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剑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少年

第一章 少年

习希 2021-07-22 08:37:01
叼走了。而如今又可以得到林殊的庇护,现下剑府来人,怕是是要把他接走的。”“天!那他岂非是也能成了莫桑剑府的弟子?”······“你的意思是···林殊死了?”林夕盯着眼前的青衣男子,神色有些很复杂。“林殊师兄是在中执行宗门任务时不幸去莫桑。。...

剑工

推荐指数:10分

《剑工》在线阅读

叼走了。而如今又可以得到林殊的庇护,现下剑府来人,怕是是要把他接走的。”“天!那他岂非是也能成了莫桑剑府的弟子?”······“你的意思是···林殊死了?”林夕盯着眼前的青衣男子,神色有些很复杂。“林殊师兄是在中执行宗门任务时不幸去莫桑。。...

剑工

推荐指数:10分

《剑工》在线阅读

  幽州。

  莫桑。

  某个偏僻的村落。

  一间简陋木屋外,停着几匹高头大马,几名高大男子挎剑而立,附近挤满了围观的村民,三言两语地谈论着什么。

  “真是莫桑剑府的人?”

  “那还有假?这莫桑境内,谁敢冒充莫桑剑府的人?”

  “真没想到啊,林殊当年离家出走,一去就是十年,竟是在莫桑剑府拜师学艺了。”

  “林夕这小子倒也幸运,听说他当年跌下悬崖时遍体鳞伤,人事不省,若不是林老汉将他收养,兴许早被野狼叼走了。如今又得到林殊的庇护,眼下剑府来人,恐怕是要把他接走的。”

  “天!那他岂不是也能成为莫桑剑府的弟子?”

  ······

  “你的意思是···林殊死了?”林夕盯着眼前的青衣男子,神色有些复杂。

  “林殊师兄是在执行宗门任务时不幸去世的。师弟,你是林师兄之后,剑府特地给予你一次开启灵海的资格,若能成功,便可一跃成为像师兄一样的内门弟子,享受剑府提供的丰厚资源。即便失败,也能进入剑府修行,不过并非内门,而是成为我等外门弟子一员。”青衣男子笑着说道。

  “你应该知道,我和林殊没有血缘关系。”林夕冷冷说道。

  “这我已调查清楚,剑府也是知道的。”青衣男子笑道。

  林夕点点头,沉思片刻,“既然如此,即日我便动身前往剑府。不过,在下仍有些琐事需要处理,就不劳几位师兄等我了,一个月内,我必前往剑府报到。”

  “好,那我就在剑府等着师弟。这是令牌,师弟定要收好。”青衣男子不再多言,递过令牌后,微微弓腰示意,转身离去。

  ······

  “杨师兄,这小子真是狂妄无知!我们剑府每年招收新弟子足有数百,这些人当中,能开启灵脉的也不过一成!这小子若开启灵脉失败,就是外门弟子,还不是得乖乖听师兄的话。”

  一行人离开村子不远,青衣男子身旁的一名魁梧壮汉,有些不满林夕的态度,忍不住开口抱怨。

  “闭嘴!你懂什么,以后别在我面前说这种蠢话!”青衣男子脸色一沉,训斥道。

  “师兄,我……杨师兄息怒,是小弟多嘴了!”壮汉正要再辩解,看到青衣男子的阴沉的脸,便立马认错。

  “林殊师兄虽不幸遇难,在剑府的影响力却不减分毫。凭借这一层关系,就算林夕师弟开启灵脉失败,剑府也不会对他坐视不管。”青衣男子冷冷说道。

  “原来如此,多谢师兄提醒!”壮汉连忙说道。

  ······

  落霞似火,染透了天边。村外几百米的荒芜中,一个孤单的身影显得分外落寞。林夕跪在一个低矮的坟头前,红霞之下,那是一张英俊稚嫩的脸。

  坟前没有墓碑,也没有祭品,只有稀落落的一地黄纸,在新月下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

  “爷爷,您想不到吧,林殊一去十年,居然成为了莫桑剑府的弟子,只可惜天妒英才……”

  “我听说修真之人翻手成云、覆手成海,斩妖除魔,厉害非常。但修真界同样也险象丛生,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如林殊这般的,并不在少数。”

  林夕在坟前喃喃自语,黄纸已经化为灰烬,他却久久地陷入了沉思。

  若干年前,林夕被仇人追杀,被逼跳下悬崖,本无生还道理,幸被崖边的一棵大树挂住,恰被上山采药的老人撞见,带回村落,视为至亲。

  若没有这位善良的老人,林夕在七年前就已死去。

  自那时起,一老一小,便相依为命。这些年来,老人最经常念叨的,就是他的生子林殊。

  此人在十年前离家出走,拜师莫桑剑府,并凭借着过人的天赋成为内门弟子,这对普通人家可以说是光宗耀祖的事,可惜老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三年之前,爷爷就已经去世了。

  这是林夕心中永远的伤痛。

  除此以外,林夕心里还有一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从他被爷爷带回来起,他就发现自己的记忆一片空白,这些年里,他想尽了一切办法,也无法找到任何关于以前的痕迹。

  也就是在最近几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梦中常会出现一些细碎的片段,虽然并不真切,不过却给林夕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也许就是他曾经的记忆。

  ······

  夜空深沉,繁星满天。

  一个奇怪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

  “求求你,求求你···”

  “求求你,求求你···”

  求求你···

  一遍一遍,周而复始。

  山野清幽,远处又有白云袅袅,仙鹤飘飘,仿若人间仙境。

  整个世界,万籁俱寂。

  唯独那个婴儿,跪在坚硬的青石阶上,口中不断恳求。

  “求求你···”

  “求求你···”

  求求你···

  ······

  求求你?

  究竟是谁?!

  他豁地惊醒,浑身被冷汗湿透。

  “又是这个梦!”

  这一幕,在一年前曾出现在他的梦里。

  那一次,那个婴儿也是这样跪在冰冷的青石阶上,口中不断的恳求着,“求求你,求求你···”

  林夕揉了揉头,脑袋渐渐的清晰起来,他眼中闪过疑惑——

  “那个婴儿,究竟是谁?”

  “七岁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

  他抬起头,眼中浮起一抹深深的哀伤···

  ······

  他的衣服被冷汗打湿,黏在身上十分难受,胸前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像温水一般的散发出淡淡暖流,经久不息。

  他伸手去摸,不由一怔,取出之后才看清,原来是这些年,自己随身携带的那半块残玉。

  “这块玉···”

  之所以称为残玉,是因为这块玉仅有一半。色泽古朴,握在手里沉甸甸,上面雕着奇异图案,因为破损的原因看不真切。

  似乎是富贵人家把玩的器物,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爷爷说,这块残玉,是他失忆之前就带在身上的,或许能帮他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一直以来,林夕将它当做最珍贵的东西贴身放着。

  “身世···我有父母吗?”他望着窗外,轻声呢喃。

  ······

  一日之后,他收拾行装,离开了村子,向着莫桑走去。

  这一走,便是半个月时间。

  一座黑黢黢的山路,林夕拾级而上,走得十分缓慢。这条山道似乎很久没有人走过,石阶上面长满了青苔,十分湿滑。

  林夕从清晨走到傍晚,终于来到了山顶之上。

  只见整个山顶仿佛被人用剑劈斩而下,露出数亩地大的平台,但却空旷旷的,没有一个人影。

  林夕由四处扫了一眼,找了一块干净地面,盘膝坐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夕这一坐,就是一天之久。

  他本就积蓄不多,昨日为了打探莫桑剑府所在,花去了最后一些银两,到现在除了一些干粮和水,已经身无分文。

  一天之后,山道上忽然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正在打坐的林夕睁开眼睛,只见不远处身影一晃,现出一名卷发阔鼻的少年。

  少年约莫十四五岁,与林夕一般大,不过面孔上依稀还带着些孩气,看起来比林夕稚嫩许多。

  少年看到林夕之后怔了怔,打量林夕几眼后,犹豫着走上前来,拱了拱手说道,“打扰阁下,请问这里可是莫桑剑府新人报到的地点?”

  林夕点点头,“正是。”

  少年闻言顿时一喜,紧接着又问,“这位大哥,不知您是剑府接引之人还是···”

  “我与你一样,也是来报到的。”林夕说道。

  少年闻言松了一口气,大大咧咧的在林夕身旁坐了下来,说道,“那我应该称你一声师兄了,我叫高拱,不知师兄怎么称呼?”

  “林夕。”林夕淡淡回了一句,双目一闭,不再言语。

  高拱见此禁不住咧了咧嘴,当即站起身子,故作观瞻风景在山顶四处兜转一圈之后,这才再次找了个离林夕十多米远的地方盘膝坐下,闭目不语起来。

  就这般,两人互不干扰之下,过去了一夜,等到次日中午时分,山道上才又有人走了上来。

  林夕如没有觉察到这些人的到来一般,只是默默的盘膝打坐,少年却是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向山道处瞧去。

  来人是一名老人带着一名白衣少女,后面还跟着五名大汉,都是身穿短衫,跨刀而立,十分彪悍。

  老人身穿青色长衫,头发花白,目光炯炯,虽然身形清瘦,却散发出比几名壮汉还要强大的气息。

  而那名白衣少女,看样子只有十三四岁,相貌十分秀丽,肤色却显出略带病态的苍白,目光扫过林夕二人之时,面无表情,给人一种不易接近的感觉。

  这几人一看已经有人登上山顶,为之一怔,偷偷打量了林夕二人几眼,然后走到山顶另一处,找了块干净之地坐了下来。

  这之后不久,几人从包裹中取出一张干净白布铺在地上,又取了一些食物与水,只见老人低着头不知道交代了几句什么,一名壮汉站起身,直接场间走来。

  此时,林夕有所察觉地睁开了眼睛。而高拱的目光从刚才就一直在壮汉身上,好奇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这一切。

  “在下来自莫桑王家,此番陪同我家小姐拜师剑府,两位兄弟若不嫌弃,一同过来吃些东西吧。”壮汉隔着七八米远的地方停下,对二人一一拱手说道。

  高拱闻言连忙起身还了一礼,说道,“多谢王小姐相邀,在下带的倒是有些干粮,上山前刚吃过,多谢这位大哥好意。”

  林夕也是起身道谢,婉言拒绝。

  壮汉向二人还礼,走了回去。

  不远处的老者,隔着十多米远的距离对二人点了点头,算作问好。

  二人自然还礼。

  这之后,一行人开始就餐,不过那少女却起身来到了山崖边上,望着远处的青山不知想些什么。

  当她回到原处,老人低声与其交代了几句,随即少女便双目一闭,不再说话。

  在一种平和的气氛中,三拨人就这般在山顶等了下去。

  紧接下来的几日,山顶又有不少人上来,而且却越往后人就越多,随着时间的流逝,山顶愈显热闹起来,一眼望去已经足有数十人。

  五日之后。

  天刚放亮,远处天际忽然传来细小的嗡鸣,声音虽然不大,不过当场众人都是若有察觉的一眼看去。

  只见天空中有着一个黑影越来越大,以极快速度向这里飞来,随着其靠近,众人才发现赫然是一艘巨大灵舟,约二十米宽,近百米长,遮天蔽日,呼啸而来。

  “是接引之人到了。”

  人群中顿时发出一声声的惊赞,面露恭敬之色,纷纷向四周退去,给灵舟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转眼之间,灵舟已经飞至众人头顶上空,不过许久都不曾落下。

  正当众人疑惑时,灵舟之上忽然有五彩灵光一闪而过,一道石梯从天而降,一阶阶地铺到了山顶之上。

  “本人是莫桑剑府接引者,拥有接引令牌的人,现在上来吧。”一个声音仿若从云端飘落下来。

  “接引令牌!”

  林夕听到这个字眼,想起了那日杨姓青年留下的玉牌,连忙将此物取了出来。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取出了同样的玉牌,有次序地一一走上石阶。

  石阶看似虚空而立,踩上去却如履平地,十分平稳。

  林夕紧跟着前面的人走上石阶,等来到灵舟之上,发现这里空间比之前想象的还要大出几倍,足有数亩面积,无论底部还是舟舷,尽都被一层灰蒙蒙的光线罩住,看得久了,便会感觉头晕眼花。

  此时舟上已经有着十多名少年少女盘膝坐着,在这些人正前方则是一名白衣青年,剑眉星目,目光如刀,让人不敢直视。

  此时前方已经有着数人将手中玉牌交予青年,由其检测过后,一一走到其身后的空地坐下,林夕见此也是取出了玉牌,恭敬的捧给青年。

  青年接过玉牌,曲指轻弹,打出一道灵光,正落入玉牌之上,一触之下便没入其中。

  玉牌微微一颤,喷出一面白色光幕,青年对着光幕看了林夕一眼,点了点头。

  林夕早见过前面人的检测过程,弓腰行了一礼,随即向空地走了过去。

  不料此时,白衣青年突然张口问道,“你是林师弟的后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少年 第二章 莫桑剑府 第三章 弟子选拔 第四章 大师兄 第五章 土遁术 第六章 意外收获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