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更新时间:2021-04-04 14:41:42

邻宅 完结

邻宅

编辑:无限诗情作者:赞德勒分类:灵异鬼怪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栋古老的历史神秘的的古楼,会有怎样的历史;性情悲观的龙小白又会有什么样的匪夷所思经历呢 邻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说罢,拿起旁边的行李冲下了楼。忘了介绍,我叫龙小白,今年21了。刚才说话的那个是我的好朋友他叫怒风,人如其名啊,他就是爱生气,我们今天就要去他老家了。谁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他非要我陪他去。还说为我准备了大礼,呵呵,你们不了解,他说的礼物无非就是一些辣条之类的垃圾食品,最好的也莫非于他家门口的臭豆腐。哎,他的脾气你们之后会懂得。。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邻宅是什么意思  


      我们冲了两碗泡面坐在车里聊了起来,不知不觉就11点多了,我们把座椅放下就睡觉了。半夜,我起来方便。走到厕所里,看见镜子前有一个人。我没理会,去干“正事。”然后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无意瞟了一眼,发现竟是怒风。“诶?你怎么在这?”我问他,但是他并没有理我。我走过去拍了他一下,突然厕所里面内间的门开了。走出一个人,我看了他一眼,眼熟。但我又把头转了回去,怒风却不见了。等我意识到不对,再把头转回去时,那个人也不见了。我这个人像傻了似的,愣在那,因为刚才那个人就是奔驰的司机。

      我坐在地上,心想管他呢。死就死了放马过来,我骂了一声。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竟遇到了鬼压身。我急忙想我身上有没有什么辟邪的东西。可惜还是没有,我已经可以看见了,消失的那两个人慢慢地靠近了我,他们越走越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走近了,我闭上了眼。难逃一死了。谁知这个时候你爸爸冲了出来照着那两个人的脸就是一棒子。那两人的头凹下去一大块,但还是没有倒下,不过那两个人的目标换成了你爸,这一次他们在用跑的速度追他。他没跑几步就被按下了,我想救他真的想救他,但,那两个人真的,不能那一定是鬼。不是人,不是人。”

      我的脑海里拂过了怒风爸爸的第二句忠告。虽说我还是不太信邪,但我尽量还是避免经过树林之类的。哎,这次撞枪口上了。该死,走的太匆忙一时忘了他老家在山区,还有,我的狼牙也没带。

      他老家叫陈家沟,是A市与B市交界的一个地方,偏僻的很,要不是那里的住户,很少会有人出入村子。村子里的人都很保守,一般都是在村子里活一辈子,从没想过出去,但怒风是个例外,我刚认识他时,他就能和我说上1小时的他的远大理想和抱负。但是他混的也很出息,现在开着一辆丰田汉兰达,月薪1万左右,在A市中心地段买了套100多平的房子,虽说是二手转让的,你也不能不服人家,在转眼看看我,21岁,虽说打了几份工,能交得起煤水电费,但打工之累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不过,打工有一点还是很好的嘛,起码可以健身,我摸摸我的肱二头肌,泛起一阵苦笑。

      “相信倒斗的事你母亲和你说了,我们一行人得到了一张帛书,上面什么字都没有,只有一条龙。我和几个人研究了好久,发现这是个战国的墓。我们决定一去。叫上你父亲就去了。到了墓,我们发现这墓有人倒过了。我们很丧气啊。突然,一个人指着洞口说,你们看,这不就是一枚战国刀币么,虽然价值不大,但说明还是有可能有留下的宝藏啊。

      我们又在服务站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就准备出发了。我们从超市里买了上山带的水什么的,就在出门后,发现大门旁边多了个乞丐,我小声问怒风:“你来的时候看见他了么?”怒风回答道,这倒是没有,但是说不定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咱们刚才在超市里又没看见外面。”我们正准备离开,只见那个乞丐拉住了我的腿,我一惊,不过那个乞丐只是找我要钱,没有别的意思,我原本不想给,因为社会上这种人我见了多得去了,无疑就是骗钱的,但他抱的实在太近,我只好打开钱包拿了张5元的给他。这时候他扑过来,在我耳边低语‘:小心你身边那个人,千万不要跟他走。”我不解他在说什么,拉着怒风就走了。

      他家住的偏远,所以路途之遥远也是可以遇见的,我正打算和他说话,突然见他猛踩刹车,嘴里骂了一句。我一看,太没有道德了吧,高速上怎么能随便停车呢?有没有人管啊,他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下车,我推开门想那辆车走过去,一辆奔驰?哎,现在有钱人都这么没素质啊。我敲了敲车门,谁料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女人,没有理我,还在向前看着,我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我很是生气,你停车我们不说你什么,但你真的狂到连挪一下车都不行了么?我又准备敲时,那个女的忽然回头看我了,她看着我,那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我,我有种异样的感觉,但想不起来是那什么。我打手势让他们挪一下车,女的点了点头,但是车,还是没有挪,这时我听到后面有车喇叭声,是堵在我们车后面的车,这时最近的那那辆车上下来两个人。对我大喊:“嘛呢,堵在高速公路上干什么?”我跟他们解释说,不是我们想堵啊你看我们前面横着停了辆车,我们也没办法不是。那男的“啪”就是一个嘴巴,“你逗我啊,你们前面哪有车。”

      我的父亲在我7岁的时候离开了家,后来我的母亲说他是去倒斗。结果出现了意外,那一队人都死了,只有怒风他爸爸活了下来,要不是他,我可能连父亲在哪里死的都不知道。有一次,我登门拜访,怒风不在家,我正好可以问这个问题。他爸爸见我进了屋,表情沉重,他清了下嗓子:“喝茶么?”我摇了摇头。“那么,有什么问题就问吧。”看来他‘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叔叔,那我也不买关子了。事先声明一句,我对您并没有怨恨的意思在里面,我只是想清楚我的父亲,白飞是在哪里死的。你们又遇上了什么事?”他抿了一口茶水,目光游离。

      你爸爸,看了一下,拿手电筒向大家简单交代了一下,我们就开始找那个人。我前面的一个人停了下来,刚想问他怎么了,却顺着他手电的灯光看见了那个人,我和他打招呼。他不理我,直接走向我前面那个人。前面那个人还真的迎上去了。我就这么看着他们两个瞬间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急忙去找其他的人。却发现什么也找不到。

      我光顾着想狼牙了,却完全没有在意,我们车旁的树上,有两只乌鸦。

      本章完

      一个乞丐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捡起地上的碎片,嘴里喃喃道“龙小白,这终究还是逃不过么。”

      我们上了车,我越想越不对劲,突然想起刚才那个乞丐好像往我这里放了什么,我打开钱包,里面果然有一张纸条,我拿了出来,打开看第一行字“陈家沟的地下有一战国时期的古墓,因此怨灵较多,阴魂不散”怒风见了,迅速把纸条抽走,然后他冷冷地看着我“你那里得到的。”我支支吾吾地说“是??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远说出是那个乞丐给我的。只见怒风又说了一句“最好还是!不要看了。”说罢便将纸条撕碎扔出了窗外。

      怒风显然也意识到,他把我拉回去,说哥们多多包涵,我这朋友脑子有问题,爱幻想,刚才非要下车,没拦住他。给你带来的不便,请多多包涵。说罢,一个深鞠躬。那个男子说:“搞半天是个神经病啊,哎呀,不会传染吧”我恨不得上去抽他。但只是挥挥手回到车上。

      A市市郊是一片山区,而怒风所早在的陈家沟就是森林里的一个小村庄,他在开着车,我把车座子放下,倚着玩手机。出于好奇,我用百度搜索了一下陈家沟。倒是没有什么资料,只是有地理位置,我简单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地方真的是偏僻得何很啊。在那里??我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山区,不会吧,我竟然没有注意到,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个山区。

      我征询了一下你爸的意见,他也觉得可以试一下。我们一行人到了地下,果然还是有宝贝的。我们都很激动。然后你爸爸就坐到一边休息了。我们把东西能收拾都收拾了。有一个人还要向里面走,你爸一下就站起来了,可是还是没追上,只听见一声惨叫‘。就看不见人了。我暗叫不好,追了上去,你爸爸用手电一看发现是一个大洞,不过那个洞深不见底,一时间,我们也不知道有多深。便拿了绳子来,一点点顺下去,大概有20分钟,到了底,我们大致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不大,但我们却没有找到那个人的尸体。

      车子启动了,我向乞丐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人又神秘地消失了。本来我就觉得这事蹊跷,且和陈家沟有关,但怒风既然那么抵触,最好还是不要问了。车开出了服务器。

      我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当我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怒风在憩着开水。我质疑地问他:“你是谁?”他明显被我问楞了。“啊?大哥,自从你从厕所里睡了一宿之后,我就以为你神经错乱了,现在看来不是错乱是真的啊。你小爷我就是如假包换,假一罚十的怒风。”我看着他,没说什么,也没力气说什么。想了一下:就这孩子这暴脾气,不可能是假的,绝对照不出来第二个了。我想那就是幻觉罢了,但是那睡着了又怎么解释?

      当时的我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心中非但没有一丝怨恨,还有点可怜那个男人。我也没说什么。

      说罢,拿起旁边的行李冲下了楼。忘了介绍,我叫龙小白,今年21了。刚才说话的那个是我的好朋友他叫怒风,人如其名啊,他就是爱生气,我们今天就要去他老家了。谁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他非要我陪他去。还说为我准备了大礼,呵呵,你们不了解,他说的礼物无非就是一些辣条之类的垃圾食品,最好的也莫非于他家门口的臭豆腐。哎,他的脾气你们之后会懂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