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章 一个人头一亩地

第二十章 一个人头一亩地

祝家大郎 2021-06-11
本网提供更多了祝家三娘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金国好屠夫》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十章 一个人头一亩地在线阅读。如今的海船,流行线越发的好,航行速度也越发的快。加上这十几年对于匠人与技术的崇尚,还有对于海船的需求,也让造船技术有了更加快速的进步。。...

大宋好屠夫

推荐指数:10分

《大宋好屠夫》在线阅读

这个时代,论造船技术,大夏朝显然是顶尖的水平,不论是朝廷的船厂,还是民间的船厂,造出来的海船皆是当世数一数二的。特别是郑智在沧北造船厂对海船的外形进行改进之后。

如今的海船,流行线越发的好,航行速度也越发的快。加上这十几年对于匠人与技术的崇尚,还有对于海船的需求,也让造船技术有了更加快速的进步。

如今南洋的大开发之后,再加上汉人的脚步踏足的地方越来越多,许多问题也就提上了日程。

正当南洋的私人船厂开始在江南等地进行恶意竞争的时候。朝廷的一份极为细致的文书忽然传遍的整个国家,甚至也在千万海外各地的都督府。

《技术与科学的保密法》,所有的技术与科学,分为三个等级,进行严格的保密,不得外传,特别是不得传给外国人,也不得在海外之地进行生产制造。

其实三个等级,就是三个惩罚力度。比如第一个等级,有火药、火炮、火枪之类,还有正在研制的蒸汽机,甚至还没有真正开始研究的电能。

这些东西,一旦有人外传,斩立决。

第二个等级,便到了造船,冶金技术,锻造技术,一些甲胄的制作方法,强弩的制作方法,等等。便是牢狱之灾,从十年到终身监禁不等,亦或者发配西伯利亚之地垦荒。

第三个等级,便是关于陶瓷技术,丝绸技术,织绣技术,桥梁等一些相比而言比较民用的技术,便也是牢狱之灾,最高也会判罚十几年的刑期。

这份律法一出,海外之地,特别是南洋之地,一片哀嚎遍野。

更是有人损失惨重,甚至有人刚刚建立好的织布工厂,还没有来得及生产,已然又开始拆卸工具,装船运回江南。

那些造船厂,便也是一样,接了无数的订单,此时却不能生产,南洋各地的都督府,铁甲士卒到处巡查。这些船厂倒是可以不拆,却不能造船,只能修理或者加固船只。

这么一来,南方船厂的恶意竞争问题倒是立马就解决了。却也还存在着竞争,相互的竞争只是其一,主要的竞争还是来自朝廷造船厂与民间造船厂的竞争。这种竞争倒是良性的,有助于互相提升质量与服务。

大夏朝,也迎来了人口的大增长,这次增长还只是开始阶段,随着粮食作物的变化,随着粮食供应持续稳定增加,人口还会持续爆发下去。

这也是郑智为什么不需要别国之民的原因,甚至严格控制国内其中人种数量,便也是这个原因。

人口的增加,必然带来生产力的解放与增加。这就需要对外倾销生产力带来的生产剩余,这个时候,便更需要进行全球战略的提升。

这种倾销的模式,其实很简单,就是从海外运回来原材料,加工成成品,再倾销到海外,掠夺海外一切有用的东西,各种金属,粮食作物,工业原料,矿产原料,能源原料等等。

这种模式,就是用全球的资源,来建设一个国家。让这儿国家快速发展。

南洋的橡胶,也开始在往国内运送,制作橡胶物品的方法,也在紧锣密鼓研究当中。好在橡胶应用上,并非是多么高科技的东西。

但是橡胶带来的进步,也是毋庸置疑的。水泥道路上,木头的轮子,与橡胶的轮子,其中的进步是极大的。甚至对于拉车的牲畜来说,也是福音。

最近大理寺,便也在做另外一项立法之事。便是《森林与水系保护法》,这一点显然是郑智强烈要求的,对于砍伐森林的方式方法也进行了严格的规定,森林该如何砍,如何种植等等。

森林不是不能砍,便是要杜绝成片的森林被全部砍伐,而是要有选择性的砍伐,杜绝成片的森林被直接砍伐一空,也要规定砍伐森林的补充种植。

好在老祖宗自古就有言,不可涸泽而渔,道理是明确的,此时推广起来,也难度不大。

新朝刚刚建立不久,一切的法度与规定,在这个时候推广,便是最适合不过的时机。到得往后,便是不一定有这种相对而言效率极好的上行下效了。

所以郑智的焦虑与焦急,便也在这里。就在想把心中所有能想到的事情,都一一变成现实,不留遗憾。

一个民族,不是十年百年的事情,便是千年万年的事情。千年并不久,千年就可以让西北一个森林茂密之地,变成黄土高原。这件事情是郑智知晓的,黄土高原,并非生来就是黄土高原,原来那里也是郁郁葱葱之地。

黄河,也并非生来就是泥沙之河。几百年前,黄河也是清澈见底。

这种事情,在全世界都一样。农耕,其实也会带来生态上的破坏。保持大量的农耕人口,就让郁郁葱葱变成了黄土高原,也不过几百千余年的事情。

当然,这不是批评,也没有必要批评,这是时代的局限性。

郑智担心的事情就是提前的人口大爆发,会给这片土地带来更大的压力。生产力低下的时候,人类,唯有向大自然索取,这也是时代局限下不可避免的事情。

郑智要做的就是避免,就算粮食不够,海外之地,主要就以农场为主,种田,养牲畜,等等。。。

加上物资上的获取,如此反哺国内的生产与建设。

最近,郑凯都跟在郑智身边,听着郑智讲这些道理,真正的国家大战略,千年战略就在于这片土地,百年战略就在于对外扩张与掠夺,以及对待海外之国的手段与办法,十年战略就在于如何建设这个国家,加强生产力,加强教育,加强吏治,加强制度的慢慢改革与进步。

郑智,是负责任的。在这个历史节点之上,也由不得郑智不负责任,也由不得郑智对待自己的民族与国家有丝毫的懈怠。

当皇帝,本该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奈何郑智,似乎享受不来。唯有焦虑与急切。

有人说郑智似乎变了,变得不那么和善,不那么好说话,也不像以前多笑意,多亲和。

有人说郑智真的变了,变得严厉,变得少了许多耐心,变得风云莫测,变得喜怒无常,变得难以应付。

郑智兴许是真的变了,或者是没有人真正知道郑智在做什么,在为这个民族与国家带来什么。

郑智唯一要的,就是此时此刻,没有人敢敷衍他,没有人敢不按照他说的做,没有人敢怠慢他下达的命令、交代的任务。没有人敢给他拖后腿。

因为,郑智是先知!

这一日,完颜宗翰来了,从极北的丛林里走出来,一路直到河间。

女真这个民族,以不足汉人一个县的人口,甚至不足汉人一个大镇子的人口。在这个时代的历史舞台上光彩熠熠,实在是值得崇敬的。

如今一切已经过去了,一切都会变成史书上的记载。

完颜宗翰,满头白发,脸上沟壑纵横。却还显得孔武有力。

郑智,头上也有一些白丝,脸上却还不见多少褶皱。

两人见面,并非一个高高在上,一个俯在地上跪拜。

大殿之中,两人席地而坐,大理石的地板被打磨的亮光闪闪。地板之上铺了两张巨大的东北虎皮。

这两张东北虎皮,就是东北战区的战利品,也是史进从东北入京的时候带回来的。

两人中间,有酒有肉。

粘罕脸上,并无表情。进来之时,粘罕就看到郑智坐在大殿的地上,地上的一切也早已准备就绪。

粘罕还在纠结着该如何行礼的时候,郑智早已开口,让粘罕坐在对面。

如今的两人,并不再需要翻译来进行交谈。粘罕已然能说上一口不错的汉话,甚至粘罕也能识汉字。

郑智拿起地上的酒壶,倒了两杯,一杯递给粘罕,一杯自己拿了起来。

一饮而尽,粘罕看得郑智一饮而尽,便也一口喝进了腹中。

郑智开口:“一切已成往事,粘罕,当年你拿起刀枪,不过就是为了部族之人能有一份不受人欺压的正常生活,今日某便把这份生活许给你那三万多人。你这一辈子战争厮杀,忙忙碌碌,便也达成夙愿了。”

三万多人,对于这个大夏之国,实在算不得什么,放在哪里,也不过一个大镇子而已。

粘罕闻言,眼眶之中,已然有泪。似乎郑智一语,就把粘罕这一辈子都概括了进去。却是粘罕并未说话,而是伸手拿过酒壶,给郑智倒了一碗,又给自己倒了一碗。

也许是粘罕好多年没有喝过这般的酒了吧。

郑智却是又道:“女真是幸运的,往后这大夏朝,再也不会接纳另外的民族。以今日大夏之国土以内,从今往后,从极北之地,到大理,从东海之滨到西域,不会再增加任何民族。女真,是最后一个!这将是女真的幸运,女真将随着汉人,凌驾于万国之上!”

郑智终究是有些偏激的,他,不相信众生平等。因为郑智,从来没有见过众生平等。不论什么时候,都未见过有众生平等。

粘罕不懂得郑智说什么,只是再次一饮而尽之后,开口说道:“大金的新皇,已经自缢了。从此再无大金。只愿女真,能世世代代,经久不息。”

郑智点了点头道:“完颜氏,当真没有一个孬种。”

郑智在夸,便也有佩服,完颜皇室,就是这个年轻的新皇帝,便也知道自己一死,能换三万多人的生路,已然决绝!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情更让人敬佩的?

粘罕听得郑智夸赞,面色微微一笑,笑得有些惨烈,口中也说道:“他还年轻,若是早知如此,我该把这个皇帝之位抢过来。”

郑智闻言也是一笑,说道:“死,是有意义的。生者,便不该辜负死者。粘罕,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农耕种田,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掌握的技能,你当学会,还要让你的族人都学会。如此,女真方能世世代代,经久不息。”

粘罕点了点头,又问道:“我女真,是最好的战士。可以为陛下征战沙场,但愿能多获土地,以养育将来更多的子孙。”

粘罕此来,显然也并非只是来投降臣服。女真的投降,已然是定局,这个定局之内,粘罕也在想着如何争取利益。就如党项人那般,为郑智征战沙场,来获取生存空间。

女真想要生存空间,而不是郑智分给他们的那一块仅仅能养活如今这些人的土地,女真人要多生多养,要更多的土地,生更多的子孙后代。

粘罕,已然对人口有着一种执着的追求。三万人,实在太少。三万之数,如同危机一般,唯有生养更多子孙后代,能养活更多子孙后代,才能让粘罕安心,或者安心的离开人世间。

粘罕拿得出手的,也只有女真那些善战的勇士。女真人,生来就是为生存空间而战的,今日亦然。

郑智闻言,知道粘罕心中所想,却是并未拒绝,而是开口问道:“粘罕,女真还有多少人能战?”

粘罕想也不想:“八千能战之士。若得马匹甲胄俱全,天下俱可往矣。”

粘罕话语,说出了自己的骄傲。也是在进行自我的推销,女真并非不能战,只要装备齐全,不愁吃喝。就如粘罕所言,八千甲士,天下无敌手。

即便是身为失败者的粘罕,已然有这般的自信,自信也来自哪些淳朴的女真勇士。粘罕对于自己族中的勇士,自信非常。

却是也说出了一个可悲的事实。三万多女真人,就有八千个青壮。可见女真人一个冬天,人口减少的何其厉害。老弱,几乎损失殆尽。唯有年轻人了,年轻的妇女,半大的少年,还有这八千能上阵的青壮。

郑智闻言想了想,开口说道:“坐船走万里,一个人头一亩地!大功更有重赏!”

坐船走万里,便是去波斯湾的意思。一个人头一亩地,便也不用多说。

粘罕闻言大喜,开口又道:“健马甲胄,还请陛下仁慈。”

郑智哈哈一笑道:“健马甲胄自然齐全,某还给女真火枪火炮!”

粘罕从地上爬起来,已然跪伏在地,口中说道:“拜谢陛下圣恩仁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六章 太子! 老祝新书《诗与刀》,必不失望 老祝新书《诗与刀》,必不失望 第十七章 新大陆与二爷的雅间 第十八章 二爷雅间里的热闹 第十九章 勤劳的冯老三 第二十章 一个人头一亩地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