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05-23 14:57:08

这是谁的战争 完结

这是谁的战争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司马火扇分类:架空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已记严禁是哪日,人民就被被奴役,硝烟散播着整片世界。也了忘了,人民的反抗意识有何意义。一场无意义的战争与一群无意义的人,在无意义的探索中渐渐逼近真像,却已意外发现曲曲折折的真像早以面目全非。我记得当时有很多人,有妇女,有老人,也有像我一样的孩子。我们一直等一直等,从清晨等到了傍晚,可还是没有驶来那一辆彩色的列车。坐在我旁边的阿姨开始哭泣,虽然至今我已记不得她的模样,但她的哭声我仍是历历在目。而在那里其他的人,就好像是行尸走肉,眼神迷离。母亲的眼睛也开始红润,当时的我并不理解,只知道,他们的悲伤不可言喻。那天晚上有些人已经开始离去,只剩下十几人。我开始感到惶恐与烦躁,开始怀疑……人们是否记错了日子?也许是明天?后天?也许他们已经回来了?。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战争就是战争这是谁说的  这是谁的战争这又是谁的正义  这是谁的战争ios修改  


      再过了不久,车站的人们都离开了。只剩我和母亲还不知为何停在那里。我拉着她离开,想办法安慰她。毕竟当时的我已经懂得,哭是哭不赢战争的。

      我记得当时有很多人,有妇女,有老人,也有像我一样的孩子。我们一直等一直等,从清晨等到了傍晚,可还是没有驶来那一辆彩色的列车。坐在我旁边的阿姨开始哭泣,虽然至今我已记不得她的模样,但她的哭声我仍是历历在目。而在那里其他的人,就好像是行尸走肉,眼神迷离。母亲的眼睛也开始红润,当时的我并不理解,只知道,他们的悲伤不可言喻。那天晚上有些人已经开始离去,只剩下十几人。我开始感到惶恐与烦躁,开始怀疑……人们是否记错了日子?也许是明天?后天?也许他们已经回来了?

      “时间到了。”

      十几年前的某一天,我站在车站,等待着我的父亲。那天天气很糟,天空盖着层乌云,可就是迟迟不下雨。母亲对我说,父亲去了去远方保护我们,他会让伤害我们的人走得远远的,让我们能住上房子,有温暖的家,不必风餐露宿。过上安宁的生活。再过不久,他就会乘着彩色的列车,向我们驶来。

      张阿姨被吓了一跳,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普通但却最恐怖的一句话了。她反复询问何叔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何叔却没有任何答复。实在没办法,她终究强忍着闭眼睡下。那一晚,她睡得很痛苦,好像听见何叔一直在重复那句话,时间到了。

      也许……说是幸存者,也欠妥。因为在那八个人的身上又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十七年后,我已长大成人。由于这些年没出什么乱子,人们对我这个“恶魔转生”也没什么忌讳了。不过,接下来的几年,在我的身上,发生了更加离奇的事情。我为了不让这些真相被世人遗忘,写下了这本笔记来向后人证实我的发现与经历,希望能从前瞻与展望之中得到一丝理解。

      车里陆续下来八人,就没有人跟着了。有几个妇女和儿童欢呼着拥抱他们,开心得热泪盈眶。而他们的孩子也故意拖着长音叫“爸爸。”可那些下来的军人连看也不看上一眼,眼睛像是被钉在了地上,任由他们怎样拥抱与拉扯。我立刻收回了对等待者们“行尸走肉的评价。

      起初几天很正常,虽然会听见他们在里面重复那句话,但也没什么动静。各自都还相安无事。不过过了一周,就真的是没有一点动静了。有一天,送饭人打开锁子去里面送饭,当她进去时,发出了尖叫。

      直到有一天,难得的宁静又被打破了,营地中的一个事情被传得沸沸腾腾。说是前一个晚上,张阿姨正与他幸存的丈夫睡觉,可到了午夜,张阿姨感觉到帐篷里有什么动静,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的丈夫就站在那里看着她。张阿姨不知他站了有多久,但那样子,倒也慎人。她说:”老何?你怎么了?怎么不睡?”何叔仍那样一直看着她,纹丝不动。张阿姨多次劝说无果,实在没了办法,反身睡下。突然,何叔竟开了口:

      车里空空如也,里面再没有走出过人。

      我并没有看到我的父亲,又开始和其他人一齐往车里面望。试图找到那个自己想看到的人。

      这件事马上轰动起来,甚至几个抵抗军军官也来询问实情。大家晚上提心吊胆,生怕有什么人进来。母亲也加强了护栏,与我同睡。人们陷入了恐慌,害怕再出现什么怪事来,也期盼着他们能够早日回来。

      那是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男孩,他直勾勾地看着列车,拳头·握得很紧。我在想,他是否也与我一样,等待着父亲。那眼神我至今都无法形容,只能说,那绝不是人类能有的眼神,这双眼神的主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它让我想到了狼。

      也就当母亲准备转身离开,我听到远方传来列车的鸣笛声。我喊了出来,告诉人们有辆列车过来了。人们都愣住了,开始探头望去,准备走掉的人转身远眺,坐在长板凳上的人纷纷站起。虽然有人说:“恶魔转生的话,不能当真”云云,还是会向远方望去。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十七年,只有帝国敢向抗军进攻,只要他们愿意。比如帝王的花死啦,牙膏没啦,手被弄脏啦,就会发动一次进攻。而抗军只是回击,并不敢与帝国正面相抗。双方的势力一下子被拉开了距离,抗军的活动范围也被迫转到了地下。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这样吧……那武器在十七年里虽然只出现过那一次,后来再没有人见过,而人们见到帝国军队的影子,就像是一只老鼠见到了一只及其面目狰狞的猫,丢了魂似的逃跑。也正是因为人们的懦弱,帝国经常能够不战而胜。也正是因为那区区的故事,人们就被吓破了胆,被帝国所驱使。

      人们都认为何叔的精神出了问题,也没多大在意。没传几天,这话题就过了。然而话题虽过,但这件事并没有过去。几天之后,其他七个幸存者在晚上,竟也开始重复这句“时间到了。”人们这下子被吓坏了,有老一辈人说那白光不是武器,而是上天的惩罚。他们说的话证明了那天罚又要来了。就像我这个恶魔转生一样,是不吉利的东西。上天要把他们带回来惩罚人们。一些极端迷信分子怕这些人惹出什么乱子,也怕伤害到自己的利益,不顾其家人的反对,就把他们关到了同一间屋子中。每晚必须有人看守,确保他们与民众的安全。

      而那八个“幸存者”,也就成了那武器下唯一的活口。

      果不其然,一辆列车驶了过来。我眺望过去,想看看是否像母亲说的那样五彩斑斓。然而跟我想得不一样的是,这辆列车十分残破,车上还有刮痕,没有凯旋的呼喊声,也没有彩色的车皮,而是阴郁的灰色与铁锈的红褐色。人们好像发了疯似的向那辆列车涌去,其速度甚至比争抢救济面包时还要迅疾。我与母亲也随着人群靠了过去。

      自那天之后,抵抗军就再也没了动静,他们任由帝国肆意糟蹋这千戳百孔的国家,也没有去拯救这国家的人民。也许是因为那场战争吧,让他们丧失了斗志,也可能是那恐怖的故事涣散了人心。人们都陷入了缅怀烈士的情怀以及对“天罚”的恐惧当中。整个营地看不出一丝生机。孩子们仍在传颂郭又争将军的丰功伟绩。却对他的死只字未提,装作不知情。革命的脚步慢了下来,甚至已经停下,没有人愿意继续去打仗,他们说自己不是怕死,而是因为自己“天命不凡,”怕自己白白牺牲有违英雄。也有一些“哲人”说这场战争毫无意义,让帝国赢了去吧!抗军有很多人逃跑了,导致军队溃不成军。再没有能与帝国相抗争的能力。即使没有“天罚”可能也不一定赢得了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车终于&灯与几

      列车终于停下,迎面而来的是一股硝烟与铁锈的味道。车门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缓缓打开。我尽力跳高,去寻找是否有我的父亲。然而我只恍惚看到了摇摆的电灯与几张阴沉的脸。

    2021-05-23 06:33: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她离&办法安

      再过了不久,车站的人们都离开了。只剩我和母亲还不知为何停在那里。我拉着她离开,想办法安慰她。毕竟当时的我已经懂得,哭是哭不赢战争的。

    2021-05-22 01:3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父亲&。试图

      我并没有看到我的父亲,又开始和其他人一齐往车里面望。试图找到那个自己想看到的人。

    2021-05-23 09:00:01详情点赞(0)回复(0)
  • “幸存&器下唯

      而那八个“幸存者”,也就成了那武器下唯一的活口。

    2021-05-22 06:41:4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