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风流公子代恩

时间:2020-10-18 22:05:45来源:鸾尘网

时间倒退,回夜色降临时分,楚天市刚华灯初上去迎接黑夜。在代家的深宅大院中,几道人影完美的避过高墙上可以安装的摄像头,轻松一越,身轻如燕降落,四下昏黄,手里的平面图了记在代家的深宅大院中,一道人影完美避过高墙上安装的摄像头,轻松一跃,身轻如燕着陆,四下昏暗,手里的平面图已经记在脑子里,随后一扔,扔进了窨井里。。

>>>《傲龙在都》章节目录<<<

第12章 风流公子代恩小说

时间倒退,回到入夜时分,楚天市刚刚华灯初上迎接黑夜。

在代家的深宅大院中,一道人影完美避过高墙上安装的摄像头,轻松一跃,身轻如燕着陆,四下昏暗,手里的平面图已经记在脑子里,随后一扔,扔进了窨井里。

诺大的庭院,空荡荡的,有种夜入故宫的感觉。

按图索骥,很顺利找到了代恩的卧室,而恰此时,代恩的卧室里传来阵阵畅快的吟叫声,许不为皱眉,此时应该不方便打搅,探头一瞥,卧室的大床上,只有衣衫不整挥汗如雨的瘦青年。

即便隔着窗户玻璃,许不为依然可以目测出瘦青年患了绝症。

何况床上一青年,畅快淋漓的吟叫声依然不休,青年依旧挥汗如雨,显然是在看少儿不宜的小电影,如此种种迹象判断,此人不是代恩,又是何人。

目标锁定。

“你是谁?”

把最后一张纸巾抛到了床下,许不为突然出现在代恩的床边,甚至怎么进来的,代恩都不知道,错愕惊呼。

“阎王爷!”

许不为冷笑,冷笑之中带着一股杀气。

杀气扑来,代恩欲翻身下床,然而刚刚消耗太大,也根本反应不及,许不为一挥手,一掌推出。

代恩只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向头颅袭来。

“嘭——”

一声轰响之后,继而又一阵骨裂的咔嚓声。

“呃……”

代恩头一歪,靠在床上,瞬间气绝,然而许不为的手掌根本没有接触到代恩的头颅,居然间隔两尺有余。

不留痕迹,许不为继而翻窗而去。

……

保镖发现代恩的卧室里有异常的声音,而且叫了一个多小时,很诡异,所以特意过来看看,叫了半天的代恩,卧室里不但没有回应,而且声音不断,于是开门看到了歪头靠在床上,七窍流血的代恩。

代恩死亡的消息,令代家震惊,鉴于体面,马上安排人收拾了代恩的卧室,并报警。

楚天市刑警队,来的是位女队长,带着几名警官。

“警官……”代玉芳是代家掌门人,算是有见识的,可迎面而来的带头人,令他惊讶。

鉴于代家在楚天市的地位,楚天公安特派刑警队的过来调查,孰不知,派来的居然是位二十五六的年轻女子。

女队长名叫刘唐兰,是这支队伍中鲜有的一代杰出青年人才。

刘唐兰虽说是一介女流,但她却是巾帼英雄,经她侦破的案子非常多,大案要案也不在少数,屡立奇功,在队伍里早已名声大造。

而且相貌身材都是一流,穿着制服别有一翻韵味。

可尽管是这么一位人才,代玉芳表示怀疑,一声惊讶暴露了他的疑惑。

“我不够资格吗?”刘唐兰也是有脾气的,即刻反问。

事关重大,代玉芳与某位高官通过电话,承诺于代玉芳会派最得力的警官过来,想必眼前这位就是,不仅长得可人,而且脾气还不小,不是善茬,也不能得罪。

“不不不,麻烦刘警官,只要能查出真相,缉拿到凶手,代家不惜一切代价。”代玉芳到底是江湖老手,马上微笑与刘唐兰道。

“那好,麻烦你们离开,我们要工作了!”刘唐兰睨了一眼代玉芳,他给她的印象极不好。

代家宅院奢华,代家掌门人高傲,这让刘唐兰一进院就感受到了,压抑不爽。

从代玉芳身旁经过,刘唐兰即刻指挥起属下开始工作。

“房门没有被撬过的痕迹,门把上没有遗留指纹,刻意被擦拭过。”一个勘查痕迹的警员报告。

刘唐兰蹲在门口,借助光线观察地面,而后倏地站起,很恼怒地叫道:“你们打扫过现场?”

“对不起,这个我让下人处理了一下卫生。”代玉芳亲自来答话。

“愚蠢,这是破坏现场,破坏犯罪者遗留下来的痕迹,简直就是帮凶。”刘唐兰是专业的,此时怒目,像训属下般训斥代玉芳。

“呃……”代玉芳在旁哑然,从来没有人敢像这样训斥自已,而这位年轻美貌女警官既然敢训斥他,代玉芳一阵尴尬,强/压怒火,眼角抽/动。

“拿走了什么,取来我看看。”刘唐兰目光投入房间与代玉芳说。

刘唐兰是真的生气,看着床上歪头靠着,七窍流血的代恩,一眼就知道,他是被人击杀的,人命案子,任何线索都非常重要,甚至可能是破案的关键性线索,居然打扫取走了,这就是愚蠢。

佣人取来垃圾袋,打开一股浓郁的腥味扑鼻,刘唐兰探头看了一眼,全是纸巾。

刘唐兰瞬间明白,代家小公子代恩早闻风流成性,生活糜烂,甚至风传染上了HIV病毒,看来都不是空穴来风。

“就这些?”刘唐兰挥手,佣人拿走了垃圾袋。

看到这些东西,刘唐兰也好理解了,如果其他人看到这些东西,那代家小公子即刻会抢了明日楚天都市报的头条,这些信息出现在头条,代家的脸面就真丢光了。

于是人们会说:代家小公子代恩风流成性,致使精尽人亡,七窍流血。

“就这些!”代玉芒的脸青红相替,感觉老脸都赔光了。

到底是刘唐兰的班子,几个勘查现场的警员迅速地勘查完现场,然而初步判断,根本没有除代恩与佣人的痕迹之外的痕迹。

对尸体初步检验,也未发现痕迹,好像代恩真的那什么而死,七窍流血。

刘唐兰站在代恩的床边,快速载上了手套,然后捧着代恩的脑袋观察,轻轻按压,秀眉紧蹙,继而马上脱掉了手套,过程不足三十秒。

“外力重击致头骨破碎而死。”刘唐兰走向卧室门,准备离开,尸体会另有人来取,并解剖。

“外力重击?”代玉芳眉头紧锁,这令他费解。

代家宅院里,保镖随时巡逻,而且各处出入口都安装了摄像头,连围墙上都安装了摄像头,别说有人进来,就是一只鸟要闯进院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代玉芳知道,此时不应该提出这样的疑问,否则刘唐兰能怼死他。

傲龙在都

傲龙在都

作者:自白类型:职场拼搏状态:连载中

我是赘婿,我自豪。做为登门女婿,各种苦楚我明白,但那是以前。……许不为已经失踪一个星期了,据说是离家出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