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它们一直都在》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第六章

幽墨呵 2021-04-08
那是一只手!  我浑身哆嗦着把胳膊一瞬间抽了回去。  那是一只手啊!  堵在我马桶里的,是tmd一只不明白是谁的手。  我坐在地上,脑子里各种光影光怪陆离的可怕想法。  梦游中里的“我”,切下了一个人的手?  我达到抑制着心脏的狂跳,再度把胳膊放了进来,我挽起袖子,忍着巨大的恶心感,把手伸了进去。。...

  马桶里的水在静静的旋转着,夹带着淡淡的红色和腥味。

  我挽起袖子,忍着巨大的恶心感,把手伸了进去。

  摸了几分钟,终于把手伸到了不能再放进去的位置。

  鼻子里的腥味让我想呕吐。

  食指的地方,摸到了一个细细的东西。

  根据触觉,那应该是一种肉质的物体。

  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它从里面拨出来。

  而随着那东西的移动,右手又摸到了另一根细细的东西。

  然后,是第三根。

  第四根。

  第五根。

  那是一只手!

  我哆嗦着把胳膊瞬间抽了回来。

  那是一只手啊!

  堵在我马桶里的,是tmd一只不知道是谁的手。

  我坐在地上,脑子里各种光影陆离的恐怖想法。

  梦游里的“我”,切下了一个人的手?

  我抑制着心脏的狂跳,再次把胳膊放了进去,然后又再次碰到了那只手。

  “唰~~~~~~~~~~~~~”

  一只惨白的手从马桶里被我拽了出来,我哆嗦的把它扔向远处。

  那手不大,涂着黑色的指甲油,而现在指甲的缝隙里,都是干涸了的暗红色血液。

  手的腕部,已经被整齐的切断了。

  红白色的神经和各种筋肉暴露在空气里。

  手上的血管已经变成毫无生气的紫色。

  空气里带着一股腥臭。

  我手脚并用的从卫生间里爬了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谁的手?!

  “再过五十年,我们来相会,送到火葬场,全部烧成灰,你一堆,我一堆,谁也不认识谁``````````````”

  手机铃声从茶几上响起,打破了这诡异的寂静。

  我僵硬的爬到沙发上,看着手机屏幕。

  是我的同事,小周。

  “喂?“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喂,干嘛呢?“小周平时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说话的语气也轻松让人舒服。

  “嗯,怎么了?“

  “啊,有个事,院长今天凌晨的时候,在家里被人袭击了,现在在医院呢,你知道吗,她的整个右手都被切了下来,诶呀,挺惨的,现在已经报案了,下午你要没事我寻思咱们几个一起去看看她吧,嗯,怎么样?”

  大滴大滴的汗从我的额头流出来。

  “喂,怎么了?说话啊?”小周又说。

  “哦哦,没事,行啊,去呗,一会我给你打电话。”我强装镇定,这个时候不敢露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挂了电话,我的心里紧张的不行。

  是我吗?

  我梦游的时候把院长的手切了下来?

  虽然院长平时尖酸刻薄,趋炎附势,但是和我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她30多岁就当上了院长,背后有不少人嚼舌头说她有靠山什么的。再加上为人漂亮,就免不了让人恶语中伤。

  不过也可以说,她的人缘并不是多好,平时刻薄惯了,再加上很有心计,有不少人希望它赶快下台。

  我点了根烟。

  是我干的吗?

  我们总是在意生活中那些不重要的东西,比如,钱,容貌,物质。

  而当自己独自相处的时候,你甚至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每个人都从未真正的了解过自己。

  这也是心理学的理论。

  我装着胆子,再次走进了卫生间,蹲下来看着那只手。

  没有错,这就是院长的,她喜欢涂黑色的指甲油。

  所以,现在怎么办?

  我虽然不是外科医生,但也有一些经验,现在看起来,这只手已经坏死了,没有重新接回的可能性。

  我找出了一个塑料袋,把断手装在里面,然后放进了冰箱里。

  去往医院的路上,我的心里紧张的不行,院长会知道是我吗?

  或者现在那里,已经部好了抓我的陷阱?但是为何不直接去抓我呢?

  但根据张仅有那次地下车库的大战之后,我知道那种梦游是一种很神奇的状态。

  你可以完成一切平时根本做不了的事情。

  就像梦里发生的一样。

  路上小周不停的和我聊天,而我总是简短的附和几句。

  “你知道吗?院长她家在16楼,去勘察现场的警察说,防盗门没有打开过的痕迹,现场没有任何指纹,毛发,甚至气味也没有,而唯一能进入房间的,就只有没关闭的阳台窗子了,你能想象么?一个爬到16楼,然后去把别人手掌切下来的家伙‘。

  我有些震惊,看来事情来的比我想象的轻松。

  真不敢想象我徒手爬到16的情景。

  “三楼,外伤科”。小周按下电梯说着。

  推开这间单人病房的门,一股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冲进我的鼻子。

  院长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窗外,两个穿着西装的便衣警察坐在她旁边,看起来她真的很悲伤,哭的红肿的眼睛,空洞的望着一边。

  我和小周站在一边,气氛有点尴尬。

  “你们两个,是李院长的下属吧?”其中一个便衣警察拿起本子问道。

  “嗯,是”我点点头,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

  “李院长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医生给她注射了止疼的药,现在,我们正在做笔录,没什么事的话请出门等候一下。”便衣不卑不亢的说着。

  “哦,好的。“我松了口气,看来并没有危机生命。

  我走到门前,准备出去理一理这件事的情况。

  “等等,罗医生。“院长坐在那,视线望着一边。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

  “警官,也许罗医生知道些什么。“

  我的心脏开始抑制不住的狂跳,然后僵硬的回过头。“嗯?“

  ,,,,,,,,,,,,,,,,,,,,

  这是一栋和许许多多的烂尾工程一样的老旧厂房。

  地上破破烂烂的尘土和砖头,让这栋巨大的建筑显得毫无生气。

  而此刻,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身影站在顶层那里。

  望着脚下巨大的的城市。

  他咖啡色的头发随着风轻轻的飘着,皮肤苍白。

  “你说,这个高度把你丢下去,会不会死啊?“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而在他前方两米的地方,一个土黄色的麻袋里,一阵“呜呜呜“的声音。

  “答应我那件事,然后,你可能就不会死掉了。”他轻描淡写的说。

  身前的麻袋又是一怔扭动,像是同意了他说的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