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鱼沉》在线阅读 > 正文 《鱼沉》第9章 就打你

《鱼沉》第9章 就打你

阅读王 2021-07-22 10:15:12
施母施夷光小说名字叫作《鱼沉》,提供更多鱼沉,鱼沉小说深度阅读。鱼沉小说施母施夷光摘选:施母,有点儿迷惘。也不是在厨房烧饭吗?她要怎么提问?施夷光余光一扫,看见施母手里抱着的纱。继而粲然一笑,踮起脚射门收了一方纱:“我正聊帮娘您收…...

鱼沉

推荐指数:10分

《鱼沉》在线阅读

施母施夷光小说名字叫做《鱼沉》,这里提供施母施夷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鱼沉小说精选: 她是个经常迷路的路痴,日久天长,养了个做记号的习惯。还好这会儿山上沿路绑着她的布巾。顺着布巾,施夷光撒着脚丫子往家里跑去。快到家的时候,太阳正好到西边儿,将沉未沉。她从山中走出来,望着桥那边的施家院子。里头炊烟袅袅,该是正在做饭的时候。施夷光走过桥,先是跑到柳树下,望着自家院子里,里头的鸡咯咯咯的叫着,晾好的轻纱在院子里飘着。黄昏的风吹着院子里的轻纱,西边铺满彩霞。夕阳西下,小桥流水。施夷光躲在柳树后头,确定院子里头…

她是个经常迷路的路痴,日久天长,养了个做记号的习惯。还好这会儿山上沿路绑着她的布巾。

顺着布巾,施夷光撒着脚丫子往家里跑去。快到家的时候,太阳正好到西边儿,将沉未沉。

她从山中走出来,望着桥那边的施家院子。里头炊烟袅袅,该是正在做饭的时候。

施夷光走过桥,先是跑到柳树下,望着自家院子里,里头的鸡咯咯咯的叫着,晾好的轻纱在院子里飘着。

黄昏的风吹着院子里的轻纱,西边铺满彩霞。夕阳西下,小桥流水。

施夷光躲在柳树后头,确定院子里头没人。弓着身子,蹑手蹑脚的往院子里跑去。

院子里轻纱摇曳,施夷光在轻纱的掩饰下,往自个儿的屋子走去。

旁边的母鸡咯咯咯的叫唤着,施夷光走的小心翼翼。

忽而,纱被撩开,施夷光木楞的偏头,看着纱那边的盯着自己的施母,有点茫然。

不是在厨房做饭吗?

她要怎么回答?

施夷光余光一扫,看到施母手里抱着的纱。而后粲然一笑,踮起脚收了一方纱:“我正说帮娘您收纱的。”说完打了个哈欠:“睡太久了,身子也要动动。”边说便扶着屁股扭了两下腰,又继续收了起来。

施母看着面前一方又一方收着纱的施夷光,欣慰的点点头。她的儿啊,长大了,知道帮她分担家务了。

看着面前忙手忙脚的施夷光,施母抿着嘴按了按眼角:“好,你帮娘收纱。娘进去给你做饭。”

说罢,转身往灶屋走去。

施父在灶屋里烧着火,坐在柴火旁边,见到施母进来,看着她有些红的眼睛,一愣:“怎呢?光儿又惹你生气了?”他俊朗的眉毛皱了皱。

施母摇摇头,脸上带着笑,走到灶台旁揭开锅盖,边搅着里头炖的肉汤,边道:“光儿现在懂事了,我让她在屋子里休息。接过自个儿起来帮我干家务活儿了。”

“当真啊?”施父边往灶里添着柴,边问道。语气里带着质疑。

施母点点头:“当真呢。”而后用瓢舀着锅里的一点儿肉汤尝了尝。

而后放下锅盖子:“难为她这几天老实在家呆着,没有再跟言偃他们疯跑了,不像以前,成天的野。好了,快些熄火,灭了吧。”

“这几天算是安生,往后要是一直这么安生就是了。”施父边说边将灶里还燃着的柴火抽出来,插到下面的柴灰之中。灭着的柴木冒着烟:“你看人家冰儿,爹没了,她娘一个人拉扯大,看人家那女儿教的多好?常看圣贤人的书,还懂药。”

施母一边开始收拾碗筷,一边说着:“冰儿那孩子是好,可光儿坐不住啊,死活不跟她玩儿。就喜欢野,成天的野。长这么大,她们俩都没一起玩过。”

说着,施母已经准备好了碗筷,端着菜往外头走去。

施夷光已经收完了轻纱。坐在檐下,看着庭院外的柳树。

“光儿,帮娘把桌子摆出来。”施母看着作者的施夷光说道。

施夷光‘哎’了一声,乖巧的到墙边将靠着的桌子半拖半拽的拉了过来。

施父出了灶屋,将好看到这一幕,笑着走到施母旁边:“当真是乖了不少。这水落得极好。”

施母用拐子撞了撞他:“说甚呢。”而后嗔怪的白了他一眼。

施夷光拉过来桌子,而后摆好饭菜。一桌人围着桌子开始吃了起来。

黄昏的光很暖人,霞光万里,红了半边天儿。庭院外不时走过扛着锄头的汉子,或是背着背篓的妇人,路过施家庭院,总是打打招呼。

“施家婶子,这么早就吃饭了呀。”

“王家大姑啊,来啊,一块吃,有肉呢!”

每每有人过去,施母施父就招呼着来家里吃饭。

“不了,我们家饭也差不多好了。这就往回赶着呢。”村人总是笑着推辞着,而后回了往家里继续走去。

施母吃着,夹着碗里的鸡肉,不时往施夷光的碗里搁着。

“娘跟你炖了一只鸡。多吃些,对身子好。”

施夷光乖巧的点头,津津有味的吃着这些原生态,不加任何防腐剂,又没有激素的鸡肉和蔬菜。有滋有味儿。

一顿饭用完,施父便如往常一般,向着田地里出去了。

施夷光跟着施母一道儿染着纱。她低着头,看着染缸里头的水,不知在想些什么。

施母在一旁笑着说话,施夷光就听着,不是点点头,心里头想着自个儿事。不大会儿,施母便端着木盆子去了灶房后。

“施家婶子?!”

正搅着缸里头的色,便听到院子外有声音大声喊道。

施夷光动作顿了顿,转头看向外头。

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妇女叉腰站在院子外,一脸不耐烦的大声的喊着:“施家婶子!!”

施夷光偏着头,一脸淡漠的看着她扯着嗓子大喊,手里的搅着的木棍也不停。

“施家婶子!”那妇人扯着嗓子吼了好几嗓,目光忽而落在院子里头一脸悠闲看着自己的施夷光身上,眉头便是一皱:“哎,你娘呢?”

施夷光冲着灶房里头抬了抬下巴,没吭声。

“就在里头你都不帮我叫一下啊?”妇人看着施夷光,插着腰瞪着施夷光吼道。

施夷光转头,看着一脸不爽的妇人,咬了咬唇角的皮,一脸无所谓的又回了头。

施夷光的淡漠激怒了妇人,她插着腰的手抬起来一指:“你是不是聋了?!!我让你去叫你娘!”

施夷光没有回头,倚靠着篱笆站着,一脸悠闲的搅着里头的纱。

那妇人见此,怒意更甚,抬脚绕着篱笆走到院子一边。

她走进施夷光靠着的篱笆边,从篱笆里头伸出手,冲着施夷光的脑门儿一拍:“我让你去叫你娘你没听到?!”

施夷光整个脑门儿被拍的向前一晃,脑袋瓜上扎着的两个包子头被打的散下来。

她捏着搅棍的手紧了紧,转头,恶狠狠的盯着那妇人,眼睛一眯,面露凶光:“你再打一个试试?”

话音一落,‘pia’的一声,后脑勺又是一重。这一巴掌拍的,比之前的更重。打的施夷光一个趔趄差点儿没站稳。

“小兔崽子还瞪我?!”那妇人插着腰咧着嘴说着,说罢,又是一巴掌。

打的施夷光整个身子向前倾了倾。

施夷光被打的埋着的头看着手里的棍子,咬了咬唇,闭着眼睛。心里却没有火,只有沉郁,像是死水一潭般的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鱼沉》第4章 何处? 《鱼沉》第2章 沉塘 《鱼沉》第8章 书上不是这样写的 《鱼沉》第9章 就打你 《鱼沉》第6章 牛革袋子 《鱼沉》第10章 借东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