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生孩子都没问题

时间:2020-11-22 20:05:37来源:鸾尘网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出来,林文秋对着镜子照了照,脸上的伤也不是那么较为明显了,虽然乌青还在。筱雪熬了白粥,炒了咸菜,煮了鸡蛋,还买了几根油条。父子二人看见如此丰盛的美食的早第二天早上起来,林文秋对着镜子照了照,脸上的伤不是那么明显了,但是青紫还在。。

>>>《医行九霄》章节目录<<<

第28章 :生孩子都没问题小说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起来,林文秋对着镜子照了照,脸上的伤不是那么明显了,但是青紫还在。

筱雪熬了白粥,炒了咸菜,煮了鸡蛋,还买了几根油条。

父子二人看到如此丰盛的早餐,都有些诧异。

林战天道:“筱雪,你不想过日子了?生活费花完了,咱们都得停伙。”

“怎么会?”筱雪笑道:“爸,哥,赶紧坐下吃,这早上吃好,吃好了身体才能好,身体好了才有精神赚钱,这钱啊不是省出来的,是赚回来的。”

林文秋乐呵呵道:“妹妹说的在理。”

林战天拿鸡蛋在儿子头上敲了一下:“在理个头,有本事你们赚去。”

“我们兄妹迟早要赚大钱,您就等着享福吧!”林文秋揉着脑袋笑道。

突然,门口响起了一阵鞭炮,然后一帮人走了过来。

林文秋一看,走在最前面的是王奶奶和孙子祝荣浩,祝荣浩手里还拿着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华佗在世妙手回春”,后面还跟着一帮子老头老太太。

看到这一幕,林文秋微微一笑,回头道:“爸,你出名了。”

一句话没说完,那帮人已经来到诊所门口,林文秋上前接住,王奶奶当即开始免费宣传。

“各位街坊,我是谁你们都认识吧,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这偏头疼的毛病跟了我整整二十年,中间也不知道访过多少名医,可是,一律无效,每次疼起来,我恨不得死了算了。”

王奶奶讲得声情并茂,一帮听众鸦雀无声。

“就在前两天,我偏头疼再次发作,就想到诊所拿止痛药,你们猜怎么着?林战天林大夫,他真是医者父母心啊,他说了,止痛药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就是就是。”下面又是一阵附和声。

“然后,林大夫就给我扎针,我想着,那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吧。”王奶奶眉飞色舞,看到旁边有辆环卫工人的三轮车,索性站了上去,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林战天大夫一次针灸,就治好了我的偏头疼,这,这不是神医又是什么?”

“这偏头疼跟了我整整二十年,每次发作我都拿头撞墙,痛不欲生……当真是神仙一把抓,我好了,我要感谢林大夫,我今天给他送锦旗。”

林战天本来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听到王奶奶如此盛赞,他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来到王奶奶旁边拱了拱手,文绉绉道:“也许是巧合,您老过誉了,这‘神医’二字是万万不敢当。”

“林大夫,你就别谦虚了。”王奶奶诚恳道。

“我……”林战天本来想说自己当时也没底。

林文秋却走到众人面前道:“各位爷爷奶奶,你们不会以为王奶奶是我们花钱雇的托儿吧。”

“托儿,你说我是托?”王奶奶点着自己鼻子,大声道。

林文秋笑着说:“没有没有,我只是打消大家的疑虑。”

林文秋朗声道:“我们杨家世代行医,我爸爸林战天幼承祖训,熟读医典,博闻强识,脉理清晰……其实,他精通各种疑难杂症,只是我爸爸不善言辞,生性素淡淳笃,从不自吹自擂,以至于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医术高明……”

“小林。”林战天打断了林文秋,自家事自家知,自己有几斤几两,林战天非常清楚。牛皮吹破了大天,以后可怎么收场?

“各位,你们不要听小林胡说八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夫……”

林文秋一闪身站在了父亲的面前,笑道:“我爸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太谦虚。”

“就是就是。”有人情不自禁的附和。

“王奶奶刚才现身说法了,二十年的偏头疼,被我爸几针给治好了,这难道还不是神乎其技?”

“神。”

“太神了。”

“我看比王靖康也不差。”

一帮老人七嘴八舌,林战天却是哭笑不得。

林文秋仿佛读懂了老爹的心思,附耳道:“爸,哪有那么多疑难杂症,大多都是头疼脑热的毛病,你不要有顾忌,等你的名声响了,病人盈门,咱们的生活不是也就不用愁了?”

“可是……”

“没有可是,即便真遇到什么疑难杂症,你治不好,其他人未必就能治得好,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你小子……”

林战天点点头,郑重其事从王奶奶手中接过锦旗,大声道:“承蒙各位看得起,战天就愧受这面锦旗了,不过神医二字,决计愧不敢当。”

王奶奶笑道:“神医不神医的无所谓,只要能治病就行,大伙说是不是啊?”

林战天连连拱手,却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林大夫,看看我的老寒腿。”

“林大夫,我的哮喘能不能治?”

“林大夫,我的老痔疮……”

场面混乱到火爆。

林文秋兄妹俩对望一眼,相视一笑。

到了蛋糕房,吴玉凤他们四个早到了,将里里外外收拾的停停当当,随时准备营业。

阮遒、孟宜、毕得劲三人昨晚见识了林文秋的惊人战力,仅存的一丁点不服也作烟消云散。

不多时,老板娘到了。

安若琳一眼看到林文秋五彩斑斓的脸,眉头微皱,将挎包扔给他,朝办公室走去。

琳姐意思很明显,林文秋只好拎着包,亦步亦趋。

走进办公室,安若琳松开花边衬衣的一粒扣子,露出一抹春色,掀起眼帘问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摔了一下。”

安若琳美眸一皱:“摔得挺有难度。”

林文秋笑得有些勉强,他知道安若琳不信,却不想多做解释,道:“琳姐,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林文秋咬了咬嘴唇:“我准备复学。”

“复学?好事啊。”

这一次轮到林文秋诧异了:“可是琳姐,你刚刚给我升职,又手把手教我,我这样离开了,你不生气?”

“怎么会?”安若琳笑道:“不过怎么突然就决定了?本来我还想给你建议呢。”

“谢谢你,琳姐。”

“谢什么呀,你都不止一次帮过我。经济上还有困难吗?”

“我自己可以解决。”

“琳姐就是欣赏你这一点。”安若琳话锋一转:“不过呢,大男子主义不要太重,不要逞能,需要帮助尽管开口,咱们不只是上下级的关系,咱们还是朋友。”

“是。”

安若琳笑了笑:“准备什么时候走?”

“还没去学校报到。”

安若琳葱管般的食指点着优雅的下巴,“要不这样,你还是我的助手,有时间你就过来兼职。”

“好。”林文秋心头滚过一道热流,他知道琳姐在照顾他,啥都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武烈被自己的突发头疼吓坏了,以至于都忘了吩咐马仔调查林文秋的身份。

今天一大早,就早早排了王靖康的专家号,然后就是漫长的排队等候。

以小弟的意思,对排在前面的病人一番威逼利诱,让武哥先看不就得了。武哥大摇其头,王老名声在外,要是他不乐意,县委书记来了都不给你看。

所以,得老老实实,不能坏了王老的规矩,不能惹王老不高兴。

耗了毛三个小时,总算看到了武烈,王老一阵望闻问切,然后道:“这个症状,倒有些像头风。这种病,就跟癫痫似的,不发作,跟常人无异,诊断困难,更休提治疗。”

“王老,您再帮着仔细看看,真没办法?”

虽说医者父母心,不该戴着什么有色眼镜,但是武烈这副尊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所以,王老也没有好脸色,直接喊了下一位。

武烈怏怏地走出县医院,莫不是天妒英才?武哥心里哇凉哇凉的,憋了一肚子火的武哥需要发泄。

“查查筱雪他哥哥,给老子废了他,妈的,敢到夜蒲撒野,真不知道马王爷头上几只眼?”

林文秋骑着自行车前往夜蒲,他要找武烈说事。

刚刚骑到河堤路,就看到一个女交警在给违停车辆贴条。女交警刚刚将一张罚单粘在宝马车窗上,就被一个黑壮男人掀得一个趔趄。

林文秋看了一眼,竟是阮靓!

昨晚的刑警变成了今天的交警,林文秋再笨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黑壮男人点着阮靓的鼻子:“八婆,谁让你贴的?老子的宝马叉六你也敢贴?”

阮靓拨开对方的手指:“宝马叉六算个屁,劳斯莱斯我也照样贴。”

“臭三八,你给老子把胶弄干净!不就是想罚款吗?多少钱,老子给你,现在就给。”

黑壮司机直接用钞票抽在了阮靓的脸上。

“你……”阮靓毕竟是个女孩子,本来就满腹委屈,这会儿又被这样侮辱,眼泪顿时蓄满了眼眶。

“穿上制服就了不起?想要钱,老子有的是。不怕告诉你,让你脱衣服,也就是一句话的事。今天你要不给老子把胶除掉,老子……”

黑壮男人突然感觉迎面扑来一道恶风,紧接着,一只手按在他的脸上,直接砸在了引擎盖子上。

“他妈的,老子的事你也敢管?”黑壮司机捂着脸叫嚣道。

话还没说完,一巴掌又拍在司机的脸上。

这一下力道不小,黑壮司机只感觉鼻梁一酸,眼泪鼻涕都下来了。

“这就哭了?被欺负的感觉爽不爽?”林文秋不怀好意地笑问。

黑壮司机只剩下喘气的份儿,一时回答不上话来。

“快滚!”看到黑壮司机的狼狈样,阮靓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你们等着!”司机钻进驾驶室,一溜烟的跑了。

林文秋回头看了一眼心情变好的阮靓,这妹子除了胸平一点,其它还过得去。不过,似乎鼻端有点病气啊,难道她有什么隐疾?

阮靓瞪了他一眼:“小屁孩,什么眼神?往哪儿看呢!”

“什么小屁孩!”林文秋不高兴了,“我今年十九,生孩子都没问题。”

“没大没小,以后别让我看见你。”

阮靓脸一红,跨上嘉陵100警用摩托,绝尘而去。

林文秋笑了笑,扶着自行车走了。

医行九霄

医行九霄

作者:清平调类型:玄幻仙侠状态:连载中

左手医天下,右手震乾坤,只为一次出乎意料,小医生林文秋营救了蛋糕店老板,却也开罪了位高权高的大人物,便林文秋波澜不惊的生活被被打破,各种事故连续不断地……一笑风云起,一怒男人穿着讲究的白衬衣,裤腰已经迫不及待褪到了脚脖子,露出两条黝黑的毛毛腿,而女的死命抓住男人的手臂,不让男人得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