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喝那么多干嘛?

时间:2020-11-22 20:05:36来源:鸾尘网

安若琳再回去时,脸色并不大好,一屁股坐下去,就自斟自饮。一开始但是一杯一杯喝,到了再后来,干脆拿起来瓶子吹,大有不把自己把他灌醉不罢手的架势。几个学徒面面相觑,林文秋一把起初还是一杯一杯喝,到了后来,索性拿起瓶子吹,大有不把自己灌醉不罢休的架势。。

>>>《医行九霄》章节目录<<<

第23章 :喝那么多干嘛?小说

安若琳再回来时,脸色不大好,一屁股坐下来,开始自斟自饮。

起初还是一杯一杯喝,到了后来,索性拿起瓶子吹,大有不把自己灌醉不罢休的架势。

几个学徒面面相觑,林文秋一把抓住安若琳的酒瓶:“琳姐,你喝多了。”

仿佛印证林文秋的话一般,安若琳趴在桌边,大吐特吐。

吴玉凤一边给安若琳拍打背部,一边给她递纸,安若琳擦擦嘴巴,抬起泛红的眼睛:“不好意思啊,你们慢慢吃,林文秋送我回去。”

林文秋知道安若琳的家在哪个小区,却并不知道具体是那栋楼。将车停在小区门口,推了推安若琳,安若琳指了指小区深处,有气无力道:“进去,B座11层,1124号。”

林文秋苦笑摇头,将车驶入偌大的地下停车场,扶着娇软无力的安若琳下车,从电梯上去。

自始至终,林文秋都是半架半抱着安若琳的,又软又热的娇躯让林文秋好一阵心猿意马。

但是,看到安若琳难受的样子,林文秋又觉得自己很禽兽。

好不容易找到1124号,赶紧从安若琳的包里找钥匙,翻来翻去,一会一包苏菲,一会又是一包安尔乐,又翻出一包七度空间,最后才面红耳赤地找到钥匙包。

开了门,扶着安若琳坐在沙发里,顾不上满眼奢华,林文秋赶紧找厕所放水。

打开厕所灯,林文秋不由一阵感叹:好大一间厕所,比自家诊所都大。

这就是富人的生活!

洁白的墙砖,洁白的地砖,洁白的脸盆和马桶,一切都是白色的基调。这种色调,在白色灯光的下,愈发显得亮堂干净。

林文秋正在放水,很快,被淋浴间横杆上的物事吸引了目光。

一件紫色的内衣,两条黑色丁字秀裤。

林文秋好不容易从那诱人的物事中拔出目光,捧了一把冷水浇在脸上,听到客厅里“呃”的一声,赶忙冲出去。

安若琳正歪着身子呕吐,林文秋一阵心疼,上前一手托着安若琳的脑门,一手给他拍打背部,柔声道:“喝那么多干嘛?”

不问还好,这一问触动了安若琳的伤心处,她抱着林文秋的腰身,一阵哭泣。

林文秋一双手不知道放哪儿了。

“琳姐,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会好受一点。”

安若琳只是一个劲的哭泣,眼泪、鼻涕,全都抹在林文秋的身上,弄得林文秋欲哭无泪。

过了好一会,安若琳才慢慢转为饮泣,柔嫩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林文秋哪会安慰人啊,他只是轻轻拍打着安若琳的背部。

就这样约莫十分钟,林文秋发现安若琳没啥动静,探了探鼻息,很均匀,已经沉沉睡去,只是一双玉臂还紧紧勒着林文秋的腰部。

林文秋使劲分开她的双臂,然后将她抱进卧房。

安若琳的闺房也很大,铺着咖啡色地毯,一应家具都是粉色色调,房间里有种淡淡的馨香。

将安若琳放在床上,将灯调暗,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

找了卫生纸将地面擦干净,再次进入厕所,处理了衣服上安若琳吐的东西,这才想起安若琳的衣服也有自己吐的秽物。

走进安若琳的房间,她似乎睡得很沉。

要给她脱掉脏衣服吗?林文秋犹豫了。

安若琳穿着黑裙,拉链在背后,林文秋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安若琳背对自己侧过了身子,拉开了拉链。

林文秋感觉鼻腔一热,伸出的手微微颤抖着。

扶着柔若无骨的肩膀,林文秋心尖尖猛地一颤,咬牙褪下一只胳膊。

要整个脱下来,必须让安若琳再次翻身,面对自己。

林文秋胸中的小鹿越跳越快,气息越来越粗重。

帮着睡梦中的安若琳翻了身,从衣服里拽出另外一条玉臂,太诱人了。

林文秋低叫一声“妈呀!”迈开小碎步,冲进了厕所……

过了很久,林文秋方才出来,依然是气喘吁吁的,脸色有些白。

考虑到安若琳的衣服还没脱掉,林文秋却再也不敢“大饱眼福”了,安若琳身体的杀伤力太大。

林文秋闭着眼睛摸到床边,抖索着拽掉安若琳的包臀衫,又飞快拉过一条空调被给她盖好,这才逃跑似的出门。

第二天一早,揉着有些发酸的腰,下床上班。

到了蛋糕房,他都不敢正眼看安若琳。

还好,安若琳跟没事人一样,还感谢林文秋送她回家。

只要琳姐不把自己当成流氓就好,林文秋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

冉欣月奶奶的手术很成功。

这天中午,冉县长难得有空,就萌生了登门致谢的想法,结果,父女二人是不谋而合。

冉欣月有自己的想法。

当初在学校,林文秋就帮过她。林文秋因为她蒙受了不白之冤,成为众人笑柄,她却一直没机会报答,后来林文秋居然辍学了,她想报答也没机会。

冉欣月是个不愿意亏欠别人的人,这件事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没想到林文秋又阴差阳错救了她奶奶。

冉欣月打算利用这次机会,一次性补偿林文秋。

对于林文秋,冉欣月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讨厌,也谈不上喜欢。

不过经过医院这件事之后,冉欣月倒是对林文秋产生了一丝兴趣。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冉坤没有动用专车,而是坐着女儿的福克斯两厢,让女儿客串了一把县长司机。

林战天正在惬意看报纸,门被推开了,有人诊病。

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脸上戴着墨镜,后面跟着一个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的年轻女孩儿。

林战天放下报纸,看了看两人,问道:“是哪个看病?”

冉坤坐在就诊的椅子上,伸出一只胳膊,道:“最近晚上睡眠不好,白天总犯困,你帮我看看。”

林战天的眼睛从近视眼镜上面露出来,对这个男人审视一番,心中好生奇怪,这个人进了诊所,还戴墨镜干啥。

疑问归疑问,林战天还是开始了诊查。

把脉、看舌苔、听心肺、一套程序下来,林战天笑道:“没什么,忧思过度,消化不良,内火不泄,吃点助消化定心神的药就好。”

就在这时,一辆五菱宏光面包停在了门口,前挡玻璃放着一张卫生局通行证。

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五短身材,肥头大耳,留着一个背头,旁边跟着一个小年轻。

二人旁若无人推门进来,小年轻立马趾高气昂地开口:“谁是诊所负责人?”

来人是卫生局的甄科长,旁边跟着科员小张。

甄科长大号甄金油,人送外号“万金油”。五十而知天命的年龄,还在副科上徘徊,有些郁郁不得志,估摸着,退休前也很难再有进步了。

没想到,机会来了。

今天一大早,甄金油接到常务副县长胡高升的电话,让他帮忙办一件事。

听说只是对付一家小小的诊所,甄金油马上有种高射炮打蚊子的感觉,不过既然是县长交代的事儿,那就没啥小事。

甄金油很高兴的应承下来,如果搭上副县长这条线,说不定退休之前,还能升上小半级。

人逢喜事精神爽,甄科长中午喝了两杯,满面红光的过来办业务来了。

听到年轻人问话,林战天马上站起来,回道:“我就是,你有什么事?”

年轻人从容不迫拿出一张整改通知单,一脸蔑视:“我们是卫生局的,有人举报你药费过高,医疗垃圾处理随意,现在通知你停业整改。”

飞来横祸。

林战天第一个感觉就是义愤填膺。

“我这小诊所,哪有什么医疗垃圾?”

小年轻根本不搭理他,甄科长发话了:“我是卫生局的甄金油,是不是有问题,我们会调查的,先关门吧!”

晴天霹雳,林战天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冉坤透过墨镜,冷冷注视着卫生局的两人。

甄金油自报家门,还是喝了酒上门执法的,冉坤既然撞上了,岂能无视。

“过分!”冉坤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甄金油和小年轻马上看过来,他们一直没注意这位病人,不过,却是多看了青春洋溢的冉欣月好几眼。

小年轻马上不高兴了,拽拽地问道:“你说谁呢?”

“当然是你们。”

“切,你一个病人,关你屁事。”

“天下事,天下人管得,我就是好管不平事。”

“掂量掂量自个儿吧,只怕有些事你管不了。”

冉坤冷冷一笑:“是吗?那我问你,你们凭什么关人家的门?”

“有投诉。”

“证据呢?”

“口头投诉,没有证据。”

“你们有执法权?”

“你……”小年轻理屈词穷:“懒得理你。”

甄金油不干了:“这位兄弟,我们是依法办事,你不要跟着添乱好不好,这样对你没好处。”

冉坤听出甄金油话里软中带硬的威胁,淡淡一笑,走到一边发了一个短信。

“爸,病人不少嘛!”林文秋这时推门走进来。

一眼看到冉欣月,林文秋皱起了眉头,扫了眼冉欣月旁边的中年男人,虽然戴着墨镜,还是能够看出他是谁。

他们来干什么?

这时,冉欣月竖起手掌朝林文秋摇了摇。

林文秋没有大惊小怪,目光转向父亲,父亲正怏怏地坐着,脸色蜡黄。

“爸,怎么了?”

林战天看了眼儿子,指着甄金油他们唉声叹气:“这两位是卫生局的,说是要让咱关门整改,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卫生局的?”林文秋皱眉看了眼矮矮胖胖、一脸酒气的甄金油,嗤之以鼻。

冉县长坐在这呢,区区卫生局能蹦跶个啥?

林文秋看看冉坤,既然有冉县长坐镇,林文秋是不会放过这个狐假虎威的机会的。

“老哥贵姓?”

“免贵姓甄。”

“甄局长?”

旁边的年轻小跟班马上道:“这位是我们甄科长。”

“关一间小诊所,还劳烦甄科长亲自出马,是不是上面有人打了招呼?”

“这……”

卫生局的小年轻心中大骇,张口结舌。

冉坤和林战天很诧异林文秋的表现。

甄金油看不下去了:“年轻人,不用说那么多废话,我们先下发通知,你们不执行,会有部门强制执行,你们想要说法,自己到卫生局要去,就这样。”

说完了,丢下一页纸,一拉年轻人:“小方,我们走。”

门拉开一半,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一脸冷笑:“老甄、小方,这就走?”

甄金油顿时吓得目瞪口呆:“刘……刘局长,您怎么来了?”

医行九霄

医行九霄

作者:清平调类型:玄幻仙侠状态:连载中

左手医天下,右手震乾坤,只为一次出乎意料,小医生林文秋营救了蛋糕店老板,却也开罪了位高权高的大人物,便林文秋波澜不惊的生活被被打破,各种事故连续不断地……一笑风云起,一怒男人穿着讲究的白衬衣,裤腰已经迫不及待褪到了脚脖子,露出两条黝黑的毛毛腿,而女的死命抓住男人的手臂,不让男人得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