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鸾尘网!

首页 > 目录 > 《它们一直都在》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第五章

幽墨呵 2021-04-08 13:49:43
方向我们飞奔,参杂着各种嘶吼的声音,像是一群见了血的野兽。  我的心脏跳动的像打着鼓,而一瞬间连开6枪的张仅,一个干净利落的扫堂腿把我踢倒。  我刚想发飙,就看见他向着周围的油污里,丢了一个燃着火苗的打火机。  那一一瞬间,像是时间被放慢速度了像,周围不过我的恐惧,总算是消退了一点。。...

  我看着身边的他,紧闭着眼,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不过我的恐惧,总算是消退了一点。

  他站在那,嘴里好像嘟囔着什么,而下一秒,一把银白色的**从他的外套里甩出,他细长的手指勾着枪身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砰,砰,砰,砰,砰,砰!”

  6发子弹从枪身中喷射而出,准确的击中周围夹在周围人群中的6辆汽车,淡黄色的汽油从车的底部喷涌而出,瞬间在地上溅得到处都是。

  周围的人群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从四面八方向我们狂奔,夹杂着各种咆哮的声音,好像一群见了血的野兽。

  我的心跳的像打鼓,而瞬间连开6枪的张仅有,一个利落的扫堂腿把我踢倒。

  我刚想发飙,就看到他向着周围的油污里,丢了一个燃着火苗的打火机。

  那一瞬间,好像时间被放慢了一样,周围向我们奔来的人群,回荡在停车场的咆哮,在空中旋转的打火机,扑过来的张仅有。

  一切就像电影里描写的那样干净利落,又在几秒内完成。

  “轰!”

  巨大的爆炸式几乎要把我的耳膜震碎,然后是难以形容的炙热,我感觉我的脸像是要被烤焦了一样,在我身体周围的地方都燃着几米高的大火,而那几辆车的爆炸,仅仅是点燃了炸药的导火索,一辆又一辆汽车在接连的分裂,释放出恐怖的破坏力。

  整个地下停车场就好像是人间炼狱一般,到处都是痛苦的**,无数的残破的身躯在地上抽搐。

  接着,是混凝土的震动,大块大块的楼板从房顶上剥落,灰尘像是要刺透我的肺部,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过的地方。

  而张仅有,他像是没有痛觉一般,破烂的衣服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他依旧闭着眼,用手臂把我扛在肩上,然后迅速的跑向唯一一个完好的出口。

  全身的伤口再加上身上的颠簸,我再也忍受不住,视线一黑,昏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充满阳光的上午。

  我恍惚的坐起来,身上已经被包扎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绷带。

  这是一间单人高级的病房,四周的墙壁上包着淡黄色的装饰,正对面的地方有一张液晶电视,右手边的床头柜上,摆了一束金桔,看样子是早晨刚换过的。

  生命体征仪在我的头顶滴滴答答的响,整个病房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缓了一会,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走去。

  我看到门上贴了一张纸条。

  “回去,过你正常的生活吧,你的东西都在床下的箱子里,不要试图寻找我。——张仅有201X年8月X号”

  我呆呆的看着这熟悉的字迹,心里像是突然缺少了些什么。

  换好衣服,拿着手机,我才知道,这是我昏迷的第七天了。

  我一个人走出病房,走廊点着冷白色的光,一个人都没有,这里就好像是一个私人的诊所。

  我坐在公交车上,脑子里不断的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那些扑所迷离,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在往后的几个月里,我回归了正常的生活,而且再也没有见过他。

  变故是在一个有着红色火烧云的傍晚,我下班后回到家,刚进门,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我静静的看着四周,嗯,熟悉的沙发,茶几上的花瓶,盘子里的苹果。

  苹果?

  苹果上插着一把水果刀。

  那水果刀是我用的那把,而我平时并不会无聊到在没吃的苹果上,插一把水果刀。

  有人来过。

  我有点紧张,特别是经历了那么多奇怪的事情之后,就算是现在突然从卧室里跑出一只僵尸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我猫着腰,从茶几上拿了一个花瓶,小心翼翼的走向别的屋子。

  而在我把一切能藏人的地方都翻遍了以后,也没找到什么异常。

  没有人。

  我点了根烟,难道是自己多虑了?难道就是自己发呆的时候把水果刀插在了苹果上?

  应该是这样。

  我洗了个澡,然后像往常一样睡了。

  而让我感到紧张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每一次回到家我都会发现一点点的改变,而我每一次神经兮兮的拿着“武器”搜寻的时候,又一无所获。

  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我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个带夜视功能的监视器,藏在客厅装饰品的缝隙里。

  拍到的东西,才真正的让我坐立难安。

  那是凌晨1点左右,监视器的视频里,开始拍到了东西。

  那个人影从卧室里出来,走路的姿势僵硬,戴着帽子,头发凌乱的挡住了眼睛,穿着长款的黑色袍子。

  他僵硬的走到茶几前,拿起了水果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他慢慢的走到摄像头的位置,然后拨开了藏着监视器的装饰品。

  撂起挡住眼睛的头发,拿掉长袍的帽子,那是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或者我,那就是我。

  “我”闭着眼,但嘴角的微笑让我毛骨悚然,那是一种类似嘲讽的表情,此时此刻冷汗湿透了我的衣裳。

  然后“我”重新戴上了帽子,用极快的速度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凌晨4点,当“我“又重新跑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东西,那东西不大,看不清是什么,”我“的右手拿着水果刀,10分钟后,穿着长袍的“我”从卫生间走出来,把水果刀重新插在茶几上的苹果里,然后又走进卧室。

  早晨7点,穿着睡衣的我像以前一样的从卧室里走出来。懒散的趁了个懒腰。

  视频看到现在,我的手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那是我吗?

  我梦游了?

  但是为什么监控里的我那么的诡异?

  就好像另外一个人。

  我疯了似的到处在卧室寻找那件我穿过的黑色长袍。

  终于,在布满灰尘的床下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里面有一件带着血迹的长袍,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了,用手一撮掉下来一些暗红色的粉末。

  这件长袍是哪里来的?

  应该是“我”梦游的时候,从外面拿回来的吧。

  “我”梦游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

  我拿着袍子,准备去卫生间把这莫名的血迹洗掉。

  暗红色的液体从水盆中倒在马桶里,但是水位并没有降低。

  马桶堵了。

  我惊恐的想起监控里,“我”拿着一个东西进了卫生间。

  而那东西,现在一定堵在我的马桶里。

  那是什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