼的转过了头去。

男人坐在充满少女气息的办公桌旁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谷以宁坐在他的对面,浅笑着抿着鲜橙汁,男人面前放的是一杯清水。

代砚悬还是有些怯场,这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她能够做的仅仅是把事情做好,简而言之就去讨好她的金主,但是想一下是很容易,做起来简直异常困难。

她回过头的时候先看见的是谷以宁,这个女人仗着蒋李晋的视线全部都在代砚悬身上,目光中的冷意毫不保留的露了出来,其中的威胁不在少数。

代砚悬已经看腻了她这幅样子,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免疫力,也没有原来的紧张与不自在了,虽然对于一个陌生的男人还是有一些紧张,但是也能够在谷以宁目光的逼视下大大方方的去看着那个男人了。

即使依旧不自在。

灯光下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衬托的身体挺拔如玉。在非常明亮的灯光下他带着一副无框眼镜,是在拍卖场地里没有的,更显得整个人都斯文了许多,这时候代砚悬才能够看清他的外貌,没有一点点延迟,两个人立刻对视上了。

戚睦是混血儿,只有微弱的西欧血统,更偏向于亚洲人的长相,但是一双浅蓝色的眼睛足以说明他的血统,如果是戚睦是童话故事中每个少女都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那么蒋李晋,更像是来自地狱的魔王--禁欲、冷淡,潜在的矜持与自傲,即使带着一双眼睛,也完全没有办法遮挡他比常人更加精致的五官。

这个男人是完全的东方面貌,但是又有着健壮的体格,不是健身房练出来的标准身材,而是正正经经的黄金比例。

代砚悬不自觉的跟着他的眼睛。蒋李晋的眼睛是非常纯正的黑色,比一般人的瞳孔都要深上很多,再往下就是精致的鼻梁,以及紧紧抿着的薄唇。

两个人对视了大概有五秒钟之后代砚悬才反应过来,她有些急匆匆的鞠了一躬,很明显她以前所学习的礼仪课完全不适合这种情景。

相比于代砚悬的紧张与不自在,蒋李晋的反应则是冷淡了许多,他连头都没有点一下,只是依然盯着代砚悬看。

代砚悬鞠了一躬之后直起了身,但是又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她脑海中忽然就想起了谷以宁刚刚说的话。

蒋李晋是特意为她而来的,果然是不可能的吧,不然为什么、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整个人冷的像是块冰。

最后还是谷以宁出来打得圆场,她的话永远说的圆滑,让人找不出一点错误来,“小悬,这边来一下,让蒋先生好好看看你。”

--但是有些圆滑的话说出来只是为了缓解尴尬,从逻辑上来说简直无法推理。谷以宁的办公室大倒是没错,但是也没有大到能让面对面的两个人看不清对面样子的地步。

代砚悬慢慢走了过去,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却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也干脆的放弃了抵抗的想法,走过去的时候又恢复成了代家小姐的身份,矜持而优雅,动作上挑不出一点错误来--但是与此同时的,她心中闪过了一丝悲哀。

谷以宁继续笑道:“蒋先生跟小悬是第一次见面吧?但是我想两位应该都听说过对方的名字吧?毕竟小悬--”她笑得有些意味深长,“小悬的名字可是早就已经传遍了圈里子呢。”

代砚悬呼吸一停滞。

“不,”出人意料的,蒋李晋扭过头来看着谷以宁,淡淡的反驳道:“我跟代小姐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