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7章 那个人

时间:2021-01-14 16:08:12来源:鸾尘网

蒋家的事情不比代家简单的。她曾在餐桌上听父亲说起过,蒋李晋是蒋家的私生子,虽然蒋父的情人,也是蒋李晋的母亲,并也不是普普通通急着上位的大学生或是什么妖冶的不正儿八经女人她曾经在餐桌上听父亲提起过,蒋李晋是蒋家的私生子,但是蒋父的情人,也就是蒋李晋的母亲,并不是普通急于上位的大学生或者什么妖艳的不正经女人,而是正正经经李家的小姐--也是曾经抚养了代砚悬多年的那位李家小姐的表妹。。

>>>《天价宠妻太甜蜜》章节目录<<<

第7章 那个人小说

蒋家的事情不比代家简单。

她曾经在餐桌上听父亲提起过,蒋李晋是蒋家的私生子,但是蒋父的情人,也就是蒋李晋的母亲,并不是普通急于上位的大学生或者什么妖艳的不正经女人,而是正正经经李家的小姐--也是曾经抚养了代砚悬多年的那位李家小姐的表妹。

而相反的,蒋父的正妻,反而个没有身份背景的女人,也是那种真正变成凤凰的麻雀。他们相识在工作中,热恋三个月后蒋父就不顾家族反对娶了那个女人,然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蒋李晋的哥哥。

但是好景不长,有钱的公子哥总是不甘寂寞的,曾经的热恋只是因为一时新鲜,其中并没有什么小说中的天长地久,相处更久之后--甚至没有一年--蒋父很快厌倦了那个女人。

阶级的不同,身份的悬殊,以及价值观念完全不符,那个女人不敢与蒋父争吵,只能任由自己的男人在外边彩旗飘飘。蒋父之所以没有离婚,只是因为热恋的时候头脑发昏,没有签订婚前财产分配,如果两个人真的离婚,那么蒋家偌大的家产将会有一半是这个身份卑微的女人的。

蒋家人很明显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蒋父念着情谊,觉得反正家中正妻两耳不闻窗外事,也就没有背地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后来他就有了蒋李晋的母亲,两个人倒也算是情投意合。

蒋李晋的母亲跟抚养代砚悬的那位李家小姐不一样,她天生就是个手段强硬的女强人,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睥睨天下,有着完全不输给蒋父的商业天分。对于蒋父家中有人的事儿完全不在意,两个人保持着情人的身份,各自玩的挺开。

蒋李晋的出生仅仅比正妻生的孩子晚了一年。他出生的时候被蒋父抱着去做了亲子鉴定,他的母亲也完全不在意,反正对于她来说,蒋李晋不管是不是蒋父的种,都会有一个足够好的未来。

很明显幸运之神眷顾了蒋李晋,他有了两个商业帝国的继承权,并且被冠上了‘蒋’跟‘李’这两个姓氏。

虽然说蒋父也曾经犹豫,是不是要培养一下大儿子,但是蒋李晋从小表现出的天分太过强大,即使大儿子的能力不算差,他也很快就选择了蒋李晋。

代砚悬第一次听说蒋李晋的时候她已经忘记了。因为两家或多或少的都有些商业来往,所以代父算是看着蒋李晋长大的。而那时候代砚悬还在被李家小姐抚养,蒋李晋的母亲性格强硬,看不惯自家表姐的性格柔软的不像话,所以太太们基本上是没有来往的。

即使有也没用,蒋父蒋母都是大忙人,蒋李晋从小就跟着保姆生活,一年到头都见不到父母几次,跟泡在蜜罐里长大的代砚悬完全不一样。

而代砚悬能够知道蒋李晋的事情,是因为代父多次无意识的夸赞。从小时候的跳级、各种全国性的比赛的奖杯,到弹得一手好钢琴,再到得到国外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仅仅十四岁,出国多年后拿着极有含金量的双学位证书回国开拓自己的事业的时候代砚悬刚刚开始上高中。

他们是两个极端。A市的圈子里,甚至可以说的夸张一个点--全华夏国内,上层圈子里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蒋李晋的。就在代砚悬家出事的前几天,由蒋李晋亲自创办的没有依靠家族力量的几家公司已经成功在美国上市。有心人预估后得出了一个让人咂舌的结论--蒋李晋现在的身价极有可能已经超过了蒋父蒋母。

而这时候的蒋李晋仅仅二十三岁。

代砚悬不知道蒋李晋有没有听说过她。但蒋李晋的名字实在是太让人印象深刻,有一段时间他甚至是代砚悬憧憬的对象。

--这样的一个人,跟她同岁、刚刚开始崭露头角的戚睦,怎么能够抵抗的过?就像是谷以宁所说的,一亿华夏币对于她跟戚睦这种没有实权的小孩子来说可能是不少了,但是对于那些真正站在金字塔高端的人而言,一亿华夏币可能真的就是一场玩笑。

代砚悬站在原地,低垂着头。谷以宁没有再说话刺激她。谷以沓静静的站在旁边,半天之后才开口说了几句话:“妹妹,说话别太过分了。”

这里边很显然没有多少安慰的成分,谷以宁话都已经说完了,那还用得着她来安慰?代砚悬很清楚这只是几句场面话。她内心暗潮涌动,想要反抗的想法越来越浅淡。

“呐呐,小悬呀。”谷以宁忽然直起身来,坐在沙发上两手托腮,歪着头道:“其实我也是为了你好呀,听说--哎呀你知道我们这种人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情报网的--蒋李晋这次是特意为你来的哟。”

“什么意思?”代砚悬阴着脸,小声问道。

谷以宁随手把咖啡杯递给谷以沓,然后道:“我不是很清楚啦,哎呀小悬,要不是我们关系那么…那么好,我才不会跟你说这个呢。”

谁会信这种鬼话?代砚悬心中冷笑一声,没有答话。

她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心里放的开,反而没有了太多的顾虑,原本对谷以宁的忌惮,这时候全盘消失,仿佛是骨子了有什么潜藏的东西被激活了,她反而没有那么惧怕谷以宁了,就连谷以沓手中的鞭子也失去了震慑力。

谷以宁真的只是习惯性演戏,她根本就不在乎代砚悬对她的态度--这个女人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善于伪装,狡猾的像只狐狸,内地里又狠毒的不逊于雄狮。

代砚悬从小娇生惯养,哪能跟这种人精相比?就像是一匹狼跟一只小奶狗的较量,身上还沾着羊水的小奶狗努力呲着牙,狼却从始至终都是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偶尔扫一扫尾巴就能让小奶狗扑/倒在地,站得满身灰尘。

至少在谷以宁眼中,他们的关系就是这个样子的。代砚悬在她看来,实在是太稚嫩了,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怎么能够与她相提并论?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旁边谷以沓转着已经喝干净了的咖啡杯,像是转着一朵纸折成的花朵,她手指纤细雪白,右手中指上带这样一枚白金戒指,上面点缀着一点白色的碎钻。

谷以沓转咖啡杯的动作极为流畅,代砚悬现在根本就不想看见谷以宁的脸,她视线微微错开,看到的刚好就是谷以沓幸运流畅的动作。

三个人都是沉默不语,谷以宁好像也是去了逗弄代砚悬的心情,她旋转着身子在沙发上横躺着,完全不顾及形象,然后用一只手轻轻掩盖住了眼睛。

这种沉默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先是谷以沓手中的咖啡杯出了问题--骨瓷杯子里边还有几滴残留的浓咖啡,原本谷以沓转的飞快,那几次咖啡没有流出来,但是后来她的动作越来越慢,咖啡杯子没什么问题,依然能够在她手上转出一朵花,但是离心力减小后,那几点咖啡就飞出了出来。

从始至终代砚悬都在紧盯着谷以沓的动作,她眼睁睁的看着乌黑的咖啡飞溅出来,滴在了雪白的长毛地毯上,出现了几点乌黑肮脏的印记。

这种地毯代砚悬曾经也很喜欢,代家在马尔代夫也有几座别墅,她在常年会去的那一座里也是安置了这样柔软的长毛地毯。

一片白茫茫的柔软中忽然印上了黑色,代砚悬只觉得刺眼的很。她有些悲哀的想这片地毯是不是就暗喻了她?

圈子里喜欢用长毛地毯的人不少,如果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很少会有人特意的去清洗,除非是什么值得纪念的或者有特殊意义的地毯,圈子里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直接替换,毕竟沾上了黑色的白色布料,很难去清洗的像是原来一样干净整洁。

她好像就是这样,已经被弄脏了,再也回不去了。

谷以沓倒是没什么反应,她低垂着眼睛冷淡的看了一会儿那几滴污渍,一言不发,似乎是有些呆愣,不同于代砚悬的有感而发,她精致的脸上完全没有表情。

这个时候更加能够看出这对姐妹是在演戏了,谷以沓的性格大概更偏向于无口无心无表情的那种。

横躺在沙发上的谷以宁伸出一只手随手挥了一下,道:“别管,过会儿让人直接把地毯换掉吧,我最近不喜欢这种柔软过度的东西了。”她语气轻松,也不知道她躺在沙发上,还用手遮着眼睛,是怎么看到谷以沓的动作的。

谷以沓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拿着杯子走了进去。就算之前的性格有伪装的成分,但是谷以沓代砚悬的恶意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两个女人对于人的情感变化好像都了若指掌,刚刚代砚悬的失神似乎被她看在了眼中--以代砚悬的身份和她之前以及现在的地位来看,她在想什么实在是太明显了。

谷以沓走过去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踩在了刚刚滴落咖啡的地方。她昂着下下巴,走过去的时候冷冷的斜了代砚悬一眼,里边的不屑跟恶意真是太明显了。代砚悬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她们已经擦身而过。

天价宠妻太甜蜜

天价宠妻太甜蜜

作者:十六月类型:霸道总裁状态:连载中

什么叫落地实施凤凰倒不如鸡?当代中国砚悬站在拍卖会台上像货物一样展示,拍卖会,她就彻底明白了了。做了十年的公主,不想却依旧逃不开命运的捉弄。本来我以为这样是凄惨之极了,哪里想她旁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艳丽的女郎,一位穿着鲜红的皮衣,手中皮鞭啪啪作响,艳色的嘴唇扬起了一个高傲的弧度,这个人像是丛林中野生的鹿,野性而天真,皮肤白嫩却又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