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再牵老婆的手

时间:2020-10-18 22:05:48来源:鸾尘网

“对对对,你们不是同床共枕吗?这事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到底怎么回事?”此时,段晚秋站起来,逼问郑欣然。“我……我们……”郑欣然脸颊绯红,她如果不是今天去了许不为的家,也不知道许不

>>>《傲龙在都》章节目录<<<

第25章 再牵老婆的手小说

“对对对,你们不是同床共枕吗?这事你不可能不知道的,到底怎么回事?”此时,段晚秋站起来,逼问郑欣然。

“我……我们……”郑欣然脸颊绯红,她如果不是今天去了许不为的家,也不知道许不为与许志强是认识的,此时被逼问,下意识地辩解,“我们其实没……”

“啪……”

门被拍开,许不为现身包厢。

“豁,说软蛋软蛋就到。”郑桐予看到许不为突兀现身,先是一愣,而后脸上肌肉放松,冷笑道。

“不需要辩解什么,我们走。”许不为不理会其他人,直接走到郑欣然面前,是刚刚郑欣然的一句话,让许不为心里很舒服。

“不解释,那你就是承认喽?”段晚秋趁机落井下石,坐实许不为吃里爬外的事实。

而事实上,许不为只是发了一条信息给许志强,甚至都没有告诉他,自已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只怪许不为当时的婚礼惊动了半个楚天市,而许志强与郑氏家族有商业往来,甚至作为贵宾被邀请参加了婚礼,目睹了一切。

当许不为发出信息求援时,许志强能帮的只有银行贷款这件事情,于是顺理成章给郑氏家族断贷,并追债。

面对段晚秋的逼问,以及众多郑家人的犀利目光,许不为感觉自已正被这些目光凌迟。

“吃里爬外的东西,郑家没亏待过你吧?而你又没给郑氏企业有过一点帮助吧?养条狗都比你强,还知道看门,而你只会吃里爬外。”段晚秋趁机发作,恶言相加。

许不为冷笑,他不需要解释什么,只会越描越黑。

“你到底还是承认了,你——”郑文君咬牙叫嚣,捋着袖子要过来揍许不为,许不为瞪眼,郑文君想到撞破会议室大门的堂弟,眼角抽动,胆怯坐下,偃旗息鼓。

“你看看人家的女婿,再看看郑家的女婿,你光吃不贡献。”段晚秋此时睨了一眼郑欣然,于是又劝说韩金萍,“我说小韩啊,还是给他们离了吧,我介绍一个,是韩家大公子,人家刚刚也离婚。”

当着许不为的面,要嫁他的老婆,还是嫁给一个刚刚离婚的男人,这是对他最大的蔑视。

许不为咬着牙,双手握拳,双臂用力太大而颤抖,如若不是看在段晚秋是个女人的份上,他早抽她几个大耳刮子了。

“不,楚天银行断贷与追债与任何人无头,是楚天银行要止损,否则这笔贷款可能血本无归。”

此时,门外响起了一个笃定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怒火。

随后,一个身影出现在包厢里,俯视在座郑家人,所有人震惊。

许不为稍有震惊,许志强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听这话,他应该到了有一会儿了,与许不为一样,在门外听到了重要的信息。

“郑氏家族,上上下下,没有一个有德性的人,自私,跋扈,见利忘义……”许不为教训道,继而扭头与许不为颔首,“许神医。”

“许神医?”一直沉默,任凭小辈攻击许不为的郑应天错愕呢喃。

不禁郑应天错愕,其他郑氏家族成员也惊讶,许志强叫许不为“许神医”?

“郑氏家族被几大家族围堵,甚至可能联合更多的家族封杀郑氏,可笑你们根本不知道问题所在,所以在郑氏这条破船还没有沉没之前,楚天银行必需收回一些成本。”许志强继而解释。

“许神医,如需帮忙的话,一句话,我分分钟可以让郑氏家族砸锅卖铁,秒变成帮扶对象。”许志强此时向许不为施礼道。

“许总,不麻烦你了,这是我的家事。”许不为亦客气回应。

许不为和许志强简单的一句对白,令郑氏家族的人都懵了,现在才如梦初醒,许不为真与许志强结识,而且这关系非同寻常。

“老婆,我带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许不为此时伸手向郑欣然。

郑氏家族在场所有人,包括郑应天此时都把目光聚集在郑欣然的身上,极希望郑欣然可以接受许不为,重归于好,挽救郑氏企业。

郑欣然仰望着许不为,坐着看站着的许不为,他更加伟岸。

“就你屁话最多,小许怎么可能是吃里爬外的人,你太尖酸刻薄了吧!”郑应天必需挽救大局,此时指着段晚秋教训道。

“我……”段晚秋反指自已想辩解,但哑口无言,郑应天不是许不为,可以任意反驳叫嚣的,甚至她隐隐感觉,可能还要道歉,老脸都得丢光了。

“还有你,作为小辈,最起码的尊重都不会吗?”郑应天教训完了段晚秋,继而又喝斥郑桐予。

郑桐予也懵了,这转折太快,自已的脑子根本缓和不过来。

“你……”

“小许,是妈从前不对,你别放在心上,过去了就过去了,可以吗?”韩金萍比其他人早知道许不为与许志强的关系,而且刚刚就是她向众人宣布的,趁老爷子向自已发作之前,抢话与许不为解释,争取原谅。

许不为冷笑,他要的不是解释,而是尊重。

许不为在这些目光中,有种被凌迟的感觉,其实郑欣然也有这种感觉,但这感觉在瞬间变幻了,此时是种万人瞩目与敬仰,还带着期望的感觉。

郑欣然谁的话也没听,此时她在权衡,她的头脑比任何人都清晰,眼前的男人是自已的丈夫,她应该与他一道,再者,郑氏家族这条破船,此时,只有许不为可以救起。

“嗯。”郑欣然应了一声,把手放到了许不为的掌心。

细腻,光滑,温暖,甚至还有一些汗液。

这种感觉,已经失去了一年多,大学时期,牵手是常态,可是结婚之后,一切都变了,现在又重新获得。

“许总,我们走。”许不为牵着郑欣然的手,向许志强甩头。

三人在众人的错愕之中,离开了包厢。

“都是你,都是你们……”郑应天气得身体发抖。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偏偏不信……”韩金萍也恼了,居然没有人相信自已的话。

“这是真的?”郑鸿儒依然惊讶着,甚至怀疑真实性,变化恍如梦境。

傲龙在都

傲龙在都

作者:自白类型:职场拼搏状态:连载中

我是赘婿,我自豪。做为登门女婿,各种苦楚我明白,但那是以前。……许不为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据说是离家出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