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拼搏

更新时间:2020-11-19 10:01:41

良夫难驯 已完成

良夫难驯

编辑:饮了晚风作者:阅读王分类:职场拼搏 主角:吴妈妈,玉花湮,玉家,玉墨,玉银筝,龙麟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良夫难驯》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吴妈妈,玉花湮,玉家,玉墨,玉银筝,龙麟,玉紫砚,玉丘峰之间的故事。良夫难驯约6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厅堂中二人,一个是她同枕共眠十余年的夫君,一个是自己同父同母的嫡亲长姐。

    玉花湮抬眸凝视了一下院子里的树影寥寥,便兀自站起身想要走到院子里去等哥哥。

    此时此刻,她多想去到哥哥身边。然而,不过是常时区区几步的距离,这时候他们兄妹之间,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那般可望不可及。

    “你说这小子是女的?”完全松开玉花湮的后襟,龙麟不敢置信地垂首看向脚边坐在地上的“小厮”,人家没看他,他不由得再抬起头看向玉紫砚,“紫砚表妹没开玩笑吧?玉墨那小子会这么小就……”

    “花湮…你是在防备太子?为何?就算我不说,雪烟她……”

    她浑身筋骨尽数被棍杖击断,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需费力积攒,只能默默痛心:哥,不是你的错。你事事护我,不怕被我连累,瑶林玉家也惟有你真心对我。是我的错,是我拖累了你!哥,我多希望这是个噩梦,只要花湮快点醒,你又会好端端地站在我面前。对他们说,看你们谁敢碰我妹妹。

    “这会儿散席了,父亲和墨儿他们应在‘青丘’。”

    连龙麟这种张扬跋扈的性子,都不自觉地要帮她教训不知规矩的婢女,并且这样的出手绝不关乎某种有所觊觎的心思。玉花湮对三姐的性情了解仅仅是这些,不过她觉得自己身上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无辜。

    龙麟玉花湮小说名字叫做《良夫难驯》,这里提供龙麟玉花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良夫难驯小说精选: 沉静若玉家三小姐,翩跹之姿如花间飞舞彩蝶,虽与双生姐姐模样相似却总是柔柔弱弱的样子。连龙麟这种张扬跋扈的性子,都不自觉地要帮她教训不知规矩的婢女,并且这样的出手绝不关乎某种有所觊觎的心思。玉花湮对三姐的性情了解仅仅是这些,不过她觉得自己身上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无辜。同时玉花湮也很意外,意外自己还没求救,三姐居然就出言相帮。还真是,天降红雨,玉府上下谁不知道,三姐和二姐是最不喜欢“管闲事”的!“你说这小子是女的?”完全…

    秋意深邃,一池开败的芙蕖被晚来的倾盆大雨拍打,雨势之疾就连君子背脊一般挺直的花茎也东倒西歪地伏在枯黄的荷叶上。

    何其讽刺的不得善终?

    既然上苍都给了机会,她绝不能像以往一样任人宰割。仇恨的火焰占据了她的眼眸,却没有燃烧到心海,因为她还要保存最后的理智,现在的她还太弱小,逞强只会让她头破血流。

    玉花湮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自己仍是短小的身子。依旧是那身洗到发白的散花水雾鹅黄百褶裙,连睡着都不敢脱下身,生怕醒来衣服就被奶娘的儿子偷扔到哪个角落去。

    只闻大门外面传来唐管家身边小厮的呼唤声,“吴妈妈,大白天栓门做什么?唐总管叫你去呢!大小姐的及笄礼要你帮忙。”

    雨势越来越大,躺在石板上,玉花湮承受着锥心彻骨的疼,那是身心俱疲的撕痛。

    若是她记得不错,这几日玉府上下应该都在筹备长姐玉银筝的及笄礼,瑶林玉家长女的及笄礼,定然是盛极一时的民间佳话。

    主院一转就是玉丘峰的“青丘”,玉紫砚搀着玉花湮走进院门。诸多家仆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玉紫砚和她身边搀着的“小厮”,只是玉紫砚一心疑惑未解,已然忘记妹妹的装束。

    “太子不知这是我家小公子最爱护的妹妹?”玉花湮要踩在雪烟脚上的动作终究是慢了一点,雪烟见龙麟刚刚竟回了她的话,欣喜的甜腻热度还没冷下来,根本没看出人家到底是何意。

    “三姐姐咱们走,雪烟一天到晚搬弄是非。也就你脾性好,容得下她,要是换在我家,爹一定将她打发出去配个小厮嫁了,看她这么轻狂,公婆容得下她不!”拉起三姐走向及笄礼院子走,玉花湮不关心龙麟听了自己的话是何反应,也无视雪烟闻言会不会觉得她疯了。反正她是个孩子,话的轻重也全在听的人心里怎么想。

    同时玉花湮也很意外,意外自己还没求救,三姐居然就出言相帮。还真是,天降红雨,玉府上下谁不知道,三姐和二姐是最不喜欢“管闲事”的!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虽已不&子没有

    “是呀!花湮,玉墨都因你顽固不化丧命,你还不说么?”依偎在帝王怀里的美人虽已不似花样年华,却依旧拥有倾城倾国之姿,讲这话时,仿佛自己和雨里受了酷刑的女子没有半分关系。

    2020-11-18 08:03: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大开,&黄龙袍

    五十几步外,富丽堂皇的厅堂门扉大开,里面明黄龙袍加身的新帝坐拥美人藐视雨中人,朗声道,“‘玉颜心’在哪,若是你将东西交出来,或许我能让你死的痛快些。”

    2020-11-19 04:37: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散花水&哪个角

    玉花湮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自己仍是短小的身子。依旧是那身洗到发白的散花水雾鹅黄百褶裙,连睡着都不敢脱下身,生怕醒来衣服就被奶娘的儿子偷扔到哪个角落去。

    2020-11-17 03:01:02详情点赞(0)回复(0)
  • 玉花湮&梦,她

    是的!玉花湮终究没有惨死或是残生在那段挥之不去的噩梦里,不管是不是梦,她还是惊醒过来了。

    2020-11-17 10:58:15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摇&地挪向

    玉花湮依旧没有表现出怨愤,强行支撑起身,摇摇晃晃地挪向“天旋地转”的房门。

    2020-11-17 01:3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绝&保存最

    既然上苍都给了机会,她绝不能像以往一样任人宰割。仇恨的火焰占据了她的眼眸,却没有燃烧到心海,因为她还要保存最后的理智,现在的她还太弱小,逞强只会让她头破血流。

    2020-11-18 12:46: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属于他&自己所

    视线移至飞檐下,面带大惑不解之色美人脸上,她终究还是舍不得自己抚养长大、视如己出的孩子遭受这本不属于他的磨难,用上自己所有的力气喊出连贯的话语,“你才是他的亲生母亲。”

    2020-11-18 01:05: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反拴&力叩门

    没有预兆的,被吴妈妈反拴住的院门“砰砰砰”响起大力叩门声,吴妈妈看向门口方向,不禁就是神情一滞。她看向倒地的玉花湮,低声道,“还不进屋去?”

    2020-11-17 08:56: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又穿衣&叫娘来

    小胖子呼哧带喘的粗气声在玉花湮的背后响起,似是见她今日又穿衣裙睡觉,气得一跺脚,骂了一声,“死丫头,看我不去叫娘来收拾你!”

    2020-11-16 05:56:02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