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27 07:36:29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连载中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北笙分类:都市言情 主角:任嫣,言溪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曾为他放弃所有,一心只想要他活命。他却毁了她的所有,把她的自尊踩在脚底碾压。“言溪,我们离婚吧。”“离婚?不可能,我要你付出代价。”直到光阴不再,直到一切已成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免费观看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免费阅读237章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免费阅读  欺爱情殇大少太狠心书包网  


    拿着化验单,任嫣的手在狠狠颤抖。

    如果不做化疗,她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绝望地沉默,她慢慢拿出手机,想给言溪留言,张了张微微泛白的嘴唇,却声音嘶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想了许久,她清了清喉咙,最后憋出一句话:“言溪,晚上,你回来吃饭吧。”

    任嫣装作语气轻松的样子,内心实则在滴血。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侵占了她整个痛觉,双腿颤抖嘴唇泛白,眸子却红的厉害。

    任嫣挣扎着起来,跌跌撞撞地回家,她觉得,路上的人仿佛都在嘲笑。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桌子上有一张字迹极为潦草的纸条:“晚上有安排。”

    呵,都不愿发一条信息。

    任嫣勾了勾嘴唇,眼角却带上了泪。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任嫣大脑供氧不足,身体像随时会落下的树叶般摇晃,她踉跄着靠近身旁的梳妆台,想让自己站的稳一点,却无意间从镜子中看见了自己那张脸。

    她轻轻抚上自己的脸颊,伴着冰凉的触感,抚摸着。

    真丑,那道疤痕真丑,怪不得言溪不喜欢。

    外头的天气越来越冷了,任嫣把桌上的饭菜热了再热,她特意做的,言溪最喜欢的菜,直到天已经黑尽了,周围的冷气让她缩成一团。

    他……怎么还不回来?

    任嫣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子,却突然听见外头传来一阵吵闹声,之后又是一阵汽车刹车的刺耳声音。

    是言溪……难道他又喝酒了?

    任嫣连忙从沙发上起身,却因为疼痛而不断地吸气,但她想不了这么多,她只想快点见到言溪。

    言溪从车上下来,一手将任嫣推开,他最恨这种老往自己身上贴的女人,一个字,贱。

    “言溪……”而她却又着急地迎上去,闻到了他满身的烟味。

    “进去。”言溪命令道,在这个家里,他就是皇帝,而她,不过是一个丫鬟,一个xing奴。

    任嫣给言溪倒了一杯茶,扯出一个笑容来,这几年,她练出了一个不管多痛苦都可以保持微笑的能力。

    “言溪,喝点茶醒醒酒。”

    言溪冷淡的眼眸在任嫣的脸上扫了一圈,没有错过她眼中的卑微和狼狈,扯了扯嘴角,讽刺道:“言太太,茶水这么凉?伺候人都不会吗?保姆都比你强多了。”

    清冷幽暗的灯光把任嫣的脸色照得越发苍白。

    这几年,她以为她早就不会在乎言溪对她的打击,可每一次,她每次都被言溪的语言狠狠刺伤。

    言溪冷笑几声,推开任嫣就要走,却不小心把案几上的茶水碰倒,滚烫的茶水全部都浇在了地上。

    男人只是看了一眼,眼皮微微颤了颤,扶着墙倒在床上休息。

    任嫣呆呆地看着地上还在冒烟的茶水,有些恍惚,她拖着身子把地上的水渍收拾干净,又发现身上还沾了一些污渍,垂着眼睑,进了洗澡间。

    可刚出来,就被言溪拽到阳台去。

    阳台上有一个透明落地窗,从外面往里面看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任嫣透着落地窗的反光看到了她的影子,这还是当年特地为了她而设计的,但是仔细想想,好久没有来这里看风景了。

    言溪快步走进,粗鲁的将任嫣身上的衣服都剥下来,一寸寸摸着她的肌肤,让她扶着落地窗站着,任嫣紧张地透过反光看着他的表情,生怕他会嫌弃她瘦骨如柴的身体。

    因为太在乎这个男人,她卑微到尘埃里。

    “怎么感觉这么羸弱,没劲。”言溪厌弃地说道。

    任嫣觉得好虚弱,但是她不敢也不能拒绝,她正想着,浑身一阵酥软,像被电麻了,难耐的动动身子。

    “别像个死人似的!叫啊。”

    任嫣眼中流露出一阵阵痛苦,又饱含着欲望,她感到了滚烫的温度,却感受不到心头的一点温暖。

    或许,这就是她的命,言溪就是她的命。

    任嫣不再忍了,发出让人荡气回肠的声音,刺激着言溪的生理需要。

    言溪把任嫣弄得无比狼狈,任嫣咬咬牙默默忍受着。

    言溪闷哼一声道:“真贱。”

    任嫣心头受了一记重锤,近乎疯狂的摇头,勾着言溪的脖颈的双手又紧了紧。任嫣觉得自己是个任人羞辱的玩物,反而放纵起来。

    “我……爱你……啊……言溪……”任嫣的一声声呢喃传入言溪的耳朵里,支离破碎但充满情欲,几乎要让他沉迷。

    言溪的眼底渐渐浮起一层冷雾,爱?他这些年来的惨淡和痛苦都是因为她爱他,她要犯贱,所以他的人生便走向了偏轨,自己的人生失去了控制,现在这个女人说爱他?

    任嫣的身体又贴近,言溪下意识要躲开,任嫣满脸泪水,固执地勾近言溪的脖子,嘴唇干涸着亲吻言溪,双手从脖颈间放下,不停地抓挠着言溪的背部。

    “你爱我对不对?你也爱我,骗骗我吧,求你了,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言溪厌烦这个女人的话,也厌烦了这个女人的脸,他转过身狠狠把她扔到了床上,任嫣把脸埋在枕间,身体痛苦得颤抖,她毫无尊严,而他,连一句假话都不愿意施舍给她。

    言溪餍足,从任嫣身上离开,任嫣不甘地问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这脸上的疤还不是你造成的?给我一点点,一点点爱就好。”

    “想都别想。”言溪恨她,见到她就反胃,他恨不得拿她的命来换另一个女人。

    当初任嫣爱上言溪,发誓要此生要和言溪过一辈子,却没有想到,在她如愿以偿嫁给了言溪后,一切都是那么的残酷,她以为言溪不会那么狠心,她以为言溪会被自己打动,她却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

    “呵,当初背着我伤害欣儿的时候,趁我没有在她身边毁了她的脸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今天你竟还要求我对你好?”言溪冷眼看着虚脱在床上的任嫣,披上了衣服。

    曾经,言溪看着她跌倒在锐利的石尖上没有去扶她,脸蛋被扎得鲜血直流,任嫣哭喊,却被言溪直接丢进一间黑屋,因为没有及时受到治疗,任嫣脸上留下一块丑陋的疤。

    可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叫人去毁了蒋欣儿的脸,而且当时,蒋欣儿经过治疗已经完全恢复了,还是那么年轻貌美,根本看不出一点儿痕迹。

    任嫣闭上眼睛,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情绪起伏。

    “言溪,我想,我们离婚吧。”

    话毕,她仿佛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

    言溪微愣,看着床上那发丝微微凌乱的女人,心里闪过一丝什么别的情愫,但转而又被厌恶压下,边系着纽扣边嘲讽道:“你说什么?”

    “离婚,如你所愿。”说这话时,任嫣的心,针扎的疼。

    她刚说完,就被言溪拽下了床,身体贴着冰凉的地面。

    “呵!你想留就留想走就走?我要让你付出一辈子的代价来偿还!想走?异想天开!”言溪将任嫣拉起来,怒吼道。

    任嫣耳边只听到嗡嗡的声音,脸也涨得通红,直到她快要在冰凉的地板上昏睡,言溪才猛得把她拽醒,任嫣的小腹贴着地板,被言溪拉动,小腿上渐渐渗出了血迹,一丝刺目的红色。

    看到那丝红色,言溪的眸光微微变暗,垂着的指尖抖了抖。

    突然,一阵萌萌的娃娃音铃声响起,任嫣心如刀割,眼前的男人像失了魂一样跑去接电话,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她。

    又来了!

    这段专属于蒋欣儿的铃声,几年来无时无刻噩梦一般缭绕在她的周围,这个女人的一切都要言溪知道,这个女人的所有言溪都要去管!

    每次这段铃声响起,她就会迎来言溪更加粗暴恶劣的对待,几乎不用猜,蒋欣儿一定说了不少唯唯诺诺又内藏锋刃的话。

    言溪察觉到任嫣的情绪,警告般的对任嫣说道:“我知道你嫉妒欣儿,但是有我在,你别想使坏害她!”

    话毕,转身出去了。

    言溪知道是蒋欣儿那边有事,怕听不清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误了事,直接点开了免提。

    “言溪,你来看看欣儿吧,几天不见你她就着了魔,又拿刀自残又绝食的,我这个当妈的也管不了……欣儿……快把刀拿下来!别做傻事!”

    言溪额头冒出一丝丝冷汗,说道:“我马上就过来!”

    任嫣的心狠狠沉了下去,其实从前都是如此,任嫣每次都忍下来了,但今天她被确诊为胃癌,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想到这里她心底突然涌起巨大的不甘和委屈。

    不可以!

    又是发生了什么事呢?可笑,那个欣儿根本就不会死!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都不能留下来陪陪她!

    任嫣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没有理会已经渗出血水的小腿,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抓起被子就往外跑。

    她想追上言溪,她想让他留下来陪陪自己,哪怕一分,哪怕一秒。

    言溪上了车,“砰”一声关上车门,启动引擎开到大路上去。

    任嫣追不上已经发动的汽车,只能跟在汽车后面边跑边叫。

    可是任嫣哪还有追上车子的力气,哪还有挽留言溪的权利?

    没跑几步,任嫣的心开始慢慢坠落,身体瘫软在地上,模糊着双眼,看着言溪的车渐渐远去。

    “言溪……言溪……为何,如此对我?”

    雨水下得越来越多,连带着树影也阴森起来,车轮飞速疾驰,溅起几波水花。

    言溪把车窗前的打开,看着挥舞两只诡异的手,他的心,也久久不能平静。

    那女人的恶毒他已经了解透了,这个女人可以不惜代价的毁掉无辜的人,也可以嘴上撇清一切关系,可是为何,他竟有一丝心痛,这疼,又来自哪里。

    言溪摇摇头,一声嗤笑,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相信任嫣,她任嫣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毒妇!

    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他的恨意就无法遏制!

    他把车速调到最大档,他如今能救得了救蒋欣儿,可那天晚上却无论如何也回不去。

    回忆起来,言溪冷冽的目光温度又低了好几度。

    那天,下了暴雨。

    他接到求救电话后,冒雨连夜赶到蒋欣儿家,没有想到,见到的是一个刚刚遭受了厄运的女人。

    蒋欣儿被人强*了,手段残忍恶毒,浑身都是被凌·辱后的伤痕,当时,她躺在床上,满脸都是泪水,满眼都是绝望。

    他永远也忘不了蒋欣儿那双美眸含着巨大痛苦的样子,她嘴角的抽搐,眼中的绝望,深深击中他的心。

    他疯狂地帮蒋欣儿解开绳索,问她是谁干的,蒋欣儿却一直哭一直摇头,她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她不想去回忆,也记不起来了。言溪本没有将这一切与任嫣挂钩,可是,好像后来所有的事都在领着他去发现,发现那一系列的证据,发现那个所谓的知道内情的人,又被逼迫着说出幕后指使,而这个人,就是任家的任大小姐任嫣。

    言溪没有想到,那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的女人,竟然指使人去强*一个那么无辜的女孩!

    简直就是一个蛇蝎毒妇,令人作呕。想到这儿,言溪本就灰暗的瞳仁,又带上了一丝嗜血的危险。

    此时,那栋别墅灯火通明,蒋玉琼正神情焦急地往外张望。

    “少爷一定会到的,蒋姨你就放心吧!我看欣儿小姐也没打算真的割腕啊!”阿离是言溪专门花重金请来伺候蒋欣儿的。

    蒋玉琼狠狠瞪了阿离一眼,眼睛可怖地要把人吃了。

    “你再多嘴,我就让少爷把你赶出去!”

    阿离再不敢多说,闷着头打扫卫生。

    言溪从车上下来,很快就冲进了别墅,眸光冷冽地望着蒋玉琼,蒋玉琼对上言溪的目光,心一凉,这言溪速来高冷,连对蒋欣儿的母亲都是如此。

    随即蒋玉琼缓过神来,愁眉不展,叹了口气,说道:“二楼第一个房间,她就是不肯出来,快去看看她吧。”

    言溪几步迈上楼梯,上去叩了叩房门,温言细语地说道:“欣儿,发生什么事了,不是有言哥哥在吗,万事都有我,快出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眼睛又哭肿了?可别哭了,哭肿了,可就不是天下第一美丽的了。”

    门缓缓打开一条缝。

    看见言溪站在外面,蒋欣儿激动地扑进言溪怀里,口中喃喃道:“言哥哥,我好怕,我又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了,这么晚,言哥哥出来没关系的吗?任姐姐会不会生气?她要是生气了会不会为难你?”

    蒋欣儿一提到任嫣神情就紧张起来,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清秀的眉眼,因为眼睛透红显得楚楚可怜。

    言溪当初为了找到真相,帮蒋欣儿好好收拾伤害她的人,他也没想到任嫣,在他调了监控后,又找到了强*蒋欣儿的人后,才知道幕后主使就是任嫣!

    凭着当初任家的家产,随时都可以保释,也可以找人顶替,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就该好好折磨,用她爱的人,用她想得到的一切,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言溪,用自己,用任嫣对他的爱,把她伤害的体无完肤。

    言溪没有告诉蒋欣儿事实,但蒋欣儿竟然替任嫣那个毒妇说话,言溪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让任嫣偿还!

    言溪用力抱了抱蒋欣儿,眼神中却露着冰冷和残暴,“欣儿乖,不会的……”

    那个女人,不要妄想再伤害你分毫。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