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太言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船票

第三章船票

疯狂的嘟嘟 2021-07-22 08:37:03
迎道:“前辈,您需点什么?”太言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是个自然灵动初期的小学徒,他皱眉头道:“去将你们管事的叫来,老夫与他有旧。”小伙计吓了一跳,慌忙称是,先请太言就坐,随即奉上一杯灵茶,这才蹬蹬蹬向后院跑去。太言扫了几眼桌上的灵茶,汤花太言只觉得眼前一花,脑袋一昏,迅速地恢复过来,四周的景物,声音慢慢的清晰起来,六感迸发。。...

太言志

推荐指数:10分

《太言志》在线阅读

  PS:求支持。

  太言只觉得眼前一花,脑袋一昏,迅速地恢复过来,四周的景物,声音慢慢的清晰起来,六感迸发。

  修仙界的集市不同于世俗,极为平静,毫无热闹喧嚣可言,秩序井然,街道两旁空空荡荡,偶然有个别神色匆匆的修士经过,太言不禁感慨,比起凡人,这些寿命更长的修仙者反而更加知道时间的珍贵呢。

  眼神打量着两旁的商铺,太言轻车熟路的找到自己的目标,那是一家名为多宝阁的商铺,迈步进入其中,有伙计上前迎道:“前辈,您需要点什么?”

  太言打量了他一眼,是个灵动初期的小学徒,他皱眉道:“去将你们主事的叫来,老夫与他有旧。”

  小伙计吓了一跳,慌忙称是,先请太言就坐,随后奉上一杯灵茶,这才蹬蹬蹬向后院跑去。

  太言扫了一眼桌上的灵茶,汤花白嫩有律,显然是上等的茶叶,南陆有两种饮茶的方法,一是将新鲜的茶叶炒干,然后冲泡,二就是喝茶汤,取一只铜鼎,置于小火上,放入茶叶,葱姜蒜等,熬成汤饮用,两种方法各有各的韵味,太言也说不上来哪个更好一些,各花入各眼吧。

  很快,后院传来一个稳健的脚步声,太言循声望去,但见来人四十来岁,满面虬髯,身材魁梧,肌肉暴起,他哈哈大笑道:“太言道友,许久未见啦!”

  太言站起身来笑道:“是啊,怕是有五六年了,火道友一切可还安好?”

  在南陆生存的可不仅仅是人类,还有许多异人和类人族,例如眼前的这位虬髯大汉就是一位来自七大国之一,秦国的闪人,闪人也是一种异人,天性聪慧,而且身体素质极好,刚出生的孩子甚至就能在力气上比肩普通成年的人类。

  大汉摇头叹气道:“哎,不瞒道友,这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各国之间大战无有,小战也越发的少了,害的咱们这些卖法器的生意越来越差。”

  太言抿了抿嘴唇,随口劝道:“会好的。”顿了顿,他继续说道:“火道友,老夫这次来,是有事相求。”

  大汉一脸不快:“道友这是什么话,早些年若不是有你相帮,我这店铺早就关门了,道友有事但讲无妨,不必说什么相求。”

  太言笑了笑,这种客气话若是都当真,那他还不如现在就抹脖子自尽好了,沉吟了一下,太言这才说道:“火道友,老夫想要一张七日灵船的船票,不知你能否割爱?”

  清风口位于怒阑江的三岔口,怒阑江贯穿五国,堪称南陆第一大江,逆流而上,即使是金丹大能也要足足一个月的功夫,以太言这破天梭的速度,想要到达那个隐秘之处,七天之内,绝无可能。

  不过七日灵船就不同了,这是正一教,龙虎宗,曹洞宗,石头宗五宗八门联合研制的法宝,由两位金丹大能驾驭,往返怒阑江仅需七天,速度极快,只是七日灵船每次只能运载十个人,船票极其宝贵,非得以奇珍异宝换取不可。

  虬髯大汉闻听此言面色一变,有些为难的说道:“太言道友,七日灵船的船票不需我赘言,你也应该明白其珍贵。”

  太言点点头,从百宝囊中将那几颗二级妖兽的内丹取出,放在大汉身前,轻声道:“这几颗内丹的价值,老夫不说,道友也是此中行家,不妨鉴定一二。”

  虬髯大汉粗粗扫了一眼,并未说话,太言心中一沉,又拿出一张符箓:“此乃龙虎宗当代张天师亲绘,道友可查看一番。”

  眼瞧着虬髯大汉还是沉默,太言心中大怒,按以往的价格,这些东西的价值足以换购一张船票了,这人贪得无厌至此,若非此事关乎生命,他早就拂袖而去。

  强忍着怒火,太言将那瓶回春丹也拿了出来,他平静的说道:“回春丹十二颗,价值也不用老夫多说了。”

  虬髯大汉摇了摇头,太言只觉得怒意上涌,忽然,虬髯大汉将内丹,符箓,丹药尽皆推到太言身前,随后说道:“太言道友,这些你都收回去吧,你既然想要船票,我也不要别的,只需要道友一个承诺!”

  太言一怔,随后皱眉道:“道友不妨试讲。”凡人畏果,菩萨畏因,修仙中人虽然还算不上菩萨,但是也已经开始惧怕因果瓜葛,承诺可不能轻易许下,否则未能如约完成,天道昭昭,翌日必有心魔降临,苦不堪言。

  虬髯大汉叹气道:“说来也是家丑,我本来是秦国秦岭的闪人贵族,后来兄弟争锋,我无奈逃出秦国,太言道友,我只要你保证,日后我身陷危局,道友力所能及,必定会拉扯我一把,助我脱困。”

  太言眼皮微沉,随后笑道:“好,只要老夫力所能及,必定会出手。”哎,只希望老夫这次能成功吧,否则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虬髯大汉躬身一拜,敲了敲百宝囊,飞出来一个湛青碧绿的木牌,上面绘着一个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爪下还有一个云朵,云朵上刻着一个火字。

  大汉屈指一弹木牌,它在半空中滴溜溜转了几下,忽然飞出一滴殷红色的血珠,大汉张嘴一吸,血珠入口,随后眼神示意,太言点了点头,逼出一滴精血,打在木牌之上,只见红光一闪,木牌乖乖的跌落在太言怀中。

  太言这才放下心来,他拱手道:“多谢道友。”

  大汉摆了摆手道:“可别这么说,日后我若有难,可还指望道友搭救呢!”

  互相客气了几句,太言瞧着天色也不早了,告辞离去,身后小伙计好奇的问道:“二叔,你干嘛要将那船票给这位老前辈啊,我可听说这人一百年都未能进阶,只怕命不久矣!”

  大汉嘿嘿笑道:“不然,此人方面大耳,双手过膝,此乃大器晚成之像,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日后南陆可就要再多一位风云人物了!”

  离开多宝阁,太言四处闲逛,以前翻看《异物志》或者《野狐奇谈》总是能看到某某修士捡漏,然后功力大增,逆袭宗门高富帅,后来太言效仿,花了一大堆冤枉钱才明白过来,集市上的旧物,已经倒过最少三次手了,真要有什么奇珍异宝,也轮不到你。

  不过集市上的旧物,法器法宝碎片,总有一些奇特的存在,四下打量,太言的眼睛忽然被一个造型古朴的小铜钟吸引了过去。

  其实说是小铜钟,但其实只有四分之一样子,一个半弧,上面绘着一只异兽,但现在只剩下一只眼睛和半个爪子,太言拿在手中,掂了掂,别看才不到三寸,足足有五六斤。

  屈指一弹,当的一声,声音清脆嘹亮,一阵反震,太言忽然觉得手指酸麻,他诧异的看着手中的残片,这是什么金属,他这一指,饱含灵力,别说是铜片,就是更硬的东西都能打成粉碎。

  有小伙计上前介绍道:“这位前辈,这可是正一教的林道长从一处上古遗迹那探寻来的,质地坚硬,完全可以比肩一般的法宝盾牌。”

  太言哑然失笑:“就这么大点的盾牌么,当手套都嫌小吧?”

  小伙计有些尴尬:“那倒不是,只是单说材质么。”

  太言摇了摇头,小伙计急忙道:“前辈,两块晶石,这东西您拿走,即便没什么用,当个纪念品也好啊?”

  歪着头,上下掂量了几下,太言失笑道:“好吧,做什么也不容易,走到哪,不是积德行善啊,这东西我要了。”

  翌日,卯时。

  怒阑江,清风渡口。

  太言看着一望无际的江面,百船争流,千帆竞渡,忽然觉得豪气大增,山河壮丽,水容万物,莫过于此。

  点指百宝囊,祭出木牌,眼前忽的一花,太言只觉得脚下一轻,向下跌落,他心中一动,破天梭蓦然飞出,稳当当的将他接住。

  而在脚下,一只足足十丈大小的石居鱼正挥舞着触手,仰天咆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无常丹 第二章法器 第三章船票 第四章遇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