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7-20 23:20:12

久爱成欢 连载中

久爱成欢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月中林分类:玄幻仙侠 主角:段娇娇,沈天沉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夕之间从天堂跌入地狱。以为被接回天堂的时候又进了地狱。段娇娇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结婚之前的时候她说:“这一切好像是假的。”结婚之后她苦笑:“这一切果然是假不过片刻功夫,一个出浴的女郎来开门,见这阵势明显吓了一跳,慌忙捂着胸口,红着脸喊道:“你们想干什么?”。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久爱成欢总裁放嗜爱  久爱成欢:总裁放肆爱 小说  久爱成  久爱成疾  久爱成欢:总裁放肆爱下载  久爱成欢总裁放肆爱免费阅读小说  久爱成欢:总裁放肆爱  


    暮色酒店总统套房门前

    “待会儿别忘了给他们来一个大特写。”冲着身后交代一句,无视记者们一副见鬼的表情,我抬手按了门铃。

    不过片刻功夫,一个出浴的女郎来开门,见这阵势明显吓了一跳,慌忙捂着胸口,红着脸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我抬着下巴看对方,香肩披发,只裹着浴巾的身体,上半身和下半身都看点十足……沈天沉这次眼光还是不错的。

    可惜了,心计太深,智商又不够。

    “你打电话说怀孕了让我过来,我就带着媒体来成全你了。明天早上,你怀着沈天沉孩子的新闻就会上头条,看看到时候,能不能送你进沈家这个大豪门了!”

    冷冷说完,我一把推开她,带着一众记者浩浩荡荡进了房间。

    一阵快门的卡擦卡擦声中,沈天沉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段娇娇,你又闹哪出?!”他上前攥住我的手腕,黑了脸问道。

    我嬉皮笑脸挣开,指了指记者,一字一句低声说道:“态度好点,要不然明天报纸头条变成沈大少约睡小三被爆光恼羞成怒打妻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沈天沉软了口气,试图跟我讲道理。

    “行了!”我厌烦的打断他,冲着身后记者开口道:“男主角在这儿了,明天以后各家的销量如何,就看各位怎么写了。”

    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一言一语问开了。

    “沈大少,请问您这次事件,是跟沈太太生活不和谐吗?”

    “据传沈段两家联姻不过是沈家收购傲天的借口,您能发表发表看法吗?”

    ……

    记者每说一句,沈天沉的脸色就阴郁一分,我看着他额角跳了几跳,终是忍不住大吼道:“给你们一分钟,都给我出去!”

    登时安静下来,畏惧着沈家地位,众人心有余悸退了出去,偶尔有几个负隅顽抗的,也被同伴拖了走。

    房间里只剩我们三个,被晾在门口许久的女人委屈走到沈天沉身边,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沈总,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真是对不起。”

    当着我的面勾搭,那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轻藐的看了她一眼,我冷冷说道:“既然有了沈家的孩子,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生下来自己养活,要么我给你出医药费打掉,你们想怎么勾搭我不管,可要我出钱养孩子,那是一定不行的!”

    瞟一眼恼羞成怒的沈天沉,我找了个椅子坐下,气定神闲说道;“你放心,像你这样的人,沈大少一年不知道要招惹多少,我有经验,不会亏待你的。”

    那女人定定看我一阵,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捂着脸跑出去了。

    我摇摇头,感慨万千,“看来你的魅力远远不及支票啊!”

    “段娇娇!”

    沈天沉压抑着怒气吼我,上前拽住我的胳膊,愤愤不平道:“她是我秘书!事情要是传出去,影响有多恶劣!”

    男人气红了眼,神色看着委屈的厉害。

    我噗一声笑出声来,无所谓的把玩着手指,冷冷说道:“老板玩秘书,多正常的事啊!沈天沉,你不会想说你们办公事办到酒店房间来了吧?其实也无所谓,可她主动打了电话来告诉我,你也知道,我进不去傲天,天天在家里闲的没事,有好奇心也是正常的!”

    “段娇娇?”沈天沉似是气狠了,一把抱起我就往床上走去。

    接着,密密麻麻的吻也落到了我身上。

    从额头到胸口,沈天沉的双手像是带了火,每过一处,都让我烫到不行。

    这人不怎么样,可不得不说,床上功夫还是可以的。

    可想到他不知道跟多少人滚过,我就觉得恶心!

    我抵抗到底,可在他面前。不过是小力气,就这样滚了一把,我身上都是吻痕,他背上都是我反抗留下的指甲印。

    事情结束,我起身穿衣服就要离开,身后响起沈天沉低沉的声音。

    “这次不许再吃药,嫁进沈家三年,你再不怀孕,媒体方面会有闲话。晚上一起去老宅看看我妈。”

    我跟他妈一向就是不和的,要回去吵架?

    我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他却不以为然,拿起衣服就要进浴室。

    目光触及中间物体,我老脸一红,逃也似的离开酒店房间。

    出来第一件事,我买了避孕药吃下。

    给他生孩子?

    那不是造孽吗!

    打车回了家,晃荡到下午三点,司机来接我了。

    “今儿还挺早!”

    我笑着打招呼,打开车门才发现沈天沉坐在里面。

    双手交叉在一起,格外的…优雅?

    这货就是长了副绅士贵族的假皮囊!

    几乎就是看到我的那一刻,他沉了脸色,眼神扫了扫大包小包的东西,吩咐开了。

    “哄我妈开心。”

    我混不在意的点头。

    沈家都知道我对沈天沉的态度,几乎上上下下都不太待见我,最不待见我的,当数我这婆婆了。

    当着沈天沉的面还好点,背底下,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尤其在那群七大姑八大姨的面前,没少埋汰我。

    傲天没出事之前,我跟沈天沉,算是青梅竹马,两家人都是熟悉的,但他妈,还真是从小就不喜欢我。

    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当着外人面埋汰我了,说我不安分,没娘教养啥的。

    当下我就怒了,嬉皮笑脸开怼,“我每天宅在家不安分?您就安分了,是吧?天天的化的浓妆艳抹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干什么去了呢!”

    那次把他妈气狠了,在后面追着打我,没打着不说,还把自己脚扭了,在床上躺了十多天。

    现在去老宅?

    真是糟心!

    小心思还没转过来,老宅就到了。

    不愧是浦西最好的地段,倚山傍水,他妈矫情想附庸风雅,整个宅子就铺起了红地毯。

    今年还重新翻修了,看来没少从傲天拿钱出来。

    “待会儿不许乱说话!”

    正咬牙切齿,沈天沉已经拉起我的手,我带上笑的同时,也狠狠掐了一把他的手心。

    暮色酒店总统套房门前

    “待会儿别忘了给他们来一个大特写。”冲着身后交代一句,无视记者们一副见鬼的表情,我抬手按了门铃。

    不过片刻功夫,一个出浴的女郎来开门,见这阵势明显吓了一跳,慌忙捂着胸口,红着脸喊道:“你们想干什么?”

    我抬着下巴看对方,香肩披发,只裹着浴巾的身体,上半身和下半身都看点十足……沈天沉这次眼光还是不错的。

    可惜了,心计太深,智商又不够。

    “你打电话说怀孕了让我过来,我就带着媒体来成全你了。明天早上,你怀着沈天沉孩子的新闻就会上头条,看看到时候,能不能送你进沈家这个大豪门了!”

    冷冷说完,我一把推开她,带着一众记者浩浩荡荡进了房间。

    一阵快门的卡擦卡擦声中,沈天沉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段娇娇,你又闹哪出?!”他上前攥住我的手腕,黑了脸问道。

    我嬉皮笑脸挣开,指了指记者,一字一句低声说道:“态度好点,要不然明天报纸头条变成沈大少约睡小三被爆光恼羞成怒打妻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沈天沉软了口气,试图跟我讲道理。

    “行了!”我厌烦的打断他,冲着身后记者开口道:“男主角在这儿了,明天以后各家的销量如何,就看各位怎么写了。”

    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一言一语问开了。

    “沈大少,请问您这次事件,是跟沈太太生活不和谐吗?”

    “据传沈段两家联姻不过是沈家收购傲天的借口,您能发表发表看法吗?”

    ……

    记者每说一句,沈天沉的脸色就阴郁一分,我看着他额角跳了几跳,终是忍不住大吼道:“给你们一分钟,都给我出去!”

    登时安静下来,畏惧着沈家地位,众人心有余悸退了出去,偶尔有几个负隅顽抗的,也被同伴拖了走。

    房间里只剩我们三个,被晾在门口许久的女人委屈走到沈天沉身边,一说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沈总,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真是对不起。”

    当着我的面勾搭,那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轻藐的看了她一眼,我冷冷说道:“既然有了沈家的孩子,我给你两条路,要么生下来自己养活,要么我给你出医药费打掉,你们想怎么勾搭我不管,可要我出钱养孩子,那是一定不行的!”

    瞟一眼恼羞成怒的沈天沉,我找了个椅子坐下,气定神闲说道;“你放心,像你这样的人,沈大少一年不知道要招惹多少,我有经验,不会亏待你的。”

    那女人定定看我一阵,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便捂着脸跑出去了。

    我摇摇头,感慨万千,“看来你的魅力远远不及支票啊!”

    “段娇娇!”

    沈天沉压抑着怒气吼我,上前拽住我的胳膊,愤愤不平道:“她是我秘书!事情要是传出去,影响有多恶劣!”

    男人气红了眼,神色看着委屈的厉害。

    我噗一声笑出声来,无所谓的把玩着手指,冷冷说道:“老板玩秘书,多正常的事啊!沈天沉,你不会想说你们办公事办到酒店房间来了吧?其实也无所谓,可她主动打了电话来告诉我,你也知道,我进不去傲天,天天在家里闲的没事,有好奇心也是正常的!”

    “段娇娇?”沈天沉似是气狠了,一把抱起我就往床上走去。

    接着,密密麻麻的吻也落到了我身上。

    从额头到胸口,沈天沉的双手像是带了火,每过一处,都让我烫到不行。

    这人不怎么样,可不得不说,床上功夫还是可以的。

    可想到他不知道跟多少人滚过,我就觉得恶心!

    我抵抗到底,可在他面前。不过是小力气,就这样滚了一把,我身上都是吻痕,他背上都是我反抗留下的指甲印。

    事情结束,我起身穿衣服就要离开,身后响起沈天沉低沉的声音。

    “这次不许再吃药,嫁进沈家三年,你再不怀孕,媒体方面会有闲话。晚上一起去老宅看看我妈。”

    我跟他妈一向就是不和的,要回去吵架?

    我转过身,诧异的看着他,他却不以为然,拿起衣服就要进浴室。

    目光触及中间物体,我老脸一红,逃也似的离开酒店房间。

    出来第一件事,我买了避孕药吃下。

    给他生孩子?

    那不是造孽吗!

    打车回了家,晃荡到下午三点,司机来接我了。

    “今儿还挺早!”

    我笑着打招呼,打开车门才发现沈天沉坐在里面。

    双手交叉在一起,格外的…优雅?

    这货就是长了副绅士贵族的假皮囊!

    几乎就是看到我的那一刻,他沉了脸色,眼神扫了扫大包小包的东西,吩咐开了。

    “哄我妈开心。”

    我混不在意的点头。

    沈家都知道我对沈天沉的态度,几乎上上下下都不太待见我,最不待见我的,当数我这婆婆了。

    当着沈天沉的面还好点,背底下,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尤其在那群七大姑八大姨的面前,没少埋汰我。

    傲天没出事之前,我跟沈天沉,算是青梅竹马,两家人都是熟悉的,但他妈,还真是从小就不喜欢我。

    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当着外人面埋汰我了,说我不安分,没娘教养啥的。

    当下我就怒了,嬉皮笑脸开怼,“我每天宅在家不安分?您就安分了,是吧?天天的化的浓妆艳抹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您干什么去了呢!”

    那次把他妈气狠了,在后面追着打我,没打着不说,还把自己脚扭了,在床上躺了十多天。

    现在去老宅?

    真是糟心!

    小心思还没转过来,老宅就到了。

    不愧是浦西最好的地段,倚山傍水,他妈矫情想附庸风雅,整个宅子就铺起了红地毯。

    今年还重新翻修了,看来没少从傲天拿钱出来。

    “待会儿不许乱说话!”

    正咬牙切齿,沈天沉已经拉起我的手,我带上笑的同时,也狠狠掐了一把他的手心。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