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庐山真面目

时间:2020-11-22 20:05:36来源:鸾尘网

林文秋想了想,肯定是前天被吸收了何苗苗奶奶浓厚的病气,灵珠可以得到充分地的滋养。三根指头略一搓动,外壳竟然裂出了,指甲盖大小的珠子露着了庐山真面目。光润如玉,内里好像有两根指头略一搓动,外壳居然裂开了,指甲盖大小的珠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医行九霄》章节目录<<<

第25章 :庐山真面目小说

林文秋想了想,一定是昨天吸收了何苗苗奶奶浓郁的病气,神珠得到充分的滋养。

两根指头略一搓动,外壳居然裂开了,指甲盖大小的珠子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莹润如玉,内里似乎有灵液在缓缓蒸腾涌动。

林文秋瞪大眼睛,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手中的珠子上,又凑近了些,发现珠身上刻着两个篆字,噬灵。

“噬灵珠?”

突然间珠子豪光大盛,差点亮瞎了林文秋的眼睛。

指尖一痛,林文秋慌忙睁眼,珠子不见了,一道炙热的液流同事从指间流向心脏。

林文秋痛苦难当,惊骇莫名,想要张口大叫,却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下一刻,意识被无穷无尽的黑暗一口吞没。

半个小时后,林文秋睁开了眼睛,除了头痛,没有其他什么特殊的感觉。

猛然将手伸到眼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除了白皙,没什么不同。

居然没死,不过那什么噬灵珠也知道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林文秋一拍大腿:“该死球朝天,不死好过年,由它去吧。”

拿过安若琳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林文秋赶紧洗了把脸,跟老爸打了声招呼,出门上班去了。

胡高升在办公室接到了甄金油的电话,甄金油带着哭腔道:“高县,救救兄弟啊。”

“怎么回事?”

“还不是战天诊所的事!我们上门执法,谁能想到冉县长都在那里看病,后来,刘局长也来了。”

“什么……”胡高升倒吸一口凉气,他没想到林文秋的诊所还能搭上冉坤的关系,这下子不好动他了。

“不过,你让我救你是什么意思?”胡高升明知故问。

“高县,刘局长要查我们执法的动机,您看……”

“呵呵,老甄啊,你不会把我卖了吧!”

“哪能啊,可是刘局长一副不依不饶的姿态,还有冉县长的指示。”

“老贾,你让我救你,我好像不方便出面吧!多大的事儿,我想,你一定有办法的,我相信你。”

“高县……喂!”甄金油还要再说什么,胡高升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靠,老子是夜壶吗?需要用就拿来用,不需要就一脚踢开,过分!”甄金油咬牙切齿,然后一屁股坐进真皮椅子里,一阵垂头丧气。

给他甄金油俩胆,他也不敢咬胡高升啊,怎么办,怎么办?甄金油心里比吃了黄连还苦。

春阳县人民医院,院长鲁一手同王靖康正在讨论手术方案,突然,办公室门被推开,一名导医小护士领进来一个人。

“刘……刘局长!”鲁一手马上起身,“刘局长莅临指导工作,真是蓬荜生辉,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你这张嘴啊……”刘建国哈哈一笑,“正好两位都在这里,我向你们打听一个人。林文秋,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年轻人?”

鲁一手看着刘建国,“刘局您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你们认识?”

鲁一手同王靖康交换了眼色,道:“刘局长,本来这是个秘密,但是瞒谁也不能瞒您啊,事情是这样的。”

鲁一手绘声绘色,娓娓道来。

听到林文秋居然不动用任何医疗器械,也不使用任何药物,居然靠一己之力,挽救了一个垂死的病人,刘建国也不免动容。

“王老,您对林文秋有多少了解?”刘建国转向王靖康问道。

“还需要接触和了解,如果事实证明他果真有真才实学,我建议将其吸收到我县医疗系统中来。”

“好!是人才,咱们就不能拒之门外,王老,我等你的消息。”刘建国大手一挥,“哪怕增加一个事业编。”

听到这话,鲁一手的眉毛抖了好几下。

林文秋骑着浑身作响的自行车,顶着毒辣辣的日头往蛋糕房赶,不一会儿,便感觉左眼皮接连的跳。

“左眼皮跳跳,好运要来到。”林文秋自嘲一笑。

骑着骑着,头顶忽然一麻,抬头一看,一个物体正在下坠。

奇怪的是,林文秋能够看清是一盆“猪耳朵”花,甚至还能看清那盆花下坠的轨迹。

“好像哪里不对……”

林文秋本能地向后跃出。那花盆也不知道从多少层落下来的,自行车的大梁都砸变形了。

林文秋一阵恶寒,若是砸在脑壳上,恐怕得像西瓜一样爆开。

抬头看去,旁边是一栋三十二层的住宅,谁知道是哪位无良的住户扔下来的?

“喂,到底有没有公德心啊!”林文秋仰头大喊,根本没人回应。

摇摇头,他扶起自行车继续骑行,心说不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吗?看来也不一定。

来到蛋糕房,吴玉凤拿着一条冰镇毛巾,迎了上来,说:“林文秋,昨晚本来还有后续节目,可是你提前走了,今晚继续啊。”

林文秋接过毛巾擦了把汗,笑道:“不用破费了吧,差不多就行了。”

“不行,不请到位,不能表达我的诚意。”

“邀请琳姐了吗?”

“琳姐说看情况,没事就一起。”

“那好,先做事,晚上再说。”

“是,杨助理。”吴玉凤煞有介事的说。

林文秋看了眼笑着的吴玉凤,发现她虽然脸盘长得不咋的,但只要心地不坏,慢慢相处,也没那么令人生厌。

经过安若琳悉心教导,林文秋现在基本可以独立完成各种糕点了。

安若琳也很诧异,这才几天啊,没想到林文秋这么内秀,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下午三点左右,林文秋正在制作蛋挞,来了两个特殊的客人。

两个女孩,两个百里挑一的美女,一个黑裙,一个白裙,黑裙的是冉欣月,白裙的有些面生。

两个女孩,黑白相配,相得益彰。

黑裙的冉欣月华贵典雅如牡丹,白裙的女孩恬淡高洁似莲花。

一脸粉刺的毕得劲刚要上去搭讪,却发现两个女孩的目光都落在林文秋的身上。

林文秋穿着合体的白色制服,头戴高帽,同为学徒的毕得劲也不得不承认,林文秋这样打扮,显得端凝修伟,又有几分阳光和儒雅。

毕得劲撇了撇嘴,又是失落又是嫉妒,很机械的说了声“请进”。

林文秋听到声音,抬头一看,马上从透明的后厨迎了出来。

“两位请坐,需要点什么?”林文秋笑着说道,没想到冉欣月来照顾生意。

冉欣月巧笑嫣然,打趣道:“你请客啊?”

“这个应该不是问题。”

旁边的白衣美女“噗嗤”一笑,大大方方伸出一只柔荑:“林文秋是吧,认识一下,闻人沁心。”

林文秋捉着闻人沁心柔若无骨的小手,吸吸鼻子:“果然是沁人心脾。”

闻人沁心俏脸一红:这人有点小轻浮。

“喂!”冉欣月喊了一声。

“怎么?”林文秋、闻人沁心齐齐看着冉欣月,异口同声。

“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好不好?能不能不要这么默契?难道是心有灵犀?”

“死丫头!”闻人沁心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当然!”冉欣月不甘示弱:“因为,狗嘴里只能吐出狗牙。”

“牙尖嘴利。”

“你不矜持。”

“你……”闻人沁心哭笑不得:“我哪儿不矜持了?”

冉欣月嘴角上扬:“你跟林文秋应该不认识吧?应该是我带你过来的吧?你闻人沁心怎么说也算是一中的校花吧?我这还没介绍,你们还牵上手了?你大校花的矜持呢?你节操呢?”

“冉欣月……”闻人沁心满脸通红,“胡扯!什么牵手,是握手好不好?”

原来看美女斗嘴也是一种享受啊,林文秋忍俊不禁:“两位美女,来了都是客,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们随便点,我请客。”

“哼!”冉欣月轻轻哼了一声,唇角轻扬:“这还差不多,不过我们不白吃,一会给你一个惊喜。”

“我已经又惊又喜了。”林文秋说了一句,突然感觉手机震动起来,说了一句抱歉,让毕得劲招呼两位美女客人,走到一边接通了手机。

毕得劲屁颠屁颠地就过去了,满脸通红,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羞。

电话里是一个中年男人低沉的声音:“是林文秋吗,我是王德昌。”

“王德昌?”林文秋一时间没能想起来。

“一中的王德昌,离校半年就忘了?”

林文秋脑海里电光一闪,顿时出现一个威严的身影,谢顶,冷面,藏青色中山装,千层底布鞋。

“您是训导主任,王主任。”

“想起来就行,我正式通知你,你的复学手续办妥了,开学直接进入高三八班,学校暑假有加强班,如果有时间,随时可以跟班上课。”

林文秋听着手机的忙音,心潮澎湃。冉县长果然厉害,果然言出必行。

林文秋朝冉欣月投去一抹感激之色,朗声道:“两位美女同学,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

冉欣月明显感觉到林文秋的情绪变化,张口结舌:“你……你都知道了。”

“原来你是亲自过来通知我的,谢谢。”林文秋看着冉欣月,动情地说道。

冉欣月微微有些失望,怏怏地道:“你知道就好了,一点都不好玩!”

送走两位美女同学,林文秋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王靖康打来的,想约他见个面。

晚上蛋糕房还要聚会,林文秋就将会面定到了第二天。

吴玉凤说了,晚上活动地点定在夜蒲俱乐部。

夜蒲俱乐部是春阳县有名的销金窟。

华灯初上。

林文秋、阮遒、孟宜、毕得劲,还有吴玉凤一行五人,在路边摊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打了两辆车杀奔夜蒲俱乐部。

老板娘安若琳因为有事没参加。

林文秋觉得吧,几个同门都很有特点,名字也比较奇葩。

阮遒,不就是“软球”么,这家伙又爱又胖。男胖阳短,按照常理,胖人的家伙事都不咋的。

孟宜更极品,“梦遗”啊。这厮瘦的像个麻杆,显然是梦遗次数多了。

毕得劲,“闭得紧”,满脸的青春痘都是闭在家里憋出来的。

至于吴玉凤,毋庸赘述,她不用化妆,便可以参加真人模仿秀。

医行九霄

医行九霄

作者:清平调类型:玄幻仙侠状态:连载中

左手医天下,右手震乾坤,只为一次出乎意料,小医生林文秋营救了蛋糕店老板,却也开罪了位高权高的大人物,便林文秋波澜不惊的生活被被打破,各种事故连续不断地……一笑风云起,一怒男人穿着讲究的白衬衣,裤腰已经迫不及待褪到了脚脖子,露出两条黝黑的毛毛腿,而女的死命抓住男人的手臂,不让男人得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