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更新时间:2020-10-18 07:45:39

剑侠尘缘 连载中

剑侠尘缘

编辑:愁蝶未知作者:墨禾白分类:玄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江河流荡经多年,一遭入眠揽云烟进出无踪身没准,半是痴长半是颠一叶扁舟击破雾霾,让小白领着各位且随那伶俐跳脱的少年渔子拉大这云遮雾绕的画卷,展示出那广袤无垠磅礴的仙侠世界……这里主角不算逆天,这里配角也很奸诈,这里女主也有几个,各有其清水浮波、杨柳晨烟、竹筏渔歌,划开朦胧晨霭的竹筏恰似扒拉开一幅山水泼墨画卷。渔子歌声悠扬清越,自有几分出尘洒脱之意。不知也顾不上旁人如何感觉,高歌清唱的少年渔子却是颇为迷醉于此刻自个儿的潇洒文雅……。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芦花飘,绿柳摇,东君起笔闲作画。碧烟中,骄阳下,小艇垂纶初架。水为乡,篷做屋,林间鸟雀伴闲话。酒盈杯,鱼满仓,名利不将心挂……”

      “呵呵,贫道却是来迟了,让大人和释空方丈、怀真大师久等,贫道这厢有礼!”

      不等老道答话,少年换过一口气续道:“这般能文能武的能干少年郎,道长不收下,俺都替你觉得不值啊!再有,如若道长收下我,我家的这艘竹筏自然充公,到时候这日常间的迎来送往自不在话下。这般买一送一的划算买卖,天底下哪找去?!”

      本来还想着问问这些道子旬日间所修习的符咒是否真有奇效,竹筏却已靠了岸。顾不上那位还想给他说明符咒高深的年轻道子。张牧风竹竿一撑,竹筏又向对岸划去——这神异之事闲暇时听听尚可,此间还是那沉甸甸的铜板来得实在啊!

      跟着孙老道来到官衙门前,之前笑闹活泼的少年瞧着大门前站得笔直两位衙役便安静下来,只牵着清风的小手看着老道跟两位衙役打交道。想来之前早有吩咐,孙老道自报家门后,其中一人便领着三人向府衙里走去。

      “呃——”

      随波逐流,张牧风一会逗弄清风小道童一会与老道长闲语,大约半个时辰,木舟不知不觉已近沅陵码头。在码头处泊好船,并花钱特意请了人看顾,一行三人便向城中走去。

      ……

      等得场面稍微静下来,那人站起身背着手昂首向前走了两步,立在场中且向四周扫视了一圈。这作势顿让围观一众人等不由住了喧嚣,且等着他说话。

      绕过大堂,几人穿过一道月亮门洞步进一间小院。小院房门大开,只见昨日作为主持评审的刺史刘大人正端坐正中,与两位秃头老和尚相谈正欢。屋里几人听到外间动静,不等领路衙役通报,刘刺史已经起身欢迎道:“有劳孙道长一路奔波,快进屋来先用些茶水。”

      使力的撑着竹竿往对岸行去,只盼着多接几趟客的少年正是心情大好,一边随口与这帮熟识的道人打趣起来:“嘿嘿……记得孟老说过,道家讲求清静无为,不争而善胜。我看你们之前一个个倒比骂街泼妇更甚!这还是修炼不到家啊!哈哈……”

      见得两艘木船,张牧风故作惊讶,斜眼瞥着一众道人叹道:“呀!孙道长,人家这是打上门来了啊……唉,愣是丢俺们二酉山的脸啊!”

      且不论那闹鬼之事,听得刘刺史不知几分真假的话语后,孙道长脸上皮肉顿时一抖——这龙兴寺原来早有预谋了啊。冷眼看向对面的两个和尚,心有芥蒂的老道长淡淡的说道:“两位大师还真是高人风范,不专美于人前啊!”

      “哈哈,咱一介山野少年只要守着自家吃饭的竹筏就好,哪需要长什么见识!道长你有心了。”听得二老言谈已知晓事情大概的张牧风做出一脸奚落神色,脚下却登上了老船家的小木船。接过船家递过来的船桨,少年嬉笑着对那位颇为窘迫郁闷的老道士说道:“道爷,上船吧,承惠八十八文!”

      “哈哈”

      说起这孟老先生,倒是有句说道。这孟老先生并非辰州人士,据说原是襄州一秀才,只是多年科举不中,年岁既大便死了那条科举之心,心中不免几分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之意,于是从北南下时闭家门不入反而转到这辰州地界过起那隐居生活来。

      当张牧风返回时,那码头上早已围满了一帮无聊好事之人。当他挤到几个熟人边上时,正好听到玄元观中法号叫道明的中年道人如此长篇大论:“……且不论佛法优劣。这佛教乃外来之教,本就不当行于我华夏之地。世间鸟有鸟言,兽有兽语,更遑论夏夷有别——端委缙绅,华夏之容;剪发旷衣,蛮夷之服……全形守礼,继善之教;削发毁貌,绝恶之学。虽然舟车均可致远,然则有水陆之别,可有谁令舟行陆路车走水道?所以,这佛道二教自当各行于其地,道兄等人不如蓄了发入了我道门吧!”

      闲话略过,此间道明道长话毕,那位对立着早就按耐不住的年轻和尚开口便道:“道兄所言差矣!正所谓‘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且不论夏夷有别,便说我泱泱华夏,中原、巴蜀、江南等等之地其风其俗亦有不同;三皇五帝之时先人衣毛茹血亦不同今人衣丝服布。我等是否可以中原笑巴蜀,今人嘲古人?道兄岂能因夏夷风俗礼仪之别而否定我佛门?”

      少年心中的恶客、口里的孙老道长正端坐在竹筏上首处,一袭青色布衣道袍,稀疏的花白头发由一支老旧木簪簪起一个道髻,颌下一缕胡须却是比他头顶稀疏头发茂密柔顺得多。那张矍铄的面上却是一脸不合他身份年龄的得瑟,此时听到渔子回答,嘿然而笑的老道长捋着胡须话道:“好一张伶牙利嘴!不枉你跟着孟夫子几年了,倒是颇有几分书生意气。不错、不错!嘿嘿……”

      “好!怀真大师所言正是!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那宅院若真是妖魔作乱,自然要请各位法师降妖除魔已尽天道;若是人为作怪,我等也须探查究竟以还我辰州一个清明。如此,孙道长可愿应战?”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般想着&一挺,

      这般想着,少年手上撑杆一顿、腰杆一挺,乘机追问道:“如何?小子可入您的法眼?”

    2020-10-18 03:18:0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为辩论&不得我

      无视他这番模样,孙道长只转过面去看远处的两艘木船。老道身后一个年轻道子忍不住回了一句:“屁话,这可是辰州刺史大人主持,专门挑了这鳄龙山码头作为辩论场地,这可由不得我们。”

    2020-10-18 06:44:22详情点赞(0)回复(0)
  • 顿让个&小词给

      本意不过随话逗乐,见得孙老道长这番模样顿让个少年捉摸不定了——莫非老道今天转性了?!还是被俺之前那首在孟夫子处听得的小词给唬住了?!

    2020-10-18 04:48:58详情点赞(0)回复(0)
  • 浪尖的&首处那

      两声干咳在这吵杂的场面几不可闻,却令那一帮激进的少年儒子立马停了声息。正处于风口浪尖的佛道两帮人亦有所觉慢慢住了争执,均是瞧向上首处那位端坐正中以拳头捂嘴做干咳状的中年文士。

    2020-10-16 06:07: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大&来。

      “嘿~那个大叔到底是什么人?好大的气势!”这番却是人群外的张牧风询问起同伴来。

    2020-10-18 02:50:15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