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02-19 14:56:11

权寒 连载中

权寒

编辑:执伞青衣袖作者:秒吹分类:架空历史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在现代职场中小人物出乎意料车祸,魂穿到一片中国古代异时空,复活成了一个性格怯懦的士族穷酸相竖子,还没来及看见朝思暮想的美娇娘,就被卷进了一场林党相互倾轧的漩涡中。寒门再难出贵子!拼爹?认大阉狗作父,锦衣绣春刀!论才?诗仙词圣附身,明月几时有!看脸?很抱歉一身蓝布长衫的宁风靠坐着床沿,看着自己的双手,怔怔呆愣。。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权寒繁体  权寒育英学校  权寒复出  权寒辰  权寒星  权寒率  权寒gl  权寒羽  权寒之城  权寒方萌  


      三天前,因为身上银两花得差不多了,他偷偷爬上画舫,结果偷看苏轻雪弹琴不成反掉进水里,捞上来后已经没了呼吸。

      那里挂着一柄带鞘短剑。

      不知为什么,那一刹那,他看到身旁小女孩那乌溜干净透着恐惧的眼睛,他突然一把将小女孩从窗口扔了出去,这微微一个耽搁让他丧失了最后的逃命机会,然后便听到身后传来火焰撕裂空气的刺耳声音……

      如她这般年纪,放在他前世所在的那个时代,恐怕还是一个懵懂天真的娇娇女,享受着父母的宠爱与关怀,哪会像现在这样早早的体味到了人情冷暖,苦苦周旋在权贵之间。

      他知道武朝自建朝以来,对武器的管制极为严苛,平民百姓一律不准携带任何短兵利器,见者谋反罪论处,即便是王公贵族或地方衙门也只允许配置一些常备武器,一旦被发现私藏强弓,劲弩等利器,也是杀头大罪。

      船家赵甲已不知去向,渡口边的河岸上一片雪亮寒光闪烁,密密麻麻的黑衣壮汉拿刀压着岸上船工们的脖子,身上公然穿着违制的角质皮甲,还有一些拿刀逼着巡守的衙差们解了渡口的围索,夕阳的残红下,一只只勋贵名流的舫船,缓缓朝东亭河中央飘去……

      “宁公子,药好了。”舱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粗布衣汉子端着汤药走了进来。

      只是没人知道,从水里捞上来的是另一个人,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消化了一下脑中的记忆,宁风大致知道了前因后果。

      舱外的焦急催促声清晰的传入宁风耳中,过了片刻,只听一个柔软青媚的声音响起:“烦请朱爷回去转告袁府君,轻雪虽为薄柳之身,但也素慕圣人学,粗晓礼义之道,前几日轻雪曾当众许诺于此渡口献艺七日,所获钱财皆献于郊外的那些困苦百姓,而今期限未满,若中途离去便是违了礼义,承蒙府君高看,待轻雪此处事了,必登岸于府君面前谢罪,这里有轻雪书信一封,还望朱爷交与府君……”

      “东林学社吗……”躺在床上,宁风手枕着脑袋,看着头顶上的船舱甲板,眼中闪过古怪之色。

      通过前身的记忆他获得了很多有意思的信息,在这个世界竟然也存在着前世那个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重一笔的“东林党”,还有臭名昭著的锦衣卫番子,虽然在学生时代他不是什么学霸,但好歹也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知道这是明朝中后期诞生的产物,但记忆里更细节的东西又完全对不上,例如朝堂龙椅上坐着的那位不姓朱,武朝的前面,也根本没有唐宋元等朝代。

      幽州十三府七十六境,三年下来,万千士子中,中榜者也不过百多人,他本就不精通大学问,落榜也是情理之中。

      像他这样的士族穷酸之所以可以佩戴短剑,自然是因为朝廷对地方上的势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他的这柄短剑,便是乡间民兵营配备给他的,大致的意思就是“好不容易出了个秀才郎,出门在外别坠了乡里威风”,而大部分世家子弟身上带着这种东西,只不过是为了附庸风雅。

      宁风拿下墙上挂着的短剑,入手微沉,抽出剑刃看了看,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除了颇为锋利外,连血槽都没有,实用性恐怕还不如前世的菜刀,想要靠着这种东西造反简直难如登天。

      听说她对今年秋试第一名的解元温安青睐有加,两人私下怕是早有定情,他日这温安及第高中,也许念着她的昔日情义,将她纳为一房小妾,到时候又添一段才子佳人的戏曲。

      父母早亡,家里除了一间破败的小院,和一票整天看他笑话的势利亲戚,再无其他,完美的诠释了一穷二白这个词。

      但在放榜时的秋风宴上,他偶见江宁花魁苏轻雪,佳人抚琴,衣袂飘飘,一时间惊为天人,自此沉迷其丰润美艳中不能自拔。

      削,砍,劈,刺,来回舞动几下后,宁风将剑刃重新归鞘,放到枕边,虽然实用性不怎么样,但带在身上还是能够多几分安全的。

      汉子语气恭敬,低垂的眼睑却闪过叹息之色,又语重心长的说道:“苏姑娘让人送来一钱乌雀肉,我给炖了一下,公子就着药快趁热喝掉吧,公子的命可比我们这些粗人金贵,将来是要做大学问的,可别再出了什么差池。”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一个古&眼对方

      “以后以一个古人的身份生活下去,似乎也挺不错……”思绪一闪,宁风眼中的异芒瞬间消失,仿佛从不曾出现过,接过汉子递过来的汤药,望了眼对方,淡淡道:“知道了。”

    2021-02-18 02:07: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姿,专&了十多

      在得知苏轻雪将在江宁城大富商胡庸寿宴期间献艺,他为了再睹佳人风姿,专门在江宁停留了十多天,之后更是雇了一叶扁舟,日夜驻足在苏轻雪舫船左右。

    2021-02-19 02:03:47详情点赞(0)回复(0)
  • 传来火&焰撕裂

      不知为什么,那一刹那,他看到身旁小女孩那乌溜干净透着恐惧的眼睛,他突然一把将小女孩从窗口扔了出去,这微微一个耽搁让他丧失了最后的逃命机会,然后便听到身后传来火焰撕裂空气的刺耳声音……

    2021-02-19 07:39: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根&而他脑

      这是一双十六七岁少年才有的手,根本不是他原来的手,而他脑中还凭空多出来一段完全陌生的记忆。

    2021-02-18 02:1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利亲戚

      父母早亡,家里除了一间破败的小院,和一票整天看他笑话的势利亲戚,再无其他,完美的诠释了一穷二白这个词。

    2021-02-18 11:12: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外传来&去声,

      “苏姑娘的信,朱三一定带到。”舱外传来脚步离去声,宁风知道传信的衙差知难而退了,收回注意力,眼睛四下望了望,目光落向床边的墙壁上。

    2021-02-17 12:16:29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的美娇

      来到了天武十六年,一片叫武朝的古代异时空,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为了偷看自己朝思暮想的美娇娘,一脚踏空,已经落水成了涝死鬼,被他取而代之。

    2021-02-18 01:53: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呆愣。

      一身蓝布长衫的宁风靠坐着床沿,看着自己的双手,怔怔呆愣。

    2021-02-19 08:41:50详情点赞(0)回复(0)
  • 瘫在地&,也引

      就在验尸婆赶来验尸的时候,他却再次睁开了双眼,将验尸婆吓瘫在地的同时,也引来了许多好事者的啧啧称奇。

    2021-02-17 12:37:3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