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仙侠

更新时间:2020-10-17 07:45:20

夜央半曲 连载中

夜央半曲

编辑:渐渐春风老作者:普世长兴分类:玄幻仙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澈时分,月位天央。在荫河对岸传来的琴曲中所有种子长出的藤蔓在此刻错综复杂的相互交织在一起行成一副画。背叛自己的人,心伤的人,疯了的人他们手中的刀在命运的指引中挥下 夜央半曲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在街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小破屋,在这里蜷缩着一些乞丐,他们就像是被人们踩在脚下的泥泞破烂不堪命若浮萍。“咳咳。”在一群乞丐里陆陆续续的走出去,为了一顿饭他们不得不去在凌冽的风中用单薄的衣服去请求施舍。本来在平时还可以去码头卸货混一口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雪特别大,湖面已经冻实了,残肢缺窍的他们只能像虫子一样在角落里蜷缩。“咳咳。咳咳!”那群起来里有几个小小的身躯一直在瑟瑟发抖,他紧紧的抓着自己的领口不住的咳嗽。周围的乞丐三三两两也都离开屋子出去乞讨,只剩下这几个小乞丐蜷缩在破屋的角落不住的发抖,想必是决计熬不过去这个凛冬了。。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鹿朗一震手中的还未出鞘的短剑被一只筷子震飞,虎口隐隐开了一道口子,鲜血从他的手中一点点的滴落到雪地上煞是鲜艳。四周民众的目光被这动静吸引过来,寒城百姓见到此情此景顿做鸟兽散,不稍一会本来热闹的街道已无一人。有琴鱼希看着环顾四周,好像在回忆什么,轻轻笑了一下说:“当年,我们被七寨主飞火药抓住,就是从这条街上走的。我们从笼子里看到场景和今天的何其相似啊!”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想必你是来阻止我的?”有琴鱼希感觉有些不解,少年人的想法很自然的就流露在了脸上。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丝丝白气扑面而来可着实算是一种享受。小摊的后面有几个座位,在靠近街边的座位上单独坐着一个身着紫黑长袍的少年静静的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往嘴里送。他的长发并不是打理的很好,几缕发丝从发冠疏落让人看不清他的面貌如何,只是大概看出他约莫十五六岁。虽然他身上的紫黑长袍甚是华美黑料紫边,其上绣有红色锦鱼十二三只可是无论如何在这样的天气里一件单衣是绝不可能起的到御寒的作用的。所以在四周的平民看来这少年绝非常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做到旁边去,热闹的小摊位只有一个角落只有清汤承在汤勺的声音只有暖食如口咀嚼的声音,这个角落是属于少年一人。

      他也很愤怒,因为他知道这个少年的不解是什么意思!

      “幽州寒三老雪城流云庄,果然不同凡响。”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像是清泉一样不带有任何负面的意思。他微微一笑看着鹿朗,把酒那杯烧刀子接了过来随手一扔洒在了地上,丝毫不理会对面那人的脸色自顾自的说了起来:“黑水十三寨之后世人皆知有琴家四子锦衣五品镇抚司有琴鱼希的名字,却是很少有人知道徐家独子徐世兴的死活了。”说完有琴鱼希拿起放在一旁的丝巾擦了擦自己的嘴。鹿朗看着眼前的少年郎咽了一口口水,内功小成者就对寒暑具有一定的抵抗能力了。他自幼习的就是上乘内功寒玉功决,四十二个寒暑过去了他在江湖上也是能够说的上话人物了!但是此时。他却感觉到了寒冷!那股寒气像是刀子一般从袖口领口衣缝刺进来,又像是水一般从毛孔嘴巴甚至是眼睛渗进去。汗水从他的额头一滴一滴的打了下来,很奇怪这样寒的天这样冷的人确是大汗淋漓。

      清晨雪城那繁华的小街上,人们蹚着昨日晚上的积雪来来往往。路边的小贩早早的来到雪城的街上,把昨日连着夜色赶制的吃食摆在摊上,在凌冽的风中摊位上的小吃冒着丝丝白烟看着可是喜人了。人们来来回回把地上洁白的雪路踏成灰黑色的泥泞,在风中却还夹杂着片片点晶莹落到人们的肩上。

      在街边的角落里有一个小破屋,在这里蜷缩着一些乞丐,他们就像是被人们踩在脚下的泥泞破烂不堪命若浮萍。“咳咳。”在一群乞丐里陆陆续续的走出去,为了一顿饭他们不得不去在凌冽的风中用单薄的衣服去请求施舍。本来在平时还可以去码头卸货混一口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雪特别大,湖面已经冻实了,残肢缺窍的他们只能像虫子一样在角落里蜷缩。“咳咳。咳咳!”那群起来里有几个小小的身躯一直在瑟瑟发抖,他紧紧的抓着自己的领口不住的咳嗽。周围的乞丐三三两两也都离开屋子出去乞讨,只剩下这几个小乞丐蜷缩在破屋的角落不住的发抖,想必是决计熬不过去这个凛冬了。

      鹿朗想要张开嘴说些什么,但还未来得及说就被打断了。“你很可怜,你应该知道了才对啊,你此行毫无意义。”有琴鱼希一边摆弄着刚刚放置在板凳上的刀,一边漫不经心的对鹿朗说“本来嘛,我有些饿了,吃点饭后再抹平这雪城。但是你赴死的勇气还真是令人敬佩!我便等你说完那些无意义的话再和你唠唠嗑”说完他又笑了笑。带有酒窝的笑容出现在少年稚气未脱的脸上总是显得有些可爱的。“那么,等你离开后我在动手好了。”说完少年就这么静坐在鹿朗的面前,摆弄着刀上的刀穗。“你在等什么?”鹿朗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出现在他脸上的从头到尾都是那样的云淡风轻。“等你啊!”鹿朗笑容一顿,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等我什么?我不就在这?”说完一饮而尽。“呵呵呵。”有琴鱼希笑着摇摇头升了个懒腰说:“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等的自然是等你要等的人到了啊!”

      他很害怕,因为他知道这无孔不入的寒冷不是别的正是眼前少年的杀气;

      鹿朗面色越来越沉。

      鹿朗盯着有琴鱼希,而有琴鱼希在他的的注视下慵懒的哈了哈嘴。拿着碗走到摊子前面打开锅盖子盛了一碗粥,又做了回来抱怨到:“这雪城真是冷啊!要是暖和点就好了。”说着端起碗喝了一大口稀粥。“世兴君!虽然你有琴家琴心缎深不可测,但我相信人终有力竭的时候。或许你杀我不费什么功夫,但是我流云庄也绝非不堪一击,你说我在等人你说对了!少林了尘大师与家父有旧,他半日前以致幽州半个时辰内必到雪城!他老人家内功以致化境,更加上王河,石明轩二位高手以及我和寒三老你决不是对手!本来阁下就与雪城并非血海深仇不若就此化解这段恩怨,交个朋友来日阁下有所为难我必鼎力相助!”

      鹿朗抓住受伤的右手,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气在他伤口四周的筋脉里不停的流窜。

      “落霞说扬州四季如春景色宜人,我虽觉得拙荆这般说辞是动了想家的念头,可是想必扬州城总归也是要强过我这雪城不少吧?”声音缥缈无缕不知是对谁而说,少年四周却无一人听见了这声音。少年筷子稍稍的停顿了一下,他又拿起了汤勺喝起了清汤仿佛没有听到这声音一般。但是说的那人知道,他听见了;同样也知道,他根本懒得理会他。他要做的事情或许有人能够阻止,但是,这个人绝不是自己!“世兴君,虽然你才舞象之年但是江湖儿女也不必有许多顾忌,雪城天气寒冷不如来一杯烧刀子暖和暖和。”一杯酒递到了少年的面前,他抬起头看这对面的这个男子。他知道这个人便是幽州雪城的主人鹿朗,在此日之前他就听说过此人,眼前的这个人虽不像是他听说的那样雄韬伟略,但也还算清清朗朗。

      “啧啧啧。。”有琴鱼希一边用不知道从那找来的牙签剔着牙一边摇摇头说:“真是无趣,早知如此我便在寒兰池哪里和小坏丫头大坏丫头再耍上半个时辰的!现在倒好我只能在这和你扯皮了。”鹿朗脸色一边准备又劝,有琴鱼希一招手阻止了鹿朗的劝辞。他收起了笑容,冷眼看了看鹿朗把放在身边的刀提了起来,扭过头朝向城口走去:“出城吧!我们六个人要是全力以赴想必你这雪城是承受不住吧?”说完也不理会坐在矮凳上的鹿朗大步走向出城口。

      “世兴君,当年的事情是我们雪城百姓虽有不对。可是七寨主武功何其高强,你怎能指望这些百姓有勇气站出来帮助你们?”鹿朗强忍着右手里不停跳跃的寒气劝说道:“再说我们流云庄吧!将心比心,我们流云庄虽在江湖小有名气但为了一下流民去和黑水河域的高手作对?谁能愿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