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你真懂医术?

时间:2020-11-22 20:05:36来源:鸾尘网

刘建国,春阳县卫生局局长,正儿八经的一把手。刘建国冷冷一笑:“据说二位大下午的,不辞劳苦,牺性短暂休息时间执法,这种敬业态度精神真的让我钦佩,因为,我就回来看一看,看一看是刘建国冷冷一笑:“听说二位大中午的,不辞劳苦,牺牲休息时间执法,这种敬业精神实在让我敬佩,所以,我就过来看看,看看是否要将两位树为局里的典型?”。

>>>《医行九霄》章节目录<<<

第24章 :你真懂医术?小说

刘建国,春阳县卫生局局长,正儿八经的一把手。

刘建国冷冷一笑:“听说二位大中午的,不辞劳苦,牺牲休息时间执法,这种敬业精神实在让我敬佩,所以,我就过来看看,看看是否要将两位树为局里的典型?”

刘建国当然是冉坤叫来的,他见冉县长不动声色,也就没有主动打招呼。

听着刘局长句句诛心之语,甄科长小脸煞白,冷汗淋漓。

事情哪有那么巧?一定有人通风报信!能让刘局长冒着毒辣日头亲自登门,这个人的能量也太……

想到这里,甄金油感觉自己陷入一潭深水之中,浑身冰冷。

甄金油微微抬着头,目光在杨家父子和两个病人身上打量,杨家父子显然没这能量,但是,那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越看越是眼熟。

冉坤慢慢拿掉墨镜,甄金油顿时就是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建国一脸厌恶地看着要死不活的两个下属,来到冉坤旁边,试探道:“您看……”

冉坤摆摆手:“这不是小事,老百姓正正经经干点事,怎么就这么难?我需要一个说法,老百姓需要一个说法。”

“明白。”刘建国点点头,然后指着甄金油他们两个,骂道:“丢人现眼的东西,回去咱们再好好算账,还不快滚!”

甄金油、小方如蒙大赦,屁滚尿流走了。

看着意料之中的一幕闹剧,林文秋显得风轻云淡。

林战天却完全蒙圈,这一出一出的,都是什么呀!

刘建国没有走,他还在等冉坤指示。

冉坤摆摆手:“你也走吧,我要让小林给我看看病。”

刘建国眼中精光一闪,小林,没听说过啊!冉县长点名让他看病,莫非有两把刷子?

刘建国马上摇头排除了这个想法,作为春阳县卫生系统的当家人,下面那些个术界权威,他是如数家珍,没听说有这么年轻的国手啊。

出门上车之前,还不忘回头深深看了林文秋一眼,他要将这张年轻的面孔烙在脑子里。

领导重视的人和事,你必须高度重视,这是一个合格下属应有的觉悟。

刘建国一走,林战天才盯着冉坤的脸,喃喃道:“您……你是冉县长?”

“林大夫,我是冉坤。”说着,拉了把一旁的冉欣月,道:“这是我女儿欣欣,他跟小林还是同学。”

林战天一阵诚惶诚恐:“冉县长,您金娇玉贵,我哪里看得了您的病,刚才我都是胡说,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哪里,林大夫,你看得很准,你的医术没的说。”

“爸……”林文秋苦笑着看了父亲一眼,然后看着冉坤父女,道:“冉县长,何……陵欣,你们二位有何贵干?”

冉坤一摆手:“小林,你最近有惹到什么人吗?”

林文秋早就想到惹过的人,跑不了胡高升和他老婆,不过,他不想说。

摇了摇头,林文秋道:“没有啊,我们这家小诊所,能惹到谁?”

冉坤点点头:“小林,我这次来,没别的意思,就是谢谢你出手相助,欣欣的奶奶手术很成功。”

“恭喜恭喜,举手之劳,都过去了。”林文秋淡淡的说着。

冉坤实事求是道:“今天过来两个目的,一来是登门致谢,二来,瞻仰一下小神医的风采。”

“他……神医……”林战天听得云遮雾罩,瞪大眼睛瞅着儿子。

林文秋一阵汗颜:“我哪里是什么神医?王老才是,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林文秋没想到冉县长会亲自登门致谢,这下子,爸爸这边没法糊弄了。

冉坤旧居高位,察言观色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当然明白林文秋的意思,马上顺着他的话道:“也许只是一个巧合吧,不过,作为人子,我还是要好好谢谢你。”

林文秋笑道:“冉县长,您一个谢字就是无价之宝。”

冉坤不禁失笑,在心中对林文秋大加赞赏,沉吟片刻,转向林战天,道:“老林,如果我安排林文秋复学,你不会介意吧!”

林战天汗颜的同时,也非常感动,冉坤堂堂一个县长,居然跟他有商有量的,首先考虑他这个做父亲的感受。

林战天点点头:“是我对不起小林,因为我无能,他才辍学的,如果有机会复学,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冉坤爽朗一笑:“你现在什么都不用做,我来安排,小林只是停了半年的功课,我想以他的资质应该跟得上,所以,还是让他跟欣欣同班,如果不行,再复读一年。”

“我……”林战天激动的语无伦次。

“老杨。”冉坤笑道:“你不用多想,如果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

林文秋道:“冉县长,大恩不言谢,我会记在心里。”

“好!”冉坤看着不卑不亢的林文秋,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眼表,道:“打扰这么长时间,我们也该走了。”

林战天马上道:“冉县长大驾光临,要不留在寒舍吃顿便饭。”

“呵呵,改日吧,我想会有机会的。”冉坤说着,就向外走去。

“小林,赶紧送送冉县长。”林战天说道,同林文秋一起,将冉坤父女送出了门。

红色福克斯消失在视野尽头,林战天脸色冷了下来,转身走进了诊所。

看到父亲变脸,林文秋知道有些事总要面对,有些话总要说开,他叹了口气,跟着进了诊所。

林战天坐在木制靠背椅子上,掏出眼镜布擦了擦近视镜,然后看着儿子,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您……让我说什么啊?”林文秋嬉皮笑脸道。

“神医?我的儿子居然成了神医了,而我这个做老子的却一无所知!”林战天冷笑着:“据我所知,我从来没教过你什么吧,你真懂医术?”

“我当然不懂。”

“那冉县长……”

“误会,一定是个误会。”

林战天有些动摇了,他很清楚,医道一途,绝对没有什么一蹴而就的捷径,需要数十年乃至一生的钻研和积累。

林文秋是他儿子,知子莫若父,儿子是什么货色,老子当然清楚,他连听诊器、血压计都不会用,更别提把脉了,他能一下子变成神医?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感受到父亲的动摇,林文秋再次转移话题:“好了爸爸,这件事咱们不想了,最近好事不断,咱们只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其它的,没必要去想。”

“也是,你能上学,也算了却了爸爸一桩心思。你放心,爸爸病好多了,药钱可以省下来,咱们一家三口的生活还是可以维持的。”

“仅仅维持怎么行?”林文秋摇头笑道:“上学之余,我还可以在蛋糕房兼职,有点收入总比没有的强。”

“那不是让你太辛苦了?”

“年轻人辛苦一点怕什么,再说了,艺多不压身嘛!”

“好,有志气,有出息,你将来一定胜过爸爸百倍。”

“爸爸,我会让你骄傲的!”这一刻,林文秋的眼中迸射出强大的自信。

“林大夫,我的偏头疼又犯了,给我开点去痛片。”一个银发老婆婆跌跌撞撞推门进来,一脸的痛苦。

林文秋马上扶住她:“王奶奶,您坐。”

这王奶奶是林文秋一个发小,祝荣浩的奶奶。

林战天赶紧给王奶奶把脉,把了半天,也没摸出个所以然,那边,王奶奶一直在唉吆。

“王奶奶,这去痛片吃多了,对肠胃不好啊!”林战天语重心长的说。

王奶奶摇头说:“那怎么办?这病怕是要一直跟着我跟到死,这么难过,还不如死了算了。”

“唉……”林战天也是一筹莫展,打开柜台找去痛片。

林文秋心中一动,道:“爸,你不是会扎针么,偏头疼又称头风,扎几针,说不定会有帮助。”

林战天会针灸,之前也给王奶奶扎过,一直没什么效果。

现在听到儿子提起,他一时间有些犹豫。

王奶奶疼的龇牙咧嘴,却是一个劲的摆手:“不用扎了,人越扎越虚,也没见好转。”

林文秋摇头笑道:“王奶奶,听我的,我跟荣浩就像亲兄弟,您就是我奶奶,我还能害您?让我爸爸给你扎两针,总比吃止痛药强。”

王奶奶听着林文秋真诚的话语,有了一丝动摇,点点头:“那就扎两针,不行再吃药。”

于是,林文秋扶着王奶奶坐正,林战天将银针在酒精灯上消毒后,开始在头顶下针。

利用这个工夫,林文秋悄悄的开始吸收王奶奶体内的病气。

林文秋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王奶奶身上的病气跟父亲的病气属于不同类型,至于具体是哪里不同,他却是说不出来。

五根针均匀布在王奶奶的头顶穴位,不到一支烟的工夫,王奶奶一拍大腿:“嗨,还真不疼了。”

“真的?”林战天将信将疑。

王奶奶眉开眼笑的竖起大拇指:“林大夫,厉害啊,我这偏头疼王靖康都没办法。”

“嗨,结论也不能下的太早,如果不复发,那才真是好了。”林战天虽然这么说,却是喜形于色。

王奶奶道:“我相信你!不行,我得给你好好宣传,你是不知道,想让王靖康看病得排上一天的队,现在好了,家门口出现了一个神医。”

林战天连连拱手谦让:“不敢当,不敢当。”

林文秋由衷高兴:“爸,你也不要过分谦虚了。”

王奶奶正色道:“就是就是,林大夫,我看好你,你不比王靖康差。”

直到王奶奶迈着小脚欢天喜地的离去,林战天还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自己真的控制住了她的偏头疼?

林文秋当然能够看出父亲的疑惑,不过他没有点破,他决定,以后有机会就陪着父亲帮人治病,经过那么几次,父亲的名头就会响起来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林文秋忙不迭掏出神珠,凑到眼前,神珠明显又有不同。

斑驳的外壳似有剥离的迹象,里面的光华分外耀眼……

医行九霄

医行九霄

作者:清平调类型:玄幻仙侠状态:连载中

左手医天下,右手震乾坤,只为一次出乎意料,小医生林文秋营救了蛋糕店老板,却也开罪了位高权高的大人物,便林文秋波澜不惊的生活被被打破,各种事故连续不断地……一笑风云起,一怒男人穿着讲究的白衬衣,裤腰已经迫不及待褪到了脚脖子,露出两条黝黑的毛毛腿,而女的死命抓住男人的手臂,不让男人得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