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05-20 14:58:14

血色苍黄 连载中

血色苍黄

编辑:渐渐春风老作者:北地流民分类:架空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浩浩中华两千年倒不如说是我们的文明史,倒倒不如说是一部战争史,内乱再加外患,侵扰着中原大地,而汉人擅于内斗,却不至于亡族,两千年的我们的文明薪火传说,汉我们的文明生生不息。但是,华夏大地却有着一次真正的危机!且看,血色苍黄,叱诧风雨50年!时值午后,毒日当空,炙烤着这龟裂的土地,其间的沟壑像是裂开的冰层,可谁都知都在这儿找不到一点水的踪迹,谁也不敢相信这干旱之地曾是多少人心中富饶的沃土。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民们如行尸走肉般跟随着数百军士缓缓前行。这是一群刚从邺城逃难出来的流民和兵士。据现在的内史大人所说,石勒打来了,所以大家都仓皇出逃。“石勒”,这个名字可是能止小儿哭泣的胡人,小时候据说当过汉人的奴隶,被主人很是虐待,所以对待汉人从来都是有一杀一,不留活口。话说这位内史陈大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为人贪婪吝啬,阴险毒辣,不知道祸害了多少良家百姓。可大伙还是得跟着他,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相比起胡人的杀人不眨眼,用头颅当酒杯这种耸人听闻,内史大人实在是好太多了。更何况,内史大人还有军队呢,虽然那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可是在这些流民眼中,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军队,跟着他才有活命的希望。这大概是这群逃难的流民的真实想法吧。。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这李头和冯龙果然对那陈内史也不是很服气,看来这次能否全身而退,就全靠这两人了。内心一动,脸上却看不出丝毫变化,说道“既然两位将军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做小人了,我也就敞开了说。今天下午那处谣言四起的戏,可是那陈内史搞的鬼,两位将军当面不会看不出来吧"冉隆却也不管他二人内心如何做想。而是自顾自的说道,“我那长子少不更事,上了那陈内史的贼船,此刻我是没法下来了,二位将军想必也跟我差不多吧”说完,看向二人。

      一小会儿,从军帐里走出一个身材瘦小,却很是精干身着铠甲的四五十男子。他扫了一眼帐外这两瞪眼的军士,就知道那混账李头来了。“李头,你个混球今天又喝醉了,带着人在我这耍威风啊”。

      “额,原来是我们的李大将军啊,大将军今儿怎么有空来我们这小庙啊”,一个略带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不过身子却没有挪动半分,确实那左手边的军士说道。话说这个军士身材瘦小,脸色蜡黄,不过一双眼睛却是灵活异常,肯定是个刁钻玩意。而右手边的那个则相对看起来魁梧壮实些,不过长了副天圆地方的憨厚相。

      “阿父,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呢,内史大人不是对我们很好么,你们怎么说他是坏人呢”,那面色不好的少年问道。

      “大人,这个不妥吧,我儿年纪尚幼,这个还是让他呆在大人身边好了”。

      冉隆内心思索,这李头和冯龙虽然看似熟识无间,却也不是一条心。这李头带我来这里,多半也是想要拖这冯龙下水,可是那内史陈大人已经把刀架在脖子上了,不得不为啊,必须在看看这两人对那陈内史到底是和态度。

      而冉姓男子,这时却也毫不退却,与那冯龙对视,目光间流露出浓浓的坚毅。一旁的李头却在两人的脸上不时扫过,没发出任何声音,仿佛时间都在这会静止了一样。他眼珠一转,就知道,冯龙在试探冉隆,若是此刻打扰到他,那么此次拖他下水决计不会成功。

      中年男子一阵沉默,如果仔细看观察他的双眼,肯定可以看见那眼底蕴着泪珠,只是一贯刚毅的他怎么能在孩子们面前让懦弱的眼泪流下来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得给孩子们做个好榜样。

      冉隆一听,原本还有这等故事蕴含其中,看来这次诱敌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这陈内史是起了“借刀杀人”之意了。既然两位将军也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直说了,依我之见,这调虎离山之计,虽然凶多吉少,却也未必不可全身而退。

      “额,原来是李将军当面,冉某这不孝子让将军见笑了”,中年男子略微欠身道。

      那男子稍作沉吟,便对身后的一个身着铠甲的军士说道,“果然英雄出少年,好计策啊,还不快去告诉李将军,就说是我陈某人让他去找冯将军,说计策想好了。”那军士即刻告退,一溜烟没影了。

      “不是,不是,哥哥,我是说让你多带一个,给阿父也尝尝,阿父肯定也没吃过,剩下的一个我和哥哥一起吃,良儿肚子很小的,肯定只能吃一小块,哥哥也可以吃的”,病态少年急忙摇头说道。

      “行,原来我们的小良儿是个小馋猫,一个不够还要两个”,那英武少年呵呵笑道。

      “阿父,我错了……可是弟弟尚未痊愈,还得靠内饰大人的大夫治病呢,而且这么多百信可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在,我们将军在,我这就进去通报”,右边那憨厚军士连忙说道。

      一个身着青衫头戴儒冠的的中年男子和两个个少年在牛车上坐着,与周旁的流民显得格格不入。中年男子微驼的背被烈日烤得火烫,但此刻的他,已被满身的冷汗浸湿,感不到丝毫热意。因为他刚从那内史陈大人那里知道,那个胡人子还是不放过他们,追兵此刻正在来的路上。“决计不能让追兵追上,要不然这两万多老弱病残该如何是好”,中年男子心中思量着。再说那两个少年,年长的约莫十二三岁,身高体长,勇武有力,不熟识的人乍看之下肯定以为是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而年幼的少年也就八九岁年纪,长得也还算周正,可脸色却是苍白,一双眼睛也有点萎靡,应该是大病初愈,精神头不是很足。

      帐内,只见冯姓将军大马金刀般跨坐在主位,案几上摆满各种肉食,酒水。而左侧有一小案几,那李头正没个正行的斜坐着,嘴里塞满了各种肉食。见冉姓男子进来,立刻起身,也不满手的油腻,将然姓男子拉到近前,然后朝一旁吐出口里食物,才说道,“来来,让冉兄详细解说与你,这如何引兵,如何撤退,免得说我糊弄你冯龙。”

      “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们内史大人很是看重的冉兄弟,这是我们战功赫赫,神功盖世的冯龙冯大将军”李姓将军很是不好意思道。

      少顷,冉姓男子握了握拳头,一脸正色问道,““不知两位将军对这石勒到底是和看法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是弟弟&愈,还

      “阿父,我错了……可是弟弟尚未痊愈,还得靠内饰大人的大夫治病呢,而且这么多百信可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啊”

    2021-05-19 06:23: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兄肯出&冉小子

      “既然冉兄肯出马,那必然马到功成,但这计策是冉小子提出的,还是让冉小子随你一起去吧,也只有你能看住这小子。”

    2021-05-20 09:14: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冉&,可是

      冉姓男子无奈,“大人,可是我这幼子尚未痊愈,我们此刻离开甚为不妥啊。”

    2021-05-19 12:02: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个”&问道。

      “那哥哥,能不能多带一个”,病态少年略带希冀问道。

    2021-05-18 07:42:42详情点赞(0)回复(0)
  • &杀人不

      “阿父,也知道那狗屁内史大人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可是大家这么多人在这,总不能都让那个胡人给杀掉吧,那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阿父”

    2021-05-19 10:16: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男子&让懦弱

      中年男子一阵沉默,如果仔细看观察他的双眼,肯定可以看见那眼底蕴着泪珠,只是一贯刚毅的他怎么能在孩子们面前让懦弱的眼泪流下来呢。“男儿有泪不轻弹”,得给孩子们做个好榜样。

    2021-05-18 07:08:43详情点赞(0)回复(0)
  • 能,你&”冉姓

      “逆子,谁让你在这逞能,你不知道那陈川是个什么东西么,岂能是好相与的”冉姓男子喝道。

    2021-05-20 01:07:49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