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02-20 14:56:43

江水滔滔之浮生梦 连载中

江水滔滔之浮生梦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音形分类:架空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古都长安,盛世风景,车来人往,多少倜傥,即使锦衣玉马,却依旧身陷樊笼,情爱何如,志向何如,只叹己身之命薄,不知道他人之幸苦 江水滔滔之浮生梦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坊门前有等待多时的甘露人,在这钟鼓声响起之后,他们才能出坊,赶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坊内的情形完全不同,早起卖胡饼、打烧饼的商家已经忙活了好久,昨夜与**小娘子两情缱绻的郎君此时正依依不舍地话别,坊内的生活极其丰富,不随晨钟暮鼓的禁制,你可去远近闻名的酒楼喝上两口,也可以和侍酒的胡姬调**,如果你在此间认识有达官贵人,还有可能应邀而去在那里通宵达旦饮宴作乐。长安城的繁华,让天下都为之倾倒。。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那娘子领咱们去郊外看看景吧。”赵东风把玩着和田玉。

      “对呀”,吕少阳往前疾驰,“那又怎样,咱们还是可以一道的嘛”。

      崇文馆依然客满为患,庄翎甚至发现,曼娘最近又新雇了几个茶博士。

      这位叫曼娘的美人此时正戳着雨莳的额,“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大摇大摆地进来了,居然都不来跟我打声招呼,还点那些菜,那我还能不知道是你,全长安也就只有你吃得这么刁!”

      庄翎一退便感觉不妙,看清伸出手的人是吕少阳,赶紧伸手抓住,堪堪回到江渚上。

      “表哥,别听了,快和我去打铁的老孙家,要不然一会就要下市了!”门外传来洪亮的少年郎的声音,只觉一阵风拂过,眼前的竹帘已经被掀开,一个劲装少年出现在了白衣女子和灰衣郎君的身后,拉着灰衣郎君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雨莳在卧榻前默默地看了清晨的这一番闹剧,待博士走后,掀开轻纱帘,款款而行到矮桌前。只闻到一阵香风铺面,雨莳已经坐在了赵东风身边。芙蓉带笑,绿柳含春,在这样的美人面前,被钟鼓声闹得焦躁不安的赵东风也不禁收敛了几分情绪。

      “娘子今天挺忙呀,”赵东风闲斟酒杯,随意问了一句。

      “那就是要回来了,我今天进城时看到城门口多了不少士兵,那是怎么回事?”

      “咱们走吧。“几人没有多说话,北冥人也没有对赵东风的来历表示疑问,几人一起,便迅速地往山下撤去。

      雨莳一把拉住庄翎,将她摁到琴前的凳子上,庄翎还待打趣她,却见雨莳的表情竟有点严肃,庄翎和雨莳认识有三年多了,还是第一次见到雨莳脸上出现这种表情,讶异之余,却也收起了玩笑之心。

      正是盛夏,长安城内主干道上的黄土被烈日晒得焦干,微风一吹便尘土飞扬,道旁边是深深的排水沟,道路和排水沟之间种植的整齐的榆树和槐树也亏得这排水沟里的些许流水,才能维持其生命,此时,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叶片边缘都闪着光。

      时维九月,层林染出不一样的金色来,庄翎看着郊野的景色,心下大畅,二人小筑周围绕了好几个圈子,确定应该无法找到小筑之后,才走向大路。

      上马车后,出来崇仁坊,往南行了一段路,再向东拐,只见道路两边的行人车马越来越多,贩夫走卒络绎不绝,挑担的货郎,算命的先生,满载丝绸布匹而归的小姐,骑着高头大马的郎君,可谓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再往前行,人群更是摩肩继踵,道路两边的店铺密密麻麻,所卖者应有尽有,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数月之间,丞相黄国安与丞相杜音形之间的矛盾一再被挑起,到现在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这两府之间,因对朝政意见不一,一直以来存在比较严重的厉害冲突,而皇帝前段时间对黄府态度的转变,以及在将公主下嫁杜府之后对杜音形一党的加倍倚重,让黄府产生了十十分严重的危机感。“并且,”曼娘喝了口茶道,“你知道的嘛,像黄国安这样的大官僚,一直以来还不知道和谁勾结呢,这回风声这么紧,我看他是有点狗急跳墙的意思了。”

      雨莳微微一笑:“我要今早新杀的羊仔肉,细细炖了,放在小冬瓜里清蒸后,撒上小香葱,再要一个从东海新捞的鮰鱼一条,将外磷内脏都剥洗干净,配上蒜泥、橙丝以及大宛的弯刀一起上来,再来点终南山阴的莼菜汤,洞庭湖的糖蟹…”

      几个看店的博士已经将周围看管起来,行走间步履均匀,显见功夫,定是竹镜培训出来的护院家丁。

      激昂的鼓声响起,自太极宫往外,各大街上的鼓楼一次鸣响,鼓声自城中央向四周一波波传开,城内的寺庙们,此时也响起了悠远的钟声,钟鼓齐鸣,城门大开,睡梦中的长安城,在这钟鼓声中迎来了喷薄而出的太阳。

      他们来的这家酒楼叫“崇文馆”,赵东风一见这名字,还以为是到了书馆。才刚下车,立马就博士迎出来招待,牵马引路,无微不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