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剧情逆转

时间:2020-10-18 22:05:47来源:鸾尘网

许家院落,因许老父子的到来就变的热闹的场面,闻听是楚天银行创世人父子书友,乡亲们集聚了很多,特地来围观群众。后,韩金萍母女来了,如同泼妇骂街一般在院前吼叫,又引得了更之后,韩金萍母女来了,犹如泼妇骂街一般在院前嘶吼,又引来了更多看热闹的乡亲。。

>>>《傲龙在都》章节目录<<<

第22章 剧情逆转小说

许家院落,因许老父子的到来开始变得热闹,听闻是楚天银行创世人父子光临,乡亲们聚集了很多,特意来围观。

之后,韩金萍母女来了,犹如泼妇骂街一般在院前嘶吼,又引来了更多看热闹的乡亲。

此时,院前聚集了众多的乡亲。

许不为做了郑家上门女婿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村子,此时不少乡亲在交头接耳议论这事,让胡兰很羞愧。

许志强挻身而出,已然立于院前。

“许总?”

韩金萍与郑欣然见到许不为,异口同声道。

许志强,他们都见过,最后一次在郑氏家族会议上,许志强给郑氏带去了断贷与追债的噩耗。

“本是你们家事,我不好插嘴,可是我与父亲正在许神医家做客,你们太闹腾了,像骂街的泼妇。”许志强对韩金萍这号人深恶痛绝,今天算他们运气背,伤害的是许不为。

“你——”韩金萍见到许志强,色厉内荏,想争辩,可是苍白无力,郑欣然在旁拉了一把制止。

细想,郑氏债务都在楚天银行,如若再得罪许志强,无疑给郑氏火上浇油,让郑氏企业死得更快。

听到许志强说在许神医家做客,韩金萍和郑欣然都懵了,许神医是谁?而许志强是从许不为家院子里走出来的,是在许不为家做客吗?

“你什么你,如果你也是来做客的,我不拦你们,如果是来捣乱的,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许神医家捣乱。”许志强胸中有气,他们太过分了。

“许总,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你在这里。”韩金萍错愕之后,继而变换了一张脸,献上笑容。

“无论我在不在这里,这里都不是你们捣乱的地方,做客留下,如若不然,快滚。”许志强今天本来是来探望恩人的,被这一搅和,什么心情都被搅没了,好不气恼。

许志强发话,韩金萍和郑欣然都不知所措,不知道许志强怎么在许家,又突然跳出来维护许不为。

疑惑之余,自然是猜测,许志强是楚天银行的掌门人,许不为是郑家赘婿,世间一废物,这样两个人怎么会碰到一起去?

“对不起,对不起,许总,我们走,我们这就走。”韩金萍见到许志强维护许家,秒怂。

十个许不为韩金萍都得罪得起,但一个许志强都不敢得罪,这是摆明面上的道理。

许志强很恼火,尽管好奇,但韩金萍一个字都不敢问,逃回了车里。

郑欣然更稳得住,而且她始终没有表态,韩金萍挥舞着双手,让郑欣然上车走人,但郑欣然没有动弹,而是望着许家院门。

郑欣然的态度很冷,并没有什么话可说。

郑欣然今天是来解惑的,也不太关心许志强对郑氏家族逼债的事情,愣愣地站着,许不为如果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他会出来。

外面争吵得很凶,许志强出面压制住了场面,乡亲们开始变换脸色,议论的话题也从郑家上门女婿转移到许志强与许家的关系上来。

许不为觉得差不多了,许志强也算给自家长了脸,于是起身,向许老颔首。

“对不住,许老,家事我得处理一下。”

“不客气,需要志强的地方,尽管开口。”许老有疑惑,其实凭许不为现在的能力,根本可以不鸟郑家,为何许不为又甘愿继续做郑家上门女婿,受尽凌辱?

“许不为……”

许不为走出院门,许志强与其点头示意。

“父亲,你回院里和许老喝茶,这里我来处理。”许不为劝离父亲,这里的事情自已处理。

见到许不为,郑欣然颇为激动,但只表现在内心。

上了车的韩金萍见到许不为出来了,又重新下车,许志强知道,这个女人是个泼妇,继而跟着许不为。

许志强在身边,韩金萍不敢再对许不为破口大骂,反而陪着笑,再傻她都看得出来,许不为与许志强有渊源。

“你有事?”

许不为靠近郑欣然问,尽管此行是见夫婿,郑欣然依然稍作打扮了一下,不过,这随意的打扮恰到好处,没有遮掩住她的自然美。

“有事……”

“……”

韩金萍抢答,身边许志强睨了她一眼,继而又把嘴闭上了,依旧陪笑。

“我来求证几个疑惑,可是今天恐怕你不方便。”郑欣然脾气好多了,但言语冰冷,说话间瞥了一眼许志强。

许志强拧眉观察郑欣然,此女冷艳动人,脸蛋可人,身材娇美,心想,怪不得人家闹上门,许神医还那么镇定。

许不为微笑点头。

许志强不是傻子,一看这对夫妻依然有感情,自已此时在旁边不合适,有电礼炮之嫌,于是尴尬一笑,抬手示意,自已退开。

许志强不仅自已退开,而且还向韩金萍使唤眼色,瞪了她一眼,韩金萍也乖乖地退开。

“郑欣一回家,到底是怎么回事?”郑欣然第一个问题是郑欣一的。

许不为不喜欢自家小舅子,郑欣然这么问,显然林家没有向他们吐露实情,郑氏家族上下恐怕无人知晓。

“林晋康复出院了?”许不为应该透露一点,不能总让人猜。

林晋车祸,人事不省,在楚天思源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星期,结果都没有见效,怎么突然又康复了呢?

从法律的层面上来说,林家无权扣押郑欣一,如果林晋无法治愈,郑家将背负全部的责任。

林晋苏醒了,无大碍,郑家赔偿了医药费,住院费等费用之后,事情就算了了。

“是你治愈的?”郑欣然随即追问。

问完之后,郑欣然觉得好笑,许不为凭什么治愈连思源医院都束手无策的病人,他连行医资格都没有,能力比不过摆摊的江湖骗子。

“你觉得呢?”许不为不予正面回答,而是反问回答疑问。

“代恩是怎么死的?”无解,郑欣然变换一个问题。

“据说是被人谋杀的,死相很恐怖,七窍流血。”许不为继而又回答道,实际很多小道消息都这么传播的。

“与你有关吗?”郑欣然依然不依不饶地追问。

“我是清白的,那时我在带你离开银海公司会议室。”许不为嬉笑回答。

傲龙在都

傲龙在都

作者:自白类型:职场拼搏状态:连载中

我是赘婿,我自豪。做为登门女婿,各种苦楚我明白,但那是以前。……许不为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据说是离家出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