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02-21 14:56:43

痞子大帝 连载中

痞子大帝

编辑:眉目不知秋作者:一起来吃烤扇贝分类:架空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孤儿痞子,再次穿越到了一个还处于奴隶社会的世界,成了了一个小诸侯国的王子。在机遇凑巧之下可以得到两块能跟现世网络连接的玉璧,在这块玉璧的帮助下,这个臭不不要脸,常常下黑手,让人非常讨厌,却又藐视权贵,讲义气,富于怜悯心让人无比深受的痞王子最后率领他的人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聪明的读者肯定知道。没错,他穿越了。在穿越之前他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也是一个可恶的骗子,痞子。虽然没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但坑蒙拐骗的坏事绝对没做少。不过也不能说他一生没做过一件好事,某一天他从一个无知女人身上骗到了几万块钱,一时心情激动,心血来潮便丢了一张百元大钞给路边的乞丐。不过在另一个某一天,他身无分文时又抢了某个乞丐的几十块钱。。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什么都能吃就是亏不能吃,被打哪都行就是不能打脸,否则就拼命,这是凤瑞雨这个痞子的人生原则,也是他唯一的情操。

      凤瑞雨一开始很反感这两个老人的泪水和口水,表情显得很麻木。可感受着他们如此真挚的,赤裸裸的,充满液体的疼爱,从下缺乏父母之爱的他终于被感动了,先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然后是搂住这两个老人,爹啊,娘啊,爸啊,妈吗,甚至是爹地啊,妈咪啊,乱叫一通,把两个老人搞得满头雾水。人世间最感人,最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戏就这样开幕了。

      “那怎么办?”面对如此严重的问题,如此陌生的世界,凤瑞雨没了主意,豪情壮语也说不出来了。

      凤瑞雨从小就开始想象自己如果有个父亲会是什么样子的,今天开始他不用想象了,因为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他的父亲就是一个溺爱他的老国王,老痞子,老混蛋。我爱你啊老爸,老痞子,爱死你了。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儿孙,不对孙子满堂,我向你保证啊。凤瑞雨幸福的泪流满面,鸡皮疙瘩又掉了一地。

      “这是跟你学的。”得胜的老国王并不介意他混蛋儿子的辱骂,相反他笑的更得意。

      神庙建造的非常粗犷,这是很委婉的说法,直接一点说就是非常的粗糙,毕竟那种年代的技术有限。倒是神庙前面用石块砌成的祭坛非常的有气势。形状像是一个金字塔,底下的长宽都有大约二十米,高度有十来米。正面有台阶,这种形状的建筑实际上很难分辨出哪里是正面,只是因为台阶在那一面所以就认为是正面了。

      王后就像是刚找回失散多年的儿子一般,抱着凤瑞雨又亲又啃,嘴里重复着,“儿啊,我的心肝宝贝啊,你终于会叫母后了了。”

      说来他也倒霉,刚骗了一个无知少女,准备在廉价的旅馆里那啥那啥……突然一道耀眼的白光从廉价破旧的窗户外面射了进来,接着响起了炸雷,接着他就莫名其妙的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王子。

      大祭司带着几个小祭祀,站在祭坛上对着天空念念有词,然后就是又跪又拜,表情庄严神秘,动作却是像个小丑。一轮装X做作的小丑舞完毕后。一个手执大刀的赤膊汉子吹起了号角,古老低沉的号角音像是天空发出的哀吟,庄严悲哀的情绪笼罩住了祭坛上百的高等人,和祭坛下数以万计的中等人,下等人。每个人的表情都像是死了爹娘一样悲哀,就连嬉皮笑脸的凤瑞雨在这种声音的感染下也笑不出声音来了。

      其中一条长线在武士的驱逐下缓缓的沿着台阶向着祭坛顶部移动,排在这条线上的第一个奴隶移动到祭坛顶部时,两个粗壮汉子把他押到靠近台阶的石台边上跪下,头按在石台上,之前吹号角的大汉手起刀落,奴隶的头就被砍了下来,喷出的鲜血沿着台阶撒下去,跟老旧乌黑血迹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诡异的泼墨画。大祭司拿起石台上的头颅从祭坛上扔了下去,就跟丢一个皮球似的。

      来到了这么一个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灯火,没有电影……还处在奴隶社会阶段的世界,凤瑞雨足足用十天的时间才从痛苦悲伤中走了出来,能从悲伤中走出来的唯一原因,就是身边有好多漂亮的妹子……而且是想那啥就可以那啥的漂亮妹子,想象一下漂亮的女奴隶跪在你面前叫着你主人,替你更衣,然后然后……咳咳,不能太邪恶。

      十几个奴隶的头颅被砍下来后,凤瑞雨也就渐渐习惯了,这倒不是说他已经麻木了,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样,竟然不能怎么样,只好习惯了。

      老国王嘿嘿一笑,把手升到凤瑞雨的腋下咯吱了起来,这可是他的死穴啊,随便被人咯吱一下他就会笑的痛不欲生。凤瑞雨实在不明白这老混蛋怎么会知道他怕这一招,难道真的是知子莫若父么?这该死的老混蛋啊,他才是真正的痞子,老痞子。

      不再废话,两人痛快的大战了几百回合,老国王连续输了五场。第五次被儿子反扭住手后,老国王还是没说认输,只是大口的喘着粗气说:“没力气了,先休息一下。”

      一番浴血混战后,老国王再次被反扭住。

      这些凤鸣国的权贵,自国王至下,每个人都穿着庄重华贵的衣服,唯有一个小二货却是穿的袒胸露乳,活活就是一个古代的diao丝,痞子。更要命的是这个二货还高举右手,频频的对着两边的百姓招手,口中重复说着两句没人能听懂的话“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聪明的读者肯定知道。没错,他穿越了。在穿越之前他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也是一个可恶的骗子,痞子。虽然没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但坑蒙拐骗的坏事绝对没做少。不过也不能说他一生没做过一件好事,某一天他从一个无知女人身上骗到了几万块钱,一时心情激动,心血来潮便丢了一张百元大钞给路边的乞丐。不过在另一个某一天,他身无分文时又抢了某个乞丐的几十块钱。

      出于对这唯一儿子的溺爱,老国王并不介意他对自己的各种外星称呼,但却不能不指责他对祭神这个神圣仪式的轻浮。“雨儿,祭奠天神是神圣的仪式,可不是闹着玩的。”老国王严厉的说道。

      每次凤晓月来跟凤瑞雨说话,凤瑞雨都忍不住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实在太美了,凤瑞雨实在无法在自己本来就贫乏的词汇里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她的美。只能做一个低俗的比较。那些伺候他的女奴如果拿到他之前生活的世界去打扮一下就是很漂亮的美女了,可是跟这个从天而降的姐姐比起来,(实际上他才算是从天而降的弟弟……)就像臭草花跟牡丹花比一样,不知道差了多少个档次。

      号角声过后,几十个手执长剑的武士押着几百个衣着破烂的奴隶串成几条长长的线朝祭坛走来。这些奴隶男女老少都有,他们全都低着头,神情麻木,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可怜羔羊,还是营养不良的羔羊。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