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更新时间:2021-01-09 12:56:42

石碑志 连载中

石碑志

编辑:情话微凉作者:阴六分类:灵异鬼怪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民国时期,军阀乱战,市井之间,乡野之地,亦有英雄出。  手下无兵,麾下无将,也能借以报效国家恩。  虽为挖墓之流,也不是正儿八经之职,谁言不可以争天下?  盗匪军阀,皆做等闲看。  僵尸鬼怪,但是一记洛阳铲。  下回分解三个莽汉,如何抚弄阴与阳。  纵观华夏几千年历史,来来往往多半都是那么几个人的戏,正如这首《山坡羊·潼关怀古》所说的那样: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军阀混战,连年战争不止,社会秩序因此遭到严重的破坏,军阀之间斗得不亦乐乎,可却害苦了底层的百姓;处于底层的老百姓,一方面要躲避着军之间的战火殃及,另一方面还要防备着土匪胡子的烧杀抢掠。天天愁米愁粮,夜夜忧生忧死,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可谓是:民不聊生,不知明日何去何从。。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还早啊?太阳都晒腚了。”刀疤六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似乎对胡子头让他等这么久有些暗暗不高兴,“赶紧的吧!去找刘大钦差。”

      “你想不想发财?”胡子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刘大钦差不是真的就是钦差老爷,这也是一个诨号,相比于胡子头和刀疤六,他的家世算是不错的,他家世代经商,家里本来是很富裕的,有钱的家庭都希望子女谋求功名,所以刘大钦差上过私塾,肚子里墨水是比较多的,后来又读过洋学校,对于国外的东西多少也能了解一二,在这镇上也算是个知识渊博的人,可惜这恰逢时代动乱时期,他家经商失败,从此一蹶不振;刘大钦差为了吃饭,就自己捣鼓起古玩儿来,经常见他一个人到偏远小村子里走动,寻找一些老玩意。也到过胡子头他们的村子,所以刀疤六和胡子头也都见过他。

      按理说你把人打了,滚到河里去了,你多少也要去河边上看看,是不是把人打伤了,可这胡子头脾气一来,也懒得去理会刘队长的死活,胡子头一时酒瘾又犯了,便径直去找就铺子喝酒去了。

      “老刘,这是什么东西?”胡子头摸不透刘大钦差的意思,就问刘大钦差。

      “老刘,刀疤那手艺不错,正好用得上,我就邀他一起来了。”胡子头一进屋就和刘大钦差解释。

      “胡子头!你他娘的出老千!把老子的钱都骗光了。”胡子头笑得正是开心的时候,刚才这一把他又赢了,没成想赌群之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胡子头脸色马上就晴转多云了,冷冷地循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发现对面站着一个莽汉,脸上一道斜着的刀疤尤为明显。

      第二天胡子头醒来的时候,脑子迷迷糊糊的,昨晚自己干过什么根本就记不起来。结果这一天,当地的保安队刘队长就上门找他了,说他昨晚打了人,要去录个口供,做个调查。胡子头一听刘队长说他打了人,可是他却没什么印象,因为这保安队长有敲诈乡民的前科,人品其实有问题,所以胡子头心里寻思,是不是你小子近来没钱花,想敲诈老子?胡子头心里这么一想,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一时把持不住,朝着保安队长胸口就是一掌,将他一掌打到了河浜子底下去。

      按照刀疤六的想法,胡子头每天晚上基本都是十点左右到家的,到那时四下无人,趁着天黑,等他一到家门口的时候,一火药棒子,保准叫他升天,炸得他连渣都不剩,到时候自己再来个死不认账,保安队也抓不了自己。可以说,刀疤六的想法是好的,可惜天意弄人,当晚胡子头吉星高照,手气出奇的好,在赌桌上赢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趁着运气还在,胡子头一赌就赌到了凌晨三点左右,赢了个盆满钵满之后,这才慢悠悠的往家里赶去。

      老婆跑了,刀疤六也没有心思去赌了,心灰意冷之下,刀疤六整天就拿着个酒壶买醉,想要借酒浇愁。

      虽然说历史舞台总是那么几个人的戏,可是不也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惊世之语么?浅水也有真龙隐,枯树亦见凤凰鸣。乱世出英雄,这句话却是不假,这寻常百姓之中,或多或少也是隐藏着一些能人高手,隐士豪杰的,例如侠盗燕子李三之流,不出世之前,看起来也只是寻常百姓而已,根本无人知晓,当然这一类人看似寻常,却非比寻常。

      “六子,你干嘛打我?!”陈算子一手摸着头,摸到一股热热的液体,一看,一手的鲜血,原来被打破头了。

      刀疤六的爹以前是专门做开山的工作的,那年头还是清朝,各地方搞什么洋务运动,到处都要修火车道,挖矿什么的,所以谁手里有开山的手艺,那就特别吃香了,刀疤六的爹也不知道从哪里学了这么一手,火药配的精准,炸的位置角度也能把握分寸,当时就被请了过去。

      刀疤六输了钱,心里一时不爽,就开始耍赖,诬赖胡子头说他出老千,但是被胡子头这么一呛,天生最笨的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气得脸红脖子粗,支支吾吾找起不着边际的理由来:“你。。你。。肯定是出老千,不然。。。不然怎么会赢这么多钱?”

      为了给这迷魂汤再加一把火,刘大钦差很爽快的拍板决定,先去镇上的“福聚德”酒楼搓上一顿,给他们接风。

      民国5年,也就是公元1916年,这一年是袁大总统逝世的一年,也是拉开军阀逐鹿,列强博弈序幕的一年,更是中华进入历史长河中最黑暗时期的一年;在这一年,袁大总统的复辟被革命志士推翻了,民主从新回到人民的手中;但同时也因此出现了群龙无首的局面;所谓蛇无头不走,龙无头不飞,如今龙头已倒,于是乎,皖系,直系,奉系等各地军阀相互之间开始了常年累月的博弈,都企图利用手中的实力逐鹿中原,一统天下。

      “福聚德”酒楼是石峰镇最大的酒楼,这家酒楼菜品多而且美味,很受食客欢迎,而且他们自己酿制一种白酒,酒香纯正清雅,入口香醇,咽下后满嘴余香绵长;像胡子头这样爱喝好酒的人,光是闻到这味道就已经让他口水不止了,每一次来石峰镇上的时候,胡子头只要有功夫,都免不了要去福聚德喝上几杯。而刘大钦差也是嗜酒之人,也经常到这里来品酒,他和胡子头就是在福聚德这里才真正认识的,两人一说搭话,各自说了对酒的见解,越说越是投机,真有一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在品酒这上面互相引为平生知己。

      胡子头适才一直在听着刘大钦差的话,听他说到这张图可能是李大总管墓地所在的地图,便带着疑问研究其那张图来。

      “胡子头,刀疤人可靠,确实不错。”这话听起来像是刘大钦差故意说给刀疤六听的的一样,不过刀疤六听了心里还真的以为是在夸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皇帝不急太监急,胡子头见刀疤六这样心切,有些好笑,“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事情还要仔细再合计一下,我们先到刘大钦差家吃住上几天再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把钱

      “胡子头,把钱还我,老子没钱花了!”刀疤六试图爬起来,却因为被胡子头紧紧压着,起不来。

    2021-01-08 05:05: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去赌了&愁。

      老婆跑了,刀疤六也没有心思去赌了,心灰意冷之下,刀疤六整天就拿着个酒壶买醉,想要借酒浇愁。

    2021-01-08 03:55: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别还真&迷离地

      可是胡子头功夫可不是白练的,会与不会区别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胡子头醉眼迷离地看见有个中年汉子拿着扁担冲着自己打来,脚下一动,随手一拳,就把那汉子给打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2021-01-08 06:11:13详情点赞(0)回复(0)
  • 将板凳&吃上几

      俗话说,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何况是比菜刀还要厉害的盒子炮。胡子头当时就吓得酒也醒了八分,一见刘队长掏出枪来,对着自己,胡子头赶紧将板凳放了回去,生怕刘队长手上一抖,请自己吃上几粒“花生米”。

    2021-01-10 05:52: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看见&不顺,

      今日陈算子看见刀疤六一脸煞气,料定他最近诸事不顺,就想着去骗他几个钱,陈算子拦下来了刀疤六,装模做样的说道:“六子,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必有血光之灾。”

    2021-01-10 05:44: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干嘛&鲜血,

      “六子,你干嘛打我?!”陈算子一手摸着头,摸到一股热热的液体,一看,一手的鲜血,原来被打破头了。

    2021-01-08 10:26:1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